我爱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联姻对象HE了 > 正文 60、番外七
    柴钰最近有点烦, 一切的起因都是从她为了帮好闺蜜赵乔安而从珠宝店“劫”了个男人出来说起。

    那个男人叫路嘉楠,是赵乔安的儿时邻居,算是青梅竹马。原本已经去了美国, 不知怎么的又选择回国发展, 和赵乔安去了同一所大学。

    柴钰自诩见多识广, 一听这样的剧情设置, 就知道接下来的走向会是什么。

    无非就是少年情根深重难以忘怀, 兜兜转转出去一趟还是觉得佳人难忘, 于是决定回国发展顺便与儿时的少女再续前缘。

    看他选的那所学校就知道,摆明了是要跟赵乔安日久生情的架势。大学助教年轻有为,长相帅气家境也不错,又是知识分子,如果赵乔安没有许斯年那个拦路虎的话, 路嘉楠十有八/九是会成功的。

    但可惜,他回来得太晚了。但凡早个一年两年, 说不定赵叔叔就选他做联姻对象了。

    所以说人啊有时候就是看命,命运这个东西不服也不行。

    柴钰以前不信这个,但看了赵乔安这几个月的遭遇后, 莫名就有点唯心主义起来了。

    有些东西实在玄之又玄。所以在她看来许斯年就是老天爷送给赵乔安的真命天子,至于路嘉楠这位竹马小哥哥, 还是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她把路嘉楠带出那家珠宝店的时候,肚子里已经想好了一套一套安慰他的话。无非都是些陈词滥调,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啊,什么不要为了一棵树放弃整个森林啊。

    她还准备夸他几句,夸他长得帅夸他气质儒雅,把他夸得晕乎乎的,然后告诉他其实这世上比赵乔安好的女人有很多, 没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

    关键是许总气场太强大,许家未来家主的气势不是他一个大学助教可以对抗的。那是传闻中可以刀口舔血的男人,像路嘉楠这样的斯文居家好男人,还是不要去淌那趟浑水比较好。

    找个同样做学术研究的知性大美女结婚生子不好吗?明明可以幸福得上天啊。

    所以她准备跟路嘉楠“推心置腹”地谈一谈,争取一次就把他给说通。

    虽然听说搞学术的人大多比较轴,可能没那么好说话。那她就多试几次,一次不行就两次,看在许总给了她那么大个项目让她挣得盆满钵满的份上,这个忙说什么她都得帮啊。

    结果她在那里真情实感地酝酿了半天,一抬头却发现面前这个斯文男子正拿着手里的那杯奶茶怔怔地出神。

    柴钰到嘴的话就先咽了下去,趁机打量了他几眼。

    说起来这位路老师长得还不错,不像许斯年那么具有攻击性。但就是因为太斯文了,像赵乔安这种表面娇俏内心麻辣的小公主,他大概有点hold不住。

    这人实在人畜无害地有点过分,就他现在拿着奶茶这副出神的样子,柴钰觉得自己厚着脸皮给他拍张照放到网上去,说不定能把他捧成新一代网红。

    气质干净五官出众,可不就是时下最流行的小奶狗的长相嘛。

    可他要是这么痴情可就不妙了。

    柴钰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热情地招呼他:“路先生,醒一醒,你看什么呢?”

    路嘉楠听到她的声音后立马就有了反应,快得让柴钰以为自己刚才看错了。他似乎一直就清醒着,并不像她想的那样失魂落魄。

    然后他告诉柴钰:“我在看这家奶茶店的名字。什么叫宣你,有什么含义吗?”

    打死柴钰也没想到他居然在计较这么细枝末节的东西。还当他正在为自己逝去的爱情忧伤呢。结果为了一杯奶茶……

    这奶茶店是新晋的网红店,网上最近炒得很火,除了起了个略中二的名字外,味道用料都算上乘。店面装修也很有特色,吸引众人前去打卡消费。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营销做得好,听说老板是个富二代小开,很舍得往里面砸钱。

    她看一眼路嘉楠就明白了过来,这种整天喝墨水长大甚至还喝过洋墨水的人,大概没听过所谓的网络梗。于是她耐着性子给他解释了一遍:“……就是喜欢你的意思,念得快了就成这样了,懂了吗?”

    路嘉楠听后若有所思点点头,重复了一遍柴钰的话:“所以是喜欢我?”

    “不是,是喜欢你。”

    “好,是喜欢你。”

    柴钰看他这样子总觉得是书呆子毛病犯了,也懒得去计较什么,看了眼四周的环境想找家咖啡店坐下来和他聊聊。一来是开解开解他,二来也是为了拖住他。

    若是这会儿两人就分开,他又折返回去找赵乔安怎么办。毕竟手里拿着喜欢你的奶茶,要是让他想起自己喜欢的那个女生来,就大大不妙了。

    结果柴钰还没来得及开口,路嘉楠就抢先道:“我请你吃午饭吧,谢谢你请我喝奶茶。”

    这提议倒是正中柴钰下怀,她想起刚才路嘉楠定首饰时刷卡的豪气样子,忍不住逗他道:“那我挑餐厅,挑多贵的都行吗?”

    “可以,如果你觉得这边商场的不够高端,我们可以去岚生酒店,离这边也不远。”

    柴钰……

    “不用了,就吃顿午饭而已。”

    何必搞得这么隆重,她可不想欠人情。一杯奶茶而已,也值得去五星级酒店吃最贵的餐点吗?

    这人是不是有点傻,他是不是不懂算钱啊。

    没想到路嘉楠并不在意:“没关系,你请客在先,我回请是应该的。”

    “可是两者价格差太多了。”

    “你买的奶茶我很喜欢,这就够了。”

    柴钰听了想扶额。哥们你看起来可一点儿不像喜欢奶茶的长相啊,刚刚在店里那一口就喝得眉头直皱,这会儿拿在手里研究了半天,也没见你再尝一口啊。

    想到这里柴钰又起了点恶趣味,笑着道:“喜欢啊,那你多喝点,再喝一口好不好?”

    路嘉楠颇为听话地咬住吸管喝了一口,只是到底演技不佳,脸上的表情一看就知道他并没有多喜欢。

    柴钰就知道这人不爱吃甜。看在他请自己吃饭的份上柴钰也没再为难他,善心大发放过了他。

    那天的午饭两人没去岚生,就在商场里挑了家火锅店吃了顿饭。

    柴钰特意挑的这家店,一来她自己想吃火锅了,二来吃火锅气氛好一些,没那么拘谨,有些话就能不知不觉间说出来。

    路嘉楠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跟着她进了火锅店。手里的奶茶虽说谈不上多喜欢,却还是时不时会喝一两口。

    柴钰怕他为难自己,开解道:“算了,不想喝就扔了吧。”

    “不能扔,你花钱买的。”

    柴钰心想这才几个钱啊,比起刚才他一掷千金订珠宝首饰的架势,这奶茶几乎不值一提。

    这人不会是那种大钱不会算专算小钱的书呆子吧?

    柴钰点菜的时候忍不住提起了那套高定首饰:“其实你没必要买的,安安也不喜欢那样的。”

    “那你觉得怎么样,好看吗?”

    “我倒是挺喜欢的。”柴钰拿着点餐的平板笑了,“那就是我选的,我能不喜欢吗?”

    “那就好,你喜欢就好。”

    柴钰刚说完这句话服务员小哥哥就过来了,她就拉住人家问脑花怎么个点法,所以路嘉楠说的那句话她根本没听清。

    等跟服务员聊完后她才反应过来,又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路嘉楠却笑着摇摇头:“没什么。”

    说完在她面前的茶杯里续了点茶水。

    柴钰看他倒茶的样子还挺娴熟,觉得这人应该挺有教养的,当下眨了眨眼睛也就不再计较他刚才说的啥了。

    火锅上菜快,很快两人点的毛肚肉片黄喉就全上来了,柴钰怕他不能吃辣就点的鸳鸯锅。事实证明她的举措非常明智,路嘉楠自始至终就在清汤锅里涮东西,一点儿没碰辣锅。

    倒是柴钰被辣得够呛,嘴唇红肿眼泪微流,边吃边喝牛奶解辣。路嘉楠就慢条斯理地涮着清汤锅,时不时替她把牛奶杯续满。两人合作默契一顿饭吃得相当和谐,连谈话内容是劝人死心放弃爱情这种话题都没有生出什么不快。

    柴钰觉得自己今天的选择真是太明智了。

    吃到最后小肚子滚圆时,柴钰才停下筷子瘫坐在椅子里,一边喝清茶解腻一边冲路嘉楠道:“所以我刚才说的你都明白吗?”

    “明白。”

    “真的明白?”

    路嘉楠点点头,也拿起茶杯抿了一口:“你告诉我赵乔安现在过得很幸福。她很喜欢许先生,许先生也很爱她。他们两个已经订婚,很快就会结婚。所以赵乔安现在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是这样吧?”

    柴钰心想这人记性还不错。她说的时候看他一副认真吃饭的样子,还以为他没听进去多少呢。结果该听的重点他全听到了,还能复述出来。看来不愧是当老师的料,加以时日升个教授不成问题啊。

    但柴钰不关心他的事业,只好奇他现在对赵乔安是什么态度:“所以你怎么想的,以后还找安安吗?”

    “我们一所大学待着,总是会碰到的。不过你说得对,还是得避嫌,且我现在有些事情也做完了,接下来应该不会主动去找她了。碰到了聊两句,当个朋友许先生应该不会介意吧。”

    柴钰心想这可不好说,就许斯年那脾气一看就是醋劲很大的那种。但她觉得路嘉楠能想通退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不能再逼得太紧。

    反正当个朋友也没什么,到时候让安安在学校注意点,尽量别跟他碰面就行。上课不在一栋楼里,吃饭就去别的食堂吃,实在不行还能让许总买下一间食堂,专门为安安开小灶嘛。

    眼下最要紧的是路嘉楠肯主动放弃,这样就万事大吉了。

    柴钰长出一口气,又拍了拍自己的小肚皮。今天它为了安安和许总的幸福,可是牺牲颇大啊。

    正撑得不行的时候,柴钰就听路嘉楠又问:“那我以后不找安安,可以找你吗?”

    柴钰一愣:“找我,找我干嘛?”

    “聊聊天什么的,我不会天天找你,也不会给你添麻烦,我们也当个朋友可以吗?”

    柴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赶紧笑道:“可以可以,我们加个微信,你有事儿就找我聊。我平时工作忙可能不会马上回,不过一有空就会回你啦。”

    她懂的,失恋男人是要有人安慰的,一天两天可能走不出来。与其让他整天缠着赵乔安,不如让他来烦自己好了。

    柴钰现在已经彻底将他看成了自己工作的一部分。替许总排忧解难,才能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地工作,这样她和寰宇的那个合作项目才会蒸蒸日上红红火火嘛。

    对柴钰来说任何妨碍她赚钱的因素都要一脚踢开才是,区区应付一个路嘉楠不在话下。她创业这么几年,碰到的难缠的家伙比他多多了。

    有些人是真的下流又恶心,偏偏还得罪不起,长得跟猪头一样还整天想要占她便宜。相比起来路嘉楠这样斯文又有懂礼貌的简直就是极品了。只要他跟个正常人一样,柴钰可以跟他做一对长长久久的好闺蜜。

    于是她掏出手机当场和路嘉楠交换了微信。路嘉楠大约以前不怎么用微信,那里面联系人一只手都数得出来。有些功能还不会用,柴钰索性好人做到底教了他一回,还热情地叮嘱他:“不会就来问我。你刚回国要是生活上碰到什么麻烦也可以来问我,想吃什么更可以来找我。我这个人别的优点没有,蹭饭吃是一流。你别嫌我烦就行。”

    “不会,我还要谢谢你不嫌我吵着你。”

    “不会,咱们是好哥们嘛。”

    柴钰一时兴起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拍完后觉得不对生怕吓着路嘉楠,又改口道:“朋友,好朋友。你是安安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以后有事说话啊。”

    路嘉楠脸上始终带着礼貌的微笑,结完账后和柴钰一起离开。原本他还想送她回家,知道她有开车来才打消了这个念头,只叮嘱她:“到家给我打个电话,发个消息也行。”

    柴钰虽然觉得这男人细心得有点过头,但本着事事顺他意的心思也就同意了。

    开车回家的路上柴钰十分得意,忍了又忍才没有马上找赵乔安邀功。车子一停好她就忍不住给赵乔安发消息,打听她跟许总的进展。

    可惜那会儿赵乔安正跟许斯年在游乐场如胶似漆没空理她,柴钰等了一会儿没等来回复有点扫兴,赶紧把阮欣的聊天对话框拉出来,逮着她就是一通自我吹嘘。

    柴钰:【不是我吹,搞定这么个纯情小男生不在话下。】

    阮欣立马配合地发来一串你有毛病的表情包,又好奇地问:【所以你真的跟人做朋友了?】

    柴钰:【不好吗?多条朋友多条路嘛。】

    阮欣却没有立马回复语音,反倒是发了一串意味不明的表情包过来。柴钰看不懂就问她什么意思,阮欣这才犹豫着道:【总觉得这事儿怪怪的,他这么轻易就放弃安安,转头又跟你当朋友,你说他会不会有什么别的心思?】

    柴钰一开始压根儿没往那方面想,经阮欣一提醒才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儿,于是抱着手机冥思苦想了半天,突然一拍脑袋直接跟阮欣接通了视频聊天。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这是以退为进?打着跟我交朋友的幌子实际上还是想打安安的主意?你不说我还没想到这一点,完了,我不会让他骗了吧。”

    阮欣有点无奈,小声地制止了她的浮想联翩:“其实会不会是你想岔了,他不哭不闹说不找安安就不找安安了,我是觉得他是不是一开始针对的人就不是安安啊。”

    “那他会针对谁,难不成他暗恋的对象是……许总?”

    柴钰被自己这个脑洞吓了一跳,随即大笑起来,笑得太欢差点从床上掉下去,手机也掉在了地上屏幕朝下。

    阮欣甜软软的声音一下子轻了几分:“不是啦,我的意思是他不会就是想跟你做朋友吧。”

    柴钰正擦眼角的泪水,听到这话赶紧捞起手机:“小姐,你是不是脑残小说看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情节都敢想。他为什么要跟我做朋友,如果不是因为安安我跟他根本就不认识。他是花痴吗,见着个女的就想要。”

    “所以你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

    “是啊,初次见面一见钟情,你可千万别给我编这种不切实际的小说情节,我怕我会笑死。”

    阮欣听她这么说也打消了刚才的想法。确实不大像啊,哪有人前脚还在喜欢一个女生,后脚就爱上这个女生的闺蜜的,太不可思议了。

    听起来这位路先生应该人品不错的样子,不像这么不懂事的。于是阮欣便转移话题,又多问了些今天“四方会谈”的细节。然后越听越觉得这个路嘉楠人挺好。

    “听你这么描述我觉得这个人还挺有教养的,又是知识分子,刚刚你发我的照片我看长得也很不错。如果安安不是有了许总,跟这个路先生倒是很般配。”

    柴钰听了直撇嘴:“般配吗?我觉得不成,我们安安那样的小作精也就许总弹压得住。换了别人啧啧啧,只怕难啊。”

    “也是,安安是只小野猫,斯文型的路先生怕是不行。不过路先生要真像你说的那么文绉绉的,那要配个什么样的好呢?”

    柴钰盯着视频里阮欣那一团和气甜美又讨喜的脸,突然冒出个念头:“配你啊,配你挺合适的。”

    阮欣无语:“那怎么行,他可是安安的爱慕者。”

    “已经不爱慕了,你是介意这个吗?”

    “倒也不是,可我有男朋友啊。”

    一说起这个柴钰就来气,阮欣谈的那个男朋友跟赵乔安的前男友简直就是半斤八两,全是24K纯金的混蛋。甚至还不如申皓宇。

    申皓宇好歹还有张脸看得过去,阮欣以前被帅哥伤过,于是这回找了个平平无奇的男人,长相平常家境平常,偏偏性格相当尖锐,整天一副因为自卑而过度自信的样子。

    害怕家境优渥的阮欣看不起他,于是变着花样的PUA她打压她,生怕她自我意识觉醒想通了反手就把他给甩了。看得柴钰那叫一个来气啊。

    “你是不是没见过好男人啊,非得找这种垃圾吗?我跟你说,小路比他好不知道多少倍,你哪天见了就知道自己从前有多眼瞎了。真的,赶紧把那垃圾扔了吧。”

    阮欣最近倒是有了分手的想法,听柴钰骂她男朋友垃圾也不生气。她自己也知道那个男人是有问题的,分手是迟早的事情。只是她不想分得太难看,冷处理更好。

    柴钰一听她这想法就直摇头,还是认为阮欣过于心软,到时候分不掉粘粘糊糊的,反倒搞出一堆麻烦来。

    但她劝不动阮欣只能想别的办法,挂了视频后看着微信里新加的联系人的头像,若有所思起来。

    路嘉楠的头像和他这个人一样,平和又老古板。那图里的建筑看起来倒是精美绝伦,只是一个年轻人搞这么个头像,特别是像她朋友圈里爸爸级别的叔叔伯伯们。

    他们就很喜欢出去旅游的时候拍各种建筑,顺便拿来当头像。乍一看都差不多,以至于她经常搞错。有一次对着她叔的聊天框叫爸爸,对方占她便宜还连应了好几声,把她气够呛。

    她盯着路嘉楠的头像看了一会儿,这才发现他已经给自己发了好几条信息。头两条是汇报他自己的行程,告诉她他已到家一切安好。然后便是问她是否到家。

    这一条发出去后等了半个小时没等来回音,路嘉楠便又发了一条,措词小心谨慎,生怕打扰到她。

    柴钰这才想起来自己答应他到家就给报个平安的,结果光顾着跟阮欣聊天忘了,赶紧在对话框里开始打字。

    结果一条信息还没发出去,路嘉楠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柴钰接起来第一句话就是道歉:“不好意思啊,碰到点事儿忘了。”

    路嘉楠永远好脾气:“没关系,我也是担心你的安危,知道你平安到家我就放心了。”

    他也不多聊,确认柴钰没事后便挂断了电话。这种进退有度的态度让人很喜欢,柴钰满意地关掉手机忙别的去了。

    -

    接下来的几天她一直在忙跟寰宇的那个合作项目,一时间分不出空去操心好姐妹们的爱情。一直到某天周五傍晚闲下来了,才想起来撮合阮欣和路嘉楠的事情。

    在她看来忘记一段感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正好这两人都处于要跟前一段感情说拜拜的阶段,要是能互相安慰互相激励,进而产生感情的话倒也不错。

    于是她二话不说就给路嘉楠发了条信息:【帅哥在吗,明天早上有空出来打球吗?】

    虽然路嘉楠看起来不像很爱运动的样子,但在柴钰看来年轻人增进感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出来打打球吃吃饭,运动不仅让人放松,更能体现出一个人的能力和性格,是很好的观察别人的一种活动。

    信息发出去后本以为要等一会儿才会接到回音,没想到路嘉楠回得极快。

    【有空,你想打什么球,篮球排球还是羽毛球?】

    【去打壁球要吗?】

    柴钰要拖阮欣一起去,几种球类里壁球阮欣打得最好一些,且体力消耗也更少些。她可不想搞得满头大汗一身狼狈。

    她是给人相亲介绍对象去的,又不是真的要强身健体。

    路嘉楠依旧是她说什么便是什么的态度,柴钰非常喜欢他这种不墨迹的性子,当下两人便约定了时间,然后她转头就在微信里单敲阮欣。

    阮欣完全没想到柴钰安排了场相亲给她,只当是普通的姐妹聚会,于是欣然答应,又问:“要叫上安安吗?”

    “不必了。”柴钰一口回绝,怕对方起疑又解释道,“她现在忙着恋爱,我们就不要去吵她了。”

    阮欣不疑有它,乖乖答应下来后便去准备第二天出门要穿的衣服。

    柴钰也精心准备了一番,不过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另外两个人。她甚至还上网查了查初次相亲见面时可以做的十件事情,拿小本本记录了下来。

    那认真的样子,仿佛明天要去参加高考。

    -

    第二天柴钰起了个大早,特意开车去阮欣家接上她,出发去球馆。

    另一边路嘉楠也准时从家里出发,九点刚过三个人便在球馆里碰了面。

    阮欣天生性子软,但不代表她是个傻子。且她昨天刚看过路嘉楠的照片,所以甫一进球馆看到不远处站在大厅里正翻介绍册的英俊男人时,立马明白过来。

    她一把拽住柴钰,压低声音咬牙道:“好啊,居然敢跟我玩花样,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柴钰对她这种软绵绵的威胁根本不放在心上,反倒一脸坦然:“怎么,介绍你认识个新朋友不好吗?”

    “我说了我不相亲,我还没分手呢。”

    “没让你俩谈恋爱,就是想让你看看,这世上除了你家那只癞蛤/蟆外,也是有天鹅的。不要整天想不开,多见识见识优质男人,为自己的将来多多着想。就算不为自己想,为了下一代的基因也该找个帅的,对不对?”

    阮欣被她说得哑口无言,正巧这时路嘉楠也注意到了她俩,笑着放下册子朝这边走来。于是她只能闭口不言,装作亲热地挽着柴钰的手,上前跟人打招呼。

    就在阮欣以为今天是三人行的时候,不知从哪个角落又冒出个人来。秦峰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朝他们跑来,一到跟前就抱怨:“怎么找我这么急,打球也不提前说。老子昨晚喝了酒,这会儿正犯困呢。”

    柴钰白他一眼,丝毫没有愧疚:“昨晚把你忘了,不过不是我说你,酒少喝多运动,这才是长寿的正确做法。你这整天泡在酒坛子里,是不打算活过一百岁吗?”

    秦峰哈哈大笑:“还真不打算,我只要活到九十九就可以了。”

    说完扭头看向身边高大的男人,问柴钰,“这位是……”

    “路嘉楠,我新认识的朋友。”

    秦峰不是傻子,虽说宿醉还头疼,可一眼就看出眼前的男人绝不像他表现得那么温文尔雅。两人握手的时候他特意使了点儿劲,果不其然对方也是毫不客气回了一礼。

    两个男人无声地较量了一番,都对彼此产生了一点防备心。

    阮欣嗅到了空气里细微的火药味,偎在柴钰身边小声和她咬耳朵;“你把秦峰也找来,是想让他来拆台吗?”

    “怎么会,两男两女方便比赛啊。”

    “可你也不像要来比赛的样子啊。”

    柴钰嘿嘿一笑,拉着阮欣进了预定的壁球室。她特意挑了间最大的方便秦峰发挥,因为她知道这位仁兄虽然脑子不好使,但打球水平还行。两人属于不分伯仲的局面。

    至于阮欣体能和水平都跟他们有一定距离,可以让她跟路嘉楠一组。反正后者看起来就不像爱运动的样子,说不定能跟阮欣产生很好的共鸣。

    球馆里有咖啡厅甜品店,他俩要是不想打球随便找家店进去坐坐打发时间,聊聊天喝喝东西,说不定到黄昏的时候阮欣就会下定决心甩了她那个又穷又丑还整天想软饭硬吃的现男友。

    柴钰想得非常好,只觉得自己考虑得太过周到,忍不住在心里竖了个大拇指。

    结果四个人刚脱了外套做了点热身,秦峰第一个开球才打了两拍,就被路嘉楠截去了球。接下来的十分钟里,便是这两个男人间的表演。

    阮欣乐得不打球,抱着球拍倚在旁边冲柴钰道:“看起来好像你的这个新朋友还更厉害一些呢。秦峰有点跟不上他的步伐。”

    柴钰也看出来了,路嘉楠不显山不露水,却是个真正的高手。秦峰哪里是比他弱一点,两人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之所以现在还能有来有往,完全是路嘉楠放水的缘故。

    柴钰心里咯噔一下,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大意了。

    默默地看了十分钟,一直到秦峰满场乱飞却漏掉了一个球,这场初试才算结束。柴钰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秦峰差点笑出声。

    她还是头一回见这位大少爷这么狼狈,才打十分钟已是一脑门的汗。

    秦峰自己也觉得丢脸,不悦地从她手里一把夺过水瓶,恨恨道:“笑什么笑,你倒是去试试。每个球都刁钻得要命,老子是火力全开跑了十分钟。”

    “那你也是弱,再强也就十分钟,你看人家一滴汗没出。”

    “那是我昨晚喝酒了!”

    “你不喝酒也比不过他啊。”

    秦峰被她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做法给气到了,仰头喝了大半瓶水后就要返回球场一血全耻,却被柴钰拽住:“回来,当什么电灯泡。”

    说完冲路嘉楠笑笑,提高音量大:“不好意思,我这发小喝多了水平不行,派我的另一个朋友跟你玩吧。”

    说完推了一把身边一脸懵逼的阮欣,直接把她推到了路嘉楠跟前。路嘉楠也不介意,和阮欣打了招呼后便重新开始发球。

    只是这一次他打得非常绅士,几乎每个球都喂到了阮欣最舒服的位置,以保证她能轻松接到。

    柴钰看得直乐,拿手肘捅秦峰:“看看人家多么绅士,知道对女士要温和有礼。不像你,每次打球都跟要打人一样,不赢誓不罢休。”

    秦峰十分不屑:“这有什么意思,打球就是要赢,这么让着对方打得一点儿不痛快。”

    “是啊,所以刚才人家一点儿没让着你,让你痛痛快快满场跑了十分钟。”

    秦峰……

    他这是得罪谁了吗?

    另一边阮欣和路嘉楠虽说打着球,却有些心不在焉。她急于想结束这场比试,偏偏路嘉楠一直把球喂得特别好,害她想不接都不成。

    到最后实在是手酸得厉害,球拍一歪这才漏了一个球,结束了这场无聊的小学鸡式比赛。

    路嘉楠见状主动向她道歉:“不好意思,我应该早点结束的。”

    “没关系没关系。”阮欣仔细打量他两眼,发现他的目光正落在不远处的柴钰身上,心里原本就有的猜测一刹那又冒了出来。

    这位路先生倒也不是藏着掖着的人,就凭他现在这个眼神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可惜柴钰不仅是个傻子还是个瞎子,只顾着跟秦峰闲聊,完全没有注意到路嘉楠的眼神里已透露出了几分失落。

    是啊柴钰说得对,这么好的男生怎么能辜负呢,必须得让有情人终成眷属才行啊。

    想到这里阮欣体内的八卦之火也熊熊燃烧了起来,她主动冲路嘉楠道:“路先生,我们去旁边坐一会儿,顺便聊聊吧。”

    说完转身冲另两人道:“好了,轮到你们了,别想偷懒啊,赶紧比一场。”

    路嘉楠不置可否,跟着阮欣走到了包厢外头,挑了个小圆桌坐下来。两人边喝水边看里面的人打球,话题很自然地就拐到了柴钰身上。

    阮欣倒也直接,开门见山道:“路先生,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路嘉楠点点头,坦率承认:“是的,我是有点好奇她跟秦先生的关系。”

    他都不说柴钰的名字,直接以“她”来替代,听得阮欣心里乐不可吱。

    柴钰啊柴钰,想不到你也碰上对手了。这位路先生怎么看都是扮猪吃老虎的高手。

    “你不用担心,秦峰跟我和钰钰还有安安,我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而且秦峰跟你不一样,他喜欢的是安安。虽然现在安安要结婚了,但我想他一时半会儿可能还不会发展新的恋情。至于他跟钰钰,兄弟情更多吧,他要是喜欢钰钰,也不会在安安这棵树上吊死这么多年了。这点你可以放心。”

    路嘉楠暂时把目光从柴钰身上移开,望着阮欣笑了:“她有你这么聪明的朋友,是她的运气。”

    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心意,所以才会说出秦峰和他不一样的话来。

    是啊,他自始至终爱的人都不是赵乔安。那是他少年时期认识的一个很好的小妹妹,如果可以的话他想一直拿她当妹妹看。

    而在他的心里这么多年一直住着一个女生,是促使他从美国回来去Z大任教的真正原因。

    可惜那个女生冰雪聪明,偏偏在这方面有点木讷,不仅没有发现他的心意,还想乱点鸳鸯谱。

    想到这里路嘉楠抱歉道:“不好意思阮小姐,我跟她的事情把你也拖下水了。”

    “没关系,钰钰的感情有着落我也高兴啊,我还能免费看戏呢。再说还有秦峰在,你不用不好意思。回头要是真成了,记得媒人红包多发两个。”

    不知为什么,虽然这两人看起来八字还没一撇的样子,但阮欣就是觉得他俩最后一定会成。

    亏她昨天还跟柴钰讨论路嘉楠适合什么样的女生,原来不是安安那样的小辣椒,也不是什么知性气质大美女,而是柴钰这样果断干练又有点大而化之的女孩子啊。

    阮欣甚至有点好奇,路嘉楠是什么时候看上柴钰的,又是看中了她身上哪一处闪光点呢。

    “路先生,我听钰钰说你们也是才认识,所以是一见钟情吗?”

    路嘉楠毫不避讳:“算是一见钟情,但我们不是这两天刚认识的。”

    事实上他们已经认识了很多年,只不过有人忘性大,十几年过去已经把他给忘了。

    不过没关系,记不起来也好,不认识也罢,都不妨碍他一如既往地喜欢她。喜欢这个曾经活在他记忆里鲜活的少女。

    她的一颦一笑,她的豪爽勇敢,还有她有点犯迷糊的性格,这么些年来他一直没能忘记。

    曾经他出国去到另一个国家,为的就是想要重新开始,忘掉这不切实际的幻想。却不料在异国他乡待得越久,对这个小姑娘的思念就越甚。

    所以他最后还是放弃了美国的一切选择回国。来到她住的城市重新定居,又去找了童年时的小妹妹赵乔安,甚至那天带赵乔安去帮她挑选首饰。

    所有的一切一切,都为了一个人而已。

    那个人的名字,就叫柴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