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联姻对象HE了 > 正文 57、番外四
    领完证的赵乔安笑得像在傻瓜。

    在民政局的时候她尚且可以忍耐, 装得四平八稳端庄老成的样子,结果一出那大门立马小女人心态发作,直接钻进了许斯年怀里, 甜甜地叫了声:“老公。”

    许斯年搂着她的手一紧, 侧过脑袋来和她轻声咬耳朵:“先忍忍,回家再说。”

    “讨厌,说什么呢,人家就是随便叫叫而已。”

    赵乔安抬手捶了他一记, 突然发现眼前有亮光闪过。抬头一看才发现民政局对面的草丛里, 居然有人举着□□短炮对着她拍照。

    赵乔安吓得赶紧往许斯年怀里钻,后者也脸色一沉搂紧了她, 快步消失在了民政局门口。

    走出一段后赵乔安才惊得直拍胸口:“怎么回事儿, 那些人为什么要拍我,我又不是女明星。难不成是在拍你?”

    “不会。”

    赵乔安苦着一张脸, 她可一点儿当明星的意愿都没有。当小公主不好吗?进娱乐圈多辛苦。

    想起上次上热搜的情景, 她还心有余悸。

    “你说这次不会又被人放到网上去吧?”

    “不喜欢?”

    “有什么好的,上次小小的红了一下, 结果整天在学校里被人骚扰。女生也就算了, 男生一个两个跑来说是我的粉丝, 还要让我签名什么的,我都被吓坏了。”

    五大三粗的男生一口一个赵乔安我爱你地喊着,实在让人吃不消。

    许斯年原本已要掏出手机想让人去查查那个记者怎么回事儿,听到赵乔安这话后搁在兜里的手一顿, 改口道:“没关系, 这次要是爆出来,就不会再有人来找你了。”

    已婚妇女赵乔安,应该没有未婚少女赵乔安来得受欢迎。也好, 就让记者爆出这件事情,也算绝了那些想要追求他老婆的人的心思吧。

    许斯年笑着在赵乔安的额头上吻了一下,随即带她去取车。

    收停车费的大爷还在那里等着,见他们回来便笑得见眉不见眼。赵乔安不由感叹金钱的威力是巨大的,区区一百五十块就能让人心情好上一整天,值,特别值。

    大爷冲他俩挥挥手,连再见都不说,一副这辈子都不想在这里见到他们的样子,搞得赵乔安哭笑不得。

    上了车后她也不急着走,先是拿出刚到手的红本本看了两眼,越看越欢喜,大大的眼睛很快就笑成了两条小眯缝。

    “我怎么这么漂亮,果然穿红色是正确的,这是我看到过的最好看的结婚照。”

    许斯年什么都由着她,听她自夸也不过宠爱地望着她。赵乔安说完后有点不好意思,便问他:“你不这么认为吗?”

    “不,我觉得你说得很对,你就是最美的新娘,永远都是最美的一个。”

    “这话你可别当我爸的面说,他肯定会不高兴。在他心里我妈妈才是最美的一个。”

    “没关系,我们关起门来说。”

    赵乔安还沉浸在自己美美的结婚照中无法自拔,并未听到许斯年的音外之意。拿着照片仔细端详片刻后,她又扭过头来看许斯年:“老公,我觉得他们把你拍丑了。”

    说完把照片放到真人边上作了下对比,用力点头:“真的拍丑了。你的脸这么立体五官这么分明,他们拍得太柔和了。不过没关系,我老公还是天下第一帅。”

    赵乔安狠狠地自恋了一顿,又掏出手机对着许斯年的脸一阵狂拍,越拍越高兴。

    她老公居然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不管怎么拍都好看,怼脸拍好看,不开美颜也好看。这么好看的一张脸,每天就是光对着流口水都要高兴死了。

    赵乔安拍到最后忍不住伸手捧住了他的脸,郑重其事道:“老公你要努力保养,争取以后的每一天都比今天更帅。”

    许斯年:“那我老了丑了怎么办?”

    “不会,你会老但不会丑。你就算老了也是我们小区最帅的老头,那些跳广场舞的老太太还是会追着你跑,想要做你的舞伴。”

    许斯年伸手捏捏她的脸:“不用,我这一辈子有你这个舞伴就够了。我不跟别的老太太跳舞。”

    赵乔安被这朴实而接地气的好听话哄得眉开眼笑,又把他拉过来拍了一通合照。

    拍完后想要发朋友圈,挑照片的时候却难住了。最后赵乔安挑烦了,索性拿出红本本来咔咔一顿拍,又拍了两人十指紧扣的照片,凑了个四宫格便发了上去。

    “我老公这么帅,就留着我自己欣赏吧,万一被别人惦记上就不好了。”

    虽说她的闺蜜个个都很实在,绝没有觊觎别人老公的坏毛病。

    那也不好,不要太高调嘛。

    赵乔安美美地把照片发了上去,正在那儿等第一个点赞和评论,就见许斯年冲她伸出手来:“照片发我。”

    “你也要发朋友圈?”

    赵乔安有点不敢相信。许斯年朋友圈几乎没东西,从来没发过自己的私事,偶尔转发一条也是跟寰宇有关的内容。他的朋友圈可以说是乏味没劲到了极点。

    这样的一个人居然要发朋友圈宣布结婚,太不可思议了。

    赵乔安警惕地望着他:“你不会就是装装样子,到时候屏蔽所有人只给我一个人看吧?”

    许斯年直接把手机递给她:“不如你来发,文案也由你定。”

    赵乔安见他这么大方倒有点不好意思,显得多小人似的。于是讪笑两声乖乖把照片发给了他,顺便探着脑袋看许斯年编辑照片。

    结果光发红本本还不够,他还问她要合照。赵乔安终于有点不好意思,扭捏道:“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我觉得这样最好。”

    赵乔安拗不过他,只能挑了两张看起来笑得不那么夸张地给他,一面看他选图一面道:“要不还是算了吧,秀恩爱死得快啊。”

    许斯年不以为然,回了句:“没事,我们俩都命大。”

    他的文字比起赵乔安来简洁了许多,没有那些无病呻/吟的感慨,也没有装模作样的清高,就简简单单“新婚快乐”四个字,再配几张图片便发了上去。

    没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两人在开车回西山公馆的路上,许斯年的手机就炸了。赵乔安一直替他拿着手机,就见上面不停地有未接来电打过来。点进微信一看留言都快炸了,那条自拍朋友圈点赞评论也是长得不行,尤其是蒋雍最是激动,简直把那地儿当成了聊天工具,长篇大论砸下来十来条,每条都跟小作文似的。

    赵乔安突然觉得他太太当年大概是被他烦得不行,所以才答应嫁给他的吧。

    除了蒋雍许斯年的其他朋友也都发来了祝福,赵乔安一一点开还特意念给许斯年听,念着念着自己也跟着幸福地笑了起来。

    真好,被大家祝福的婚姻实在太美好了。

    结果她只顾着看许斯年的,没留意自己的手机在包里响个不停。等发现的时候柴钰已经打了十几个电话过来,阮欣也发了好多条留言,连秦峰都跳出来咋咋呼呼抱怨了一通,顺便哀悼几声自己逝去的爱情。

    赵乔安被他搞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回了一条“再作拉黑”,总算是止住了秦峰的公主病。

    一路上赵乔安两个手机忙个不停,一直到车开进西山公馆的停车库她也没把所有的消息回复完。

    许斯年却已没了耐心,直接把手机拿过来关机,又把赵乔安的手机塞进包里,随即就拉着她下了车。

    孙伯和兰姨自然也得到了消息,兴冲冲地就过来恭喜他们。兰姨十分识趣,好听话说完后便拉着孙伯离开:“走走,给豹子喂肉去,你看别人成双成对,它就一个孤家寡人,多可怜啊。”

    孙伯摸着脑袋嘀咕了一句:“我怎么觉得你是在骂我啊。”

    两人走了后许斯年也不再克制,直接抱起赵乔安便搭电梯上三楼。赵乔安害羞地把脸埋在他的肩窝里,虽说从头到脚都是红的,但该做的事情一件也没少做。

    两人上楼进主卧冲澡,还没等澡洗完就先办了一场,随即便一路从浴室折腾到了床上,也从中午折腾到了傍晚。

    赵乔安好久没回来西山公馆,这两天碍于她爸在家也没怎么跟许斯年亲热,结果狗男人攒了几天神勇无比,把她折腾得腰酸背痛。

    于是她往床上一趴,索性也不起来了。反正已经领证,她今天就算在这里过夜她爸应该也不会说什么。

    说就说吧,最多挨顿骂,反正现在的赵乔安懒得像条死鱼,说什么也不愿意起来。

    兰姨像是一早就猜到了故事的结局走向,不等许斯年吩咐就把晚餐端了上来,又是一水儿大补养生的汤汤水水,还有清淡开胃的小菜。

    赵乔安从第一次的羞涩不安到如今的厚脸皮,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转变之快连她自己都很意外。

    去浴室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后她便出来吃晚餐,本来想叫许斯年一起,却发现他正在阳台上跟人打电话。

    赵乔安就没烦他,只夹一筷子菜看他一眼,看着看着就有点好奇起来。

    从许斯年绷紧的侧脸看,他似乎不是在跟人聊工作,他和人聊工作时会严肃,但不会这么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现在的他看起来更像是在克制自己的怒气,分分钟就要爆发的样子。

    到底是谁打来的电话,难道是某个前女友打来质问他结婚的事情?

    赵乔安一下子来了兴致,放下筷子轻手轻脚摸到了阳台门边。许斯年没把门关严实,透开的大半扇门有风吹进屋子,同时也传来了他与人说话的声音。

    “对,就是这个事儿,没什么好说的。”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很生气,大发脾气咆哮了一阵。许斯年也不理会,就这么安静地听着,甚至把手机挪开了一点。

    然后一转头就看到了门边的赵乔安。

    被抓包的赵乔安不好意思地冲他笑笑,正要走却被许斯年伸手招了过去。然后他把电话搁到赵乔安耳边,做了个嘴型道:“我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