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联姻对象HE了 > 正文 55、番外二
    赵乔安被许斯年折腾了两天, 到周日的晚上她苦苦哀求可怜巴巴说了一堆好听话,才哄得他暂时放过自己。

    饶是如此还是小小地折腾了一番,搞得赵乔安周一上学差点迟到。

    一天的课上下来赵乔安也是头昏眼花, 关键是好友卢雪的眼神令她招架不住。

    两人是同桌离得近, 小丫头就总往她身上靠。赵乔安知道她什么意思,无非就是靠过来看自己脖子里被种的草莓罢了。

    天气热得很,赵乔安穿得清凉,许斯年再这么下去只怕她就要没办法出门了。

    于是她决定今晚回去跟他好好谈一谈。种草莓可以, 能不能放过脖子以上啊。

    结果没等她回去找许斯年, 对方倒是主动给她打了电话。赵乔安一接起来便甜甜地叫了声:“年年……”

    结果对方的声音却十分严肃。

    “安安,你爸醒了, 医院刚来的电话。”

    赵乔安听到这话的时候心脏漏跳了两拍, 紧张得连呼吸都停滞了。有好几秒她的大脑都是空白的,直到许斯年在电话那头又叫了两声她的名字, 她才回过神来。

    许斯年又道:“我在你教学楼前面, 出来吧。”

    赵乔安不敢耽搁,迅速收拾好东西飞也似的跑出了教学楼。一到外面果然看到许斯年和他的车, 两人二话不说上了车, 朝着疗养院驶去。

    一路上赵乔安紧张得牙齿直打颤:“医院那边怎么说, 我爸情况怎么样,能说话吗,是怎么个醒过来法,是彻底清醒了还是没完全清醒?”

    说到这里赵乔安话头一顿, 不安道, “你说,他不会像我一样吧。”

    都是被砸中脑袋,她能发生那种极小概率的事情, 说不定她爸也会。要是她爸把她忘了怎么办,那她就真成没爹的可怜孩子了。

    许斯年看出了她的担忧,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不会,放心。”

    但他这话也不过哄哄赵乔安,事实是什么谁也不清楚。赵子俊刚醒,各项身体机能还没有完全恢复,医院那边电话里说得也比较含糊,目前一切情况都是未明。

    但他不相信那么小概率的事情会发生在一对父女身上。就算有也没关系,赵乔安和她父亲的关系与他们当初不一样。

    他们一起过了这么多年,有许多可以留存的照片和视频,还有相熟的朋友,总有人可以出来说明一切。

    更何况以赵子俊爱女如痴的情况来看,他应该是不可能忘了赵乔安的。

    两个人一路忐忑去到了疗养院,就如许斯年想的那样,赵子俊刚刚醒来还要接受一系列的检查,人也没有完全恢复,目前只能靠轮椅出行。

    他在床上躺了几个月,四肢都有些不协调,后续除了治疗外我是复健也是很重要的一步。

    许斯年一早就为他安排好了顶尖的复健医疗团队,就等他醒来便能开始后续的一系列计划。

    因为赵乔安过于紧张,许斯年陪她在病房外头站了一会儿,这才推开房门把人带了进去。

    病房里医生正在给赵子俊做检查,他整个人躺在床上两眼睁得大大的,目光看起来十分清明,可见头脑是清醒的。

    医生说的话他都能听明白,只是嘴里的发音有些含糊,回话不太清楚。

    赵乔安见状下意识就走了过去,凑到他嘴边道:“爸你说什么?”

    赵子俊正要开口,一见到赵乔安眼睛眨了眨,竟是流下两行泪来。

    这便是认得她的意思了。赵乔安一时间激动莫名,恨不得直接给他来个熊抱,却被许斯年一把拉开。

    “别乱动,碰着仪器。”

    许斯年本意是为了赵子俊好,没想到他一拉开赵乔安,病床上的人就瞪了他一眼,满脸写着不高兴。

    赵乔安见状乐了,便小声哄他:“爸你别急啊,等医生检查好我们再慢慢聊。”

    赵子俊看向女儿,脸上的不悦又一扫而光,露出显而易见的慈爱来。许斯年瞬间明白,这个女儿奴算是彻底醒了,看来几个月后便能活蹦乱跳中气十足地参加他和赵乔安的婚礼了。

    这样也好,如果赵子俊一直不醒,他跟赵乔安的婚礼要怎么办还挺叫人头疼。

    医生们见家属来了便开始跟他们谈赵子俊的情况,目前来看他头部的伤已全然恢复,他们来之前他也做了一个脑部CT,证实他脑中的淤血已经全部被吸收。

    “后续的话只要加紧复健,相信用不了几个月赵总便能恢复如常。”

    赵乔安听到这话激动得眼泪直流,因为不能抱她爸,只能转头抱住许斯年,扑在他怀里痛痛快快地哭了起来。

    许斯年一面抚着赵乔安的头安慰她,一面去看赵子俊的脸色。不出他所料,他的未来岳父大人十分不屑于看到这一幕,话还没讲利索已经会翻个白眼把头撇向一边了。

    不错,看来赵子俊很快就能恢复,甚至比医生预言得更早。

    医生们跟他们谈完后就又让人把赵乔安推出去做其他检查去了,病房里只剩下赵乔安和许斯年两个,趁这个机会许斯年便问赵乔安:“你爸从前对你怎么样?”

    “当然好啊,特别好,是要星星不给月亮的那种。”

    “什么都听你的,从来不反对?”

    “那倒也不是。我爸那时候特别不喜欢申皓宇,总让我跟他分手,为这事儿我俩一度吵得不可开交。不过后来事实证明我爸眼光还是不错的,一眼就认出了渣男。所以说男人还得男人来看才准。”

    “那你觉得你爸看我会怎么样?”

    赵乔安不明白他的意思,伸手摸住他的脸颊,笑道:“当然是怎么看怎么满意啦。你是他亲自挑的女婿,难道还能嫌弃不成?”

    许斯年没有回答她这话,心里想的却是照刚才赵子俊的表现来看,只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但女儿长大了终究是要嫁人的,慢慢的他老人家应该也会习惯吧。

    许斯年突然有点后悔,应该赶在赵子俊醒来前先把赵乔安拐去领了证再说。

    这一天因为太晚,赵乔安没能跟赵子俊说上太多的话,匆匆见了一面后便先行离开了。走的时候赵子俊紧紧地拉着她的手,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赵乔安不停保证每天都会来看他,才哄得他放开了手。

    走出病房的时候赵乔安忍不住嘀咕:“我爸怎么这么像小孩。”

    许斯年轻笑一声没有答,心里却有了点不好的预感。

    接下来几天赵乔安天天往疗养院跑,有时候许斯年会陪她去,有时候是司机送她去。赵子俊的情况飞速好转,不过一个星期已经能含糊地说出完整的话来了。

    所以那天许斯年结束应酬去疗养院接赵乔安的时候,就听他在那里义愤填膺地痛骂赵家人,骂的自然是他们把赵乔安赶出家这件事情。

    还有就是叶菁的事情,许斯年站在房门口仔细听了听,才明白了当年这事儿的来龙去脉。

    原来赵子俊从赵乔安的妈妈宋嘉容一进工厂就喜欢上了她。可惜那时候宋嘉容有男朋友,两人感情看起来还不错。

    赵子俊虽说是老板也干不出抢人女朋友的事情来,只能默默把感情藏在心里。

    有一次他实在烦闷就去酒店喝酒,喝醉了在包厢里被当时在那里做服务生的叶婉云偷了小蝌蚪,然后才有了叶菁这么号人。

    从叶菁甫一出生赵子俊便知道了她的存在,叶婉云也给他和孩子做了亲子鉴定,但对赵子俊来说这孩子就像是一颗老鼠屎,她的存在只能提醒他被人算计的过去。

    于是赵子俊给了叶婉云一笔钱,说什么也不肯认这个女儿,还放言如果她不罢休的话他就去告她让她坐牢。

    这事儿说起来也属于犯罪,趁人喝醉与人偷偷制造孩子,要是抖出来没钱没势的叶婉云必定要倒大霉。所以她才拿了钱迅速走人,这么多年都没来烦过赵子俊。

    而赵子俊也如愿娶到了宋嘉容,哪怕赵乔安不是他的孩子他也视如己出。两人说到宋嘉容时不由抱头痛哭,好一个感人至深的父女情场面。

    只是没想到后来会出这样的意外,才让赵乔安这么多天来受尽了委屈。

    赵子俊一说起这个就咬牙切齿:“安安别伤心,爸爸什么都会补给你。爸爸再给你买一套更好的房子,就写你的名字。我看以后还有谁再敢欺负你。”

    赵乔安听到这话却是小脸一红,整个人也变得扭捏起来。她轻声说了句什么许斯年没听清,只见赵子俊听见后两眼一瞪,提高音量道:“这怎么行,姓许那小子是不是骗了你?”

    许斯年听到这话便知道该自己登场了,于是适时地推门走了进去,脸上还带着礼貌的笑容。

    赵乔安见他进来紧张地拍了拍她爸的手,小声道:“您别说了,他都听到了。”

    赵子俊却一脸满不在乎,冷哼一声道:“听到就听到,我是他未来岳父,他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许斯年笑着走上前去,不理会赵乔安的不安,大大方方地冲赵子俊叫了声:“爸,今天觉得怎么样?”

    他这话一出赵子俊的脸色明显难看了几分,脸上的肌肉还抽了抽。许斯年达到目的后笑得更欢了。

    不出他所料,赵子俊二话不说回了他一句:“我还不是你爸,别叫得那么亲热。”

    说完紧张地看向女儿,“你俩不会趁我没醒的时候去把证领了吧?”

    赵乔安赶紧摆手:“没有,当然没有。”

    “哼,这还差不多。虽说你们已经订婚,但结婚这个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就算要领证也得挑个好日子才行,明白吗?”

    赵子俊说这话时是冲着许斯年的,后者忍着笑意点了点头。

    赵乔安看出她爸有意为难,不免心疼许斯年,结果刚要撒娇和她爸说几句好话,就听对方又板着脸道:“还有,你现在住在小许家我也觉得很是不妥,既然没有结婚,你就先搬回家来住吧。”

    -

    赵乔安听到这话整个人愣在当场。

    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仿佛她住在许斯年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两人已经有了那样的关系,且都认定了彼此。

    但现在她爸提起她却有点不好意思,猛地意识到自己正跟许斯年未婚同居。

    难怪她爸会这么生气,他可是那种上学都不许孩子谈恋爱的家长。当初她跟许斯年订婚后对方就出了国,她爸甚至还庆幸过。

    “太早把你嫁出去我也有点后悔,这样也好,小许不在你们不急着办婚礼,你也不用那么早结婚。”

    要不是后来许斯年一副要在非洲待到老死的状态,她爸也不会赶在她二十岁生日前去把人给叫回来。

    结果现在她跟许斯年水到渠成了,她爸又不高兴了。

    这世上所有当爸的嫁女儿的时候都这么纠结吗?

    赵乔安好半天说不出话来,赵子俊见她不言语明显有点不高兴,轻咳一声道:“一会儿我就让司机送你回赵家大宅去。你奶奶我已经安排好了,家里现在一切恢复照旧,你先住原来的房间。”

    赵乔安一听就急了:“不行啊,我明天还要上学,我书还在他家呢。”

    越说声音越微弱,最后小心翼翼地指了指许斯年。

    许斯年听得眉头一挑。

    很好,她爸没醒的时候他是最最亲爱的年年,她爸一醒他就成了那个什么他了。

    果然很无情啊赵乔安。

    赵乔安也看出了他的不高兴,咬着下唇可怜巴巴地看他,目光里满是讨好和祈求,看得许斯年于心不忍,只能撇过头去。

    赵子俊看到女儿这样也来气,还想再说几句,结果赵乔安自小练成的撒娇大法又开始了,缠着他就各种好听话轮番轰炸。

    赵子俊毕竟还是个病人,被她这么一吵不由头疼,于是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妥协道:“行,那你今天回去拿上东西,明天就搬回家去。东西拿不下也没关系,只挑书本拿就好。你那些衣服包包鞋子回头我再给你买。”

    怕什么,许斯年有钱他也不差,还能让他女儿受委屈不成。

    赵乔安知道这已经是她爸最大的让步,只能乖乖答应下来。一想到今晚就是她跟许斯年暂时住在一起的最后一晚,她就急着想回家。

    以后得有一阵子不能有二人世界了,赵乔安竟有些小失落。

    倒是许斯年并不在意,反过来安慰她:“没事,你回家后我可以去找你。”

    “那样方便吗?”

    “就是从一个门进到另一个门而已,有什么不方便的。”

    赵乔安被他这么一安慰倒也好受了些,两人回去后又是腻歪在一起看了剧,少不了还得洗白白滚床单,最后搂在一起一觉睡到大天亮。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赵乔安就借这个机会搬了家。但也没搬多少东西,就按她爸说的把学习用品和日常穿的衣服带回家去,剩下的包包首饰珠宝还是留在了西山公馆。

    这是她的一点小私心,这样以后想来的话也能有不少借口。

    许斯年今天特意推了所有的活动陪着她搬家,一忙就忙到了下午。然后两人又去了疗养院,赵乔安特意把自己房间的照片拍给她爸看。

    “你看,我全都搬回去了,这下你放心了吧。”

    赵子俊满意地点点头,看未来女婿的眼神也好了几分。

    他就是故意折腾许斯年,仗着自己现在是病人,料定了对方不会发脾气。同时也想看看这个男人对女儿是不是真心。

    若这样都能忍至少证明他对安安有几分真心,以后他俩结婚他也能放心得多。

    对他来说他这一辈子就赵乔安一个女儿,以后也未必会再有,自然希望她过得舒心畅快。至于其他人,就由着他们去吧。叶婉云母女最好识趣一点,拿了钱就消失,永远也不要再到他跟前来,否则别怪他不客气。

    赵子俊想到这里又抬头看了眼一旁的女婿,心里颇有几分满意。

    许斯年这人他是了解的,手段之凶狠远在他之上。看他如今对安安那么好,想来也不会让她受委屈。

    他当初挑人眼光不差,尽管睡了几个月,一觉醒来一切的事情都朝着好的方向在发展。这么一想他受这个伤也是值得的。

    只是一想到让这小子这么轻易就得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赵子俊还是有点气不顺,于是又叮嘱赵乔安:“你们先别急着领证,我让人算好日子去了,大师说了好饭不怕晚,可能要过一阵子那也没什么。”

    许斯年没说什么,倒是赵乔安托着下巴问:“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就这么急着嫁人?”赵子俊斜晲她一眼,“你才多大。”

    “当初不是您急着让我订婚嫁人的吗?”

    “那是因为你整天无所事事,我才想着给你找点事情做。现在你又回学校念书了,我觉得这样挺好,年轻人就该多学习,你现在正是上进的时候,结婚的事情就可以放一放嘛。是不是啊小许?”

    许斯年见他问到自己,立马给了个正确答案:“您说得对爸。”

    赵子俊这两天被他叫爸已经叫习惯了,知道这一位也是认定了就不会改的主儿,便也懒得管他了。

    听到这答案的赵子俊十分满意,冲女儿一努嘴:“你看小许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你啊就给我好好上学,等毕业了再结婚也来得及嘛。”

    赵乔安……

    她爸认真的吗?她现在才念大一,离毕业还早着呢。她是不急还年轻,可许斯年老了呀。

    再不结婚生孩子的话,他的小蝌蚪真的要游不动啦。

    赵乔安满心不痛快却又说不出口,只能借口还要回家看书离开了疗养院。许斯年自然与她同行,顺便送她回赵家。

    回去的路上赵乔安一直很安静,似乎是在生她爸的气,又似乎是在气许斯年。

    这个人怎么回事儿,他是不是喜欢现在这种状态所以不急着结婚?为什么他会同意等她大学毕业再结婚。

    是他还没有想好不想那么快走入围城,所以宁愿和她保持恋爱关系是吗?

    反正对男人来说谈恋爱和结婚没差别,都能满足他们的生理需求。不住在一起还能方便他偷腥,简直就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儿。

    赵乔安看着身边男人那张清隽的脸,开始胡思乱想。

    他们毕竟接触得还少,她对他也不了解,如果他不像自己想的那么好怎么办。如果他也是那种满肚子花花肠子的怎么办。

    赵乔安越想越慌,鼻子开始发酸。

    结婚真的麻烦死了,算了她也不想结婚了,就这么得过且过吧。

    赵乔安带着一肚子怨气回到赵家,下车后也没请许斯年进屋坐。但他哪里是那种会客气的人,很自然地便跟着她进了屋。

    家里的佣人这些日子也是过得惨兮兮,赵老太太这个人可不好侍候,比起赵乔安来难说话多了。

    而且还特别抠门,总是想方设法扣他们工资。哪像大小姐那么大方,还会把不喜欢的名牌送给他们呢。

    如今赵老太太走了赵乔安又回来了,全家上下都高兴得不得了,像捧女王似的捧着赵乔安,对许斯年这个未来姑父也是十分尊重,又是泡茶又是上点心的,恨不得做主留人吃晚饭。

    赵乔安扫了眼跟着自己进来的男人,没好气道:“你还不走吗?公司真的要倒闭了。”

    “那就倒吧,反正你现在又是小富婆了,以后我就靠你养。”

    赵乔安一想到结婚的事情就来气:“想得美,养什么养,你要是没钱了我立马解除婚约。反正我也是看在钱的份上才嫁给你的,如今我又有钱了,嫁不嫁的也无所谓了……哎呀!”

    赵乔安话没说完就被许斯年整个儿抱了起来。当着屋子里这么多佣人的面,赵乔安脸红得几乎要滴血。

    她用力砸着对方的胸口想让他放自己下来,许斯年却置若罔闻,径直朝楼梯走去,边走边道:“你今天累一天了,腿不酸吗?”

    “谁说我腿酸了,我好得很。”

    “那腰酸吗,要不要我帮你按按?”

    赵乔安一听这话脸更红了。自从第一夜过后的早上许斯年给她按了腰后,这句话就成了两人办事前的暗语。每回许斯年一提要按腰的事儿,赵乔安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可今天不是在西山公馆,这里是赵家。

    “有什么关系,你家也不是没有浴室。”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

    许斯年冲她微微一笑,一抬脚就把房门轻轻踢开。随即他边进房边冲赵乔道:“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吗?”

    赵乔安哑口无言,谁说她喜欢了,明明就是个臭流氓。

    “所以不喜欢?”许斯年把她放在床上后作势要走,“好吧,那今天就到这儿吧,我回公司加班去了。”

    一听他要走赵乔安又急了,赶紧伸手拽住他:“你、你这么晚还要加班啊。”

    “是啊,没有老婆陪着,可不就得加班打发时间吗?”

    赵乔安心里十分舍不得,嘴上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只能吱吱唔唔道:“可是,都快吃晚饭了。”

    “没关系,我让庄诚订个工作餐就行。你记得好好吃饭,多吃点。”

    “我一个人吃不下。”赵乔安嚷嚷了一句又怂了,改口道,“我家阿姨都开始做饭了,她肯定做了你的份,你要不吃我一个人怎么吃得完。到时候又得扔掉,你不知道浪费粮食是可耻的吗?”

    许斯年居高临下望着赵乔安,只觉得她两眼亮晶晶的特别可爱,便不忍心再逗她,笑道:“所以你要我陪你吃晚饭是不是?”

    “嗯,我是觉得倒了饭菜可惜。”

    “好,那我吃完饭再去加班。”

    赵乔安一听他还要加班就有点泄气,但一想到刚才自己那么赶人便也没脸留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她只有一顿饭的时间,必须想办法把气氛搞好,才能哄得他留下来陪自己。

    毕竟她已经习惯了和他一起生活,冷不丁让她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倒是有些害怕了。

    她,不想许斯年走。

    -

    赵乔安吃饭的时候就不停地偷看许斯年。

    看他吃什么菜喝哪个汤,每次他的手机一响她就会紧张地手一顿,生怕庄诚打电话来跟他谈工作上的事情。

    以前觉得庄助理挺可爱的,今天却觉得他有点面目可憎。

    可怜庄诚正替许斯年出席一个饭局,饭桌上被人灌了一肚子酒水,突然莫名后背一凉,总觉得有人在说他坏话的错觉。

    但很快一杯酒递了过来,他笑着伸手接了过来,神情又恢复了正常,仰头一饮而尽。

    另一边许斯年正慢条斯理地剥着面前的一只虾,剥完后直接放进赵乔安的碗里,然后摘掉一次性手套冲她道:“赶紧吃,别总看我。”

    赵乔安偷看被发现有点尴尬,嘴硬道:“谁看你了,我是看那只虾。”

    “所以它比我好看?”

    “那当然,不仅比你好看还特别好吃呢,我家阿姨做菜味道一绝。”

    赵乔安说着夹起那只虾送进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见许斯年突然欺身过来,伸手摁住了她拿筷子的手,嘴唇贴近到她的耳垂边,轻哂道:“是吗?比我好看我认了,比我好吃我可不能认,你说是不是?”

    赵乔安一下子听出了他话里的弦外之音,顿时满脸通红。

    “臭流氓。”

    “不是你最喜欢的年年吗?”

    赵乔安被他逗得满脸燥热,气得伸手推开他道:“一点儿都不喜欢,别臭美好不好。”

    “好。”

    许斯年配合地直起身子继续吃饭,只留嘴角的一点笑意。那笑看得赵乔安略感不安,总觉得狗男人一会儿肯定要出妖蛾子。

    果不其然,饭刚吃完许斯年就站起身来,掏出手机像是在查信息,一副要忙工作的样子。赵乔安明知道他在逗自己,却还是不争气地主动开口道:“要回去忙吗?”

    “嗯,有点事情要做。”

    “非得你去吗?”

    许斯年想起庄诚给他发了信息,看措词应该是微熏的状态了。问他要不要过去饭局,说几位老总都在等他过去。

    这些都是借口而已,关键的关键是庄诚不想再被人灌酒,所以想找他去当救兵。

    许斯年看向赵乔安,笑着问她:“怎么,不想我去吗?”

    赵乔安没好意思承认,拐弯抹脚找了个借口:“有点晚了。而且我们追的剧有新更新了。”

    “更新了几集?”

    “两集。”

    许斯年抬手装模作样地看了看表:“那就看完那两集再去也不迟。”

    两集剧一个半小时,就让庄诚再多喝点好了。反正他酒量向来逆天,一桌子的人都难是他的对手。最多明天放他半天假,让他睡够一早上。

    赵乔安听他这话说一颗心放下了一半,兴冲冲地拉着他就往客厅走,却被许斯年一把拽了回来:“就在客厅里看?”

    “对啊,怎么了?”他们在西山公馆的时候不也是在客厅搂着看电视的吗?

    “不好。”许斯年有点不乐意。西山公馆是他的地盘,孙伯和兰姨都是识趣的人,自然不会出来打扰。赵家的佣人他不了解,万一有一两个爱偷看的。

    于是他道:“去影视室。”

    赵乔安没想那么多,他说去哪儿就去哪儿,于是两人便上了二楼。影视室比起客厅小了一点,但胜在私密性更好,也更温馨。

    赵乔安一走进去就瞬间明白了许斯年的用意,刚想骂狗男人是色狼,就听门在耳后砰地一声关上,紧接着男人的手便搂上了她的纤腰。

    赵乔安脑子里嗡嗡作响,本能地知道会发生点什么,却半点抵抗的心思也没有,只假装自然地拿起平板,开始在投影上搜索起正在追的剧来。

    调出最新更新的某一集,片头曲响起的时候,赵乔安就被许斯年整个儿拉进了沙发里。两人很自然地搂在一起,似乎是在看剧,但又什么都没看进去。

    尤其是赵乔安,这部剧本来她追得很起劲,十分吃里面的一对副CP,每天磕得兴致勃勃,还天天跑两个演员的超话里打卡签到,俨然一副CP粉的模样。

    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有点瞌不起来了。演员再美人设再好,她也听不进去一句台词。面前的画面有些模糊,剧情也根本看不进去,迷迷糊糊盯着屏幕看了大半个小时,仿佛看了个寂寞。

    她现在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以及许斯年的呼吸声。倚在他的胸膛前,赵乔安安心又幸福,恨不得一直维持这个姿势不变。

    一想到他看完两集电视又要离开,心里就空落落的。明明搬进西山公馆也不过几个月,却像是在那里住了几十年,熟悉房子里的每一件摆设,更喜欢房子里的每一个人。

    尤其是这个男人,赵乔安一点儿不想跟他分开,想到她爸要求她大学毕业再跟许斯年领证结婚,赵乔安就特别不安。

    还有三年呢,万一这三年里许斯年被别的女人勾走了怎么办。她不相信自己还能找到比他更帅更令人动心的男人,错过了这一个她一定会后悔终身。

    想到这里赵乔安忍不住又往他怀里蹭了蹭,许斯年正拿着平板切换下一集,还准备跳过片头曲,就感觉怀里的小姑娘动个不停,于是低头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晚饭吃得有点多。”

    她今天确实吃得多,为了多跟许斯年待一会儿,她吃了平时两倍的饭菜。早知道他饭后会留下来陪自己看剧,她就不必塞那么多吃的在胃里了。

    搞得现在有点积食,胃里还有点反酸。

    她就忍不住捶了许斯年一下:“都怪你。”

    许斯年虽不知道她怪的什么,但还是笑着应下:“行,都怪我,那你现在要我怎么做,给你找点药?”

    “不用,你帮我揉揉胃吧,揉两下就好了。”

    “有用吗?”

    “当然有用。我小时候吃多了积食,我妈妈就是这么给我揉肚子了。揉两下就好了,你不愿意吗?”赵乔安露出一脸最无辜的表情,使劲地勾引着许斯年。

    后者不由失笑,放下平板后便伸手覆上了她的小腹,轻轻地打起圈来。赵乔安却道:“不对,这是这里,这里是小肚子,你得往上一点。”

    许斯年便挪了个位子,开玩笑道:“也是,我说怎么这么大。”

    一句话成功惹毛赵乔安:“哪里大,我的小肚子那么平坦,还有马甲线,你居然说它大?”

    “是吗,哪来的马甲线,我怎么没看到?”

    “藏在衣服里,你怎么可能会看到。”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撒谎,赵乔安立马抓着他的手伸进衣服里,然后使劲吸气收腹,“感觉到了吗,线条很明显好不好。我最近都有做运动,不是我吹,别说马甲线,再过些日子连腹肌都会有了。到时候咱们比比谁的腹肌多啊……”

    赵乔安越说越兴奋,唧唧喳喳个没完,完全没有察觉到许斯年搁在她小腹上的手已有了些变化。

    不止是掌心发热,他现在全身都有些热,身体里的血液也到处乱蹿,那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有些难以自制。

    喜欢的女人就在怀里,而他的掌心还贴着她的肌肤,这个时候若还能忍的话那便真要去看医生了。

    许斯年搂着赵乔安的手一紧,贴在她耳边的双唇溢出一丝沉哑的声音:“我刚刚看过了,这剧又更新了两集。”

    赵乔安一愣:“这么快又更新?是今天的两集吧。”

    “嗯。”

    “所以你要全看完再走吗?”

    “看都看了,不看完多不好。”

    “那你的事情呢,还要去办吗?”

    “不用了,随他去吧。”大不了给庄诚放一天的假,今天就先辛苦他了。

    许斯年说着话不知不觉间便变了个姿势,原本坐着的两人慢慢地躺了下去,很快赵乔安整个人都被他摁进了沙发里。

    一直到完全躺平,赵乔安才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她紧张得浑身微颤,红着脸道:“那个,你有没有锁门?”

    “锁了。”

    “我觉得电视的声音好像有点轻。”

    “那就调大一点。”许斯年二话不说就把音量调高了好几度。很快影音室里便全是偶像剧男女主角腻腻歪歪的对话。

    而他们两个则紧紧地搂在一起,和着电视的背景音吻了起来。

    吻到快结束的时候,赵乔安心里一惊,女人特有的危机感令她察觉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于是紧张地抵住了许斯年的身体。

    “不行,不能在这里,被我爸知道会打死我。”

    “那我们换个地方,去你房里。”

    赵乔安:“好像也没有很好。你要是在这里过夜,一定会有人多嘴去告诉我爸的。”

    “那又怎么样。”

    赵乔安一愣:“你不怕他知道吗?”

    许斯年笑着抱起赵乔安,直接把她抱出影音室的门,又问赵乔安:“房间在哪里?”

    赵乔安这会儿整个人都是懵的,指了指卧室的方向随即又道:“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

    “没关系,适度的情绪波动对他的康复有好处。”

    “不怕他打你吗?”

    “他不会打我。”许斯年推开房门把赵乔安抱了进去,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记,“他只会逼我立马娶你。”

    赵乔安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好像是这么个道理,按她爸的性子来说,如果知道自己的女儿和男人有了那样的关系,一定是火冒三丈。而如果这个男人是他亲自挑选的联姻对象的话,那结婚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只不过她之前就在西山公馆住了一阵子,她爸也是知道的,区区只是留许斯年在家过一夜,他真的会催婚吗?

    许斯年把她推进床里,一边解她的衬衣扣子一面笑道:“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我就天天来。你爸也该出院了吧,到时候我天天来拜访他老人家,顺便吃晚饭,吃过饭再陪你看剧,你说好不好?”

    赵乔安突然有点同情她爸,许斯年这个狗男人,实在是太狠了。希望她爸的身体吃得消,不要被气病了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