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联姻对象HE了 > 正文 53、大结局
    赵乔安还真认认真真地想了一个晚上, 结果想得太过头没了睡意,整晚都在床上烙饼子数羊,到快天亮的时候才眯了一会儿。

    第二天要上课, 赵乔安被闹钟闹醒的时候简直生不如死, 跟鬼魂似的飘去了洗手间洗漱干净后, 又晃晃悠悠地下楼吃早餐。

    因为要找兰姨拿点东西,赵乔安就先拐去她房间找她。结果因为太困没看清路, 在许斯年偌大的别墅里竟迷了路。

    一个拐弯她就分不清自己在哪了,只觉得这一片地方从来没有过。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两步, 发现是通往后院的大门。

    赵乔安不记得自己有来过这片院子,当下也有点好奇, 就推门走了进去。

    本以为外面会跟自己家的别墅后院差不多,假山人工湖, 种些花花草草之类的绿植,再装一系列造型别致的夜灯。

    没想到她推开门只看见一圈巨大的围栏, 仿佛乱入了动物园。围栏里假山树木小湖泊应有尽有,除此以外还有一只美洲豹正在悠闲地进着食。

    它的面前摆着一大盆新鲜的生肉, 仔细看那肉上面还滴着血。美洲豹尖利的牙齿挑起一块肉,三两下就吞进了肚子里。

    因为听到了赵乔安开门的动静,它突然停止了进食的动作, 好奇地偏过头朝这边看来。然后它便兴奋了起来,一个箭步朝赵乔安冲过来, 那腾空跃起的动作让人怀疑它会从围栏里直接跳出来。

    赵乔安没想到大清早会看到这么血腥恐怖的一幕, 心里一时承受不了,忍不住尖叫一声两眼一翻,身子朝后倒了下去。

    孙伯刚给宠物添完食物和水,人就在附近, 听到尖叫声后立马赶了过来。见赵乔安晕倒在地吓得手都抖了,赶紧招呼兰姨过来又叫了司机,几个人手忙脚乱把赵乔安抬上车,直接送往了最近的医院。

    -

    许斯年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开会,庄诚推开会议室的门一脸严肃的走进来,附到他耳边说了一句话后,便把电话递给了他。

    会议室里本就紧张的气氛愈发叫人不安。

    只见许斯年抬眼扫了众人一眼,接过手机起身走到了门外接起了电话,剩庄诚留在里面与一众董事局的大佬大眼瞪小眼。

    那些人精原本正跟许斯年为一个收购案扯皮,眼下见他这副样子心里都犯起了嘀咕,生怕电话那头说的事情对自己不利,方才那点锱铢必较的心理一下子就被压了下去。

    现在的他们不求大富大贵只求明哲保身,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看着外头许斯年的背影心里直打鼓。

    片刻后许斯年说完电话直接挂了,连会议室都没再回便一阵风似的走了。

    大佬们面面相觑,只能拉着庄诚打听:“庄助理,这怎么回事儿,许总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庄诚向来最会打太极,听到这话微微一笑,模棱两可道:“是啊,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关系到寰宇的未来,所以今天这个会议就先到这里吧。”

    赵小姐昏倒送医院了,可不就是关系到寰宇未来的大事。她要有个三长两短许总哪还有心情再拼命工作,只怕集团要蒙受不小的损失呢。

    所以庄诚脸色也颇为凝重,一心只盼着赵乔安快点醒来才好。

    他这个表情配上他刚才说的那番话,直接把众人唬得一愣一愣的。一个两个垂头丧气地走出会议室,都开始为自己的后路想起了对策。

    果然还是不要跟许斯年对着干比较好。

    -

    许斯年一路飞车赶到了医院,第一眼见到的是孙伯。他看一眼对方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孙伯就跟他诉苦:“安安一大早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跑宠物园去了。大概是被吓到了所以晕了过去。应该不会有事儿,医院正在给她做检查,说很快就会醒过来。少爷你别担心啊,没事的啊。”

    边说边打量许斯年脸上的表情。

    孙伯是看着他长大的,知道他从小到大经历了什么。小时候太太因为跟先生感情不和,便总拿少爷出气。少爷几乎是被她虐待着长大的。

    可即便这样少爷对太太依旧很好,对她感情也很深。后来太太走了,少爷虽然嘴上不说,但孙伯知道他这些年一直很遗憾。

    遗憾没有对爱的人好一点,遗憾不能陪太太到老。

    所以他讨厌女人,抗拒跟她们接触,只因他从前最爱的那个女人伤他最深,却又让他一生都放不下。

    如今好不容易少爷对安安动了心,可千万别出什么妖蛾子,否则他真的担心少爷会打一辈子光棍。

    所以刚才那番话与其说是在安慰许斯年,倒更像是在安慰他自己。

    许斯年没什么,看了眼急诊的大门,淡定地找了个张椅子坐下来。只是他虽表情从容眼皮子却一直跳个不停。不是担心赵乔安的生死,而是隐隐地总觉得会有事情发生。

    至于是好事还是坏事,他目前判断不出来。

    孙伯见状也陪着他坐了下来,兰姨从外面回来手里拎了点吃的,见许斯年来了就问他要不要。许斯年抬手谢过后,依旧抿唇安静地坐着,仿佛老僧坐定。

    几个人等了一会儿,终于有医生过来找赵乔安的家属,许斯年立马起身上前,应声道:“我是她先生,请问她现在怎么样?”

    医生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病人没事了,已经醒了,不过大概被吓得不轻这会儿有点紧张,需要人进去安抚一下。你既是她的先生,那就你进去吧。”

    许斯年点头谢过医生,走进了急诊的留观室。

    留观室里赵乔安正坐在病床上,一头长发有些乱,见到许斯年的时候眼神有片刻的呆滞,但很快就像被光点亮一般,瞬间有了神采。

    只见她飞快掀开被子跳下床来,直扑许斯年怀抱,像一只灵活的小奶猫,一下子撞进了他的怀里。

    “年年,你来了。”

    许斯年没有防备,被她撞得一个踉跄,刚稳住脚步将她扶好便回过神来:“你叫我什么?”

    “年年啊,怎么了,你不喜欢啊?”

    许斯年突然明白自己刚刚眼皮子一直跳是因为什么了。

    他没有立马回答,只是紧紧抱着赵乔安,看着怀里少女抬头望向自己时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再三确认后才意识到这确实是赵乔安。

    是属于他的那个赵乔安,她终于回来了?

    赵乔安见他发愣便伸手扯了扯他的耳朵,小声道:“怎么了,我太漂亮把你迷住了?”

    “不是,你没穿拖鞋脚不凉吗?”

    赵乔安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果然光着脚,细白的脚趾头还挺可爱。只是急诊地面真的凉,冻得她直哆嗦。

    于是她又道:“那你抱我好不好?”

    “好。”

    许斯年笑着应了一声,抱起赵乔安回到了病床边,然后把她轻轻放下。

    她看起来已经没事的样子,目前只需要再观察一阵就能出院。许斯年想趁这个时间弄清楚几件事情。

    “怎么就突然晕倒了?”

    “还说呢,你养的那宠物吓死我了。那么大只那么凶,还朝我扑过来,我能不晕吗?”

    许斯年揉她脑袋:“以前不是见过?”

    “就见过一次,再说上次有你在还好一点。你怎么不害怕,居然还站在笼子里给它喂食,你不怕他咬你吗?”

    许斯年听她这么说,心里愈发肯定赵乔安记起了从前的事情。这是在她失忆时发生的事情,之前她并不记得。

    她的记忆在那场绑架案里被分割成了两半,如今这一半回来了,那另一半呢?

    许斯年有点不放心,于是又问:“那你还记得上次为什么会见到它吗?”

    “孙伯带我去找你,我那时候刚搬到你家嘛。”

    “那你为什么搬到我家?”

    赵乔安有点不好意思,抓抓脑袋道:“下雨打雷家里停电,我害怕嘛。你是不是觉得我挺没用的?”

    “不会,至少你生日那天表现得还是挺神勇的。”

    “我生日?”

    赵乔安眯着眼睛抬头看在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哦,你是说那个啊,你怎么这么小气还记着呢。”

    “记着什么?”

    “记着我说你是老男人,说男人过了三十岁小蝌蚪都不会游了的话啊。”

    赵乔安说着说着兴奋了起来,嗓门一时没控制住,留观室里的其他人听到这话后纷纷朝这里投来了探询的目光。

    尤其是几位一看就年过三十的中年男子,那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赵乔安抱歉地冲他们笑笑,又冲许斯年吐吐舌头。然后她环顾了一圈留观室,略显无聊道:“我还要在这里待多久,可不可以现在就走?”

    “再留一会儿,看看情况,万一有哪里不舒服。”

    “我挺好的呀,”赵乔安两手一摊,“你是不是从公司来的,我是不是耽误你上班了?要不你回去吧?”

    许斯年笑着摇头;“不用,刚才的话题还没有结束,不要想着给我转移话题。”

    赵乔安见自己的小心思被人揭穿,尴尬地干笑两声,随即拍拍他的肩膀道:“不要这么小气嘛,说你两句又不会少块肉。要不你也说我两句好了。”

    “说什么?”

    “随便啊,你觉得什么解气就说什么,要不我让你打两下?”

    许斯年当然不会动手:“那我可什么都说了。”

    赵乔安一听又开始犯怂,小声道:“可不可以说得温柔一点,不要太狠,你也知道的我年纪小心理承受能力低,不太经起得批评的。你稍微说两句就行了,好不好?”

    许斯年一直安静地看着她,久久没有开口,心里压着的那块大石头终于完全放了下来。

    赵乔安记得他是年年时候的时候,也记得绑架案发生前所有的一切。

    她是那个敢说敢闹的羊城小公主,也是他怀里撒娇卖乖的小姑娘。

    她被分成两半的记忆终于全都回来了,从此以后不会再忘记属于两人的一切,也不会再将他看成一个替身。

    他是她的未婚夫,是清醒时候最最爱的那个人。

    -

    回去的路上,赵乔安那张唧唧喳喳的嘴就没停过。孙伯坐在副驾驶听他俩说话的声音,脸上笑得别提有多开心了。

    真好,从前那个安安回来了,而且看起来比以前更可爱了呢。瞧这小嘴吧吧的,把少爷哄得多开心啊。

    他可很久没见少爷笑得这么发自内心了。

    一路上嘻嘻哈哈热热闹闹,直到回到了西山公馆。许斯年和赵乔安一起进了电梯,电梯门刚一合上,他便露出了本来面目,径直扣住了对方的腰。

    赵乔安被他摸到了命门,忍不住轻哼一声,随即便倒进了他怀里。许斯年也不客气,顺势就把她摁到了电梯壁上,细细密密的吻便落了下来。

    两人紧紧搂在一起,直吻得浑身是汗才依依不舍地分开。赵乔安摸着自己微肿的嘴唇抱怨道:“能不能注意点,还是大白天,我还要上学。”

    说起这个她脸色一变,叫道,“不好,我迟到了。”

    许斯年却不在乎道:“不想上就退学吧,以后好好经营许太太这份事业就可以了。”

    赵乔安却不乐意:“不行,我都退过一次学了,这次我一定要好好把学上完。这个专业初听有点难,其实认真学也挺有意思的。我一定要拿到本科学位,这样才能配得上你啊。”

    “你就算小学毕业也一样配得上我。”

    赵乔安被他的甜言蜜语逗得直乐:“油嘴滑舌,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人这么不老实。”

    “哪里不老实,明明再老实不过。那时候你天在勾引我,恨不得整个人挂我身上,我也没把你怎么样。”

    赵乔安既记起了之前的事情,自然也知道两人还都是一张白纸的状态,不由红了脸。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好什么好,一点儿都不好。”

    “那我们慢慢来嘛。”

    许斯年抬起赵乔安的下巴在她的唇上轻啄一下:“好,就听你的慢慢来。我昨晚问你的事情考虑好了吗?”

    赵乔安兴奋地点点头:“考虑好了。你昨晚好凶哦,就不能温柔一点吗?哪有人跟你一样,求婚跟逼婚似的。”

    “都是蒋雍出的馊主意。”

    跟他说男人得霸道一点,像赵乔安这样的小软妹得强势着来,不能给她思考的时间,就得一击即中。否则她优柔寡断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早知道赵乔安今天就能恢复记忆,他昨晚也不必那么咄咄逼人。

    不过蒋雍的法子确实可以,只是现在用不上了,他便毫不客气地出卖了兄弟。

    当年他帮过他一回,这次就当是蒋雍给他的回礼吧。

    赵乔安也是棵小墙头草,又舍不得数落自己的心上人,当下也很自然地把错都归到了蒋雍头上。

    “你让你朋友以后对太太温柔点,要总这么凶巴巴老婆孩子都会不认他的。”

    “好,我告诉他。”

    “你也别跟他学,不许对我那么凶,不许跟我生气吵架,要哄着我宠着我知道吗?”

    “好,都听你的。”

    “以后不许再跟别的女人有瓜葛,你的那个初恋也不许再想了。”

    许斯年刚要答应,一转念又觉得不对:“初恋,我哪来的初恋?”

    “就你妹妹说的啊。”赵乔安想起两人糟糕的关系,改口道,“就是梁许,那次去你看你爷爷碰上她,告诉我的。说你学生时代有个喜欢的女同学,怎么,你现在还对她念念不忘?”

    许斯年自负记忆力过人,但赵乔安说的这么一号人物他还真没想起来。他甚至掏出手机给好友兼同学司策发了条信息。

    许斯年:【我上学的时候有跟哪个女生传过绯闻?】

    司策那边很快发了消息回来:【好像是有那么一位,记不太清了,印象中应该是姓李。具体情况得问阿雍,他八卦消息灵通。】

    许斯年就直接拨通了蒋雍的电话。

    “对啊,是有个姓李的女生追求你来着,每天送情书送吃的送一堆东西。后来有一天你让她不要再送了,她就问你是拒绝还是接受。你就跟她说当朋友,她就高兴得快要疯了一样。记得吗?”

    许斯年尘封已久的记忆在蒋雍呱噪的声音里慢慢铺开,那个李姓女同学模样的眉眼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嗯,记起来了。”

    “你小子怎么回事儿,当时我们都觉得奇怪,怎么好端端的居然要跟人当朋友了。那个李同学也是搞笑,你就说当朋友,她居然直接以你的女朋友自居,搞得那时候全校女生心碎了一大半。你小子不会真喜欢人家吧?不对啊,后来高中毕业你俩也没联系啊,难道私底下还有……”

    “不喜欢,没联系。”许斯年没等蒋雍说完便回了一句,随即挂断了电话。

    他已经全都想起来了。那个李同学确实是当时所有追求他的女生里最执着的一个,许斯年眼见无法令她放弃,其他女生又前仆后继地来找他,实在搅得他不厌其烦。

    所以他才找到李同学,答应以做她朋友为条件,想让她放弃每天的情书和零食轰炸。没想到这位李同学也是个人才,转头就跟人说她是他的女朋友。

    许斯年初听自然不高兴,但转眼就发现这事儿也没什么不了的。第一李同学之后还真停了情书和各种零食,很是消停了一阵子。第二她放出风去后很多女生便对他死心,没再来找过他,许斯年也因此耳根子清静了不少。

    更有意思的是剩下的几个战斗力旺盛的女生被激起了好胜心,却没有来他这里使劲,全都变着法儿的冲李同学挑衅去了。

    用蒋雍的话来说,当时那叫一个精彩,简直就是一场大混战。几个女生每天勾心斗角,或直接开骂或暗使绊子。李同学被她们绊住忙得根本没时间来缠自己。

    这么一混战就战到了高中毕业,许斯年出国留学离开了B市,回国后又回了寰宇的老巢羊城,与当年的大部分同学都断了联系。

    所以梁许口中说的那个所谓的初恋,便是这位李同学吧。

    这个梁许别的本事没有,她妈妈那一套挑拨离间的本事倒是学了个十成十。许斯年不在意地轻哂道:“一场误会而已。”

    “只是误会?”

    刚才许斯年的电话没有开公放,赵乔安只能贴在手机上听蒋雍说话,所以听得不太清楚,只记得从对方的话里来分析,似乎许斯年真跟一个姓李的女同学有点什么。

    她一下子就变得不太高兴,恨恨扔下两个字:“骗子!”

    随即走出电梯。许斯年立马跟上,笑问她:“怎么就骗子了,就是一个高中女同学而已,没有牵手没有接吻,根本也没谈恋爱。”

    “所以你们只是上了床?”

    许斯年哑然,摸了摸赵乔安的额头:“没发烧,怎么说胡话。”

    赵乔字一把拽下他的手:“那也不是不可能。既然不是恋人关系,那就是炮/友关系了。你们要什么也没做,为什么学校里会传绯闻。一定是你行不正坐不直,你是不是欺负人家女生了?”

    许斯年:“你这是要屈打成招吗?”

    “我这是合理猜测。”

    赵乔安越想越生气,虽然她也谈过恋爱,但她就是小肚鸡肠。一想到许斯年可能真的跟那个李同学有点什么,她就气得想打人。

    反正眼前也只有这么一个人,赵乔安抬手就往他胸前招呼了上去。许斯年也不躲,由着她胡乱捶了一阵,最后倒把自己累得气喘吁吁。

    最后见她打累了这才出手握住了她的拳头,把她整个人搂进了怀里:“好了,打也打了,也该消气了。没有初恋也没有李同学,只是一个表白者罢了。我当时用了点小手段,小小地利用了一下这位李同学。”

    说罢他将整件事的始末告诉了赵乔安。末了还问她一句:“难道你上学的时候没有被这种事情困扰过吗?”

    赵乔安一时语塞,被说中了软肋。她怎么可能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从小到大她就是美人胚子,小学的时候就有一堆男同学抢着给她买水背包。上了中学狂蜂浪蝶就更多了,赵乔安简直疲于应付。

    所以像许斯年这么“不厚道”的事情她也干过。不同的是许斯年事件里是李同学自作主张以他的女朋友自居,而赵乔安做得更绝,高中的时候索性同时接受了几个男生的表白,让他们自相残杀去。

    现在想起来还怪不好意思的,但当时她确实也是被这几人缠得烦了。在学校里整天骚扰她令她不能好好学习不说,下了课还要跟踪她到家里,害她爸那段时间总是数落她。

    赵乔安因为他们挨了训心里自然不痛快,所以便使了个坏招让他们内耗。果然男生女生都一样,比起得到心仪对象的注意他们更喜欢内斗。仿佛打败敌人比得到青睐更让人有成就感。

    赵乔安不好意思地红了脸,暗自在心里对那几个男生说了句抱歉。

    许斯年眼观鼻鼻观心,一眼就看出了她情绪的变化,不由失笑:“看来有人做得比我更过分。”

    “谁过分了,明明就是他们先挑起的战争。”

    “那刚才呢,刚才是谁挑起的战争?”

    赵乔安有点心虚:“那都是梁许害的,我是被她骗了。”

    “她的事我自然会解决,至于你也得好好算笔账才是。”

    赵乔安刚想说算什么账,人就被许斯年打横抱起。她下意识觉得不对,双手搂住对方的脖颈就开始讨好卖乖:“别生气了年年,我真的是被骗了。”

    “那之前呢,胸针也扔了,这么多年一直误会我是渣男,还让我莫名其妙多了个孩子。赵乔安,你这两天对我做的坏事可不少。”

    “那我也是在乎你嘛。”

    许斯年刚推开房门,听到这话脚步一顿,低头望向怀里的女生。

    “再说一遍。”

    赵乔安知道这法子奏效了,于是愈发来劲,身子朝他怀里又蹭了蹭,轻轻吻住了他的唇:“我说,因为我在乎你啊。”

    -

    赵乔安一番主动的表白说完后,就羞红了脸。

    许斯年抱着她回房,直接就进了自己的主卧。

    赵乔安本以为今日必定要发生什么,没想到许大少爷十分君子地将她放在床上后,便贴心地替她拉过被子盖了起来,随即冲她道:“你今天累了好好睡一觉。学校那边我会替你请假,别担心。”

    赵乔安两只手紧紧地攥着被子,只露出一颗大大的脑袋,脸上满是纠结的表情。

    她其实很想告诉对方,她不累也不困,一点儿也不想睡觉。她其实还挺期待和他有进一步的……举动的。

    可惜脸皮还是太薄,毕竟恢复了全部的记忆,不再是从前那个失心疯的赵乔安。她爱许斯年却也知道两人不过才几个月的感情,似乎还没进展到要做那样的事情。

    可不知为什么,睡在他的床上感受着他的气息,赵乔安就心痒难耐,恨不得化身为女流氓,直接将许斯年扑倒。

    怎么回事儿,不是说女人三十才如狼似虎吗?怎么她年纪轻轻就犯了这个毛病。

    还是得怪许斯年长得太帅,害她一时被迷昏了眼。

    赵乔安这么想着,便愈发紧盯着对方的眉眼不放。看他靠在床头手指在平板上来回点击,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都帅得令她想喷鼻血。

    看着看着赵乔安便起了困意,昨晚没睡好的后遗症来得猛烈,她撑了又撑最后还是眼皮子一合,沉沉地睡了过去。

    许斯年在旁边忙着工作,一扭头才发现赵乔安已是呼吸平稳睡得十分香甜,不由搁下平板望着她的睡颜出神。

    难怪他当初会在那么多备选联姻对象里选中她,实在是因为她长得过于出色。

    羊城小公主的名号不是白得的,眼前的赵乔安当真美得和公主一般,是只最漂亮最骄傲的小猫咪。

    许斯年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找这样一位太太,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听女人撒娇上瘾。

    此一时彼一时,原来爱上一个人就是这样的感觉。可以改变所有从前定下的规矩和原则,变得毫无底线,只要能和她在一起,他可以在所不惜。

    不过今天他暂时还不想当禽兽,赵乔安刚从急诊室出来,他可不希望她转眼又回到医院去。

    再等两天,等他这趟去澳洲出差回来,再好好满足她。

    女人的第一次总要受点罪,他甚至有点不忍心对赵乔安动粗。就她这娇嫩白皙的皮肤,到时候不知道会被折腾成什么样。

    还是太小了点,二十岁的太太明艳动人,但身子骨却纤弱得让他不忍心下手。

    想到这里许斯年起身去了浴室,很快里面响起了哗哗的水声,许久都没有停。

    赵乔安听着这水声睡得愈发安稳,一觉睡到了晚饭时间。

    那天的晚饭尤其丰盛,孙伯使出了看家本领,加上从酒店订来的各种菜品,满满当当摆了一桌。

    赵乔安被许斯年连哄带骗喂了两碗饭菜,撑得吃完后就瘫在沙发里动不了了。于是她又拉对方陪她看电视。

    打开电视找最新综艺的时候,才发现这电视的记录还停留在上一回他俩一起追剧时的日子。

    这些天来发生了很多时间,他们也没机会坐下来好好追剧看综艺,每天都活得忙忙乱乱。

    想起之前两人刚恋爱时的甜蜜,赵乔安就忍不住挽住了对方的胳膊:“以后我们经常这样好不好?如果我再忘了一些事情,你一定要提醒我。不,你现在就录下来,到时候放给我看。”

    许斯年指了指客厅天花板的某几个角落,告诉她:“实时监控一直有拍,我再加上升级一下系统,这次至少要存半年的容量,到时候不怕你翻你不认账。”

    赵乔安一听他说屋里的监控,立马假模假样地坐直了身子,还要和他保持几分距离。

    “万一孙伯或是兰姨有看监控的习惯。万一以后要调出监控查点什么,不好不好,还是注意点好。”

    许斯年哪里会由得她,一个用力将人搂进怀里,直接抱了个满怀。

    天气渐渐炎热,两人穿得都不多,抱在一起肌肤相贴,那种感觉有股说不出的情绪在蔓延。

    赵乔安只觉得嗓子干哑心跳加速,耳根子迅速泛起了红晕。同时心里又浮起了一丝期待,盼着今晚能跟许斯年发生点什么。

    虽然不是第一次恋爱,却是她第一次这么渴望和某个男人有亲密的举动。

    只可惜许斯年今天仿佛一个柳下惠,半点动手动脚的意思都没有。说好了看综艺就真的只是看综艺,从头到尾连吻都没吻她一下。

    到最后赵乔安实在撑不住又犯了困,挣扎着从他怀里起身时,他才拉着她给了她一记额吻。

    也就轻轻的一下,却吻得赵乔安意乱情迷。

    她刚想攀着他的脖颈回吻他,却听许斯年柔声道:“我明天出差去澳洲,几天就回来,你乖乖在家知道吗?”

    赵乔安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凉水,情绪瞬间就没了。

    这老男人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啊,要不怎么美人在怀一点反应都没有。难怪三十岁了还是老少年一枚,他是不是中看不中用啊?

    -

    赵乔安既然存了这个想法,就抓心挠肝难受得很。不能跟别人讲就只能找柴钰吐槽。

    那天在她家连同闺蜜阮欣,三个女人凑在一起大谈特谈赵乔安这大半年发生的惊险事迹。

    阮欣胆子小,听得满脸纠结:“安安,想不到你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一直以为你被许总照顾得很好,还以为你们是自然而然产生的感情,没想到……”

    “没想到这小丫头这么生猛,居然死缠滥打直接把人拿下。”

    赵乔安也被那时候的自己深深折服,但她更佩服的还是现在的自己。一次又一次肖想许斯年的身体,恨不得立马把他扑倒吃干抹净。

    当着好姐妹的面她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把自己想法说了出来。

    柴钰举双手赞成:“那就上啊安安,捡日不如撞日。今天就回去把许总给办了。”

    “可是他去澳洲了。”

    阮欣就问:“去几天啊,要不你追过去?”

    赵乔安白了她一眼:“你怎么也变得这么色,想看好戏是不是?”

    “好奇嘛,这种事情总是叫人……嘿嘿。”

    “嘿什么嘿,别想了,老男人没这方面的需求,活得跟个菩萨一样。”

    赵乔安一肚子的苦水,索性当闺蜜的面吐了个干干净净。阮欣听得不可思议:“不会吧,还有人能对着安安你没想法?我觉得那些男的只要你给他们一个眼神,全都能变成饿狼。安安你确定他不想吗?”

    “确定,且十分肯定。我昨晚都那样了他还无动于衷,你叫我怎么不多想。”

    一旁的柴钰安静了一会儿,悠悠地吐出一句:“既然如此,就索性硬来吧。”

    赵乔安……

    大姐,会不会太狠了点?

    -

    赵乔安嘴上说着不太好,实际行动一点儿没落下。趁着许斯年去澳洲的那几天,天天在网上浏览各种性/感内衣广告,还下单订了好几套。

    搞得兰姨连上家里的wifi打开某橙色软件时,跳出来的全是相关搜索。气得她大骂孙伯这个家伙老不正经。

    背了黑锅的孙伯十分不岔,气得跟许斯年告状说兰姨抹黑他。

    许斯年在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告诉他:“不用管,等我回来就好。”

    看来家里的某个小姑娘是按捺不住了,就算他不出手她也得出手了。这样也好,两情相悦最是圆满,即便有小小的不适也很快就会过去。

    一想到赵乔安漂亮迷人的脸孔,许斯年就有了立马坐飞机回国的冲动。

    第二天许斯年提前忙完的工作,连晚上的庆功宴都推了没参加,赶早上的飞机便飞回了羊城。

    路上十多个小时的行程,他没让庄诚告诉家里,为的就是给赵乔安一个惊喜。

    一路风尘仆仆飞机加汽车,回到西山公馆的时候已近十点。

    这个时间赵乔安应该还没有睡,许斯年下了车后直接搭电梯上三楼,连行李都没拿径直便打开了自己的套间的大门。

    赵乔安这两天已陆续把自己房里的东西搬来了主卧,晚上也睡在了这里,这会儿她自然也在房里。不过不像许斯年猜的那样抱着个平板在追剧,也不是在跟朋友聊天,出乎他意料的是,赵乔安在衣帽间里忙活得起劲。

    赵乔安在拆包裹。

    她订的情趣内衣陆续取货,这会儿正忙着一件件拆开来试穿。因为太忙所以根本没听见许斯年开门进来的声音。

    一直到对方打开衣帽间的门,在镜子前露出他的身形时,赵乔安才愣在当场。

    当时她的身上正套了一件薄纱款的吊带短裙,那裙子短得几乎什么也遮不住。于是她的身体便这么毫无保留地落入了许斯年的眼中。

    两人皆是一愣,一时间衣帽间里安静得落针可闻,只剩两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

    许斯年虽然没有说话,脚下步子却没有停,一面扯着自己脖颈间的领带,一面就朝赵乔安走来。

    赵乔安也没躲,过分的震惊让她动弹不得,像个漂亮的瓷娃娃般站在镜子前,眼睁睁看着男人向自己慢慢靠近,最后双手环住了她的纤腰,整个人贴了上来。

    屋里的气氛瞬间升温,一切都尽在不言中。谁也没提那个事情,却谁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赵乔安闭了闭眼,突然庆幸听了柴钰的话。只是多少还是有点害怕,于是在许斯年将她抱起来的时候,环住他的脖颈小声道:“你……能不能轻一点?”

    “好。”

    “说话算话。”

    “好,要不要拉勾?”

    赵乔安看他两手不得空的样子,想了想摇了摇头。然后她把脑袋埋进了许斯年的肩窝里,不再去想其他。

    那一刻她打定主意,今晚不管对方要做什么,她都不会拒绝。也不管会不会不舒服,她都要成为他的女人。

    只因他是她最爱的男人。

    夜色如画,微风旖旎。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接下来会发番外。连载文《外室撩人》很肥啦,求收养。

    下本现言开《难忍(火葬场)》,古言开《春心撩人(外室)》,感兴趣的小仙女去我专栏看文案哦,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