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联姻对象HE了 > 正文 40、尴尬
    赵乔安费了老鼻子劲儿才把那两大袋东西拿回家。

    她是实在没办法了, 家里什么都没有,冰箱里除了矿泉水连个鸡蛋都没有,更别说面包水果之类的。

    这么个小小的两居室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再贴切不过。

    更叫赵乔安感到心慌的是, 她去超市买了点东西, 付款的时候震惊地发现自己微信和支付宝里的余额都只剩几百块。

    这一吓非同小可, 她一进家门扔下东西就急匆匆上网查账。

    她明明记得离开赵家的时候各种账户里的钱加起来得有个几十万,怎么现在所有的加起来居然不超过五千块。

    五千块够干什么?从前的她连吃顿饭都不够。而她现在所有的家当只有五千块。

    赵乔安快气哭了。

    赵家不会这么赶尽杀绝, 连这仅有的几十万也给收回去吧?这是以她自己名义开的账户,赵家也没这么大权力啊。

    赵乔安不死心, 拿着手机仔细对着花出去的每一笔账,然后神奇地发现这钱不是赵家拿回去的, 居然全是她自己花出去的。

    可她花了钱怎么没见着东西呢?好歹几十万,扔到水里还能听个响儿, 怎么家里一点新添东西的意思都没有。

    赵乔安翻遍了所有的柜子和抽屉都没有找到值钱东西,于是忍不住照着明细上的店家一家家打电话去问。

    店员对她的名字都有印象, 一口一个赵小姐叫得亲热。

    “是,您上次订的领带已经拿走了, 您还有什么看中的?我可以替您留下。”

    “那套皮带已经从欧洲空运过来了,明天应该能到,您要来拿吗?”

    “您在我们这儿订的男士皮鞋因为要纯手工制作, 工期目前还在赶,您急着要吗, 要不我想办法给你调一双现货过来?”

    ……

    赵乔安一连打了近十个电话, 然后彻底疯了。

    她到底是被天上哪道雷劈了,居然拿仅有的几十万全都买了各种奢侈品,并且还都是男士用品。

    她这是要讨好谁,需要下这么大的血本!

    赵乔安躺在沙发上出了半天神儿, 好容易把魂儿给叫回来。然后她给柴钰打了个电话。

    一定有什么是她忘记了的,说不定柴钰会知道。她这些天过得太奇怪了,简直就跟中邪了一样。

    所有的种种都在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而她居然想不起来了。

    柴钰并不知道她被绑/架的事情,一接到她的电话还挺高兴,张嘴就问:“哟,我们的准新娘不是正忙着给准新郎买礼物吗,怎么今天有空给我打电话啊?”

    赵乔安一听就觉得不对,这话的意思像是在说她失心疯的时候倾家荡产讨好的对象是她那个毫无感情的联姻对象许斯年?

    吃错药了吗?她干嘛要讨好他啊?

    电话那头柴钰还在滔滔不绝地自夸,夸自己想了个好主意,还趁机敲赵乔安竹杠。

    赵乔安却没空跟她打哈哈,她强压着满腹的震惊,小心翼翼问道:“我这段时间,是不是发生了点什么?”

    “你是指什么,你跟赵家的事?”

    “不是,后来呢,我不是被绑/架了吗?”

    “那都多久前的事儿了,好几个月了姐姐。你跟你家许总这段时间过得□□爱,所以没察觉到日子流水般地过去了吗?”

    赵乔安瞬间抓住了重点:“恩爱?我跟许斯年?”

    “对啊,不是吗?你们都快要结婚了啊。”

    “我知道,订婚这事儿我记得,可我们两个好像没你说得那般恩爱吧。”

    “怎么没有,姐姐发什么烧,你是忘了你天天年年长年年短地叫人家了吗?你整天觊觎他的身体,恨不得将他扑倒吃干抹净,你还说他准备向你求婚了,你很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我让你找点事情做,替婚礼也出一份力。这些才过去几天啊,你就全忘了?”

    赵乔安感觉像是有大锤子正在锤她脑袋,柴钰每说一句她的脑袋就被重重地砸一下,差点儿将她整个人砸懵。

    要不是认得那是柴钰的声音,她绝逼相信这是有人故意恶作剧开自己玩笑。

    快别逗了,她跟许斯年也就比陌生人稍微熟那么一丁点儿,她怎么可能叫人那样的小名,恶不恶心。

    还说她觊觎他的身体?呸,她连他身体长什么样都没见过。

    至于许斯年也不会向她求婚,婚都订了还有什么可求的,又不是自由恋爱爱得要生要死的,婚礼就是一个过场,而他俩就是这场豪华盛宴的工具人罢了。

    柴钰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电话那头的柴钰说了一通却没得到赵乔安半句回复,心里突然起了点不好的心思。这下轮到她小心翼翼向对方打探了:“安安,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不是,我觉得我是忘了点什么,我今天被人绑/架了。”

    柴钰尖叫一声,赵乔安赶紧安抚她:“已经没事了,我现在在自己家。”

    “那你在哪个家?”

    “当然是锦和花园的家,还能是哪个。”

    柴钰心里的不安愈发大了:“那安安,你觉得你忘记了什么?”

    “就是我第一次被绑/架伤了脑袋后发生的事情,我有点记不起来了。为什么我家里什么都没有,像是很久没人住的样子。为什么许斯年对我的态度怪怪的。”

    “他是不是特别关心你照顾你,是不是特别紧张你?”

    赵乔安意外柴钰猜得这么准:“你怎么知道?”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早跟你说了他都准备跟你求婚了。你自己想想你们要真是商业联姻,他怎么可能费这个功夫。”

    “那我们是什么关系?”

    “当然是同居关系。搞不好床单都滚了好多回了,你肚子里都有他的种了。你现在才来跟我说想不起来了,是不是太迟了姐姐?人家许总的便宜早让你占光了。”

    赵乔安内心尖叫一声,差点把手机扔掉。

    不可能她没有绝对不会!

    她在心里一个劲儿地否认三连,坚决不相信柴钰说的每一个字。她占许斯年便宜,她把许斯年睡了?这怎么可能,她有那么自虐吗,跟个不爱的男人睡觉。

    “谁说你不爱他的,你明明就爱惨他了,一开始天天伤神为什么许总不再像从前那样爱你。后来又整天在我面前洒狗粮,我告诉你我吃够了,以后都不要再跟我说你俩之间的甜蜜了,我听了会嫉妒会想打人,会忍不住学你上大马路上随便找个大帅逼抱着就要求他带自己回家!”

    赵乔安欲哭无泪,弱弱地说了句:“你能不能别再说了。”

    “你跟我大撒你和许总的狗粮时,我也跟你说过同样的话。你理我了吗,你没有,你就知道在我心头捅刀子。果然恋爱都是酸臭的。”

    赵乔安彻底凌乱,瘫坐在沙发里陷入了绝望之中。

    早知道就不打这个电话了,那样好歹还能自欺欺人。

    难怪她房里什么都没有,原来她这些天都住在许斯年家里。还没领证就已经登堂入室,很可以啊赵乔安。

    许总怎么没怀疑你是没了赵家这个靠山所以巴着他骗吃骗喝呢?

    赵乔安狠狠拍了自己一巴掌,想让自己清醒几分。

    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她慢吞吞地从沙发里起身挪到门边,通过对答机看清了门口站着的人。

    是许斯年,还是白天的那身装束,他这是去而复返还是根本就没走?

    赵乔安犹豫要不要给他开门,门外的许斯年却有点没了耐心。他抬手敲门,冲她道:“赵乔安开门,是我。”

    总算不再叫她“安安”了,赵得安心里安定了几分,想着还是把他放进来先。

    就算有什么误会,说开了也比一直捂着要好。

    虽然她觉得这个误会实在有点大,大到她好像根本也解释不清楚。

    花痴病这种间隙性精神类疾病,她以前从来没有犯过,他们家也没有这样的家族史啊?而且许斯年会信她这个理由吗?应该会狠狠嘲笑她吧。

    赵乔安不敢去想自己前一段时间到底有多粘人多烦人,红着脸慢慢拉开了门。刚开了不到一半许斯年已一把将门推开,紧接着便伸手搂住了她的腰。

    赵乔安还真有点站不住了,一方面是头疼,另一方面是心虚,而且她很久没吃东西,还有点低血糖。

    许斯年的手臂很有力,胸膛也暖暖的,赵乔安被他抱着并不觉得难受也不像刚醒来时那么排斥。

    他衣服上有好闻的气味,这味道熟悉得有点上头。

    所以真的像柴钰说的那样,她跟许斯年已经好了几个月,已经有了最最亲密的举动,所以哪怕什么都想不起来,这味道却依旧记得。

    许斯年发现怀里的人并不抗拒,一颗紧张的心顿时放下了几分。

    上来前他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可一见到赵乔安还是会忍不住紧张。害怕她又回到从前冷漠的样子,说着两人各过各的甚至各自出轨也不必在意的话。

    一想到赵乔安可能会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就嫉妒得想杀人。

    这是她先挑起的战争,在他内心毫无波澜的时候往他的心湖投下了一枚石子,挑逗他纠缠他,取悦他讨好他,让他一步步沦陷再也无法自拔。

    而现在她说抽身就要抽身,这怎么可能。许斯年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哪怕做一个卑劣的小人,他也要把赵乔安留在身边。

    什么申皓宇什么路嘉楠,都别想靠近赵乔安一分。这个年少时捡到他皮夹子还误会他是个登徒子的少女,就是他这一辈子想要守护的人。

    他轻轻抚着赵乔安的头顶,克制着吻她的冲动。

    分开的这大半天里,他经历了人生巨大的起起伏伏。从得知赵乔安被绑/架后的心悸,到找到她时的狂喜。再到后来看她被人伤成那样的愤怒与不舍,然后便是现在有可能失去她的恐惧。

    除了年少时的母亲,再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如此情绪波动无法克制。

    许斯年忍了又忍还是没能忍不住,伸手直接将赵乔安打横抱起,朝着房间走了过去。

    -

    赵乔安被他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本能地尖叫起来。手也不受控制地胡乱挥着,结果一不小心扇到了对方脸上,“啪”地一声响,屋里瞬间安静。

    赵乔安吓坏了,抬手就去捂脸,脑海里闪过无数残暴虐待的片段。许斯年举枪想要杀赵子健的画面清晰地浮现在眼前,赵乔安觉得自己可能下场也不会好在哪里去。

    凭他的武力值不必用枪,一拳头就能把她打个半死。

    赵乔安很怕疼更怕死,当下只觉得末日来临死到临头。她不敢把手从脸上挪开,只透过指缝小心翼翼探看许斯年的表情,刚看了一眼就被他深沉的眼神吓一跳,赶紧又捂住脸。

    许斯年默默地看着她一番表演,只觉得好气又好笑。

    挨了一巴掌自然不开心,但他不愉快的点并非赵乔安打他,而是因为对方对他的疏离。

    从前他有多爱这种冷淡与陌生,现在就有多讨厌。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半天,直到赵乔安忍不住挪开手小声开口道:“你……能不能把我放下来?”

    许斯年看她一眼没说话,重新往房里走去。赵乔安紧张极了,但这次终于能忍着没动手,只紧紧揪着对方的胸口的衬衣,直到他将她轻轻放在床上。

    “我去做饭,你等一会儿。”

    说完许斯年转身离去。赵乔安看着他的背影长出一口气,心情有点复杂。

    原来是她想岔了,还当他兽性大发想要行不轨之事,没想到只是抱她回房让她休息而已。

    赵乔安对自己的小人行径内疚了几分,转身又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许斯年才好,原本以为两人是熟悉的陌生人,结果听了柴钰的话后赵乔安现在又羞又臊。

    她都跟人这个那个了,这会儿装不熟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可要她毫无芥蒂地和他亲亲抱抱举高高她又实在做不到。

    从前的赵乔安大概是被人魂穿了,现在她的灵魂回来了,她没办法认下那些荒唐的事情。那种感觉就像她穿越到了别人的身体,霸占别人的丈夫。

    她做不到啊。

    赵乔安把自己闷了许久,偶尔能听到透过门板传来的动静声。

    那应该是许斯年在做饭,他怎么还不走?其实可以不必管她的。

    赵乔安在房里纠结的时候,许斯年也在厨房里生闷气。这气来得莫名却怎么也压不下去。

    偏偏始作俑者对此一无所知,他也不能拿赵乔安怎么样。

    就算可以他也舍不得。

    看到她伤成这样,许斯年连一点脾气都不忍心对她发,包括那一巴掌。

    他忍着心头的不爽将赵乔安买来的那些速冻产品做成晚饭,然后去敲赵乔安的房门。敲了两下后房里有了动静,过了片刻门口传来动静,只见赵乔安磨磨蹭蹭不情不愿地打开门,怯生生地望着他。

    许斯年那股想要抱她的冲动又涌上心头,他用力攥了攥手心,尽量平和地冲对方道:“来吃东西吧。”

    赵乔安跟着他进了餐厅,先喝了半杯他热好的牛奶,然后捡着桌上自己喜欢的东西吃了几口。

    说不上东西好吃或是难吃,速冻产品她从前是碰都不会碰的,但今天她吃不出味道来主要还是跟心情有关。

    有那么尊大佛陪在身边吃饭,叫她如何大快朵颐。

    算是给许斯年面子,赵乔安每一样都尝了两口。很快她放下筷子小声道:“我吃饱了。”

    许斯年也没逼她多吃点,只让她回房休息,自己则起身开始收拾碗筷。

    赵乔安实在不知道该跟对方说什么,于是听话地回房休息去了。今天这一天把她累得够呛,眼看已快十二点她也实在撑不住,刚爬上床没多久便卷着被子睡了过去。

    这一睡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醒来的时候赵乔安看了眼手机已过十点。上面有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她很陌生的名字。其中那个叫卢雪的女生还给她发了微信。

    【安安你今天是有事儿不能来上课吗,要我帮你请假吗?】

    赵乔安看得一头雾水。这姑娘打哪儿来的,为什么要让她去上课?她不是退学很久了吗?

    当年先是被父亲逼着跟申皓宇分手,后来又碰上母亲去世这样的大事。赵乔安那时候状态很差,于是就从大学退学了。

    她爸也没说什么,只要她心情愉快她干什么她爸都没意见。

    后来她爸见她整天无所事事,便安排了那场相亲,快速地给她订了婚。

    所以现在她这又是上的哪门子的学?

    赵乔安不解地翻着自己的手机微信,越看越心惊。

    她跟卢雪的对话很多,大多都是跟学样上课吃饭玩乐有关。除了跟卢雪外,聊天页面里也有别的她不认识的女生的对话框,看谈话内容似乎都是她的同学。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她毫无印象的微信群,点进去一看果然也跟大学有关。应该是她们班的班级女生群,但群主却是庄诚。

    再翻自己的朋友圈,那里也满满的都是校园生活的记录。有她吐槽学校食堂饭菜难吃的,也有偷拍隔壁系帅哥辅导员的,还有她校运会上英姿飒爽的身影。

    她居然得了女子一千米长跑的冠军,这太不可思议了。她从前可是个八百米体测都要死要活的渣渣啊。

    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多少惊心动魄的事情,赵乔安突然很想全都记起来。

    她翻遍了朋友圈找寻这几个月来的痕迹,直到翻到生日宴那天发的那些照片才停手。

    那就像一条分水岭,之前与之后是截然不同的生活。

    从豪门千金大小姐到大学校花人气王,她的转换毫无压力堪称完美。

    赵乔安对自己的适应能力相当满意,一点儿也不排斥自己的学生身份,甚至还给卢雪回了条信息麻烦她帮自己请假。

    刚发完消息就听有人在敲房门,赵乔安一愣下床去开门,就见许斯年站在门口冲她道:“吃饭了。”

    他穿的还是昨天的那身衣服,这是不是意味着他昨晚没走,一直留在了她家?

    赵乔安被这个想法吓一跳,开口都结巴了:“你、你你,你怎么在我家?”

    “我没走。”

    “那你昨晚睡哪了?”

    赵乔安下意识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床,那凌乱的双人床上看不出是否有两人睡过的痕迹,她的脸色有些难看。

    许斯年看出了她的心思,淡淡道:“睡的沙发,不用担心。”

    赵乔安长出一口气,一抬头发现对方脸色有些难看,于是挤出一个客套的笑来:“我们家的沙发有点小,你睡得很不舒服吧。其实你不用管我,我自己能行的。”

    话音刚落左脚不小心扭了一下,被身边的许斯年一把扶住。

    对方似笑非笑看她:“还是管一下比较好。”

    赵乔安尴尬地笑笑,借着这个话题小心翼翼试探道:“所以我前一阵子是不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还可以。”

    相比于现在的疏远,许斯年更盼着她能像从前一个整天粘着自己。

    “不好意思啊,我那会儿可能受了点刺激,精神不太正常。”

    “不会,你很正常。”

    这话听着像在骂人,赵乔安小嘴嘟了嘟,决定大人有大量不跟他计较。

    毕竟他的胳膊比她小腿都粗,打起来她好像没什么胜算。

    两人便安静地坐着吃了会儿早饭,直到卢雪收到微信后又回复了一条过来,赵乔安才记起这个事儿来。

    她问许斯年:“我现在是不是还在念大学?”

    “是,你是Z大生物系的学生。”

    “生物系?”

    赵乔安一口粥差点喷出来,她刚才没仔细看,只知道自己在念大学,但绝想不到自己念的竟是这么不接地气的专业。

    念什么生物系,她也不是这块料,念个化妆护肤服装设计之类的还比较适合她。

    “我怎么会挑这么个系?”

    “我帮你选的。”

    赵乔安……

    什么仇什么怨,不是表现得挺喜欢她的吗?所以爱是会消失的对吗?

    许斯年看她敢怒不敢言一个人在旁边碎碎念的样子有点可爱,替她夹了个煎饺到碗里,又道:“看你喜欢研究蝌蚪,所以做主替你报了这个专业。”

    赵乔安心头一凛,总有种不详的预感。她现在的脑子不太好使,很多东西记不住也记不清。听许斯年的意思,她是不经意间得罪过他了?

    “我、我什么时候说喜欢研究蝌蚪了?”

    “你生日那天,在我的船上跟你朋友说,三十岁的老男人小蝌蚪都游不动了。”

    果然。

    赵乔安好想给自己一拳昏过去算了,继续跟老男人待在一起,她不知道还有多少尴尬会发生。

    因为无法解释,赵乔安便索性不解释,默默低头继续喝粥。

    好在许斯年给面子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图,待她把东西吃完便又要起身收拾碗筷。

    赵乔安有点急了,伸手拦住他:“放着我来吧,我毕竟是我家。”

    “所以呢?”

    “这是我的碗,理应我洗的。”

    赵乔安夺下他手中的碗筷往厨房走,背对着对方让自己不太尴尬,然后下了逐客令:“你还是回去吧,我这里太小又太空,什么都没有,实在不合适你待着。”

    “确实什么都没有,你的东西都在我那里。”

    赵乔安脚步一顿,总觉得面前有座大山,十分不情愿却也不得不翻过去。

    考虑片刻后她忍不住回头问道:“所以我们是同居了是吗?”

    许斯年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赵乔安很想问他们进展到哪一步了,又觉得这话问了也是多余,于是咽下后换了个话题:“那我能去把东西拿回来吗?”

    这话一出空气里又是一阵尴尬到死的气氛。赵乔安知道自己很煞风景,却还是忍不住又添了一句:“那些都是女士用品,你应该也用不到吧。”

    许斯年一年四平八稳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不悦,上下打量赵乔安几眼,随即将脸撇开。

    “随你。”

    他沉声说完这话转身开门离开,砰地一声将门合上。那声音吓了赵乔安一跳。

    她果然没看错,这位爷就是脾气大。

    -

    赵乔安在厨房里洗了会儿碗,才想起来自己忘了问许斯年他家住哪儿。

    他走得匆忙两人也没约定上门拿东西的时间,她一个人贸然前往似乎也不太礼貌,思来想去赵乔安还是给对方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许斯年的声音听上去冷冷的,一听就是在生气。

    赵乔安明知自己在惹火,还是硬着头皮问了他家里的地址,还自认聪明地加了一句:“你没空不用招呼我,我自己过去拿就行,你家除了你有没有别人在,让他们帮我开个门就行。”

    其实也不用开门,许家那样的大户人家必定有什么指纹声纹锁什么的,她既然在那房子里住了这么久,想必这种开锁信息都已录入。

    她觉得自己悄悄去更好,默默地收拾东西走人,以后就少见面为妙。至于两人的婚事,许斯年要是不高兴的话取消也是可以的。

    她不介意跟个没感情的男人形婚,但她介意和个没感情的人搂搂抱抱OOXX过后,还要装作无事发生般继续住在一起。

    太尴尬了,光想想她都能用脚抠出个三室一厅来。

    没想到许斯年却不同意:“我不在家你别过来,等我哪天有空了你再过来。”

    “那我没衣服穿了呀。”

    “我让人先给你送点。”

    好吧,赵乔安无奈同意。这人什么毛病,就非要盯着她收拾东西才痛快?是怕她手脚不干净偷他值钱东西?

    呸,她就算现在穷得只剩五千块,也绝不会拿不属于自己的一分一毫。

    亏她失心疯的时候还把所有的家当拿去给他买礼物,根本就是人间不值得。

    赵乔安想到自己胡乱花出去的几十万十分心疼,也愈发坚定了回许家拿东西的决心。就算买了也可以拿回来,如果能退就退回给店里,不能退也可以卖了。

    总之能挽回多少是多少吧,现在的她就是个一个彻彻底底的穷人。

    -

    因为请了假,赵乔安就在自己家里窝了一天,靠着那些速冻食品打发时间。

    到了晚间时分许斯年说到做到,还真让人给她送了东西过来。

    只是不是她想象中的自己的衣服和日用品,而是奢侈品店员送货上门,搬了大大小小的箱子进屋,将她那本就不大的两居室塞了个满满当当。

    赵乔安粗略看了下,发现许斯年大概是把某家店全给她搬了过来。从女装到鞋类,从首饰到箱包,还有各种杯碗盆碟,随便哪一样都价值不菲。

    除了这些他还搬空了一家超市,各种生鲜蔬菜水果,还有饼干饮料巧克力,赵乔安目瞪口呆之余也有点小小的感动。

    这样一来她就不怕会饿死了,至少现在不会。

    光这些食物就够她吃一两个月的了。要不是冰箱不够大,感觉许斯年真会把超市的冷冻区全给她搬来。

    有钱真好。

    赵乔安小小地怀念了一下自己从前的奢侈生活,待那些人走后便兴奋地开始拆各种包装。

    都是她最喜欢的品牌,尤其是某家的包包,她从前就很爱买。结果从赵家离开的时候她只拿了随身用的那一个,剩下的全都锁进了衣帽间。

    也不知道现在这些包怎么样了,她的小可爱们家人们,有没有好好地待在原地。还是被赵美玉或是叶菁全都瓜分了?

    一想到这里,赵乔安就忍不住心痛。

    好在她还有这些,赵乔安快速将所有的盒子拆开,随即就兴奋地在房间里对着镜子摆弄起造型来。

    说好的再穷也不会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鬼话很快就被她抛在了脑后。

    人间还是值得的。

    -

    赵乔安第二天就回了学校上课。卢雪见到她一如往常般亲热,赵乔安起初有点小尴尬,但女孩子间相处久了气氛自然就好了。

    不到半天功夫她跟班里的女生们又恢复到了先前的状态。

    没有人知道她又一次遭遇了绑架,也没有人知道她恢复了一部分记忆却又忘了另一部分。

    早上上完课她照例和卢雪一起去吃午饭,毫无意外食堂的饭菜看起来就跟她朋友圈吐槽的一样,色香味哪一样都不沾边。

    但有一件事情却叫赵乔安十分意外。

    点完餐刷饭卡结账的时候,赵乔安无意中看到了那上面显示的余额,吓得脸色一变。

    卢雪也注意到了这个数字,当场惊叫出声。

    “安安你的余额居然有五万多,你怎么充这么多钱。你准备要在我们食堂吃到退休吗?”

    赵乔安下意识否认:“我没有,是不是系统搞错了?”

    卢雪一听就笑了:“那是不可能的,就凭咱们学校的抠门劲儿,饭卡里少钱是很有可能的,多给是绝不可能的。再说怎么可能多给五万,学校领导疯了吗?”

    说完她灵机一动,又道,“别是你叔叔给你充的吧。”

    “叔叔?”

    “对啊,就是你男朋友,寰宇集团的许总,上回赞助咱们校运会来着。肯定是了,大概就是那时候给你充的钱吧。”

    赵乔安不知道这钱是什么时候充的,但听卢雪的分析觉得给她充钱的人八/九不离十就是许斯年。

    这人怎么回事儿,干嘛对她这么好,是想让她愧疚至死吗?

    旁边卢雪还在那里叨叨:“我要有这么个男朋友该多好。安安我真是羡慕死你了,你俩这根本就是神仙情侣啊。”

    赵乔安:“所以我们感情很好?”

    “那当然。许总为了你赞助校运会,你还跟他在食堂边的小树林里激吻。你都忘了?”

    说着卢雪指了指不远处的小树林,一副要拉赵乔安去故地重游的架势。吓得赵乔安赶紧挣脱她的手,说什么也不肯去。

    开什么玩笑,跟人在学校激吻被人看到已经够尴尬,居然还要让她去“案发现场”。

    疯了,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

    -

    那天放学的时候,赵乔安又碰上件让她意外的事情。

    许斯年家的司机刘师傅开着车来接她放学。除了她本人之外,刘师傅和她身边的同学都对这个事情见怪不怪。

    还有人在旁边打趣:“今天怎么不是许总亲自来接,我好想吃狗粮啊。”

    “狗粮吃多了晚饭就吃不下了,许总这是体贴我们减肥女孩呢。”

    赵乔安……

    为什么会有一种全世界都在祝福她只有她自己拼命想要逃跑的错觉呢。

    她不想上刘师傅的车:“我自己回去就行,我会搭地铁。”

    刘师傅应该是被许斯年提醒过,回答得滴水不漏:“许总说目前情况未明,您还是多加小心为妙。上次绑架您的那些人虽然都被抓了进去,但马头帮还有一些零星的人没有归案,赵家可能也不会善罢甘休。”

    赵乔安一听自己会有生命危险,怂得赶紧钻进了刘师傅的车里。

    后者替她关好车门走回驾驶座,嘴角不自觉地浮起一丝笑意。

    许总真厉害,随便教了他一招就搞定了赵小姐。可赵小姐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搬出了西山公馆,小两口吵架了?

    他就想劝赵乔安几句。这两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要是散了那就太可惜了。

    可没等他开口劝说,赵乔安倒先问了他一个问题:“刘师傅,你能送我去西山公馆吗?”

    刘师傅心里大惊,对许总愈加佩服。他怎么猜到赵小姐会提这个问题的?

    于是他照着许斯年跟她说的回道:“这个我做不了主,您最好先问问许总,看他在不在家。”

    赵乔安想要偷偷上门的计划失败了,无奈只能给许斯年打电话。

    对方过了片刻才接电话,接起来依旧是昨天那种冷淡的声音。

    就这么不咸不淡一点不热情的态度,赵乔安实在很难想象自己饭卡里的五万块是他帮着充的。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许斯年今天在不在家。

    让她遗憾的是,老男人今天有应酬有饭局,很晚都不会回家。

    “那明天呢,明天你会按时回家吗?”

    “明天也有事。”

    “后天呢?”赵乔安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耗尽了。

    结果……

    “后天我去美国出差,有一星期不在家。”

    赵乔安立马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都气不起来了。

    算了,不跟他计较,晚两天就晚两天。反正她现在不愁吃喝,先就这么过吧。

    -

    另一边许斯年挂了电话,脸上的情绪晦暗难明。

    庄诚站在一旁诚惶诚恐,总觉得这几天的日子特别难捱。

    许总这两天奇怪得很,比如今天明明把应酬全都推了,公司里也没有会议要开,他却主动留下来加班。

    他已经很久没有加班了,之前都是尽量按时下班回家去陪赵小姐。今天这是怎么了?

    关键是许总的心思根本不在工作上,面前摊开的计划书一直停留在第一页,而他根本也没看。

    还有他刚才是接了赵小姐的电话吧,为什么语气这么平静,完全不像前些日子那样,说着最普通的话却撒着最凶的狗粮。

    更叫庄诚不解的是,他翻遍了平板查看许斯年的工作计划,也没有查到后天要飞美国的事宜。

    但这事儿跟工作有关庄诚不敢大意,只能硬着头皮问:“许总,后天去美国是临时决定的吗?”

    “不是。”

    “那是我疏忽了,没有将这项工作记录下来。”

    庄诚立马准备在备忘录上修改,却听许斯年淡淡道:“没有美国,不需要出差,你不必管。”

    庄诚愈加摸不着头脑了,他只能选择闭嘴不言。办公室里陷入了短暂的安静之中,过了一会儿就听许斯年问他:“上次让你给赵子健找的那个神外专家怎么样?”

    “您是说美国请来的那一位?已经给赵总看过病了,赵总最近的情况有所好转,新治疗方案起了效果,看起来苏醒有望。您是需要他继续参与赵总的治疗吗?”

    “不,安排个时间,让他见一见赵乔安。”

    “赵小姐?赵小姐脑部受伤了吗,上次绑架后做了检查,不是说没事吗?”

    “有点小问题,她忘记了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

    庄诚问完就后悔了,看许斯年的表情也知道这事儿跟他有关。

    果然后者转了下手中的笔,皱眉不悦道:“她把我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