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联姻对象HE了 > 正文 38、恢复记忆
    赵乔安做了一个梦, 一个让她十分恶心的梦。

    梦里她又回到了千禧年号上,那是她二十岁的生日宴会。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她被一个电话叫走,去了某个包厢。

    包厢里几个男人正在喝酒, 其中就包括她的前男友小明星申皓宇。

    他借着喝醉的机会向自己倾诉衷肠, 而她则替他付清了酒钱。那是她欠申皓宇的最后一笔钱, 原本想着就此互不相干,没成想她在包里翻出了一张房卡。

    那是申皓宇借着酒醉悄悄塞进她包里的东西, 意味不言自明。

    赵乔安在梦里就被恶心到了。她不过就是想还一个欠下的人情而已,却不料被对方误会成旧情未了, 还天真地以为她会上钩和他不清不楚。

    呵男人,永远这么自信。

    赵乔安二话不说就把房卡送到了前台, 然后画面一转她又回到了赵家。

    那时候她父亲已经出事,而她则被奶奶和叔叔一起赶出了赵家, 但这并不是那一晚的重点。

    重点是她在被扫地出门前见到了叶菁的母亲。那个据说和她父亲有一腿并且生下了叶菁的女人,和她曾见过的所谓申皓宇的母亲一模一样。

    到那会儿赵乔安才明白, 原来申皓宇和叶菁早就好上了,甚至还早于她和申皓宇在一起的时间。所以她很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小三, 并且傻呼呼地替叶菁的母亲掏了医药费。

    这些年来她一直心怀愧疚,就是觉得申皓宇母亲的去世和她有几分关系。所以她总想把当年没给的那笔手术费用还给对方。

    她自欺欺人地认为只要把钱还了,她的内疚也就可以散了。从此她就可以毫无负担地继续自己的生活。

    没成想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骗局。

    申皓宇这个王八蛋对她骗财又骗色, 赵乔安恨不得手上有把枪直接崩了他。

    或许是梦里的情绪影响到了大脑,很快梦境又换了个场景。她重新回到了千禧年号上, 只是这一次梦里不再有申皓宇, 而是变成了那个男人。

    潘树生衣衫不整苦苦哀求她救命,房间里还有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从潘树生说的话中赵乔安猜测那女人应该是许斯年的人,姓潘的好死不死睡了他的女人,于是惹来了杀生之祸。

    哪怕是在梦里, 赵乔安看着许斯年手里拿着的那把枪,都觉得后背发凉头皮发麻。

    许家有许多传闻,尤其是关于许老爷子。他的发家史是一个谜,有传言解放前他在南洋一带靠非法的手段起家,那些势力影响深远,到现在哪怕寰宇已是一家再清白不过的集团公司,关于许家的流言却依旧不断。

    赵乔安同意与许斯年订婚也是考虑了许久,在她父亲再三保证许家绝不会动她一根手指头的情况下她才勉强点头。

    订婚后这男人一走就是一年,倒叫赵乔安松了口气。可她没想到这人回国后与她见的第一面,就是这么血腥与暴力。

    赵乔安几乎是被这个梦给吓醒的,醒来的时候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是呆坐在黑暗中由着冷汗顺着脸颊流下。

    屋子里弥漫着潮湿腐朽的味道,一下子就让她想起被大兴帮那两人绑/架的情景。

    也是差不多的像仓库一样的地方,也是这样熟悉的味道。

    什么情况,她这是又被绑架了吗?

    赵乔安想要回忆之前发生了什么,可一想事情就头疼不已。她试图想要挣脱手上的绳索,太过用力不小心发出了响动,引来了旁人的注意。

    原本虚掩着的门立即被人打开,两个小弟模样的人簇拥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借着门外透进来的光,赵乔安一下子就认出了来人是谁。

    “二叔?”

    赵子健听到这声称呼就乐了:“还管我叫叔呢?没事儿,长这么漂亮的大侄女我也不介意多两个。不过要是不当侄女就更好了。”

    他说着走到赵乔安面前捏起她的脸,颇为赞赏地看了两眼,想要凑近亲她脸颊却被赵乔安一扭头躲了过去。

    赵子健很是不悦,抬手就扇了她一巴掌。

    “到现在还跟我狂呢。我告诉你赵乔安,你要是想活命就识趣点乖乖听话,否则我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赵乔安被他恶心得不行,让她跟他过她宁愿去死。

    但她现在不能吐他唾沫,只能换个法子警告他:“你就不怕我二婶撕了你的皮?”

    赵子健一听心肝一颤。他那个老婆长得丑没文化,但却有一股子不怕死的蛮劲儿。他要敢搞女人还是搞赵乔安,估计她真能把自己活剥了。

    这个赵乔安死到临头脑子还挺好使。

    不过再好使也就这样了,现在他是刀俎她是鱼肉,只有任他宰割的份儿。

    赵乔安却有些不解:“为什么非要解决我,我都滚蛋了这还不够吗?就为了许家的婚事,可就算没有我,这婚事也未必能落到赵美玉头上啊。”

    赵子健阴阴地笑了起来:“看你长得这么漂亮,叔叔就跟你说实话好了。什么许家我根本不在乎,我只要嘉安集团就够了。你爸最近情况不错说不定会醒,你说我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要是醒了还有我什么事儿?”

    “可就算我死了不还有叶菁,那是我爸的亲生女儿。”

    “我呸。”赵子健一脸不屑,“她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爸不知道她的存在?当年她妈那个不要脸的偷了你爸的精子造出来的孩子,你爸早就知道了。他给了那女人一笔钱让她滚得越远越好,不然你以为这么多年叶婉云为什么不带着孩子来找你爸?演苦情戏哪。”

    赵乔安当真没想到事情竟这么复杂。

    所以她不算鸠占鹊巢?不是因为她她爸才不要叶菁,而是他原本就不想要。她当了这么多年的赵家大小姐也不是抢了叶菁的东西,那是她爸心甘情愿给她的。只因为深爱她的母亲。

    这么痴情的男人,也是绝无仅有了。

    赵乔安一时间有些心疼,忍不住哀求赵子健:“那好歹是你亲哥哥,你怎么下得去手?”

    “那有什么,为了钱我什么都做得出来。我被他压了这么多年我也受够了,这是老天爷给我的机会我怎么能不抓住。你放心你消失后你爸很快就会去地下找你,到时候你们父女再好好叙旧。感人真是感人啊。”

    赵乔安实在气不过,也知道自己再怎么哀求也没有,便索性豁出去照着他的脸就啐了一口。

    不出所料赵子健恼羞成怒,揪住她的头发又想扇她耳光。

    赵乔安疼得眼冒金星却紧咬着唇不出声,直到听到刚被虚掩上的铁门被人一脚踹开,那声音震耳欲聋。

    半明半灭的光晕里,赵乔安看到一个男人正朝这边走来。

    那一刻她觉得眼前豁然开朗,所有阴霾烟消云散。

    -

    许斯年踹开仓库门走进来,极为精准地捏住赵子健抓着赵乔安头发的那只手。只轻轻一用力就听咔擦一声,紧接着仓库里就响起了杀猪般的哀嚎声。

    下一秒他一记窝心脚踹在对方腰间,又是疼得赵子健鬼哭狠嚎。那两个马头帮的小弟看得目瞪口呆,正要上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自家老大,一人一巴掌把他们扇得七荤八素。

    何长庚这会儿也是吓坏了。他哪里知道接了赵子健这单大生意会给自己惹这么大的祸事。

    难怪赵子健肯出那么多钱,难怪别的帮派都不接这单子。敢情他绑的居然是许斯年的女人。

    他还能有活路吗?

    何长庚将两个小弟扇翻在地后便对着他们破口大骂,言语中显然把这事儿的责任全都推到了他们头上,骂他们擅做主张,骂他们吃里扒外。反正是把自己择得干干净净。

    许斯年一言不发静静看着他表演,空气里的气氛一时间相当尴尬。

    何长庚骂久了只觉得口干舌燥,眼看许斯年的脸色丝毫没有缓和的迹象,他只得厚着脸皮战战兢兢上前道:“那什么许、许总,今儿这事是误会,真的是误会。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这么胆大妄为……”

    许斯年一记眼神就截断了他的话头,随即冷冷开口;“所以你是准备牺牲这两个小弟和你的干女儿了?”

    何长庚表情一滞。牺牲两个小弟他完全不在乎,可他的干女儿他却有些舍不得。

    那么小就那么美的美人胚子,若是养大了留着自己玩该有多带劲儿。

    何长庚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要流口水,结果许斯年二话不说突然拔下他腰间的枪,直接上膛枪口对准了倒在地上哀嚎连连的赵子健。

    这是要直接结果了他?

    何长庚想为干女儿求情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吓得冷汗直流。

    地上的赵子健也察觉到了危险的存在,顾不得喊疼从地上爬起来只不住地求许斯年饶命。

    可对方根本不为所动,手指搁在扳机上一步一步向他走近,仿佛地狱的阎罗正迈着步子朝他走来。

    赵子健实在太过害怕,突然惨叫一声两眼一翻直直倒地,全身开始抽搐嘴角不住往外冒泡。

    仓库里的气氛一触即发,连给赵乔安松绑的庄诚都感觉到了异样。

    许斯年夺枪的那一刻,他还天真地以为他只是想要吓吓赵子健。但现在庄诚隐隐觉得,或许自家老板真的动了一丝杀机。

    这、这可如何是好。

    赵乔安也在同一刻察觉到了许斯年的意图,千禧年号上的那一幕又浮现在了眼前。

    虽然他最后没把潘树生怎么样,但他拿枪站在自己面前的画面久久不能散去。那阴影笼罩心头,实在叫人胆寒。

    赵乔安也想赵子健死,却不想许斯年动手解决他。

    没必要也不值得,把他交给警察就好,自有法律会惩罚他。

    想到这里她挣扎着起身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开口叫了对方一声:“许斯年……”

    男人像是被这声呼唤拉回了现实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来一把将赵乔安拉进怀里,随即紧紧搂住。

    什么情况,她的便宜未婚夫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深情?

    作者有话要说:  叮,安安恢复记忆了。叮,安安好像又忘了点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