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联姻对象HE了 > 正文 35、狗粮
    赵乔安完全不知道许斯年在背后做了什么, 只知道那天抱怨过后就连那些小公司都没再联系过她。

    她本也无意当明星,这事儿很快就被扔到了脑后。

    但学校里她的后援会却愈发壮大,甚至很快就发展到了校外。

    周边高校的同学圈也流传起了她这个Z大校花的花边新闻, 有不怕死又不知情的男生会在校园里当众拦下她问她要微信, 也有人会一路跟着她, 跟到她上课的教室外面。

    赵乔安自小爱慕者众多,对这种级别的骚扰并不放在心上。

    某天放学她因为学业上的问题和老师多聊了几句, 留到了最后才走。离开教室的时候外面正刮妖风,乌云罩顶眼一副要下雨的样子, 天色阴沉沉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卢雪被她哥叫走去学生会帮忙,其他同学也都去了食堂吃饭。赵乔安一个人走出教室走在空荡荡的教学楼里, 心里一股寒意慢慢冒了上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有点不安, 总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正躲在暗处悄悄地盯着她。

    可每次一回头又什么都没有。

    赵乔安不由加快了脚步,一路小跑着下楼, 顺便给刘师傅打电话,还故意提高了说话声音。

    “……你就在楼下是吗?好的好的我就来啦。来帮我拿包?不用了, 我马上就到,你要进来也行,你一进门估计我就看见你了……”

    赵乔安一边说着话一边箭步如飞, 电话那头的刘师傅一脸迷茫样儿。

    赵小姐说的什么意思,是要他从车里出来到教学楼去接她的意思吗?她是不是东西比较多要他帮忙去拿?

    刘师傅自我理解了一番后走出驾驶室, 看了眼阴沉的天气还贴心地带上了伞, 快步来到了赵乔安所在的生物楼下面。

    刚要迈上台阶就见里面冲出来一个人,赵乔安一见他便飞奔而来,脸上带着惊惶的神色。

    “怎么了赵小姐,出什么事了?”

    赵乔安一见到刘师傅那颗跳得飞快的心才安定了几分, 她长出一口气摇头道:“没、没什么,就是觉得有点怪。”

    “哪里奇怪,是有男生缠着你?”

    “不知道,我没看清是男是女,就是觉得楼里好像老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刘师傅一听也吓一跳,想要进楼查看却被赵乔安拉住。想想他一个人确实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赶紧护着赵乔安上了车。

    将她送回许家后刘师傅第一时间联系了庄诚,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他。

    许斯年听说后当即取消了当晚的会议,急匆匆回了家。

    结果一进家门就见赵乔安正系着围裙像只快乐的花蝴蝶,手里捧着一碟子刚烤好的小饼干,凹着各种造型让兰姨帮她拍照。

    见他回来“蝴蝶”就朝他飞了过来,连人带饼干一起扑进了他的怀里。

    “年年,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今天加班吗?”

    许斯年突然觉得取消加班做得太正确了,如果他不提前回来,又怎么能见到赵乔安如此欢快的一面。

    赵乔安尽情地在他怀里撒了一通娇后,拈起一块饼干塞他嘴里。

    许斯年低头看她:“又是辣的?”

    “怎么会,这次没加辣椒籽加的香草籽,你闻闻这满屋子的味道,是不是很香?”

    许斯年一口吞下饼干,然后凑近到赵乔安头发上闻了闻,满意地笑道:“嗯,确实很香,不仅香还很甜。”

    旁边兰姨被喂了一顿结实的狗粮,无奈地摇着头闪人。

    年纪大了受不了这个,牙酸。

    赵乔安也被他整得不太好意思,轻捶他胸口道:“你干嘛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只有兰姨一个。”

    “那也不行,有外人在。”

    “兰姨不是外人。这话要是被她听见,肯定跟你翻脸。”

    赵乔安吐吐舌头求他保密,却被许斯年反过来提要求:“给片止痛药就帮你保密。”

    这人真是属无赖的吧,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赵乔安在许斯年的逼视下红着脸踮着脚尖,快速在他唇上印了一个吻。可是准备撤的时候却被对方搂住了腰,于是浅尝辄止成了深入探索,一直到孙伯走进客厅,才打破了这旖旎的一幕。

    赵乔安……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这什么倒霉体质。

    吃过晚饭许斯年问起了今天刘师傅说的那个事儿,赵乔安托腮沉思片刻后分析道:“可能是外校想追求我的男生。”

    许斯年不悦:“外校也有人追你?”

    “那当然,我这么漂亮这么受欢迎。你是瞧不起我吗?”

    说完自己先失落起来,“唉,太受欢迎也不好,有点麻烦。”

    凡尔赛过后她又反过来安慰许斯年:“算了,也没什么大事儿。”

    “不能掉以轻心,给你派两个保镖。”

    “不用了,谁上学还带保镖,也太招摇了。我可不想以后在学校都没有同学跟我亲近。”

    赵乔安是吃过这方面亏的。以前她爸宠她过头,青春期时总有小男生来招惹她,于是她爸一怒之下就给她派了个保镖跟着去上学。

    结果那一阵子她人缘奇差,同学见了她都绕道走。后来还是赵乔安回家发了通脾气逼她爸把保镖撤了,生活才回归正常。

    “人家只想做个普普通通的大美女,并不想搞特殊化呢。”

    许斯年忽略了她的自我陶醉,暂时将保镖的念头按下,只叮嘱刘师傅多留意些。

    -

    如此风平浪静了几日,转眼到了周五。

    赵乔安上完下午的课跟卢雪一起离开,准备去学校门口新开的炸鸡店吃东西。

    卢雪开玩笑道:“你不回家许总不会不高兴吗?”

    上回去个健身房闹这么大动静,卢雪也是心有余悸。

    “不怕,他出差去了,要很晚才回来。”

    “所以你们在同居是不是?”

    赵乔安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但还是老实地点点头。

    “哎哟我真的太羡慕了,你上辈子得是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才会遇上许总那样的如意郎君吧。”

    赵乔安也觉得自己运气不错,许斯年各方面都是凤毛麟角,找遍全羊城乃至全国也不见得能找出几个如此完美的男人。

    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忙,非常忙,忙得总是聚少离多。

    想到这又有点失落,赵乔安掏出手机想给刘师傅打个电话,胳膊却被人狠狠地掐了一记。

    她一脸茫然望着卢雪,只见对方两眼冒星星:“安安,你的银河系来了。”

    赵乔安顺着她颤抖的手指的方向看去,还没看清倚在车边的许斯年,就听卢雪爆了句粗口:“这TM上辈子是拯救了不止一次银河系吧。”

    赵乔安……

    好吧她也承认,自己运气是有点好过头了,眼前这位长身玉立的公子,真的是她配拥有的吗?

    虽是这么想,赵乔安还是毫不犹豫扔下好友冲上前去,直接扎进了许斯年怀里。

    后者本想给她个惊喜,没成想对方的反应更叫她惊喜,热情地有些过头。他俯到赵乔安耳边轻声道:“不怕你的同学都来围观吗?”

    “让他们看去,最好隔壁学校的也都看见,省得整天有人骚扰。”

    她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许斯年的,而面前这个大帅哥也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偶尔得瑟一下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不过赵乔安脸皮还是薄,抱了一会儿自己先放开了,红着脸就要往车里钻,却被许斯年拽住胳膊。

    他冲她一扬下巴,看向了站在教学楼一棵大树边的几个人。

    那些人有男有女,看起来不像本校的学生。

    “请你的几位粉丝喝个奶茶?”

    说完他看了眼默默站在旁边吃狗粮的庄诚,后者心领神会立马上前与那些人开始勾通。

    从前的许斯年从不理会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只要别人不犯到他头上他不介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现在不行,赵乔安的一点一滴都不行。

    赵乔安看着庄诚与他们沟通的情景,小声问许斯年:“所以前几天跟踪我的人就是他们?”

    “有可能,谈一谈有备无患。”

    “那要是谈不下来呢?”

    许斯年拉开后排车门把赵乔安塞了进去,随即自己也坐了进来。他砰一声关上车门,冷傲道:“那自然有别的方法。”

    赵乔安脑海里冒出一句话:敬酒不吃吃罚酒。

    希望那几位是吃敬酒的,大家和和气气才好。

    她轻轻扯了扯许斯年的衣袖想为他们求情:“你别这么凶,我有点害怕。”

    “吓着你了?”

    “嗯。”

    许斯年冲她露出个笑脸:“别怕,有我在以后都不用怕。”

    车子很快驶离了学校,回去的路上庄诚把刚才沟通的事情和许斯年做了说明。

    “就是外校的几个学生,说是赵小姐的粉丝想请她签个名,还想合着影。我查过他们的学生证都是正规学校的学生,不存在社会闲散人员。”

    许斯年捏捏眉心,声音沉哑:“注意点,跟学校也勾通一下,学生在校安全他们需要负责。”

    “知道了许总。”

    赵乔安在旁边听了暗吐舌头。这样冷静满是戾气的许斯年让她有些不习惯,印象里他除了最开始对她冷淡些外,一直都是有温度的人。

    可刚才处理这件事情时,他表现出来的冷漠让她有点害怕。

    好像他就是这样的人,所有的笑脸和温柔只对她一个人展现。

    赵乔安突然有点心痛,脑海里莫名闪过许斯年拿着枪站在自己面前的模样。她完全不记得两人间曾有那样的一幕,想要回忆却头疼得厉害,想了片刻终于还是放弃了。

    她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觉得那样的许斯年有点不适应,刚想说几句好听话逗对方开心,结果车身突然大角度地晃了晃。

    赵乔安一个没坐稳直接跌进许斯年怀里,司机立马道歉:“对不起许总,突然冒出来一辆车。”

    话音刚落庄诚已眼尖地认出那车的车牌号:“许总,是一家自媒体工作室。这辆车我有印象,当初联系过我们想要采访赵小姐被我拒绝了。”

    赵乔安听到跟自己有关想要抬头去看那车,却被许斯年一把摁进了怀里。

    她低着头听到头顶上男人冷冷的声音响起:“找到那家工作室,告诉他们老板,三天内滚出羊城,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赵乔安听得心头一颤。

    生气的许斯年,真的好吓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