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联姻对象HE了 > 正文 24、得寸进尺
    赵乔安等了一会儿没等来许斯年的拒绝, 于是自顾自地在他床边活动了起来。

    她把枕头搁在地上,然后跪趴在床边,努力挤出一点可怜巴巴地眼泪望着许斯年:“年年, 你能不能借我两床被子?”

    等了一会儿见对方没说话, 她作势要起身:“那……我去楼下房里抱两条上来好了。”

    许斯年被她气得失笑, 伸手将她抓了回来。然后他起身走出房间,在旁边的衣帽间里给她找了两床薄被。

    赵乔安高高兴兴地接过被子, 顺便还想给对方一个爱的拥抱。可惜许斯年躲得快,让她扑了个空。

    被拒绝习惯了的赵乔安也不恼, 开始认真地在床边铺起被褥来。一边铺一边自说自话:“你不用不好意思,我睡地板习惯了。你不用邀请我上床的……”

    许斯年冷哼一声:“你倒是想得美。”

    说完他转身去倒了两杯水, 顺便将室温调高了几度。

    地板到底有点凉,不比睡床上来得暖和。

    赵乔安乖乖接过水杯喝了两口, 就把杯子搁到了床头柜上。然后她摆好枕头拉起被子盖在了身上,笑着冲许斯年道:“你也赶紧睡吧, 不早了,你明天还上班呢。”

    “知道我要上班还敢偷跑上来吵醒我。”

    “那……人家害怕嘛。”赵乔安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 努力将自己蜷缩成一团,“你听,外头还在打雷, 我一个人真的睡不着。小的时候打雷吧一开始是我自己往我爸妈房里躲,后来他们就会主动来找我。有一次我明明睡着着, 我爸居然还把我抱到了他们的床脚边。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一脸懵逼。”

    许斯年听着她的絮叨上了床, 心里想着打死他也不可能主动抱赵乔安过来。

    他没兴趣像赵子俊一样当个女儿奴。赶跑那些男生是知道他们心怀不轨,好歹他得替赵子俊看护好赵乔安的个人安危。

    至于其他……

    赵乔安还在那里回忆往事:“我爸比我妈妈还要搞笑,他怕我哭不仅会把我抱到床脚边,要是我醒了睡不着了, 他还会唱歌跳舞哄我……”

    许斯年听到这话,一股不祥的预感突然浮上心头。果然下一秒赵乔安就扒着他的床沿半坐起来:“年年,你会不会唱摇篮曲?”

    许斯年困得靠在床头假寐,听到这话硬梆梆地回了一句:“不会。”

    “不可能吧,小星星好歹会唱吧,幼儿园小朋友都会的歌你没理由不会啊,你这么聪明这么厉害这么英明神武……”

    许斯年生怕她再烦下去会愈加精神,那两人今晚真不必睡了。于是勉为其难哼了两句小星星。

    赵乔安满意地躺了下去,听了一会儿又开始点评:“你怎么光哼不唱歌词呢,是不记得吗?我爸那会儿不仅会唱中文的还去学了英文版的,年年你会唱吗?要不要我教你?对了,我爸还会一边唱一边跳,有专门配合这曲子的舞蹈,你要不要学……”

    话没说完许斯年“啪”地一声关掉了灯,冷冰冰地吐出两个字:“睡觉!”

    赵乔安不敢再说话,只能默默拉起被子,将脑袋埋了进去。

    借着外头照进来的一丝月色,许斯年能看到床边的一点轮廓,小小的耸起的山包就像只宠物似的,随着呼吸的节奏小山包微微起伏。

    得寸进尺。

    许斯年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背过身后很快进入了梦乡。

    只是这一晚的后半夜他睡得不太好,总是梦到一个小姑娘穿着公主裙在那里边唱边跳小星星。很快小姑娘就长大了,成了赵乔安的模样,却依旧穿着公主裙。风一吹扬起了裙摆,像是能把人的心也一同吹皱。

    -

    一夜的暴风骤雨在天亮前终于过去。赵乔安心满意足地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的一刹那有片刻的恍神。

    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的家中,清早醒来的时候一抬头就能看到爸爸妈妈正在床上面对面说悄悄话。

    他们两个一直都很恩爱,从来也不吵架,爸爸没有一般有钱男人花天酒地的坏毛病,妈妈对他也绝对信任。

    小的时候赵乔安有一阵还很吃醋,总觉得自己像是他俩中间的第三者,她的出现显得格格不入。

    后来妈妈走了,爸爸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打起精神又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她身上。

    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早知道就早点给你订婚,好歹也让你妈妈见见未来女婿。”

    赵乔安突然有点难过,多希望她今早一抬头还能看到从前的光景。

    她还没有长大,爸爸妈妈也没有变老。他们一家三口还是从前那样,一直都没变。

    她一手扒着床沿将脑袋搁在上面,怔怔地出神了半天,直到有人伸手在她脑门上弹了一记。

    许斯年没说话,把她弹醒后便准备起床。赵乔安却被他刚醒时的模样给吸引住,伸出手来一把拽住了他手。

    “等一下年年。”

    “干什么?”

    赵乔安努力爬起来凑到他跟前,两人的眉眼瞬间拉得很近。她就这么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看了半天,眼里满是毫不掩饰的喜欢与占有。

    很少这么近看他,总觉得更好看了呢。

    刚睡醒的年年表情带了一丝慵懒,长长的羽睫盖住了大半的眼睛,显得没那么严肃那么凶。

    这样的许斯年让赵乔安特别想跟他亲近一番,她甚至在看到他紧抿的薄唇时,产生了一丝亲他的冲动。

    可惜许斯年没给她这个机会,干脆利落地直起身子,顺手拿起了茶几上的杯子喝了口水。然后从另一面下床,径直去了洗手间洗漱。

    赵乔安却看着他刚刚喝过的杯子傻乐。许斯年一定是忘了,昨晚他拿了两杯水进来,他刚刚拿的那杯是她喝过的。

    虽然没有亲到,不过这样也挺好的吧。

    赵乔安高高兴兴抱着枕头下楼去了。

    吃早餐的时候,赵乔安发现今天的餐桌上格外热闹。除了平日里常有的中西早点外,孙伯还拿了好几碟子切好片的食物上来。

    赵乔安盯着那几碟子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是什么,只觉得深褐色的颜色有点吓人,旁边还配着蘸料。

    她小心翼翼孙伯:“这些是什么?”

    孙伯虚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这是猪胆,那是牛心。少爷一大早特意吩咐我给你做的,说你胆子小吃了好壮胆。你瞧我这忙的,天不亮我就起来了。”

    赵乔安……

    她看向许斯年:“真的?”

    “嗯,以后我睡觉会锁门。”

    这话的拒绝意味很明显,赵乔安岂有听不出来的道理。早上起床时的那点好心情一下子就散了。

    她不情愿地应了一声,看着那几碟内脏愈发觉得反胃。好在孙伯也不强迫她吃,反倒数落了许斯年几句:“少爷也真的是,不就是打雷嘛,还怕把你吓坏不成,这也太宠了。”

    赵乔安眨眨眼睛。这个解读另辟蹊径倒也不是不可以。

    刚刚失落的情绪又回来了大半。

    -

    吃过早饭两人各自出门。许斯年给赵乔安安排了司机每日接送,省得她再去蹭同学哥哥的车。

    而他则由司机送去了集团总部,开始一天安排到密不透风的工作。

    忙了一天的工作晚上还有应酬,是一个影视公司老总的邀约。许斯年从前对投资影视业并不感兴趣,前一阵子因为申皓宇的事情欠了这位老总一点小人情,今天就去见一面喝两杯。

    饭局安排在了某私人会所,许斯年对这种饭局早已见惯不惯。男人们喝酒谈生意,总有人会按捺不住带女伴出席。今日也不例外,十来个人的饭局安排了三四个女人,屋子里满是呛人的香水味,许斯年一进门就眉头微皱。

    他向来不跟女人应酬,一进门也不过就跟今天作东的老板打声招呼。倒是其他人忙不迭地过来递烟敬酒说好听话,那种显而易见的吹捧一下子就把包厢的气氛活跃了起来。

    叶菁一个人默默地坐在角落里,旁边是她的经纪人轩哥。轩哥一见许斯年进来眼前一亮,立马拿手肘捅捅叶菁:“机会来了,你可别错过。”

    今天这饭局是他豁出老脸好不容易给叶菁争取来的,为的就是许斯年这个最大的金主爸爸。

    虽说叶菁如今鱼跃龙门成了赵家人,但赵家盘根错节关系复杂,她一个私生女就算被承认了身份,以后怎么样还不好说。

    哪及得上勾搭许总来得快捷有效。

    只消许总点点头,叶菁往后想要什么资源没有,就是三金影后也不过是张张嘴的事儿。

    今天来的可不止叶菁一个,轩哥想提醒她注意另一个叫南潇的女明星,这位一看就是叶菁的劲敌,今晚这饭局上就数她俩最出彩。

    可轩哥没想到,叶菁自打许斯年进门后就没怎么说过话,她平日里最是八面玲珑,今天却跟尊佛似的坐在那里,矜持得让人觉得恶心。

    都出来卖了还装什么装,装得跟仙子一样资源就会来吗?

    轩哥看不懂叶菁的路数,恨急之下拧了她一把:“你干什么,积极点行不行。人南潇都给许总敬了三杯酒了。你还要不要角色了,今天女主角说不定就定下了。”

    这可是马上就要开机的大制作,叶菁要是拿到了身份立马就翻一翻。

    可她这不慌不忙的样子简直要把轩哥急死。

    叶菁不悦地推开轩哥的手,突然娇呼了一声,那声音极尽婉转柔媚,仿佛有诉不清的委屈与愁肠。

    轩哥一听终于放下心来,想着叶菁发嗲还是有点威力的。没成想在场所有的男人全都朝这边看了过来,除了许斯年。

    那位才是今日现场真正的大佛,叶菁这样几近媚惑的声音都不能令他动容分毫。他就像没听见一般,拿着手中的酒杯低头抿了两口,顺便叫了旁边的金总一声。

    金总是今天的东主,原本魂都被叶菁勾起了,这会儿听到许斯年的声音立马回魂,又巴巴地凑上去陪起了笑脸。

    其他人也都陆续恢复了常态,包厢里重新热闹了起来,仿佛刚刚叶菁的突然撒娇从未发生过一般。

    叶菁的心里突然浮起了一丝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