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联姻对象HE了 > 正文 23、同睡
    包厢里很快又响起了歌声, 刚才那个嘶吼哥被人赶了下去,这会儿上去的是个女生,唱着软绵绵的情歌, 跟包厢里剑拔弩张的气氛截然相反。

    卢雪本来也想去唱两首, 这会儿却突然没了兴致。她兴冲冲地拉着赵乔安看许斯年以一挑二十, 只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帅呆了。

    “安安,你叔叔也太厉害了吧, 你真的能把这么多男生全都喝倒?”

    赵乔安丝毫不怀疑许斯年酒量。这就是个在酒桌上杀出来的男人,做生意的哪有不会喝酒的。她现在担心的只有两件事。

    一是许斯年喝太多酒回头胃病犯了怎么办, 二是这么多男生要都被喝倒了,今晚他们要怎么回家。

    想到这里她不由劝那个请客的男生:“陈刚, 要不还是算了吧。”

    陈刚也是来了气儿,本来盘算得好好的, 花这么多钱请同学们来唱歌为的就是跟赵乔安搞好关系,以便抢在别的男生前面把女神给截下。

    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比他多金比他帅气,连看人的眼神都比他凶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人一看就是豪富, KTV的酒点起来跟不要钱似的。要知道这里一瓶啤酒是外面价格的五到十倍,而他眼也不眨一挥手就点了十箱。

    除了啤酒还是红酒香槟甚至高度数的白酒,陈刚甚至不小心听到对方在问服务生这里有没有茅台。

    这么能砸钱, 陈刚就是把家里的别墅卖了也斗不过他。一时间他气愤交加,不理会赵乔安给的台阶, 豪气地拿起一瓶啤酒冲许斯年道:“好, 哥们我今天就陪你喝。”

    拼不过钱包也就只能拼酒量了,可惜陈刚没料到就算拼酒量他也远不是对方的对手。在许斯年一番红的白的啤的轮番攻击下,陈刚很快就如一堆肥肉瘫倒在了沙发里。

    赵乔安看得颇为无语,又想去劝别的男生。可惜愣头青是劝不住的, 那些男生自信心爆棚,丝毫没有吸取陈刚的教训,前仆后继跳出来挑战许斯年,最后又不出意外地一个个顺利倒下。

    卢雪看得直咂嘴:“他们到底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能喝过你叔叔啊。”

    正要往杯里倒酒的许斯年听到了一耳朵,立马转过头来。赵乔安被他看得有些心虚,默默低下了头。

    可许斯年不依不饶,似乎要就“叔叔”这个称呼跟她理论个一二,吓得赵乔安赶紧转移话题,按住了他手中的酒瓶子:“别喝了,差不多了,白酒太伤身,你明天还上班呢。”

    许斯年没有抽回被她按着的那只手。他想一定是自己喝多了有点上头,所以对少女贴过来的手非但没排斥,反而起了一点贪恋的心思。

    赵乔安的指腹柔软,温热的气息透过皮肤钻进了血液里,又跑遍了他的全身上下,令他平静的身体也变得燥热起来。

    于是他看一眼剩下的几个男生,将酒瓶往茶几上一搁:“好,今天就到这里。你们几个负责把喝醉的人送回家。”

    男生们哪里敢不应,一个两个全都吓得瑟瑟发抖。他们算是看明白了,就算再来一百个他们这样的,也喝不过眼前这位爷。

    还不如就着台阶往下走,至少不必让人抬出去坐出租。

    当着这么多女生的面醉得东倒西歪睡得呼噜乱响,也实在有够丢脸。

    至于赵乔安就不必肖想了,人家有护花使者,并且段位高了他们岂止一截,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许斯年满意地点点头,又去看赵乔安:“那咱们回去?”

    赵乔安还没开口,旁边的卢雪突然插了句嘴:“赵叔叔你实在太厉害了,我能不能加你个微信?”

    加了之后回去说服哥哥放弃赵乔安,得让他清楚认识到自己与别人的区别才行,否则他永远叫不醒。

    一旁的赵乔安刚想说他没有微信,没成想许斯年竟是点点头,同意了卢雪的请求。

    赵乔安看得傻眼。

    所以他那会儿跟自己说没有微信,纯粹只是不想加她是吗?

    许先生,你我什么仇什么怨,做不成恩爱情侣所以要做一对相看两厌的怨偶是吗?

    赵乔安瞬间气成河豚。

    她瞪了许斯年一眼,却发现许斯年不仅加了卢雪的微信,甚至对其他女生的要求也来者不拒。很快在场所有的女生几乎都有了他的微信,除了赵乔安。

    是可忍孰不可忍,赵乔安气得站起身来跑出了包厢。

    -

    许斯年很快追了出来,正好司机送完庄诚回到了KTV门口,他就把不情不愿的赵乔安直接拖上了车。

    赵乔安自知论力量不是他的对手,便没有硬来,只是一上车便冷着一张脸默默看着窗外,连一眼都没看过许斯年。

    司机开得愈发战战兢兢。他实在不明白怎么自己开出去了一大圈,回来的时候这两人的关系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更糟糕了?

    看起来少爷今晚是特意去KTV找赵小姐,那为什么没有把人哄好反倒还把人惹生气了?

    司机一头雾水,一双眼睛时不时地偷看后视镜,突然他听见赵乔安说了句:“麻烦前面停一下。”

    司机下意识就踩了脚刹车,将车拐到了马路边。

    然后他看着赵乔安气冲冲下车甩上车门,跑进了路边的一家便利店。许斯年也跟着下车,一并进了便利店。

    两人进去没多久后便一前一后走了出来。赵乔安手里拎了个袋子,司机一直到她坐上车才看明白她居然买了一大堆啤酒。

    少爷的脸色比下车时更阴沉了几分,吓得司机半句话不敢说,一脚油门踩下去赶紧把这两个瘟神送回了家。

    赵乔安到家后第一个下车,拎着手中的啤酒就往房间走。可惜还是走不赢身高腿长的许斯年,被对方一米八的大长腿轻松追上。

    许斯年拦在门口不让她进去,想要伸手去拿她的袋子,却被赵乔安躲过。

    于是他皱眉道:“别喝酒,对身体不好。”

    “那你为什么喝这么多?”

    “我把他们喝醉了,就没人打鬼主意找借口送你回家了。”

    这个理由勉强说得过去,可这跟他加人微信有什么关系。

    赵乔安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许斯年听到后却没有立马回答。他这样的表现让赵乔安非常不满,仿佛一个做了错事的男人有心瞒着另一半,并且十分理直气壮。

    赵乔安骨子里的大小姐脾气终于爆发出来,抢起手中的袋子砸到对方胸口,把许斯年砸得身子一晃。

    趁对方后退的当口赵乔安立马闪身进屋,砰地一声将门关上。很快她的声音透过门板传了出来:“你加别人微信我管不着,我的事儿也轮不上你来管。”

    许斯年摸了摸差点被撞扁的鼻子,不由失笑出声。

    -

    那天晚上的羊城天气突变,赵乔安原本喝了点酒睡得很沉,半夜的时候却被一阵雷声吵醒。

    她来这里的第一晚也碰上了打雷下雨,那天晚上她一个人缩在被子里抖了好久才睡着。没想到这才过了没几天,居然又碰上了这种天气。

    喝了酒的赵乔安胆子非但没有变大,反而变得更小了。她坐起身掀起窗帘的一角探头去看,刚扫了一眼就见天空中一道闪电劈了下来,将外面的院子照得清清楚楚。

    巨大的古树投下的阴影仿佛一个巨型怪人,吓得赵乔安心一紧,拉上窗帘埋进被窝将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

    外头风大雨急电闪雷鸣,客房小小的单人床上一个埋在被子里的身影随着雷声的节奏不停地抖抖索索,半天都没停下来。

    三楼的主卧套房里,许斯年睡到一半的时候,隐约被什么声音吵醒。

    他睁开眼睛在漆黑的屋子里醒了醒神,才发现外头正在打雷。一道闪电劈下来,透过窗帘照亮了房间的一个角落。角落里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那里,一闪即逝。

    许斯年喝多了也有点上头,只当是梦中的画面。于是重新闭上眼睛想要继续入眠,大脑却在瞬间清醒过来。

    他再次睁开眼望向那个角落,没有闪电的时候整个房间都是黑的,看不清角落里究竟有没有人。

    雷声太大盖住了一切别的声响,他一时间也无法靠耳朵来辨别屋子里除了他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人的呼吸声。

    于是他坐起身来准备开灯,就在这时一道闪电又一次劈了下来,再次照亮了那个角落。

    许斯年凝神一看只见角落空空如也,不由蹙眉。

    难道刚才真是半梦半醒间看错了?

    没等他细想这个事情,闪电过后的片刻宁静里,突然响起了一阵哭声。紧接着他便感觉到有人在扯他的被子。

    伴随着那熟悉的哭声,赵乔安的声音在离他极近的地方响起。

    “年年,我好害怕,我睡不着。”

    突然出现的女人声音激起许斯年一身的鸡皮疙瘩,他立马打开灯,只见赵乔安一身睡裙站在他床头,手里还抱着个枕头。

    大概是嫌灯光太刺眼,她用枕头将自己整个脸捂住,那撒娇的闷声就从枕头里传了出来。

    许斯年无语,揉着眉心看着面前的少女,用尽量平和的语气问她:“那你想怎么样?”

    “我今晚可不可以睡这里?”赵乔安说完后又急急补了一句,“我不上你的床,只要在你床边窝一晚上就好。”

    “所以我们这是讲和了?”

    赵乔安把枕头拿下来,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嗯,今晚暂时讲和。”

    居然还是暂时,许斯年突然想硬起心肠把她赶出去。但一看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又说不出重话,于是只能问:“害怕吗?”

    “嗯,是有点害怕。”

    “只是有点害怕吗?”

    “不是的,我好害怕。我从小就怕打雷,小的时候每次一打雷我就跑进爸爸妈妈的房间,窝在他们的床脚边睡觉。”

    那时候家里房子不大,卧室里摆一张双人床就不剩多少空间了。赵乔安每次都缩在床与大衣柜中间的那条过道里,虽然窄得翻身都困难,却格外有安全感。

    她冲许斯年眨眨眼睛:“年年,我可以睡在这里吗?”

    许斯年……

    明天就让庄诚再找几个世界顶尖神外专家来给赵子俊会诊,务必让他赶紧醒过来。

    三十岁的他还不想养一个二十岁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