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联姻对象HE了 > 正文 21、吃醋
    赵乔安跟着许斯年进了门。

    刚一进屋孙伯就迎了上来, 他一脸懊恼地冲赵乔安挤了挤眼睛,无声地问她:“怎么回事儿?”

    赵乔安小声道:“我同学送我回家,正好在门口碰见了他。”

    “哎呀, 紧赶慢赶还是撞上了。”

    “孙伯, 你是不是知道你家少爷今天回来?”

    “我也是刚知道, 这不立马就催你回来了嘛,谁知道还是来不及……”孙伯说着突然眼前一亮, 又道,“你刚刚说什么, 同学,是男生吗?”

    “嗯。”

    “这礼物也是他送的?”

    “有他送的也有其他男生送的。”

    赵乔安像是明白了什么, 正准备把礼物往身后藏时,孙伯却笑眯眯地按住了她的手。

    走在前面的许斯年注意到了他俩在后面的小动作, 回头淡淡瞥了一眼:“干什么?”

    “没什么,我替安安拿礼物, 太沉了,怎么送了这么多。”

    孙伯边说边观察许斯年的表情。别人可能看不出来, 但他是看着许斯年从小长到大的,再细微的变化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果然他说完这句话后,许斯年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阴云。

    孙伯就再接再厉继续火上浇油:“要说现在的年轻人就是热情, 以前的孩子哪会这么直接啊。安安才上了几天学,这礼物已经多到家里都放不下了。”

    他一边说一边往书房的方向走, 还提高嗓门问赵乔安:“安安, 还放那屋子吧?不过我可跟你说啊,下次再送可能就放不下来。我得再给你找一间大点的屋子。是我疏忽了,没想到你这么受欢迎。”

    孙伯自信地往前走,心知许斯年必定跟在身后。果然他走到书房边的一个小房间前停下时, 就见身边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赵乔安则夹在他俩中间,显得弱小可怜又无助。她不知道孙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本能地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没等她开口孙伯就一把推开了小房间的门,屋子里满满当当的礼物把赵乔安都吓了一跳。

    开学才一周,她确实收到了不少礼物。但因为是分批拿回家的,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原来这些礼物堆起来会有这么壮观的效果。

    孙伯说得对,她似乎有点过分受欢迎了。

    许斯年会不会不高兴?赵乔安心虚地觑了眼身边的男人,可惜他正好站在背光处一时间看清不清脸上的表情,她只感觉后背凉嗖嗖的,一股莫名的寒意从脚底蹿上了头顶。

    赵乔安突然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孙伯却一把拉住她:“安安,这些东西放哪里好?你有没有喜欢的要不要拿出来用。这瓶香水挺贵的吧,哎哟还有个钱包,这钱包可是名牌啊。”

    赵乔安一看那钱包果然是个轻奢品牌。虽然她从前从不用这种东西,但也知道对于普通学生来说,这礼物稍显贵重。

    于是她把钱包拿出来:“我明天就去还给他。”

    “一片心意,还了人家多伤心啊。”

    “太贵了我不能收。”

    “你可以回礼嘛。”

    “不用了,还是还给他比较好。”

    那种娃娃本子笔什么的收就收了,大不了过一阵子找机会回礼,可这钱包要是收了就有点说不清楚了。

    赵乔安不喜欢跟人玩暧昧,也不喜欢找备胎,她就一心一意喜欢她的年年。

    一直安静的许斯年突然伸出手来,把那个钱包拿了过去,扫了一眼就放回了礼物堆里:“确实该该回礼。看看都有谁送了什么,列个清单出来。”

    孙伯夸张地叫道:“那可太多了,除了女生送的还有男生呢。她们班二十多个男生,还有同系别的班的的,还有别的系的男生,还有学长呢……”

    赵乔安借着灯光终于看清了许斯年铁青的脸色,不由害怕地扯了扯孙伯的衣袖,想示意他收声。

    许斯年直接打断孙伯的话头:“什么学长?”

    “就是每天来接安安上学的那个卢学长嘛。”

    许斯年转头凝视赵乔安:“是吗?”

    赵乔安心虚地点头:“其实他也不是特意来接我,他妹妹跟我是同学,他每天送妹妹上学,顺便来接我。”

    “他家住北桥新村,离这儿半小时路程呢。”

    赵乔安……

    孙伯平时不是挺机灵的吗,今天怎么这么爱哪壶不开提哪壶?

    许斯年的脸愈发沉了,他又严肃地扫了赵乔安一眼,提醒她道:“列个人名清单出来,知道吗?”

    “知道了。其实年年……”

    赵乔安话还没说完,许斯年已抬脚走出了小房间。他这会儿有点心浮气躁,什么都不想听。

    偏偏孙伯的大嗓门还在身后响起:“安安,少爷既然这么说了你就拟一个吧。你还记得那些男生叫什么名字吗,不记得就翻翻通讯录。他们都有给你电话吧,有几个是不是还整天打电话给你……”

    许斯年快走几步上楼,不想再听到这烦人的声音。可进了房间关上门,却还总感觉孙伯的声音依旧在耳边聒噪地响着。

    这么晚还这么精力旺盛,他最近是不是咖啡喝多了?

    -

    小房间里赵乔安有点不知所措,待许斯年走远后她才小声问孙伯:“刚刚他是不是生气了?”

    “是啊。”

    “那怎么办啊?”

    “不用管,让他气着去。”

    赵乔安吃惊:“孙伯,你是认真的?”

    “当然。安安你怕什么,少爷生气就代表他在意你,他在吃醋,他产生了危机感。这是好事儿啊。你眼下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继续乖乖上学就是。那些男生给你打电话也好,接送你上下学也罢,你都别拒绝。他们男人就是贱骨头,你听我的没错。”

    赵乔安无语了,想说孙伯你这什么话,你不也是男人吗?再说了,她可一点儿没瞧出许斯年有吃醋的样子。

    他那样子倒跟她爸有点像。小时候她收了男同学送的礼物兴冲冲回家给她爸看时,他也是这样黑着一张脸训了自己一顿,还要求她把礼物还回去。

    若是她不肯还,他就去给人男生送回礼,送礼的时候还凶巴巴的,一副要打人的样子,搞得那些男生都不敢再接近她。害得赵乔安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魅力值下降了。

    -

    第二天赵乔安要上学,早早就起来去餐厅吃早餐。

    令她意外的是许斯年竟也坐在餐厅里,面前一杯清茶,手里拿了个平板,似乎是在等早餐,又似乎是在等她。

    赵乔安想起昨晚孙伯说他吃醋的那番话,好奇地想要验证一番。于是喝麦片粥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地打量对方的神情。

    可惜许斯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像是根本没注意到身边还有一个她。

    什么吃醋什么危机感,孙伯就是在胡诌哄她高兴吧。

    赵乔安收回视线,默默地喝了两口粥。等她快吃完的时候,许斯年终于从工作里抽离了出来。他把平板往桌上一搁,双手抱胸望着她:“让你拟的清单拟完了吗?”

    赵乔安心里一惊,心想你也没说今早就要啊。但她不敢顶嘴,只能含糊着点头:“快、快了。”

    “人太多了?”

    “倒也没有,孙伯有点夸张了。”

    赵乔安不敢看他,低着头跟碗里仅剩的一口粥较着劲儿。两人都没开口,沉默了片刻后才听许斯年又道:“那你抓紧,今晚前给我。”

    “哦,知道了。”

    赵乔安忍不住想吐槽孙伯,一定是他年纪大眼神不好使看错了。许斯年哪里是生气吃醋有危机感,他明明就是上司压榨下属还乐此不疲。

    孙伯该去配副新的眼镜了。

    赵乔安心里有气,胡乱把粥拨进嘴里,吃完后一擦嘴巴便准备起身去上学。一抬头才发现刚才还在身边的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看,这不就是上司给下属布置工作吗?布置完了连一秒钟都懒得多待。

    他们就是享受这种折磨人的快感。

    变态!

    赵乔安嘀嘀咕咕地骂了许斯年一路,从餐厅骂到房间,拿了书包后还在那里嘀咕。直到孙伯走过来催促她道:“安安你快一点儿,该上学了。”

    “我知道,来了。”

    赵乔安跟在孙伯身后往玄关处走,换好鞋后走到外头的前厅处就见对方转了个弯,没把她往院子里领,反倒朝对面的电梯走去。

    这电梯一般都是许斯年在用,她还从来没用过。

    赵乔安不解地问孙伯:“今天怎么搭电梯?”

    “送你上学啊,司机已经在等着了。”

    “卢学长到了吗?他没给我打电话啊。”

    孙伯得意地冲她一笑:“不是卢学长,是少爷。他刚刚给我打电话了,说让你快点儿,别耽误他上班。”

    赵乔安心道奇了,许斯年怕上班迟到直接走就是了,干嘛还等她啊。

    可没等她想明白电梯门就开了,她被孙伯直接推了进去,门一关孙伯的笑声便在电梯内响起:“看来我昨天的激将法起作用了。”

    赵乔安直到坐上许斯年的古斯特还是一脸懵逼。正想开口向许斯年询问缘由,包里手机就响了。

    原来卢学长已经到了,车正在公馆门口等着她。

    赵乔安接起来不好意思地冲对方道:“学长对不起,我今天不能坐你的车了。”

    卢学长清亮的声音透过手机传进了许斯年的耳朵里:“怎么了安安,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不能去上学?”

    坐在旁边的许斯年头一次发现,还有人的声音能叫人这么讨厌。

    没等赵乔安回答,他一把拿过手机搁到唇边,沉声道:“她今天坐我的车上学。以后会有司机送她上下学,这段时间多谢你的照顾。”

    电话那头的卢学长一脸懵逼,刚想问那你又是谁啊。话没出口电话居然就被掐断了。

    他一脸迷茫地转头去看后排的妹妹,对方也回了他一个状况外的表情。

    哥哥追赵乔安追得好好的,这是突然跳出竞争对手了吗?

    “哥,怎么回事儿?”

    卢学长就把刚才电话里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没等他把话说完,就看到面前公馆的大门缓缓打开,一辆深色的古斯特从门里驶出。后排一侧的玻璃放下来一半,他清楚地看到赵乔安坐在车里。

    而她的身边还坐了一个男人,两车交汇时男人的目光从他脸上扫过,卢学长不由打了个激灵,起了一身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