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联姻对象HE了 > 正文 10、不矜持
    八点左右,一辆古思特顶着暴雨驶离了锦和花园。

    车外依旧电闪雷鸣,车里前排司机和副驾驶的庄诚都恨不得自己这会儿瞎了。

    两人一个目视前方专心开车,一个恨不得把手中的平板盯出个洞来,却还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去瞟后视镜里的两个人。

    庄诚有点糊涂了,他本来已经十分肯定这件事情只是赵小姐记忆出错搞出来的一桩乌龙,自家老板只是出于人道主义关怀才对赵小姐关照了几分。

    但这会儿他又不确定了。

    尤其是赵小姐,一上车就死拽着自家老板的胳膊不放,每次车外一打雷就会吓得直往许总的怀里钻。

    没眼看,简直没眼看。

    要是能把这一幕拍下来发给许家老爷子看该多好。

    庄诚突然瞥见自家老板阴沉的脸,吓得默默收回目光。

    后排座位里,赵乔安被雷吓得不轻,把头埋在许斯年的怀里。

    “年年……”

    “叫名字。”

    赵乔安听着他不带一丝热情的声音,想起了两人离开她家时的约法三章,只能委屈地改了称呼:“斯年,这雷也太大声了,我害怕。”

    许斯年沉默地闭了闭眼。

    算了,不带姓就不带姓吧,叫什么都比叫年年来得舒服点。只是这会儿赵乔安死拽着他的胳膊不放,又搞得他浑身不舒服。

    他强行把人从自己身上拽下来,将她推回座位里:“系好安全带,雨天路滑。”

    赵乔安怕惹恼他,乖乖坐好后忍不住又问一遍:“我们现在去哪儿,是去你家吗?”

    打从锦和花园停电起,赵乔安就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之中,甚至把当初哄她买房子的销售都骂了一遍。

    不是说好了高端精致白领小区的吗,怎么连个备用发电设备都没有。害她在黑暗里担惊受怕了好久,直到许斯年高大的身影从天而降。

    比起那天病房里被阳光笼罩的身影,今天的许斯年男子气更浓,全身充满了英勇神武的男性荷尔蒙。

    赵乔安,你怎么这么会挑男人。

    赵乔安的脸颊更红了些,却听许斯年淡淡道:“我也可以帮你开个酒店套房。”

    “不用不用,我们都订婚了,去你家住几天也没什么的。何必浪费那个钱。”

    庄诚听了直呲牙。

    这赵小姐,还、还挺直接啊。

    -

    回到许斯年位于西山公馆的家时已近九点。

    管家孙伯早已接到电话,按许斯年的吩咐替赵乔安收拾出了一间房来,然后便站在玄关处翘首以待。

    他虽没见过赵乔安,却也知道她是少爷的未婚妻。

    只是许赵两家联姻一年,少爷在国外也待了一年,似乎并没有跟赵小姐培养什么感情。

    怎么今天说带回来就带回来了?

    既然带回来了怎么又给安排在了客房,不是应该把三楼主卧的套间好好收拾一番,增添一点少女元素吗?

    孙伯看着青春逼人又漂亮大方的赵乔安,满脸的褶子不自觉地就加深了几分。

    他嗔怪地对许斯年道:“早知道是赵小姐来,我就替您把主卧收拾好了。”

    许斯年没接他话茬,指了指赵乔安:“带她过去吧。”

    孙伯早习惯了他这冷漠模样,自顾自热情地去迎赵乔安:“安安你跟我过来,你来得急我也没准备好,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布置,明天我给你换全套。”

    说完又跟许斯年旧话重提,“要不还是布置少爷你的卧室吧,增加一点少女元素?”

    “没必要,”许斯年看向赵乔安,“她明天就走。”

    赵乔安听到这话时不情愿地将头撇向一边。

    明天也不知道锦和花园的电力恢复有没有供应,这人怎么这么铁石心肠。

    她不知道的是,许斯年愿意把她带回来过夜已是开了大恩。若非对她的错乱心存怀疑,他今天就会把她扔去酒店。

    少女元素什么,他的家不需要。

    孙伯不理会许斯年的无情,拉着赵乔安去了客房。

    许斯年一面解着脖颈里的领带,一面吩咐庄诚“去问问锦和的物业,什么时候能通电。”

    庄诚:“好的许总。那赵小姐的行李,麻烦您帮她拿过去吧。”

    说着体贴地把赵乔安的行李箱递了过来。

    许斯年本不想接,想了想还是拎起了行李箱。

    客房房门敞开,许斯年站在门口没出声,盯着房内的一老一少。

    赵乔安看起来十分自然的样子,连他这样眼光毒辣的人都看不出一丝伪装的端倪。仿佛她就是个不谙世事的纯情少女。

    那一晚的低胸黑色礼服,醉得东倒西歪还跟朋友说着少儿不宜话题的女人,就像是从没存在过一样。

    许斯年眯起了眼,又盯着赵乔安看了许久,直到孙伯突然开口问他:“少爷你觉得这屋子怎么样?”

    许斯年这才注意到客房的布置和摆设,差点被眼前浮夸的少女风闪瞎了眼。

    孙伯明明打了一辈子光棍,没成想内心竟住了个少女。让他收拾间屋子而已,居然把原本走简洁风的客房打扮得闪闪发光。

    那些粉色的床上用品,各种洋娃娃和精致摆设,连床头钟都罩了蕾丝套子。孙伯还在跟赵乔安解释:“窗帘一时来不及换,你要不喜欢的话我明天就叫人过来全给换了。你是喜欢ins风的还是薄纱款的,北欧简约款或者日系的也不错啊。”

    赵乔安:“我都喜欢,孙伯你眼光真好。”

    “没什么,随便弄弄罢了。”

    “随便都能弄得这么漂亮,孙伯你的内心是不是住着一个毕加索?”

    许斯年无语。

    一大把年纪的孙伯还能被个小丫头片子哄得五迷三道,许斯年心里对赵乔安的怀疑又升起了几分。

    若她是装傻,这炉火纯青的功夫倒是叫人佩服。

    他将行李箱搁在房门口未发一言,转身便回了三楼。

    孙伯望着他的背影讪笑着对赵乔安解释:“安安你别不高兴,少爷让你住一楼也是好意。你刚受伤身体还没有完全好,不适合上上下下走楼梯。”

    赵乔安倒是没他想得那么大胆,听到这话不由脸一红。

    她是想跟许斯年住在一起没错,但也只是想住在一间屋子里罢了。她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她跟她的年年如今也只是牵牵小手的阶段。他们连吻都没有接过,睡一张床什么的真的太早了。

    不过想象一下自己躺在许斯年身边的情景,赵乔安一颗小心脏又扑通扑通加速跳了起来。

    她为什么要肖想男生的身体,也太不矜持了吧。

    -

    许斯年上楼后冲了个澡,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浴室,来到套间自带的客厅坐到了沙发里。

    他身体前倾双手交叉搁在大腿上沉思了片刻,忍不住抬手又捏了捏眉心。

    总有种事情不太妙的错觉,但哪里不妙又说不上来。

    好像一直以来牢牢掌控在手中的生活,突然就被人打乱了。

    赵乔安神转折一般的变化打了他个措手不及,平生第一次许斯年对某件事情产生了棘手的感觉。

    婚已经定了,赵子俊还在医院里躺着,此刻解除婚约未免不厚道。

    赵乔安又是因为他才受的伤,于情于理他都不能就此把她抛下。

    可若就这么把她娶进门来,许斯年又觉得颇为不便。他一个人过惯了,习惯了跟谁都保持一定的距离。除了几个至交好友外,他跟人从不交心。

    他就是那种表面对人笑眯眯实则内心毫无波澜的人。

    所以他很满意从前的赵乔安,但现在的赵乔安,让人有些无从下手。

    许斯年把手插进一头湿发里,难得烦躁地摇了摇头。

    这时敲门声响起,许斯年以为是孙伯便起身去开门。一看却是赵乔安,她已换上了睡衣,胸前还抱着个大大的枕头。

    见到他便可怜巴巴地开口问道:“年年,外面在打雷,我有点害怕,我可不可以在你房里睡……”

    “不可以。”

    许斯年没等她把话说完,便冷冷回绝了她,说完就要关门。

    赵乔安赶紧过来抵着房门:“我、我不上床,我就在床边窝着就好。”

    她这样子实在很像一只被主人扔出房间的宠物狗,但许斯年铁石心肠从不心软,依旧满脸冷漠。

    “不行。”

    两次被拒绝的赵乔安没办法,只能慢吞吞地转身离开。走出两步又听对方在身后叫她,她激动地立马转身。

    是不是后悔了,是不是想要收留她了?

    没想到许斯年又一次毫无感情地沉声道:“以后没事不要上三楼。”

    说完砰地一声将门关上。

    赵乔安……

    都说男人最吃女人撒娇那一套,为什么他不吃,难道他不是男人?

    -

    第二天赵乔安和柴钰约在了外面的咖啡店见面。

    柴钰见赵乔安头上的纱布拆了,如今换成了小小的胶布不由松了口气。

    眼见赵乔安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柴钰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安安,你这样演戏会不会有点辛苦?”

    赵乔安吸了口饮料:“我没有演戏,我也不辛苦啊。”

    除了半夜被雷声吵得有点睡不好之外,昨晚的赵乔安还是挺舒服的。

    孙伯太懂少女心了,那房间简直是为她量身定做的。

    柴钰……

    “所以你真的认为许总是你的初恋?”

    “难道不是吗?”

    柴钰对上赵乔安漂亮的大眼睛,没敢说出实情。她换了个方式追问:“你怎么这么肯定他就是你的初恋?”

    “因为我有这个啊。”

    柴钰看着赵乔安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翻开后递到跟前。

    那浓浓的充满了少女风的手账本上写满了各种恋爱小心机。柴钰简直看花了眼,没等她发问赵乔安指着上面通篇的nn给她解释。

    “这是我给许斯年取的小名,年年,简称nn,是不是很好听?”

    柴钰使劲眨巴了两下眼睛,突然失语。

    这么中二的东西赵乔安是什么时候做出来的?难不成订婚这一年她对许总的不在乎都在装的?

    其实心里早就爱惨了对方?

    可许总吃这种少女风吗?总觉得他那人应该会喜欢那种成熟美艳挂的女人。

    大波浪大长腿,烈焰红唇前凸后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