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联姻对象HE了 > 正文 8、活久见
    庄诚觉得活着真是好啊。只要好好地活着,活得够长久,就什么都能见着。

    在今天以前,打死他也不相信,许斯年那样清高冷漠对谁都不放在心上的男人,会这么“贴心”地陪人做身体检查。

    尤其那人还是个女人,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他陪着赵乔安做一项又一项的检查,亲自推着她坐的轮椅到每一个检查室门口。赵乔安十分粘人,每次都拽着他不放,还会体贴地提醒他:“年年,你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庄诚觉得自己今天甚至明天都不必吃饭了,光干狗粮就把他给干撑了。

    一通大大小小的检查做下来什么都没查出来。就像医生说的那样,赵乔安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

    “除了额头上的伤口要按时换药外,其他的不必担心。”

    赵乔安听了十分开心,已经开始在那里计划什么时候买机票去非洲看父亲了。

    许斯年却对她道:“先不急,赵家准备用私人飞机把你父亲运回国。国内医疗条件比那边好,有家人照顾对他的恢复也有好处。”

    赵乔安醒来前庄诚已经查清了赵子俊的所有情况,他目前身体各项指征算稳定,但还没有苏醒的迹象。

    赵家人不愿意他留在非洲,嘴上说是不放心,实际怎么想的只有他们心里清楚。

    那是一潭浑水,许斯年看了眼坐在轮椅上的赵乔安,突然觉得她不去淌也未必是件坏事。

    他需要一个妻子来应付家族的催婚,但不需要一个复杂的岳家来挑拨事非。既然赵家将赵乔安除了名,那她以后只要做他许斯年的太太就可以了。

    只是现在的赵乔安,似乎也不太适合做他太太。

    太粘人了。

    -

    许斯年陪赵乔安做完全套检查后,以公司还有事为由离开了医院。

    临走前他雇了两个护工给赵乔安,还把她的朋友柴钰也叫了过来。

    柴钰听说赵乔安被绑架后吓得差点心脏停跳,在接到许斯年助理的电话后急忙赶了过来。

    结果刚推开病房的大门就看到了令她瞠目结舌的一幕。

    赵乔安坐在病床上拉着许斯的衣袖不放,轻声细语地问他:“你明天会来吗?你明天一定会来的对不对?你要是不来的话我会哭的,你一定要来好不好?”

    柴钰……

    不是说伤了脑袋吗?这怎么看起来跟伤了灵魂一样,赵乔安你要是被人威胁了你就眨眨眼。

    你TM倒是给我恢复正常啊。

    这个爱撒娇爱说肉麻话的小姐姐,真的是她那个豪气冲天睥睨四方的小公主闺蜜吗?

    妖怪你是谁,能不能把赵乔安还给我?

    柴钰在门口风中零乱了好一阵子,战战兢兢地看着赵乔安在那里撩拨许斯年。

    可惜许家少爷大概天生属冰块的,对着这么张软萌又漂亮的脸孔也不为所动。只颇有涵养地一一回答了赵乔安的问题后,就把她的手从自己身上扯了下去。

    不,应该是掰开,柴钰感觉他似乎用了好几成力。

    赵乔安这女人中了什么邪,改章鱼属性了?知道你未来老公魅力惊人帅得天怒人怨,也没必要当众这么撒狗粮好吗?

    五分钟后这两人总算结束了交谈,许斯年带着他的助理离开,把舞台交给了柴钰。

    柴钰站在门口深吸了两口气,这才走进病房。

    赵乔安一见她来高兴地冲她招手,随即又扑进她的怀里哭了起来:“亲爱的,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柴钰本来准备一肚子骂她的话,被她这么一闹全都咽了回去。

    赵乔安脑袋上的纱布还没拆,看起来格外楚楚可怜。不施粉黛的脸少了几分平日里的艳丽,却又变得娇媚可人起来。

    这么一张妥妥的初恋脸,别说男人连她都要动心了。许斯年能做到视而不见算他牛逼。

    柴钰立马化身闺蜜奴,把赵家上上下下连同潘树生和那两个小喽喽骂了个遍。

    骂过后又担心地旧事重提:“可是安安,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是啊,赵家我是回不去了,他们都说我不是我爸生的,没资格住在赵家的房子里。我那个二叔觊觎我家财产很久了,我看这一次他要梦想成真了。”

    “那你怎么办?”

    “我还能怎么办,自然是跟着我们年年了。”

    赵乔安一提到许斯年,脸就不受控制地变红了。

    柴钰一口水差点喷出来:“你说什么,跟着谁?”

    “当然是我们年……就是许斯年嘛,我们已经订婚了,他说过他会负责的。”

    那是赵乔安被砸晕前记住的最后一句话。许斯年一言九鼎,一定不会负她的。

    哪怕她现在已经不是赵家小公主了。

    柴钰:“你确定?”

    她跟赵乔安从小到大的朋友,深知这两人虽然订了婚但完全没有任何感情基础。许斯年娶赵乔安是为了联姻,现在她不是赵家人了,这联姻还有可能继续吗?

    “安安,你是不是因为担心他不再履行婚约,所以才那么……迁就他?”

    柴钰觉得自己的用词不是太准确,刚刚那个画面用“痴缠”可能更好一些。

    本以为病房里只有她们两个赵乔安会承认,没成想她立马摇头道:“我哪有迁就他,都是他迁就我。陪我做检查,给我推轮椅,还说明天要接我出院。就算我不是赵家人了,他也一定会娶我的。”

    柴钰终于忍不住伸手摸她额头。

    这也没烧啊,怎么净说胡话?

    赵乔安不悦地撇开头:“别闹,我受伤着呢。对了钰钰,我有件事情想要问你。我跟年年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不愉快?”

    柴钰:“你先改掉那个恶心的称呼我再回答你。”

    “行行,就我跟许斯年之间是不是有误会。我有点记不清在千禧年号上发生的事情了。”

    毕竟脑部受伤,有些事情记不住也是正常的。赵乔安本来觉得无所谓,但她从许斯年对自己的态度里看出了一点端倪。

    虽然他很绅士很有礼貌,但相比于她对他的亲热,他似乎没那么粘她。

    可他们是初恋不是吗,谈了这么久的恋爱,女生受伤了男生不是应该抱着她痛哭流涕表达担忧才对吗?

    他怎么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表现?

    柴钰……

    “你到底哪只眼睛看出来你俩是初恋,还爱了很久的样子?”

    “两只眼睛都看出来了呀。他以前有没有女朋友我不清楚,但我可以肯定他是我的初恋,是我爱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我刚刚醒来的时候看到他坐在窗边,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的身上,把他整个人都笼了起来,那感觉怎么说呢,特别温暖特别和善。当时我的心就扑通扑通直跳,那种热恋的感觉你是不会懂的。”

    “有什么不懂的,又不是没恋爱过。”

    柴钰没好气怼了她一句,随即又有点明白过来。赵乔安这是瞬间爱上了许斯年,并且无法自拔了?

    可要说初恋明明不是他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没时间细想,赵乔安又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柴钰也只能简单地把那晚船上的种种告诉了她,但刻意隐去了申皓宇的部分。

    她早就看申皓宇不顺眼很久了,吃软饭的渣男,这种恶心胚子就不必拿出来现眼了。

    赵乔安听完后十分震惊:“你说我我跟你说三十岁的男人精子活力不够?”

    “是,你还说他的小蝌蚪都游不动了。”

    赵乔安抱头哀嚎,所以他是听见了对不对?难怪她的年年对她不像从前那么热情了,难怪他没有跟她抱头痛哭。

    原来他在生气啊,气她嫌弃他了。

    这个人怎么这么……可爱呢。

    正坐在车上准备回公司的许斯年后背一凉,强压下了打喷嚏的冲动,顺便让司机调高了车内的温度。

    -

    第二天是赵乔安出院的日子。

    她一大早便起来洗漱完毕,乖乖坐在那里等着护士小姐姐替她换纱布上药。看着镜子里包了一圈的脑袋,赵乔安从起初的不适应觉得丑,到现在竟觉得还有那么几分可爱之处。

    柴钰说得对,她天生长得好看,怎么糟蹋都还是漂亮。

    这么漂亮的小姐姐,许斯年应该不舍得会为了一个小蝌蚪的玩笑就跟自己生很久的气吧。

    他应该只是小小地气一下就会消了吧。

    赵乔安难得动了动自己娇贵的手,把随身物品收拾好后,就站在窗户前望着楼下的花园发呆。

    今天天气不好乌云密布,眼看就要下雨的样子。她就在想许斯年有没有出发,会不会一会路上碰到下雨,到时候堵车怎么办?

    如果他来晚了,自己要不要小小地作一下?还是大方地原谅他,做一个乖巧懂事又明事理的女朋友?

    赵乔安想到这里就想给许斯年打个电话。摸出手机后在通讯录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他的名字。

    她又找了有没有例如亲爱的honey宝贝之类的名字,也都没有。

    她的通讯录非常老年化,全都是人名,连柴钰阮欣之类的也是规规矩矩地打了全名。

    赵乔安有点不安,立马又打开微信,在聊天页面翻了很久也没有找到许斯年的对话框。再去翻微信通讯录也是一样的结果,翻遍了所有联系人的朋友圈,也没找到一个像他的。

    就在这时病房门响起了敲门声,很快有人推门进来。赵乔安一看来的是庄诚,他身后空荡荡的再没有其他人。

    许斯年是不是抛弃她了,他不要她了吗?

    她的初恋把她扔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