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惊醒之后 > 正文 第十章 我回来了
    这名教士十分年轻,即便在雾气中也显得十分高挑,行了一礼之后转身的动作也十分潇洒,只不过在转身的瞬间,直接撞上了煤气路灯杆。

    “咣~”

    这一声脑门和金属的碰撞极为清脆,在傍晚的雾气中极为显耳,穆兰看着这名教士捂着额头头也不回地加快脚步离开,不由在心中念叨一句。

    ‘好听就是好头!’

    穆兰的心情也瞬间愉悦了一些,在这个世界的穆兰以前就不是什么虔诚的信徒,现在的穆兰则更算不上了,丝毫没有在心中取笑教士的负罪感。

    “先生,要我帮你提箱子吗?”

    马车车夫显然也听到了那声脆响,看了一会之后才收回视线,上前来帮穆兰提箱子,穆兰这才注意到这个马车夫仅仅是个孩子,以他的个人眼光看估计也就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不用,我自己拿就好了,今天的瓦伦丁港很真安静啊。”

    “是啊,最近天气不好,听说很快会有大风暴过来,所以最近,瓦伦丁港的一些大船都提前离开了,而且战争也结束了,之前还打仗那会,港口很多时候到半夜都很热闹。”

    “风暴?”

    穆兰再度转身回望,这次看的不是尼斯赫莉尔公主号,而是远方的海面。

    不过穆兰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在这个较为落后的时代,也有天气预报这种东西吗?

    “什么时候知道要来风暴的?”

    穆兰多问了一句,这少年也是个健谈的,正愁没人聊天,很自然就说了下去。

    “报纸上早就刊登了风暴预警,大家都知道了。”

    “那报社怎么知道的。”

    少年挠了挠头。

    “那我就不清楚了。”

    这么超前?穆疑问没有得到解答,但他也不再多问了,只是十分好奇这超前的气象预报,就是不清楚准不准,在他印象中并没有报纸还提供天气预报的说法。

    “现在的报纸都有天气预报?”

    “天气预报?”

    少年疑惑了一下,但也很快理解了字面意思。

    “就这次的大风暴有,平常是没有的。”

    “这样啊。”

    穆兰知道少年应该没有更多信息了,但对方的嘴巴却没有闲下来。

    “先生,听琼斯特警官的刚才的话,你是从前线战场上下来的,战场上刺激吗,你杀了多少敌人?”

    穆兰皱起了眉头,不由想到了曾经的战场,想到了那死去的战友,想到了死在枪下和刺刀下的亡魂,以及被蒸汽坦克碾碎的尸体......

    但张嘴的时刻,穆兰却换了一张笑脸。

    “战场可不好玩,也不刺激,有段时间得不到供给只能自己找东西解决,吃得稀奇古怪,好多人便秘半个月,硬生生让屎给憋死!还有丛林里的毒虫,有不少能钻到你最贴身的衣服里面吸血......”

    马车夫愣了下。

    “呃,这,这样吗。”

    “战争并不好玩,我有些累,要休息一会。”

    说完,穆兰就上了马车,坐在座位上闭起了眼睛,也让少年止住了询问他勋章的事情,他看得出穆兰不想多说了。

    码头外的路上,艾文揉着额头快步走着,刚刚那一下撞得有点狠,这会都还在隐隐作痛,脑门上估计都留下红印子了,他一边搓揉着额头,一边又回头看了一眼笼罩在雾气中的瓦伦丁港,尼斯赫莉尔公主号都只有一个模糊的船影。

    “风暴近了啊!”

    喃喃着,艾文不由想到了那辆马车旁的年轻人,那人站在那里就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视线朝他扫来,自己这个圣堂教士都微微心惊了一下,那种眼神,好锐利!

    这个人绝对见过血,而且不少!

    ‘圣光在上,愿神宽恕他的罪过!’

    同一时刻,在瓦伦丁的一座塔楼顶端,阁楼的房间内也有人透过玻璃看着港口的方向,这是一个披着厚重毯子的老人,在他的视线中当然看不到船只,最显眼的反而是更远方的灯塔,当然也看不到灯塔的轮廓,只能看到那灯塔的光束。

    随后老人马上转身,回到桌案前拿起钢笔不断书写,文字风格迥异,内容也极其古怪,其中一大段落就是关于风暴的。

    ......

    马车平稳地前进着,车内只剩下了穆兰和办完公务里奥,而马车的前进方向就是兄弟两的家,轻微的颠簸伴随着车轮声,穆兰的叙述也接近了为什么,车内的气氛沉默。

    良久后,里奥笑了起来。

    “没事的穆兰,我相信你,老巴克也会相信你的,即便你真的有罪,我们也站在你这一边。”

    穆兰额头青筋一跳,你这分明就是不信!我说了这么久你都听到哪去了?

    “谢谢里奥,不过我再重复一遍,我没罪,也没有临阵脱逃,提前回来也是我主动退役的,如果我有罪,肯定是会被绞死的。”

    “嗯,毕竟你是贵族嘛,要体面点,对了你被审判的事情,暂时别告诉老巴克。”

    穆兰现在有些理解为什么以前的自己和哥哥关系那么不和睦了。

    “知,道,了!”

    懒得多话的穆兰闭着眼睛从牙缝里憋出几个字,然后里奥就忽然伸手捏住了穆兰的脸颊,使劲扯了起来。

    “哈哈哈哈,这才是我弟弟,刚才在港口简直成熟得我都认不出来了,哈哈哈哈,这手感也对!”

    “我......放手!你给我放手!再不放手我还手了!”

    “那你还手啊,哈哈哈哈!”

    穆兰的脸颊生疼,拼命反抗,兄弟两在马车里闹腾起来......

    “琼斯特警官,我们到了!”

    路上就对车内动静十分好奇的车夫少年挺稳马车,叫了一声之后然后跳下驾驶位来开门。

    车门打开了,下来的两人一个提着行李箱还捂着一侧脸颊,一个捂着左眼不停搓揉。

    “呃,两位先生,你们......”

    “我们没事,你回去吧小巴尔,直接回家,路上小心。”

    里奥对着少年说了一声,后者应下后,带着依旧好奇的眼神,驾着马车离去了,穆兰站在边上没说话,用手揉,用舌头在口腔里抵舔脸颊,刚刚拧的人绝对用了全力。

    “记住,别和老巴克乱说。”

    “管好你自己的嘴就行了!”

    街道联排的一处房屋外,兄弟二人站在门口斗嘴,虽然脸颊疼得很,但穆兰却有种奇特的亲切感,一场打闹,让他迅速接纳了这份亲情。

    “咚咚咚......”

    门被敲响,片刻之后一阵脚步声从内传来,门打开的一刻,一个满头白发但精神抖擞的老人看到了站在门前的两人,他的瞳孔微微散大,表情从不可置信迅速变为惊喜,眼中也泛起泪花。

    “是,是穆兰少爷?”

    模糊的记忆迅速变得清晰,遥远的画面在脑海中被拉近,童年的一幕幕滑动到入伍前的那一刻,穆兰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放下行李箱一步跨过去抱住老人。

    “巴克爷爷,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