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独步江湖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名震八荒
    此次文武盛会的大致规则已经讲得很明白了,洛临渊听了后脑筋转的飞快,他嘴角微微一扬,似乎要搞场大事。

    他打算先观察两个回合,那政礼监大官庄严地喊道:“首先要分配的是花间坊以及方圆三里的产业。”

    话音刚落就见许多势力纷纷举起了木牌,之后按规矩,他们需要进行武艺或文艺的比试。

    灵倾城见到举牌势力中有她们霓裳阁的长期合作伙伴,于是吩咐将船开到了那方势力旁边。

    那方势力的头儿见状对灵倾城轻轻一笑:“多谢灵阁主支持了。”

    灵倾城笑道:“张先生,以后的生意还有很多地方需要继续合作呢,要是你拿到了花间坊对我们霓裳阁也是大有利处的。”

    进过一番激烈的比试后,灵倾城她们所支持的那方势力成功夺得花间坊及周围的产业。

    洛临渊在看了后成功发现了这种比试的漏洞,比试的类型一般由争夺方提出,而之后只要赢了任何一场比试的势力若还要争抢其他资源地盘,那么比试类型就由那方势力来定。

    他心中淡淡一笑,就等着那所谓飞花楼来针对霓裳阁了,只要敢来,那就等着裤子都被讹掉吧。

    怀安他的八极宗的船一直没有往任何一方正在比赛的势力靠去。

    不过有他想要的资源地盘他一举牌,那些想要举牌或者已经举牌的势力都通通打消了争夺的念头。

    他们一方面是为了讨好八极宗,一方面也是真的惹不起。

    那位大官继续以他那庄严肃穆地声音喊道:“接下来是翠玉花坊以及兰熙堂这两处资源地盘的分配。”

    翠玉花坊和兰煕堂是飞花楼的地盘,其他势力也不想跟飞花楼抢,毕竟飞花楼是他们的长期合伙人。

    灵倾城想着这次还是稳点,保住自己的地界就好了,就不去争抢了。

    然而这时,洛临渊举起了木牌,顿时全场都惊了。

    “哟呵,今年的霓裳阁竟然敢率先找飞花楼的麻烦了?”

    “这两家可谓是老对头了,每年文武盛会都要闹得不可开交的。”

    灵倾城也是吓了一跳:“洛公子你干什么!我们求稳就好了,飞花楼实力比我们强,不要去争抢,要是输了我们可还得赔不少钱呢!”。

    洛临渊嘿嘿一笑:“今年有我,就让我来带姑娘们走上胜利的巅峰吧!”。

    飞花楼的那位中年胖女人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呵呵,霓裳阁的人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我们还没找她们麻烦她们就先来找我们的麻烦了,有趣!”。

    随后先前那些霓裳阁支持过的友军势力都纷纷把船靠了过来。

    这时,那方一直没有动过的八极宗的船竟然开始动了。

    “快看快看!八极宗的船动了!”

    “他会支持哪一方呢?”

    那飞花楼的中年胖女人呵呵笑了一声:“我们飞花楼是离天城最大的利润获取处,离天城很大部分收入都是我们的功劳,八极宗的那位大人物想来也是看中这一点想要跟我们飞花楼合作吧,这下看她们霓裳阁怎么玩!”。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令众人傻眼了,只见八极宗的船径直略过了飞花楼,缓缓停靠在了霓裳阁这边。

    “什么!这怎么可能!为什么他不选我们飞花楼而去选那废物霓裳阁!”那胖女人傻了,她完全想不通那霓裳阁能给他们八极宗带去什么好处。

    众人也都傻了眼,“这……这什么情况?”

    “不……不知道,八极宗为何偏向于霓裳阁?”

    就连灵倾城以及船上的所有姑娘们都愣住了,随后她们反应过来纷纷激动的跳了起来。

    “哇啊啊,太好了,八极宗竟然会支持我们这一方!”

    “天呐,真的是老天爷眷顾我们呀!”

    “不对不对,是多亏了洛公子啊,他不是跟那八极宗的大人物是老相识吗?”

    顿时众姑娘们纷纷冲上前围住了洛临渊,脸上写满了崇拜。

    只见怀安右脚一踏,整个人从八极宗的船上飞跃到了霓裳阁的船上。

    灵倾城见状连忙恭敬道:“小女灵倾城见过大师!”。

    怀安拱手回礼道:“灵阁主客气了!”。

    洛临渊见怀安来了连忙从姑娘们的包围下逃脱出来。

    他上前一把揽住怀安的肩膀在他耳边低语着自己的计划。

    怀安听了后苦笑连连:“少爷,还真有你的啊,你这是想吞并剩下的所有地皮啊!”。

    洛临渊嘿嘿一笑:“那可不,还能让‘废话楼’的那些老娘们拿了去不成?”。

    随后只听那大官威严的声音传来:“霓裳阁这方选择比试类型!”。

    灵倾城看向洛临渊笑道:“洛公子你决定吧!”。

    洛临渊点了点头:“好嘞!”。

    随后他选择了比试武艺,霎时飞花楼的人都笑了。

    “这家伙敢跟我们比武艺,简直是找死啊!”

    “可不嘛,今天我们可是有高手坐镇的!”

    那胖女人闻言嘴角轻扬,“哼哼,我们今天专门请了一个宗师级别的武者坐镇,本想着待会儿争夺霓裳阁地界的时候选择武艺比试,结果她们倒还先送上门来了!”。

    她转头对她身边的那位说道:“大师,这次可就看你了!”。

    那人看上去也是个中年人,他身后背着两把短刀,一身黑色短袍,一头乌黑的碎发,眼神灰暗无光,整个人很是阴沉。

    他看着那边的怀安说道:“只要他不出手,在场就没有我对付不了的!”。

    随后双方比试的选手登上玉台,只见那黑色短袍的男人纵身一跃,他踩在玉石柱上快速飞跃,速度快到拉出一道道残影。

    “好快!这是个高手啊!”

    灵倾城见状不免有些担心,洛临渊笑了笑喊道:“拿我枪来!”。

    随后林烟柔扛着鹤泉枪走了过来,鹤泉枪对于她来说有些沉,她脸都憋红了。

    洛临渊接过长枪后对她笑了笑:“辛苦你了,看我给你们带来胜利吧!”。

    话音刚落,洛临渊一步踏出,下一秒洛临渊竟然凭空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又过了一秒后,洛临渊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玉台上。

    众人都惊呆了,“站在船头上竟然能这么快下到玉台上来,此人身法十分诡异啊,刚才就像是传送过来的一样,看来此人武功应该不低!”那黑衣人心中嘀咕道。

    随着那大官一声“开始”,那黑衣人“噌”的一声拔出了背后的双刀。

    他一个箭步飞杀而出,整个人如同贴地的黑影快速绕杀过来。

    洛临渊右脚踢了一下枪杆,整杆长枪旋了起来。

    那黑衣人双刀流利地挥砍着,那双刀在他手中犹如纸片般轻盈。

    洛临渊手持鹤泉枪快速旋转,舞了个枪花,霎时一阵“噌噌噌”的金属摩擦声响起,双方兵器相碰撞擦出一串火花。

    洛临渊脚步一错,他一枪斜刺上去,枪尖刺穿了那黑衣人胸前的衣服。

    洛临渊身子一旋,左手抬住枪杆中心,右手按住枪杆尾端,顺势将那黑衣人挑了起来,直接挑飞到半空中。

    那黑衣人刚被挑到半空中,就见洛临渊一跃而上,他手握尾端横枪一扫,那黑衣人将双刀挡在身前。

    然而这一击力道巨大,直接将他从半空中扫飞出去重重的摔在玉台上。

    那人借势一个后空翻翻了起来,他看了眼洛临渊心中有些惊骇。

    但他很快又恢复了状态再度杀来,双刀划破长空,锋利无比,刀刃还未到,刀刃掀起的劲风就让人感觉脸上被刮得生疼。

    洛临渊一个箭步冲上去,长枪破空,枪如惊雷,洛临渊持枪飞刺,枪尖的寒光袭来如同星芒闪烁,仅一个瞬间那黑衣人便感觉不妙,但他也退不开了。

    枪影遮天,一人一枪穿插而过,随后只见洛临渊手持长枪负手站在那黑衣人身后,而那黑衣人手握双刀,瞪着圆鼓鼓的双眼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随后只见那黑衣人身上逐渐爆出一个又一个的血窟窿,鲜血不断从中涌出。

    爆出的血窟窿愈来愈多,最后那黑衣人整个人被刺成了马蜂窝一般。

    他身子一瘫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顿时四座的人都吓懵了,“喂……你刚才看他出了多少枪?”

    “不……不知道,太快了根本看不清,不过能把人刺成马蜂窝也就太夸张了吧!”

    就连那位大官和他旁边的副官都傻眼了,好快的枪法,仅仅一个瞬间便刺出了上百枪的感觉!

    灵倾城她们那些姑娘们也都惊呆了,她们没想到洛临渊这么厉害,难怪能和八极宗宗主那种级别的人物关系那么好。

    此时飞花楼众人脸色惨白,尤其是那胖女人,她们此战一输,那么翠玉花坊和兰熙堂就归霓裳阁了。

    那两个地皮可是她飞花楼最为关键的两处地方,一旦没了,那么她飞花楼的利润至少降一半下去。

    正当那位大官要宣布结果时,洛临渊皱起了眉头看向另一边。

    只见一个黑影从距离这儿很远的地方踏水而来,速度极快,简直是爆速。

    “呵,来了个有趣的家伙!”洛临渊嘴角微微一扬。

    众人在那道黑影靠近后才发现,顿时又是一阵惊呼。

    “快看!那是什么东西?!”

    “我去,好像是个人啊!”

    “别闹啊,人能在水上跑得这么快吗?”

    “哎哎哎,好像还真是个人!”

    只见那道黑影纵身一跃,在半空中翻滚了一圈后稳稳的落到了玉台上。

    果真是个人,还是个老者,那老者一头花白的长发凌乱的披在身后,他身板笔直,脚步刚健有力,他左眼处有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

    “来者何人,竟敢擅闯文武盛会!”那位大官怒喝一声。

    那老者没有理会他,而是径直走到那倒在血泊中的黑衣人面前。

    他满是皱纹的脸此时带着一阵愠怒,他怒目看向洛临渊声音低沉道:“是你杀我的爱徒?”。

    这位老者竟是这位黑衣人的师傅!

    那飞花楼的胖女人闻言心中冷冷一笑,“太好了,这老头看上去十分厉害,哼,叫你臭小子敢坏了我的计划,现在你要死了!”。

    洛临渊耸了耸肩:“如何?”。

    “很好,你小子很有种啊,那么你就下去见阎王吧!”

    见老者要动手,那位大官立马大喊道:“速速拿下!”。

    霎时众多政礼监的官员们将老者团团围住,那老者冷哼一声:“这小子杀了人你们当官的不追究吗?”。

    洛临渊笑了笑说:“他先想要杀我的,我这是‘正当防卫’!”。

    “呵呵,很好,很好!”那老者刹那间释放出了骇人的气息。

    真气化风卷起一阵强大气旋将周围的政礼监官员们全数掀飞。

    强大的威压降临让全场大气都不敢喘。

    那大官一怒:“放肆,尔等贼人还不束手就擒!”。

    那老者猩红的双目瞪着那大官,那大官瞬间冷汗直流,感觉被他直视着心脏都快骤停了。

    “我今日必要杀这小贼,谁敢拦我谁就去死吧!”他浑身气焰高涨,全场的人都感觉自己快被那强大的威压给弄窒息了。

    “猎人与猎物目前还说不准呢!”只见怀安走到玉台上笑眯眯地看着那老者。

    “少爷,此人是大宗师境界,不如让我会会他?”

    洛临渊双手抱在脑后:“成,正好看看你小子最近有没有长进。”

    “还想拿老夫练手,那可就要有赴死的决心了!”老者怒喝一声飞杀上来,他身边还伴随着滚滚气旋排空扫来。

    怀安毫不畏惧直接迎了上去,他的周围真气凝聚成了八卦图案。

    老者惊天一拳轰击过来被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给震退出去。

    那老者一惊,随后他怒喝一声一股气浪将怀安逼退。

    老者步步紧逼,他飞身跃起一记手刀朝着怀安脑门劈下。

    怀安双脚发力跳开,随后他整个人贴地一记扫堂腿。

    老者单手撑地一个空翻灵活的躲开了,怀安整个身子在地上一旋,浑身猛地一发力从地上弹了起来。

    他趁此机会手掌一翻一掌拍在了老者小腹上。

    “八极封天掌”这一掌直接将老者体内的真气和内力尽数封住。

    老者见状眉头一皱,他面色阴冷,双手扶在膝盖上半弯着身子缓了好一会儿。

    只见这时,他大喝一声,体内的真气和内力竟然瞬间解封了。

    怀安见状有些震惊:“呦呵,还能解封,有点本事啊!”。

    老者浑身真气凝聚于掌心,他一掌向着怀安杀去。

    怀安施展“八极震天掌”迎了上去,双掌相对爆发出一阵气浪。

    那老者吐出一口鲜血倒滑出去,怀安抹了抹嘴角的一丝血啧,这老东西内力很深厚啊!

    “呵,有意思,接下来希望你这把老骨头还能继续打!”怀安整个人气息不断攀升。

    “四极劲!”怀安整个人身子一晃消失在了老者面前,随后怀安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一道粗如华表的拳芒绽放,老者迅速转身双臂交叉挡在身前。

    这一拳将他击退近十米,老者脸上满是惊骇,这是什么力道?!

    “五极劲!”怀安飞身一拳再度杀出,一拳轰在老者身上,恐怖的力道让那老者只觉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了。

    “六极劲!”怀安的力道还在不断攀升,老者已经快招架不住了,他浑身气血都在翻涌。

    “七极劲!”这一拳将老者双臂骨骼击得粉碎,他猛地一大口鲜血喷出倒飞了出去。

    “八极劲!”,这一声一喊出,老者吓得面色苍白,他拼尽全力猛地一个踏步飞跃到湖面上以爆速踏水飞奔而逃。

    速度之快犹如一道闪电,仅一个瞬间便逃出了老远。

    怀安一愣:“我靠,这跑的也太快了吧!”,他的八极劲刚要施展出来却发现老者已经逃出了他的攻击范围。

    那老者一阵狂笑:“哈哈哈,打不过你我还跑不了吗?我堂堂大宗师境界,想要逃走还不是轻而易举,想杀我门都没有,我徒儿的仇我早晚会回来报的!”。

    正当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一阵喧嚣,他疑惑的回头瞧去。

    只见洛临渊手持鹤泉枪也同样踏水而来,速度竟然丝毫不比他慢,甚至还更快,随后洛临渊整个人腾空一跃。

    “龙寒啸月!”纯炼的真气化作一道龙魂虚影盘绕在枪身。

    一枪劈下,老者绝望的大吼一声似乎是最后的挣扎。

    长枪落下,伴随着一声巨响湖面爆起了十丈高的水柱。

    待到水柱崩散、湖水平静后,众人只见洛临渊手执长枪傲立于湖水之上,好似一位天神下凡。

    怀安双手环抱在身前静静地看着夕阳之下湖面上那道绝世无双的身影眼眶不禁有些泛红,似乎看到了曾经那个独霸江湖、睥睨天下的“洛神君”的身影。

    他笑着喃喃道:“哎,少爷这一战必定是要名震这离天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