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独步江湖 > 正文 第十一章 不属于你的东西
    洛临渊顿时眉头紧皱,那个玉佩实在太过于重要了,他必须把玉佩拿回来。

    他趁众人不注意,身子一跃轻盈的飞跃出了御监司。

    …………

    元武城内,在夜色的掩盖下,一位黑衣人背着包袱飞檐走壁,在屋顶上快速飞跃。

    她身法极快如同鬼魅,几乎眨眼间就已经跃过数家屋顶。

    她来到元武城临近外城区的一座不起眼的小院内,小院里正有一位身着紫色长袍的男人站在井边。

    男人一眼看上去应该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

    此时他见到黑衣人来了后嘴角轻轻一扬:“来了?东西呢?”。

    黑衣人闻言将背后的包袱丢给了那人。

    那人接过包裹后便向屋内走去,他把包裹放在桌上拆开来看。

    只见包袱里装着一大堆东西,其中便有玉佩、雷破天、伏天尺,以及北苍皇朝亲赐秘宝——驭龙锏!

    那人拿起驭龙锏挥舞了几下,此锏材质极佳,上手轻盈,锏身有四条黑龙盘绕其上,挥舞时与空气摩擦的声响真如一阵龙吟。

    男人不禁大喜道:“妙哉妙哉!不愧是出自北苍皇朝之手的佳作啊!”。

    他爱不释手的把玩了好一会儿后才随手甩给黑衣人一大袋银元。

    “干得不错,这儿没你的事了,你先离开吧!”,黑衣人收下银元后立即离开了。

    黑衣人借着月色疾行至外城区,元武城外城区是供给贫困之人居住的,所以这里的房屋都比较老旧,而且人烟稀少。

    黑衣人来到一座院房外,她谨惕地向四周张望了一会儿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她进了房屋后,将桌上的几盏烛灯点燃,然后轻轻地取下黑色面罩和头巾。

    她一头柔顺的长发放了下来,双眸橙色的瞳孔在烛火的映照下显得波光粼粼。

    褪去黑色外袍露出的紧身衣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乍一看也是一代绝色佳人。

    她缓缓走进自己的房间,将一口袋的银元倒了出来,她看着这些闪闪发亮的银元不禁嘴角上扬。

    这时屋内传来一声老妇人的呼喊:“月儿,是你回来了吗?”。

    黑衣女子笑着应了一声:“是的奶奶,我回来了!”。

    她收好银元走出了房间,可她刚一走出房间,便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到了。

    只见一位身着银色麒麟长袍,长相俊秀的年轻男子正端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对她笑了笑。

    女子颇为震惊道:“是你!你怎么可能找到这儿来!”。

    年轻男子笑了笑说:“找你确实花了点功夫,不过我运气好,之前正巧看到远处有个黑影于是我就一路尾随过来了,结果就找到这喽!”。

    此人正是洛临渊,他半路上尾随黑衣女子过来的。

    “月儿,你在跟谁说话呢?家里来客人了?”这时一位老妇人右手拿着根竹制拐杖,左手四处摸索着缓缓走了出来。

    洛临渊看了看老妇人对黑衣女子道:“这是你奶奶?看来老人家患有眼疾啊。”,洛临渊一眼便看出老妇人眼睛有些不便。

    黑衣女子瞳孔猛地一缩,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略过洛临渊挡在了老妇人身前:“不准你伤害我的家人!”。

    洛临渊闻言愣了一下,顿时面带苦笑,“好家伙,现在我反倒成坏人了是吧?”。

    老妇人见状揪了揪黑衣女子的衣角神情有些紧张道:“月儿,发生什么事了?”。

    却听洛临渊苦笑道:“姑娘,我并非来闹事的,我只是想拿回几样贵重物品罢了!”。

    黑衣女子闻言哼了一声:“不给,你之前吃我豆腐,你的东西就当补偿我了,咱们两清!”。

    老妇人听了黑衣女子的话后顿时脸色一变冲洛临渊怒骂道:“你个畜生,竟然敢占我孙女儿便宜,我这把老骨头跟你拼了!”。

    说罢提起竹杖向前乱舞一通,把桌上一个花瓶都扫到地上摔得稀碎。

    洛临渊连忙跳开摆手解释道:“老人家你别激动呀,这之间有误会啊!”。

    黑衣女子也连忙拉住老妇人安慰道:“奶奶你别激动,你先回屋里去休息,我和他到外面单独谈谈。”

    老妇人一把拉住黑衣女子担忧道:“月儿啊,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小心啊!”。

    黑衣女子笑了笑:“放心吧奶奶,他不敢把我怎样。”

    洛临渊无奈的苦笑连连:“我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今日竟反倒被挂上个‘不是个好东西’的定义,荒谬啊……”。

    安置好老妇人后黑衣女子瞥了眼洛临渊道:“有什么事出去说!”。

    洛临渊跟着黑衣女子到了院子里,黑衣女子看了眼洛临渊说道:“你到底想要回什么东西?”。

    洛临渊回答道:“一块玉佩、一把钢尺以及一个奇怪的手套。”

    黑衣女子摇了摇头:“抱歉,还不了你了,我已经把它们卖了。”

    “谁?”洛临渊闻言眉头一皱,“一个你惹不起的人,你若想要回去他会杀了你的!”黑衣女子好笑道。

    洛临渊挠了挠头:“不知姑娘可否透露一二?”,黑衣女子笑了笑:“我有什么报酬?”。

    “这姑娘是掉钱眼里了吗?”洛临渊心想,随即他笑着说道:“这样吧姑娘,我们谈笔交易,你带我去找那个买家,然后等我办了他拿到东西后我只要我说的那几样,其余的都归你怎么样?”

    黑衣女子有些震惊:“办了他?你确定你有那本事?条件是很诱人,但我不干丢性命的事!”。

    洛临渊开玩笑似的嘿嘿笑了笑:“相信我,我无敌!”,黑衣女子白了他一眼:“我只负责带你去,至于你的生死与我无关,但要是你成了的话就要履行诺言。”

    洛临渊点头答应:“放心绝对不会食言!”。

    女子哼了一声,她回到房屋里跟老妇人吩咐了几句后便带着洛临渊去往先前那个小院,她肯定那紫袍男人还没有离开。

    …………

    洛临渊他们来到先前那紫袍男人所在的小院内,那人果然还没有离开。

    此时屋内正点着明火,里面还传来两人的交谈声。

    洛临渊和黑衣女子翻到了屋顶之上,洛临渊轻轻掀开一片瓦块往下看去。

    只见一位紫色长袍的男人正在和一位长相凶悍、虎背熊腰的光头大汉交谈得十分欢快。

    “此人是谁?”洛临渊指着那紫袍男人问道,黑衣女子皱了皱眉说道:“紫袍男人是元武城四大家族之首北府齐家的人,至于这个光头我就不知晓了。”

    这时只听下方那光头冲紫袍男子哈哈笑道:“齐老哥啊,这次这批货我十分满意啊,待我献给门主后,我们烈刀门定会重谢你的!”。

    听到“烈刀门”三字,洛临渊和黑衣女子同时瞳孔一缩。

    “又是烈刀门?这还真是有缘!”洛临渊苦笑一声。

    黑衣女子看向洛临渊淡淡的说道:“好了,这些东西如果到了烈刀门手里,你就彻底没机会取回来了。”。

    洛临渊笑了笑没说什么,只听那紫袍男人端起酒杯笑道:“客气客气,记得代我向你们门主问声好,我就先干为敬了!”。

    那光头随即也将酒一饮而尽:“好酒!这时候也不早了,我便不久留了,齐老哥,我先告辞了!”,说罢他起身将包裹提起。

    紫袍男人闻言也笑着起身道:“还请慢走,那我这就不送了!”。

    随后光头男人背起包裹迈出房门,径直向院外走去。

    待到光头离开后,洛临渊在想该怎样把东西弄回来呢?

    却听这时,屋内那紫袍男人语气冰冷的说道:“楼上的那位朋友,可否下来一见!”。

    黑衣女子闻言立即大惊:“不好,我们被发现了,赶快离开。”

    屋内的紫袍男人听见屋顶上细微的动静后冷哼了一声:“哼,既然不现身,那我便逼你现身!”。

    说罢从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猛地朝屋顶甩去。

    银色的匕首犹如一发离弦之箭刺穿屋顶的瓦片朝着黑衣女子飞去。

    黑衣女子一个大惊连忙跳开,可那匕首速度极快,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贴近她面门了。

    “完了!”黑衣女子心中一凉。

    就在这时,洛临渊出手快若闪电,他一把握住了半空中飞速前行的匕首,整个匕首尖端在离黑衣女子瞳孔仅有几厘米的半空中瞬间停住了。

    黑衣女子吓得流了一身冷汗,这紫袍男人一出手洛临渊便知晓了他的境界,此人应该是个才步入先天初期的武者。

    那紫袍男人见许久没动静后感到十分疑惑,“怎么回事,失手了?”。

    黑衣女子缓了口气对洛临渊小声说道:“刚才谢谢了,差点就交代了,不过我们不是两个人吗,他怎么说‘一位朋友’?”。

    以洛临渊的本事,若是他想隐匿气息,就凭一个区区先天武者怎么可能发现的了他,那人只是发现了黑衣女子的气息。

    洛临渊对她笑道:“没事,你先下去,我一会儿就来,还有这把匕首你拿着!”。

    黑衣女子惊疑道:“你干什么,难不成要我下去送死?!”。

    洛临渊苦笑着说:“我要想坑死你我刚就不会救你了,相信我!”。

    黑衣女子半信半疑的接过匕首然后从屋顶跃下,随后她一把将房间门推开。

    紫袍男人见到黑衣女子后颇为震惊:“是你?你来干什么!”。

    随后他又注意到了黑衣女子手中的那把匕首,此刻他更为惊讶了:“你接住了我的匕首?这怎么可能!”。

    只听黑衣女子冷哼一声:“接住你匕首的人不是我,我也不是有意来找你的,我只是个带路的而已!”。

    话音刚落,就见一只手突然搭在了紫袍男人的肩膀上。

    几乎同时,紫袍男人的耳边传来了洛临渊的低语:“你好像拿了什么不属于你的东西吧,现在把它们还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