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世界:御兽传说 > 第二十八章 超进化
    “总之这件事就麻烦你了,大妖精。至于接下来嘛……我和黯灭还得试一试【超进化】方面的事情。”

    在配合兴致勃勃的希尔芙测量完身体数据之后,维牧有些尴尬的说道。

    “是吗,那我就在一边看着,不会打扰到你们的。”

    大妖精身体飘浮着盘坐在空中,明明背后蝴蝶般的翅膀并没有扇动,给人的感觉非常的不科学。

    “终于要来了吗!”听到这点,黯灭开始兴奋起来。

    【超进化】是御主对契约兽的强化,如果效果显著的话哪怕是还处于幼体的它,也能够获得不错的战斗力。

    “你先别激动得太早,相关知识还是得先了解一下才行。”维牧提醒道。

    接着,他便在脑海里将最近学习到的相关知识组织成语言,如同授课老师一般,缓缓开口讲述了起来。

    “怪物和人类的寿命是不同的,人类往往只能活七八十载,而很多怪物的寿命能达到百年,千年,甚至于不朽,所以同御主一起成长的岁月对于契约兽来说其实非常短暂。”

    寿命是一个人与怪物都回避不开的问题,如今的人类社会中,大多数头目级以上的怪物都经历过了和自己御主的生离死别。

    “对于常人来说,能够在自己有限的生命时间内将契约兽升级到头目就已经是相当难得的事情了,达到领主级少之又少,并且个个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拥有天灾级的契约兽,更是只有一些传说中才会发生的情况。”

    这是人尽皆知的情况,毕竟相关的大数据就摆在那里。

    “但御兽师们所要面临的怪物却非常凶悍,几乎每年都有地区会遭遇恶劣怪物的侵害,其中还不乏天灾级怪物引发的灾祸。这就需要御兽师前去击退。”维牧接着说道。

    御兽师彻底取代了狩猎者在人类社会中的地位,也就理所当然必须肩负起原本属于狩猎者的“击退影响人类生活的怪物”这份责任。

    然而现在的御兽师大多热衷于各种竞技比赛,已经偏离了最初靠此磨合技艺的出发点,他们都是看上了比赛的危险性小,利润大,还能够赚取名气这些好处,才会如此沉迷。

    “天灾一出,万兽皆退,领主级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头目级更不是对手,而能够使御兽师们做到这种越级战斗的,正是【超进化】。”

    当天灾级怪物出现的时候会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那便是该区域内的所有能逃跑的生物都会望风而逃,仅仅是这份影响力就足以见得其恐怖。

    “【超进化】是一种御兽师对契约兽的支援魔法,它可以让契约兽在短时间内获得强大的力量,效果强大的甚至能直接进化到自身的下一个等级。”

    这是御兽师标志性的能力,属于必修课程。

    是否拥有保证直接提升一个等级的效果暂且不论,至少八荒学院里面的所有人都会这项能力,并且还在孜孜不倦进行着开发——除了维牧以外。

    “而做到这一点的关键在于——想象!”

    “哈?”听到维牧的这番话,黯灭整个人都呆住了,“你这说明也太抽象了吧,是不是看书的时候多翻了一页?”

    “书上就是这么说的,我就算是再怎么马虎,也不可能犯这种错误还察觉不到。”维牧无奈道,“我认为应该赋予你速度上的强化,就要以此为想象,对你施加实际效果。其他方面也同样如此。可是我的那份想象是否能够生效,效果究竟如何,那就得看我们之间的磨合和修行了。”

    “所以才会出现有的御兽师施展出的【超进化】后,能够直接提升契约兽一个等级,有的则仅仅是进行强化,其中的难点就在这里。”维牧继续解释道,“根据怪物的特性为其摸索出未来进化的方向,然后再运用自己的力量令其暂时提前一步达到那种程度,这便是【超进化】的真正意义。”

    “摸索未来进化的方向?”

    听到这句话,黯灭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怪物可不会老老实实的当作人类的打工仔,特别还是在他们拥有不弱于人类智慧的这一前提情况之下。

    正是因为御兽师能够为怪物摸索出未来进化的方向,提供令其迅速得到成长的实质性好处,而人类可以借助它们的力量发展自己的文明,二者相铺相成,才诞生了如今这番和谐的社会。

    “也就是说,我通过【超进化】临时变成的怪物,就是我未来可以直接选择的进化方向咯?”

    “说得没错。”维牧肯定的点了点头,“作为一名御兽师我虽然只是个菜鸟,但对于怪物的身体构造还是相当清楚的,所以【超进化】现在就能够试一试。若是能够成功的话,黯灭你说不定就可以在接下来的学院排位战里大展身手了呢。”

    “那就话不多说,赶快开始吧!”

    对于能够变强这种事情,黯灭自然是期待无比,连忙急不可耐的催促道。

    “那好,我就先……”

    可就在维牧准备对黯灭继续【超进化】尝试的时候,身为局外人的希尔芙却突然间嚷嚷了起来。

    “等一下,我怎么越听越觉得不对味了啊!”

    “干嘛,围观群众?”

    即将上演的好戏被人打断,让黯灭感到有些不满。

    “有什么问题吗,希尔芙?”维牧问道。

    “维牧同学,这头幼龙……难道是你的主宠吗?”

    “是啊,这种事情必须得详细说明吗?”维牧疑惑道。

    毕竟他成为御兽师还没几天,一些相关的行规还不太了解。

    “不不不,我奇怪的是,你这进度也太落后了吧,完完全全就和一名刚刚签约契约兽的小白一样,甚至,我先前一直都以为黯灭只是你的副宠而已。”希尔芙惊讶的说道。

    大妖精并没有将话说得直白,维牧自己反倒是直接聊开道:“是在奇怪我这个小白,为什么能成功就读于多少御兽师梦寐以求而不得的八荒学院吧。那你得去问问身为校长的林野先生,为什么会对一个狩猎者那么感兴趣才对。”

    不知是早就被盯上,还是说这是一段孽缘,维牧无奈的摆了摆手。

    “呃……诶诶诶诶诶!”

    听完维牧的解释,大妖精惊讶的声音响彻了整个世界树的下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