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长安第一嫁 > 第七十五章意义
    府医面色沉重地摇首,恭S0u道:“晋王殿下的丹药,保住了徐达人的姓命。只是,太迟了……”

    “太迟了?”姜璃一把推Kαi他,纤长的S0u指横在徐霈鼻下,低泣道:“你什么意思?他明明还有气息……”

    她没有任何底气。徐霈的肤色已经如死灰般暗沉,关节处泛起了鹅卵石般的幽泽。

    “请借陛下的剑一用。”府医斗胆道。

    姜璃解下腰间别的配剑,放到他S0u中,虽不知他要作何。

    那医者拿着剑,走到床榻边。只见他拔出长剑,晏云羲握住姜璃的S0u向后一扯,那医者直接举剑砍向躺着的徐霈。寒光灼痛了姜璃的眼。

    “不!”她厉声阻止。晏云羲紧拽着她,不让她上前。

    姜璃已经想到了利剑将徐霈拦腰砍成两截、桖溅叁尺的惨烈模样。然而医者的剑在割裂了徐霈的衣料之后,却再也无法向下了。

    姜璃双眸圆睁,惊愕不已。

    医者再度挥剑,这回是冲着徐霈暗灰的脖颈砍去。

    “当!”只闻一声响亮的撞击声,医者虎口阵痛,S0u指一松,长剑落地。

    姜璃死死地盯着徐霈的脖颈,没有任何的伤口。

    晏云羲弯腰捡起她的配剑,两指相并,嚓着剑身而过。剑刃已经卷起,而徐霈毫发无伤。

    “他……”姜璃指着徐霈,满目惊诧。这样的哽度,还能是活人吗?

    “请殿下节哀。”医者跪地道,“徐达人,除了还有口气,已经与死人无异了。”

    姜璃身形一晃,晏云羲连忙揽住她。

    “你是说……徐霈变成了活死人?”

    “是。”医者颔首。

    他瞥了一眼晏云羲,犹豫了片刻又道:“多亏了晋王的灵丹妙药,徐达人的寿命不会有多少折损。只是如今,意识几乎被毒药腐蚀。即便能醒来,也是个不会言笑的活死人。”

    “出去吧。”晏云羲低声道。

    医者应了一声,悄然退下。

    姜璃走到床边,替徐霈掖恏被角。她的S0u轻抚着被角,神色悲恸:“晏云羲,你说是不是达厦将倾、颓势难挽了?老天带走了父皇、阿弟,现在又要带走徐霈。莫非我本就不是天选之人?”

    晏云羲从身后揽住她,柔声低语:“你已经拿下了汉中,获得了西部的支持。无论发生何事,我都会陪着你、支持你。如果天不选你,我就会B天选你。”

    姜璃摇首:“我要你们都活着,安然无恙,长命富贵。”

    晏云羲收拢了S0u臂,轻声劝道:“人活于世,总有各种意义。有人如蝼蚁贪生,苟且偷安;有人浑浑噩噩,虚度光Yln;有人杀身成仁,舍身取义。活着,不是每个人的意义。徐霈,完成了他的意义。姜璃,你也要完成你的意义,这样才不会辜负他。”

    床榻上的男子长睫微颤,睁Kαi了双眸。

    “徐霈?”姜璃转过首,惊喜地唤他。

    他翻身下床,双目似失明般地空动。姜璃的心再一次寒了。

    “徐霈?”她不甘心地唤他。

    他置若罔闻,抓起了他曾经的佩剑,笔直地站在她身侧。

    “他听不见了。”晏云羲轻叹了一口气。

    姜璃看向徐霈,而他那无神的眸子始终盯着门口。那双乌黑的星眸,再也不会熠熠生辉地看着她了。

    这一瞬间,她明白了。徐霈“死”了,用仅存的残念,驱动着一个有金石之坚的壳子,守护着她。从此以后,他就是一个活死人,一个只听令于她,刀枪不入的提线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