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谍海王牌 > 正文 第1790章 寻找庇护所
    见此,范克勤立刻模拟冈田仙太郎的位置,心中根据对方的移动速度,稍稍往上移动了一点点枪口。瞄准的是对方的右胸位置。跟着右手手指,好似真的再射击一般,轻轻的扣动了扳机。

    大约将近半秒后,冈田仙太郎的后心位置,正好移动到了刚刚范克勤瞄的位置,出现了高度的重合。范克勤心中满意,很好,这说明自己计算的对方的提前量,还是非常准确的。至于孩子?抱歉,我只知道干掉小鬼子。不在乎他附近出现的是谁。

    冈田仙太郎蹲下跟那个孩子说了两句话,那个小孩点了点头,然后冈田仙太郎起身,拎着那个孩子,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入了主建筑的大门。

    要知道,五百米的无光学瞄准辅助的机瞄,难度不是一般的高。但是范克勤有把握就是有把握,没把握便是逞强也没有任何用处。

    冈田仙太郎从下车,一直到领着小孩进屋,一共没超过十秒钟。范克勤感觉还是够了。十秒钟,人类能跑好几十米,甚至是一百来米了。

    和华章接下来观察到了晚上八点来钟,主要看的就是冈田仙太郎大宅的各个窗户了。不过,从冈田仙太郎回到屋内,一直到现在,两人再没发现老鬼子的身影。虽然可以从那个窗口传来的灯光大概的判断一下,但看不到人,对于备用的狙击计划是没什么用的。

    等看到了差不多九点来钟,范克勤和华章不在监视了。到了卫生间洗漱了一番。原先的房主虽然把绝大多数家具都拉走了,但是一些固定的设施肯定没办法动的。是以在卫生间洗漱一点都不耽误。

    剩下的一点家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了,比如说在一楼佣人房间的小床什么的。档次不够,于是房主也没拉走,就留了下来。但范克勤华章也不嫌弃,铺上新的床单,往上一躺,挤点挤点呗。照样能够睡觉。

    到了第二天,两个人早早的起来,继续监视冈田仙太郎的大宅。等吃过了早餐,范克勤嘱咐华章在家继续盯着,他自己要出门,给备用计划中的自己寻找安全的庇护所。至于东西都吃没了怎么办?不用怕,早餐吃过了,午餐饿一顿华章也不会有事,等晚上自己回来,多买点东西就好了。

    范克勤穿戴完毕,在门口听了一阵,找了个没人的机会,快速的走出了家门。首先在附近的尖沙头也就是尖沙咀地区,来回转悠了起来。

    尖沙咀这个地方虽然比不得后世那么繁华,但在这个年代也算相当不错了,毕竟尖沙头除了高级的住宅区,也就是海景大宅之外。还有很多的码头,从名字就能够听出来,尖沙咀嘛,形状尖尖的一个地区,临海。这里原先就有不少可以自然停靠的渡口。加上后来修建,是以码头渡口非常多。

    而码头渡口一多,依附于其上的讨生活的人也就逐渐多了起来。如此也就得到了很好的发展。范克勤坐在黄包车里,随便报一个街道名,然后车夫便拉着车开始跑。

    实则呢,范克勤是坐在车上,观察两旁的情况。在心中判断一下大致的可能性。如果合适,等跑出去一段后,或者是到了自己所报的街道名,范克勤自己在溜达回来,并且到这一片区域内,实地的开始侦查,认真的作出评估。

    如此,一上午很快的过去了,范克勤这一上午考察了不少看起来合适的地方,不过实地过去一看,却不行。是以整个上午,范克勤收获的比较少,就一个地方,比较合适。那便是在艾华路上的一座教堂:圣加利亚大教堂。

    这座大教堂是英瓜兰佬们,逼迫满清签署租赁港岛后修建的。毕竟无论是英瓜兰佬,和美地家佬,全都是信奉这个教派的。

    没错,看看人家信奉的这个玩意,跟他们国家的宗旨多么的符合啊。那就是决不允许有别的声音存在。否则就直接弄死你,抢劫你。不不不,不是抢劫,是自由。而且这是我的自由,我就是要做生意,自由贸易嘛,所以我就要携带大量的枪械,炮弹,武器直接干开你的国门,然后用这些武器,保护这种自由。

    教义上也写了,中心思想就是:我是唯一的,别的存在都是异端啊,对不?所以我的自由高于一切,你的自由……你的自由一点都不重要。除非我觉得重要,比如我就要帮着你们的某个极端势力独立,我认为他们需要自由。嗯,所以重要了。

    咳咳,咱们还是不讨论这个玩意,整多了,我怕至高神蟹哥降临。就说这个圣加利亚大教堂吧。为了让神的光辉普照这里。是以英瓜兰人修建的时候很是卖力。当然,干活的还是本地的民众啊。也没啥成本,就地取材呗。那就好好修建着。于是乎这个圣加利亚大教堂出现了。

    整个教堂主体是两层。但正面看,横向足有上百米。在这个年代已经是很宏伟的宗教建筑了。事实上在后世,很多教堂都没这么大。而且每层的挑高是非常高的,足有七八米的挑高。是以这个两层的建筑比很多五六层高的楼房还要高。

    欧式建筑嘛,所以整的跟个城堡似的。中间一个最高的玩意,有点像是钟楼。最顶端,冒出几个尖尖的东西,所以整体看跟个皇冠似的。两边锐角倾斜式的房盖。在房盖上,则是隔三差五的有个气窗。在建筑最两边还有一个塔尖式的顶子。十字架什么的倒是挺少,在塔尖上,仿佛装饰品一样。

    再就是正门的一个了,在门楣的最上方。很大,足有三米左右的样子。一个赤裸的男人,就在腰间围了点布,被人钉在了门上方的十字架中,被人不停的参观着。这就是传说中的:“某某来了都保不住他,我说的。”中的某某了。这就不禁要问了,他都这样了,他怎么可能会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