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天龙帝 > 正文 第3168章 妥协
    道宫的上空,有洪亮无比的声音在回荡着,就仿佛大道神音一般,令人的心魂都为之颤栗。

    嗡!

    紧接着,虚空一阵扭曲,从里边走出了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

    他身穿一件宽松的白色道袍,看起来仙风道骨,整个人都仿佛跟大道融为了一体,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宫主!”

    “太好了,宫主来救我们了。”众道宫长老身形猛然一颤,神色欣喜到了极点,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

    “宫主,你再晚来一会儿,恐怕就见不到我们了。”就连大长老乘风天尊,也忍不住松了一口大气,对那名老者苦笑道。

    “给我散。”白发老者冷哼一声,一股神秘莫测的力量就从他的体内涌动而出,朝萧羿一行人笼罩而去。

    轰地一声巨响。

    电光火石之间,原本将萧羿一行人困住的那股时空之力,就瞬间被白发老者的力量给轰散开来,消失地无影无踪。

    “本尊!道宫宫主,你的本尊不是要镇压禁忌鬼路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时元老祖脸色陡然大变,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要知道,他刚才召唤出的,虽然只是他父亲的一道化身,可也拥有无与伦比的战力,哪怕是天尊在他面前也不堪一击。

    可是,道宫宫主刚才仅仅只是随意施展了一招,就将他父亲化身的力量给瓦解掉了。

    只有道宫宫主的本尊,才拥有如此可怕的战力。

    如果对方想要杀死自己的话,哪怕是他父亲的化身,恐怕也救不了他。

    “我辛辛苦苦镇压禁忌鬼路,为的就是守护圣陨天,可你们倒好,居然想要毁掉我辛苦创办的道宫,你们真的以为我是软柿子想捏就捏吗?”道宫宫主深邃的眼眸之中,陡然间有刺目的精芒迸射而出,冷冷地盯着时元。

    时元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感到浑身从头凉到脚,就连灵魂都忍不住颤栗了起来。

    他虽然也是天尊级的强者,可是在道宫宫主的本尊面前,简直就跟蝼蚁没有什么两样,就连对方散发出的威严,也能够令他感到莫大的压力。

    “萧羿杀了我的后代,我这一次是来替我的后代报仇的,可他们却偏偏不识抬举,想要庇护这只爬虫,是他们逼我出手的,如果他们早点将这只爬虫交出来,也不会闹到这样的局面。”时元老祖冷冷说道。

    他虽然对道宫宫主的力量无比忌惮,可是他的父亲是时空一族的族长,他就不信道宫宫主敢对他出手,所以依然觉得有恃无恐。

    “萧羿的事情,我已经听说过了,他杀死时鱼也是被逼无奈的,你想要什么赔偿就直说吧。”道宫宫主的目光,不由落在了萧羿身上,仿佛瞬间就将萧羿身上的所有秘密都洞穿了。

    “赔偿?我不需要赔偿,我只需要让这只爬虫以命偿命。”时元老祖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浑身上下都有可怕的杀机涌动而出。

    “萧羿已经是我们道宫的圣子,他的命,岂是你们想拿就拿走的,时空老祖,还是你来和我谈一谈吧!”道宫宫主突然看向了时空一族族长的化身,对他淡淡说道。

    从刚才直到现在,时空一族族长的化身,就从来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就仿佛一具只知道杀戮的机器一般。

    可是现在,他终于开口了,声音宛如惊雷炸响,充满了无尽威严,令人忍不住生出了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张恒,你真的要为了这只蝼蚁,破坏我们时空一族的规定?”时空一族族长的化身冷冷说道,语气之中没有任何一丝感情。

    “时空老祖,第二条禁忌鬼路很快就要被破开了,如果我们再不一致对敌的话,圣陨天迟早会被鬼域生灵占领,萧羿的潜力极其强大,也是有希望成为准圣的存在,如果能够多出一名准圣,我们圣陨天的胜算就会多出一分,你如果愿意考虑大局的话,就应该知道该怎么做。”道宫宫主神色凝重地道。

    “他只是有希望成为准圣而已,一旦中途夭折,就什么都不是了,我可不会让这只蝼蚁破坏了我们时空一族的规矩,所以,他必须得死。”时空老祖语气无比淡漠地道,丝毫不给道宫宫主任何面子。

    “如果我愿意将那件东西拿出来,和你一起分享呢?”道宫宫主冷冷一笑道。

    “为了这只蝼蚁,你真的肯这么做?”时空一族族长的化身不由大吃一惊。

    “没错!只要你答应放过萧羿,而且不再去掺合他们这些小辈之间的争斗,我就将那件东西分享给你,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圣陨天的未来,越是这个时候,我们就越需要放下各种成见。”道宫宫主点了点头道。

    “好!我答应你,从今以后,萧羿也能够获得跟我们时空一族同等的地位,他们小辈之间的争斗,你们谁也不允许掺合。”出乎众人意料的是,时空一族族长的化身,居然瞬间答应了道宫宫主。

    毕竟,道宫宫主拥有的那件东西,实在太重要了,甚至有一丝希望让时空老祖超越准圣境,成为永恒不朽的存在。

    所以,为了这一丝希望,别说是放过萧羿了,就算让他牺牲更多的时空族人,他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父亲,难道就真的这样放过了这只爬虫。”时元老祖神色无比不甘地道。

    当年的他,险些被药天帝杀死,可最后药天帝却在娲族和盘族的庇护之下逃过了一劫,这一直成为了时元心中的心结。

    可现在,药天帝的亲传弟子萧羿杀死了他的后代时鱼,也同样能够逃过时空一族的惩罚,这令时元老祖如何接受地了。

    “元儿,我只是答应张恒不掺合小辈之间的争斗,至于萧羿这只蝼蚁,我们时空一族的小辈之中,能够杀死他的大有人在,让他们去做就行了。”时空一族族长的化身语气无比淡漠地对时元传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