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196章 看起来好像一条狗
    这操着津门口音的中年男子忒能喷,摊主无奈地笑了,“得,您就说想不想要吧?”

    “我想要也得看嘛价儿啊?”

    “十八万!这东西您也就是运气好,我本来都不会明着摆出来!刚才来了个老主顾,我拿出来给他看,他没要,就手放在了摊子上,我心说先摆一会儿吧,结果您来了。”

    吴夺心道,这话说得倒不假,象牙的东西,的确不能一直摆在摊子上吹风。

    只是,这件东西如果是真品,吴夺的估价也就是十五万到二十万。

    摊主要十八万,算是正卖。

    不过,地摊上的东西,谈价时可能弹性会比较大。

    “我说,介么高?你不是卖象牙牌子啊,是卖整根象牙啊!”中年男子笑道。

    “那您能看到多少?”

    “不打诳语,我能看到小万。”中年男子说的“小万”,和“小五”一个意思,行里经常这么报价。一般来说,一万到三万叫“小万”或者“小五”。

    小五就是小五位数,五位数就是万嘛。

    以此类推,中五就是四万到六万,大五就是七万到九万。同理,小四,小六,都是这么算。

    “您真是来逗闷子的。”摊主笑笑,同时伸出一只手。这是往回要了。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不是我逗闷子,是你不专业。”中年男子并没有把腰牌还给摊主。

    摊主想了想,“这样,我再给您降两万,十六万。不行,您就还给我。”

    “我也给你加点儿,五万,我带走。”中年男子应道。

    “好了,现在谈不拢了,十六万您接受不了,那就还给我吧。”

    “介不是还在谈嘛!”中年男子笑呵呵。

    在旁边的吴夺都有点儿烦了,虽说古玩买卖,经常在谈价过程上磨磨唧唧,但很明显摊主觉得他不是真买家,所以很难让价了。

    不过,摆摊做生意的人,一般不会在面儿上真恼;而且中年男子只是谈价,又不是吵架,所以摊主也不好完全拉下脸来。

    “真就这个价儿了,您要是觉得不行,旁边这位先生还等着看呢。”摊主就此冲着吴夺抬抬手。

    吴夺在盯着这东西,他也看出来了。

    “小兄弟,你真想要嘛?”中年男子一听,直接扭头问吴夺。

    “凡事有个先来后到,现在东西在您上手,我上不了手,怎么能确定要不要?”吴夺微微一笑。

    “得嘞。”中年男子抬起一只手,对摊主比了个“六”的手势,“我也最后一口,六万,行就行,不行拉倒吧。”

    “不行。”摊主立即摇头。

    “你来!”中年男子将这块腰牌轻轻放到了吴夺面前的一只小碗里,而后冲吴夺示意。

    但是他也不走,而且还笑着又补了一句,“我也看看你怎么谈。”

    吴夺也不应声,和他叨逼没意义。

    这块锦衣卫百户腰牌,刚才看已经看得差不多了,吴夺是上手就听。

    还真是一块到代的东西,明代嘉靖年间的。

    好家伙,还是那个名气特别大的陆炳当锦衣卫指挥使时期的呢。

    不过,指挥使是锦衣卫的老大,正三品,下头还有指挥同知、指挥佥事、镇抚使、千户、副千户,而后才是这块腰牌主人的职位——百户。

    百户在锦衣卫里不算大官,可好歹也是正六品,下头还有一串职位呢,要不然能用上象牙腰牌嘛?

    吴夺想了想,这东西拿着把玩确实不错,而且收藏价值也可以。只是,十六万还是高了点儿。

    “怎么样?喜欢么?”摊主见吴夺看完了,就此问道。

    “喜不喜欢的,我也得看价儿啊。”吴夺应道。

    “他最高六万,你能看到什么价儿?”

    “我也差不多。”吴夺含糊了一句。

    “那就算了吧,这东西还是得卖给熟人啊!本来就不应该摆出来。我看你看了半天,还想再给你让一个,十五个就行。但差这么大,不谈了。”摊主叹气。

    吴夺听后,不磨叽,轻轻又将东西放到了小碗里,示意摊主自己拿走。同时叹道,这年头儿,但凡都能看个七七八八的东西,真是很难有什么漏儿。

    这块锦衣卫百户腰牌,要是十五万以上收,意思就不大了。

    好歹也是有挂的人。

    而且,在锦衣卫的腰牌中,百户腰牌,还是低了点儿。

    前头说了更低等的是铜牌,有一定等级的才是象牙牌。但,同是象牙牌,仍有等级形制之分。比如这百户是长方云头牌,但最高的指挥使,却是椭圆双龙纹牌。

    若是碰上指挥使的腰牌真品,即便是行价买,吴夺也会毫不犹豫的。

    摊主就此拿起腰牌收了起来,中年男子一看,笑着说了一句“英雄所见略同”,便就起身走了。

    吴夺也站起身来,但此时站在旁边的宁霜,一手轻轻碰了碰吴夺的胳膊,另一手却指了指指摊主脚边,“老板,那地方是不是也有块牌子啊?”

    “牌子?”摊主低头看了看,“哪有?”

    “你脚边有个长方形的小瓷盆,瓷盆里有些铜钱和小铜件,右手边上头,有块黑不溜秋的圆牌子。”宁霜指示道。

    “噢!”摊主终于拿了起来,“这个啊!”

    “对,我看看。”

    “喏,给你。”摊主拿着牌子,站起来探身很随意地递给宁霜,宁霜一摊手,示意他放下,稳稳接住。

    吴夺站在宁霜身边一看,这其实不是块圆牌,而是一个圆牌上带有牌头的形状,牌头大致是个三角,荷叶纹饰;顶端还有一个大圆孔,像是穿系用的。

    虽然乍一看黑不溜秋的,但主要是因为裹了一层脏,而间隙露出的质地,却有微微泛出紫红的感觉。

    这,应该是一块铜牌。

    铜牌的最大高度得有十厘米左右,不算小。不过厚度不大,肯定不足一厘米。

    荷叶形牌头下面的圆牌部分,宁霜正看的这一面,有字有图,看着应该是铸造的。

    字是横着的几个,但是被脏污“堵塞”,一时不太好认。

    但是,横着的字下面的图,是一个占据了圆牌大部分中心区域的动物形象,倒能辨认基本轮廓。

    看起来好像一条狗······

    而且,也是蹲坐的姿势。

    鉴宝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