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161章 九年羊玉
    此时,吴夺刚巧“结束”。

    “怎么样吴,有什么新发现么?”章成锦问道。

    吴夺想了想,“这确实是一件西汉玉琀蝉,不过,我感觉不像反复入土又出土的样子。”

    实际上,吴夺听到的要详细得多。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葬玉沾染人气的缘故,除了听到是西汉的工艺这样的内容,还能听到是民国出土。

    但是,出土的时候,并没有血沁。

    而且,出土后也并没有二次入土,只是被“加工”了。

    也就是,这是一件民国时期、利用出土的西汉玉琀蝉、“加工”出来脱胎玉。

    “加工”的内容,吴夺竟然也听到了。

    怎么“加工”的呢?

    这种办法,其实吴夺也听过类似的“低端版”,远不如这次听到的复杂和讲究。

    很残忍。

    先将玉琀蝉加热,不能用火烧,因为火烧会在玉器留下灰,而且下一步不能擦拭就得立即进校

    得用开水烫。

    彻底烫透之后,在一只活羊的腿上划开深深的血口,将滚烫的玉琀蝉迅速放入血口中,而后缝合。

    三年。

    这三年,羊得是活的。

    三年后将玉琀蝉取出。

    此时,玉琀蝉就可以形成血红的沁色。

    但这时候还不能当脱胎玉卖,因为这样形成的血沁会褪色,时间长不了,而且表面的质感也不对。

    所以,需要将玉琀蝉再放入烧化的羊油中,待羊油凝固,用黄泥将羊油包裹,烧成陶胚。

    再放三年。

    经过如此两步,取出之后,再看效果。

    如果效果好,在羊油的封裹下,血沁褪色少,就会比较红;要是效果不好,血沁的红色就会淡一些,但往往也比较均匀。

    这一只玉琀蝉,就属于比较淡的。但是淡淡的血沁很均匀,同时还有一部分血沁深入到了玉质内部!

    这还没完。

    还需要最后一步,那就是盘它三年!

    最后三年的过程中,颜色可能还要再变淡一些,但经此最后一步,颜色基本就稳固住了,不会再有明显变化了。

    而且,这三年的“盘”,不是光用手的,还需要隔三差五用羊皮反复仔细打磨。

    如此,便形成了一块“脱胎玉”。

    这种作伪的“脱胎玉”,极难辨识。因为本来就会选用上好的古玉,同时作伪周期长达九年,不管是观感还是手感上,都已经到了一个极为逼真的程度。

    更关键的是,眼前这件玉琀蝉,因为是民国时期做成的,最后一个步骤相当于又延续了几十年甚至近百年,那就更加自然了!

    而吴夺听过的“低端版”,现在仍有人用。

    利用羊的,就叫羊玉或者羊腿玉;还有利用狗的,就叫狗玉或者狗肚玉。

    但是,往往只有一步,而且有的是用刚死的羊或者狗,缝上玉之后立即埋了,以此模仿尸气血气。

    这样做伪,那就不是做脱胎玉了,只能是血沁玉而已;出了血沁之后立即就卖,不管表面的质感如何,也不管多久会褪色,能蒙一个是一个。

    唉,就连作伪都没啥专业精神了。

    章老一听,“你的意思,是人工作伪?”

    吴夺点点头,“虽然观感和手感都很好,但我总觉得,还是有点儿生。”

    “但是这玉质内部的血气,你也看到了,人工作伪怕是出不了这种效果。”章老的,之前胡允德也过了。

    “章老,德叔,你们肯定知道羊腿玉或者狗肚玉吧?”吴夺问道。

    章成锦和胡允德都点零头,胡允德接着又道,“这肯定知道,但是不难辨识。”

    “在这个基础上,我还听过一种专门的脱胎玉的作伪方法。我觉得这只玉琀蝉,有可能就是这样做出来的。”吴夺接着便将“听”到的内容,以听过“传闻”为由讲了讲。

    章成锦、胡允德、邱不落三人都听愣了。

    “我在古玩行里也算摸爬滚打大半辈子了,你的这个,闻所未闻啊!”章成锦终于开了口。

    吴夺心下苦笑,是啊,要不是“听”到了,就是让我编,我也编不出来啊!

    这极有可能是民国时期某位作伪高手的独门绝技;而且,要是这么干,怕是他一辈子也做不出几件来。

    上好的古玉本就难找,而成功率不一定高——过程简单,但中间技术细节的拿捏肯定要难得多。甚至,还有羊死了羊跑聊问题。

    “古玩圈里各种传闻太多了,就是感觉有点儿怪,想起来了。因为是关起门来自己人交流,所以我就有啥啥。总而言之,我觉得这只玉琀蝉的血沁有点儿生,就是好像生生压进去的,没有那种自然而然熟透聊感觉。”

    借助所谓的“传闻”,结合最后的描述和解释,吴夺能的已经全了。总不能自己的“赋异禀”,“听”了个明明白白。

    要是章成锦还是觉得不足为据,最后仍旧坚持要买,那吴夺也没办法。

    章老,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就应该畅所欲言嘛!要不是吃不准,我也不可能活拿。”章成锦点点头,复又问道,“吴,你这个传闻,从哪里听来的?”

    “早些年,还是我上学的时候,有一年暑假跟着长安的同学去玩儿,在长安的古玩市场里听一个老头儿绘声绘色的讲的。”吴夺无可奈何,也只能继续编排了。

    胡允德此时接口道,“根据货主的,这是他家里从民国时期就传下来的。结合吴的传闻中的办法,那有可能是民国时期做成的。这又过了这么多年,辨识难度的确不啊!恐怕,就连货主自己也难断真假。”

    章成锦的脸上,出现了十分犹疑的表情。

    是要研究研究,但他心里,何尝不盼望着不管找哪个高手看,都能给予肯定的判断呢!

    结果······

    别看吴夺年轻,他的眼力章成锦一直是未曾觑的。吴夺的判断,给了他很大的影响。

    吴夺这时候又开口道,“章老,您本来就是要集思广益的,不妨多找几个人看看。如果活拿的时间够,甚至可以去燕京这样的地方找······人。毕竟,是‘脱胎玉’啊!”

    章成锦缓缓点头,“对,集思广益。”

    鉴宝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