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160章 脱胎玉质独一品
    看到如此精致的盒子,吴夺心里的期待感又多了几分。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章成锦从盒子拿出来的,是一只白玉蝉。

    汉八刀。

    当然,汉八刀白玉蝉也不是孬东西,若是汉代真品,几十万是值的。

    但是,让章成锦如此费劲去谈,还因为要研究两天、活拿的东西,怎么可能只是价值几十万的东西?

    章成锦从盒子里拿出八刀蝉之后,轻轻放到了盒面上,而后抬手示意,让吴夺和邱不落上手。

    吴夺自然得让邱不落先来,在邱不落上手之前和上手的过程中,吴夺在一旁也仔细端详了一下。

    这只汉八刀玉蝉,长约六厘米,宽约三厘米,厚度不到一厘米;综合来看,应该就是西汉的。

    所谓汉八刀,并不是说只用八刀就雕刻出来了,八刀,指的是一种工艺风格。大致有两个意思,一,工艺简练,寥寥数刀,形神兼备;二,造型和刀法上,符合“八分相背法”。

    汉八刀的技法,是从西汉开始盛行的,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玉器,就是蝉。

    玉蝉也有很多种,就汉代玉蝉来说,最常见的就是佩蝉和琀蝉。

    佩蝉是活人佩戴在身上的,琀蝉是死人含在嘴里的。

    这一只八刀蝉,很明显是琀蝉。

    说白了就是葬玉,人死之后,往嘴里塞上玉琀蝉下葬;配套的往往还有握猪,手里各握着一只玉猪。

    西汉,是华夏历史上厚葬的高峰期,东汉之后,国力逐渐衰弱,墓葬里的东西就越来越少了;直到唐代,又出现了一个高峰期,代表性的陪葬品就是唐三彩。

    所以,盗墓贼最喜欢的就是汉墓和唐墓。

    汉代上档次的墓葬,玉琀蝉几乎是必有之物。

    古人抛开生物属性,从社会属性上来看蝉,认为蝉是高洁之属,报枝餐风饮露,当空引吭高歌。

    同时呢,蝉还会有个“蜕变”的过程,象征“重生”。

    所以,下葬时嘴里放上玉琀蝉,寓意很好。

    邱不落上手之前,和吴夺的想法差不多,这只玉琀蝉虽然不错,但也不值得章老如此兴致勃勃且小心翼翼。

    但是,他看了半天,除了能确定的确是西汉的真品、全品,手感上佳,也没看出什么别的独到之处。

    吴夺上手之前,跟着邱不落已经看了个七七八八,上手之后其实本不用太过仔细地看了。

    因为之前看了,吴夺上手之后便贴掌盘摸,却发现,这只玉琀蝉实在太温润了!滑腻润爽,无水胜有水,竟让他忍不住在手里握住多摩挲了一会儿。

    就这一会儿,再看时,却发现这只玉琀蝉的颜色变红了一些!

    其实,这只玉琀蝉本身就带着微微的血沁,但是颜色很淡,而且很均匀,看着仍然是白玉,就好像白玉微微泛红光而已。

    但是现在,却似乎变成了有点儿浅红的感觉!

    吴夺不由抬头看了一眼章老,章老笑了笑,没说话。

    吴夺干脆用两只手掌将玉琀蝉合住,来回摩挲。

    邱不落一看吴夺如此举动,脸色不由一变,刚才他看的时候,基本都是用手指卡住边棱看的,为的是更好地观察,并没有和手掌有大面积接触。

    而章老和胡允德则对视一眼,都是微微点头。

    吴夺足足摩挲了一分钟以上,再打开手掌一看,这只玉琀蝉的颜色,变化不大,还是有点儿浅红;但是玉质之中,却出现了丝丝缕缕的血红色雾气!

    “难道是脱胎玉?”邱不落盯着吴夺手上的玉琀蝉,“怪不得!”

    吴夺也明白了,怪不得章老如此重视这只玉琀蝉!

    就玉石来说,品种实在太多了,就只说有名的,那也得几十种。

    所以,新手如果问老手,哪种玉石最好、最值得赏玩?这个问题实在是没法回答。因为每一种玉石当中的极品,都是值得赏玩的。

    而且,好不好,还得看个人喜好,你喜欢翡翠,我喜欢和田玉,他喜欢南红玛瑙,仨人一起就没法儿谈哪种玉石最好、最值得赏玩。

    但是如果换个解读方式,除了玉石质地,再加上各种综合因素,那么大部分懂玉的人,可能都会想到脱胎玉!

    想形成一块脱胎玉,好玉质首先是个基础,一般来说,往往是上品和田白玉。

    一块玉,入土之后,在特殊条件下形成了血沁;而后,又出土,被人收藏盘摸;再入土,再出土······

    如此反复,到底经过几个循环才能形成脱胎玉,得综合看玉质、入土时间、入土环境、出土时间、盘玩时间······

    基本上,没有三个以上的循环,不太可能;同时,每个循环,至少也得百年以上。

    最后形成的脱胎玉,血沁已经彻底和玉融合,质地其实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脱胎玉质独一品。

    脱胎玉实在太难得了,是高端玉石玩家穷其一生也未必能追寻到的东西。

    不过,好东西总是断不了高仿。而且,也有些普通的血沁玉件,被胡说八道成脱胎玉。

    东西还在吴夺手上,吴夺得抓紧时间听一听。

    这时候,邱不落看着章成锦开了口,“多年前,我见过一块西周的玉鱼,也是脱胎玉;但是那件玉鱼,通体血红,这一件似乎有些特别啊?”

    章成锦点点头,“关于脱胎玉的研究,实在太少了,你说的,是圈子里公认的脱胎玉性状。但是据我所知,还有一种,玉色本身变化不大,好像只有一层淡而均匀、甚至若有若无的血沁;可搓热之后,却能让颜色变红,或者出现丝丝缕缕的血雾。离手之后,过一会儿又恢复如初。”

    邱不落沉吟,“这一只玉蝉的确如此,但市面上好像没出现过······”

    章成锦明白他的意思,“所以才活拿,才要研究啊!”

    胡允德此时接了口,“吴夺刚才的举动,货主当着我们的面儿做过。这么神奇的现象,除了漫长而特殊的过程,人力高仿短期造就应该不可能。所以,即便是活拿,那也是有谱儿的。”

    胡允德说完之后,三人相互看了看,不由又都一起看向了吴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