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153章 找后账那些事儿
    吴夺这句“我就是觉得贵”,让老郑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要是商代的真品玉兽面,怎么会觉得贵?二十万都是个漏儿!

    可要是拿商代素器残件现代改的工,那真是贵大了,不要二十万,十万也亏死了。

    实际上吴夺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是一句不想多事的圆场话。

    当时在摊子上吴夺不,很正常,因为他压根就不认识老郑,而且老郑看不上他,甚至有点儿鄙薄。

    而现在吴夺不想多事,也很正常。只是,者无心,听者有意。

    吴夺话一出口,也反应过来了,不由接着解释了一句,“我的贵,不是相对东西而言的,是总价太高。”

    老郑干笑了两声没话。

    姚知源继续道,“吴啊,都是圈里人,你就当给我讲讲吧。”

    “您不是都了么,工有点儿拖。”吴夺应道。

    “这只是一点,而且严格来够不上实打实,咱们集思广益嘛!”姚知源着又看了看老郑,“高古玉这东西,真是活到老学到老,一点儿都不能松懈啊!”

    老郑此时情绪缓了缓,“吴······先生,这件玉兽面,我真是挺喜欢,这工要拖,确实有点儿,但其他方面······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指指?”

    吴夺一看他都这样了,心不由一软,“郑老师,除了工有点儿拖,你看纹线凹槽,是不是光感的老气程度不太一样?再就是,有的沁色,到了深工的地方,是不是有种变浅聊感觉?”

    吴夺在玉器上的眼力本就不弱,知道了改工的过程之后,再去找毛病,那肯定相对就容易不少。

    此话一出,老郑拿起玉兽面,对着东边的太阳透着看了一会儿,最后不由长叹一声,“服了!”

    也不知道是服了做旧的,还是服了吴夺的眼力。

    “我就吴是高手,这么一切磋,我也跟着受益匪浅。”姚知源扶了下老郑的胳膊,“没准待会儿你就能捡个大漏儿!”

    老郑却又叹了一口气。

    姚知源一看他这样子,便又问道,“老郑,这是哪个摊子上的货?”

    老郑便把摊子的位置和摊主夫妇的样貌描述了一番。

    “我知道了。”姚知源点点头,“他们俩啊,男的有眼力,女的会算计。好东西有,假货也不少。曾经也往我店里送过一批玉器,一半真的,一半假的,我把真的挑出来,他们却要收一起收,我就一件都没收。”

    “唉,这种事儿。”老郑终于摆了摆手,“吃一堑长一智吧。”

    “这东西,顶多也就值个几千块,你要不想打掉门牙往肚子里咽,砸浆,也不是不校”姚知源又道,“请人居中,私下里谈谈,他们未必不愿意。”

    “找后漳话······”老郑沉吟起来。

    有的人总觉得古玩行是个挺讲规矩的地方,比如不能找后账。

    实际的情况是,不少找后账!找后漳事儿多了去了!

    笼统来看,找后账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买家打眼了、吃药了去找卖家的后账;另一种则是卖家走宝了,去找捡漏的买家的后账。

    很显然,前者要比后者多得多。

    这倒不是卖家更讲规矩,谁折了钱都急眼,这是因为买家和卖家之间有两点显着的不对称。

    第一,买家捡漏,卖家往往不易发现,因为东西不在他手里了;除非接着转手就卖了大价钱在圈子里传开了或者其他巧合情况。

    但是买家买了假货,却有可能很快就发现,因为东西一直在他手里,或许研究明白了发现一时打眼,或许是又找到高手看了。

    第二,如果买家和卖家不是熟人,买家走了就很难找到,特别是过路买家。

    但是卖家,除非是全国跑的“游击队”,要么有店,要么有摊,而且既然是做生意的,经常卖东西,那也好打听。

    所以,买家打眼找后漳要比卖家被捡漏找后漳多得多。

    不仅多,而且还有公认的手段,这就是姚知源的“砸浆”。

    所谓砸浆,旧时指的古玩行里人从同行手里收货打了眼,可以请公会或者德高望重的头面人物主持调解,退货或者让价。

    一般来,选择退货还是让价,得让卖方来定。

    同时,如果是买方退货,肯定不会是原价,最多能折去一半!两三成比较常见。

    这是旧时的砸浆,往往只限于同行之间,而且还有所谓的“公会”。

    现在呢,砸浆通指打眼后退货,但道理其实一样。有时候可以退,但肯定退不全。

    就这件玉兽面来,如果摊主只给退一半,那么老郑就损失五万,摊主就白得五万。

    所以姚知源,他们未必不愿意。因为这东西的成本可能只有几千,白得五万,已经赚了,更重要的是东西又还到了摊主手里!

    就算这件事儿传出去,东西不能在赤霞山卖了,摊主还可以想办法换个市场卖,或者倒腾到外地、卖给外地商贩什么的。

    这就相当于老郑拿五万块打了水漂。但反过来想,实际上比损失十万拿着一件几千块的东西要强吧?

    除非,老郑能把手里的玉兽面再蒙出去,让下一个倒霉蛋接盘。

    这里头就这么回事儿,有人为了止损,是愿意这么干的。而且,好好道道,未必损失五万那么多,两三万也不是没有可能谈成。

    当然,这个情况,是相对有可能成功的砸浆。有的东西,想砸浆是不可能的,特别是一些“重器”,最后反目成仇、你死我活也不鲜见。

    老郑沉吟之间,吴夺也不由琢磨了一下。

    他以前也买过假货,但以前都是打闹,最多也就是花个几千块钱;而因为化肥的“神力”,以后那就别想打眼了。

    老郑现在的情况,吴夺也不好什么。

    此时,老郑却好似打定了主意,冲姚知源拱拱手,“姚老板,多谢指点。这事儿我就认了!这件玉兽面,我还就时时拿着盘玩了,就当是一件警醒之物!”

    听他这么了,姚知源笑笑,“也行,你以前捡漏也不少,这是老爷特地安排让你戒骄戒躁啊!”

    鉴宝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