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152章 我就是觉得贵
    褒贬是买家,喝彩是闲人。像刚才吴夺嘴里说“好东西可别卖便宜了”,那就是放弃了。摊主又接了一句,也不过是场面话。

    摊主立即对金丝眼镜说道,“老哥啊,这样的高古玉,我能弄到一件就撞了大运了,哪还有更好的?再说了,有绺不假,可这沁色进去,它多漂亮啊!”

    吴夺一看,得,谁让开口晚了呢,一个一个来,那就等会儿吧。这件白玉翎管还是不错的,值得稍微等等。

    “那你给个实落价儿。”金丝眼镜斜着眼瞅着手里的玉兽面,好似漫不经心。

    “这位小兄弟刚才也听到了,小二十万进的呢!”

    “什么?”金丝眼镜一听,“好好说。”

    摊主笑了笑,“这么着老哥,今儿我还没开张,咱们也图个吉利,十八万,就当我赔钱赚吆喝了!”

    金丝眼镜作势要放下,突然又瞅了瞅旁边的吴夺,还怕他再抄起来,“这样,我啊也不跟你来虚的,一口,八万,行就行,不行就不行。”

    “那怕是不行了。”摊主虽然脸上依然笑眯眯,但是口气很坚决。

    “你这生意做的!”金丝眼镜有点儿急了。

    摊主看了看吴夺,而后又对金丝眼镜说道,“老哥,要不你再琢磨琢磨。”

    金丝眼镜没吭气,摊主便问吴夺,“怎么着小兄弟,看上这翎管了?”

    “没什么看上看不上的,价儿合适就拿,不合适就放下。”吴夺很是淡然。

    的确,若不是非常喜欢很想收藏的东西,如果价钱不合适,吴夺肯定不会拿。

    “这东西啊,还真是巧了,就是你旁边的老哥刚才说过的价儿,八万。八万指定拿不了玉兽面,但是这翎管可以拿。”

    吴夺忍不出嗤嗤发笑,“这翎管到不了清中,是晚期的,去年有个著名的大拍行拍了一对才八万多,你一只就要八万?”

    “哎哟,行情门清啊小兄弟。”摊主摆摆手,“这价儿不能这么看,白玉翎管不是说碰就能碰上的。不信,你满市场走一圈,包括店铺,未必能找到这么一件。别看都是一品官用的,翡翠的多,白玉的少,这个你应该知道吧小兄弟?”

    “不磨叽,两万,行不行?”吴夺直接出价。

    “太低了。”

    “好嘞。”吴夺直接给放下了。

    摊主突然笑了,也不知是乐的还是气的,“小兄弟啊,合着只要不听你的,这买卖就成不了呀!”

    “哎?两个人谈买卖,不是不听我的成不了,是不听谁的都成不了。”吴夺站起身来。

    此时,金丝眼镜又接上了话,“得了,我这个也给你个脆价儿,十万,最后一口了,要不然我也放了。”

    他这是一看,吴夺肯定不会回手掏,去拿这玉兽面了。而且,另一笔买卖黄了,正是讲价的好时候。

    摊主沉吟。金丝眼镜这下敢把东西放下了,而且很坚决,起身就走。

    “哎?咋这么急呢?加点儿,再加点儿!”轮到摊主有点儿急了。

    金丝眼镜微微一顿,“别喊我,再喊就是十万应了。”说完就迈开了大步。

    一,二,三,四······

    “回来吧!给你了!”

    吴夺往外走,金丝眼镜往里回。

    吴夺叹了口气,也不好多说什么。金丝眼镜却得意地瞟了吴夺一眼,“高古玉之美啊!”

    吴夺继续走走看看停停,一时没再看上什么合眼的东西。过了一会儿,迎面突然碰上了姚知源,“哎?姚叔,没在店里啊?”

    “小吴来了?店还没开门呢,我来了市场先转转,怎么,买了什么好东西了?”

    “元龙泉盖盒,小玩意儿,随便玩玩。”吴夺叶问,“您淘着什么东西了?”

    “啥也没抓,光溜眼了。”

    两人说着,吴夺身后突然有人冲姚知源打招呼,“姚老板!”

    “哎?老郑?有日子没见了!”

    吴夺扭头一看,又是金丝眼镜。

    金丝眼镜见了吴夺,“你们认识啊!”

    姚知源点点头,“老郑,小吴可是行家!”

    金丝眼镜听姚知源这么说,干笑了两声,没接这茬,“姚老板,你可是鉴玉的行家,正好一起看件好东西!”

    吴夺一听,心说,完!保准就是“商代”玉兽面。

    人来人往,三人站在人流中说话很不得劲儿,姚知源伸手一指,“走,到那边说话吧?”

    姚知源和金丝眼镜走向一边摊子侧后方的墙边。

    还没等吴夺开口,姚知源却一边走一边扭头,“小吴,你是高手,帮忙一起看看吧。”

    吴夺也不好说别的了,跟着他们一起走到了墙边的一棵歪脖老树旁。

    金丝眼镜老郑也没说别的,不过他说话也不冲向吴夺,只是对姚知源说。

    果然,他拿出了那件“臣眼”玉兽面。

    姚知源先上手,大致一看,“有一眼啊!”

    随后又细看了一番,细看之后,却微微皱眉,接着看向吴夺,“小吴,你来看看?”

    吴夺笑了笑,“姚叔,这玉兽面在摊子上是我先上手的,我觉得要价太高就放下了,然后郑老师才看的。”

    金丝眼镜老郑点了点头,“没错,他已经看过了。”

    “多少钱?”姚知源又问。

    “他要二十万,我一看起价太高根本就没讲,郑老师最后多少拿下的我也没听清楚。”其实吴夺听得很清楚,是十万拿下的;但是当着老郑的面儿,这话不能他来说。

    “十万!”老郑很干脆地说道。

    “如果是商代玉兽面,二十万也是个漏儿啊!”姚知源又看了看老郑。

    老郑微露得意之色,“是啊,如果讲不下来,高点儿我也会拿。还得多谢小吴承让。”

    “不谢。”吴夺很淡定。他和老郑不过萍水相逢,既然他吃药了还这么舒坦,自己多嘴说不定讨人嫌。

    “姚老板,你看确实是好东西吧?”老郑又问姚知源。

    “老郑啊,咱俩认识时间也不算短了,你又照顾过我的生意,你想听深的,还是听浅的?”

    老郑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子,“怎么?当然是听深的了,还要听真的,姚老板,你可别藏着掖着。”

    “这东西,乍看有一眼,但是细看之后,工有点儿拖啊!”姚知源不愧是鉴玉的行家,如此高明的仿商代工艺,他竟瞅出了端倪。

    “拖?”老郑皱眉。

    “碾玉琢玉,若是拖泥带水,那股子劲儿就散了。一般来说,仿古件最容易出现这问题,因为求的是逼真,往往会一点点修整,而不是一气呵成。”姚知源又把话说明了一些。

    吴夺在一旁暗暗记下,心道,这还真是啊,雕工也感受到精气神的!

    “但是这块玉本身······”老郑沉吟。

    “依我看,老玉新工,残器素改。”姚知源叹了口气,转而又道,“不过,我的眼力也未见得准,只代表个人看法。”

    此时,老郑却突然恍然大悟般看向吴夺,“你,你不买是因为······”

    吴夺笑而不语。

    因为这时候说啥都不太合适,但是不予回应也不好。

    “我给你说了,小吴是高手!他连价儿都不讲,直接就放下了,你说呢?”姚知源却接了口,“小吴,老郑和我关系很好,你就说两句吧!”

    “姚叔,您抬举我了,我就是觉得贵。”吴夺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