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143章 满大人
    这个盘子,乍一看没什么特别之处。

    好像满清的瓷器上画着穿满族服饰的人物,挺正常的。

    其实不然。

    清代的瓷器上出现的人物,很少有满族服饰的,基本都是汉人服饰,这是一种落后文化向先进文化的靠拢。

    从康熙晚期到雍正时期,虽说逐渐有了带满人服饰人物的瓷器,但是这样的瓷器不仅不多,而且主要是在外销瓷上才有,国内的瓷器基本见不到。

    外销瓷上出现这样的纹饰,是为了满足西方人的需求;因为西方人来到华夏,特别是在京城,常见满人服饰,于是在瓷器上他们也想有所反映。

    带有满族服饰人物的瓷器,西方人给起了个很有意思的名字,叫“满大人”。

    因为西方人来到华夏,发现官员们之间互称“大人”,所以就把满族官员叫满大人,进而扩展到带有满族服饰人物的瓷器上,有了这么一个借代性的称呼。

    在西方人看来,这就是异域风情。

    “满大人”瓷器,国内非常少,不管是博物馆还是民间收藏,在欧洲反而相对要多一些。

    这一件“满大人”粉彩狩猎图大盘,其价值,要远高于乾隆民窑粉彩大盘。

    除了数量很少,还在于其中的特殊的文化价值。

    一个盘子,能折射出当时汉人和满人的关系、华夏和西方的关系,不同的审美表达,文化碰撞的意趣。

    只不过,这样的古玩,往往又是普通玩家的盲区。

    吴夺一开始也不怎么在意,但是他忽然想起了之前翻查过的一次拍卖记录,好像是有一个“满大人”罐子,多年前就在美国拍出了好几万美金的高价。

    吴夺此时已经想拿下这个大盘了。

    既然想拿下,周全起见,还是得听一听。

    这一听不要紧,发现年份自己也看错了,这不是乾隆朝的粉彩,而是1731年制成的!

    1731年,是雍正九年!

    粉彩这个品类,是华夏瓷器中最晚出现的品类,它和珐琅彩比较像,实际上就是珐琅彩的发展和替代品,毕竟珐琅彩成本和要求都太高。

    而正是这个最晚出现的品类,终于打破了明清时期青花器在数量上傲视群雄的局面,得以与之分庭抗礼。

    吴夺之前逛古玩市场的时候,会特别留意一些老虫的说法,从中学习一二。

    对于粉彩,老虫一般会笼统地这么说,康熙时期粉彩初创,还残留着五彩的味道,比较“硬”;到了乾隆朝呢,什么锦地、黄地、描金、开光,粉彩瓷器出现了繁缛和堂皇的态势。

    所以,老玩家最喜欢的粉彩瓷器,还得属雍正朝。技术成熟,彩料精细,造型美观,画片雅秀。

    听出来是雍正粉彩之后,吴夺暗自惭愧,居然给当成乾隆朝的了。

    其实这也怨不得吴夺。因为外销瓷和官窑不一样,雍正和乾隆的差别,并不是那么明显。而且乾隆朝的大盘子多,雍正朝的大盘子少。

    不过,时代特征终归还是有的,这个盘子虽然大,但是彩料和画工却更淡雅一些。

    “我说,这些东西你不准备买了?”吴夺想好之后,先问了问罗宇泽。

    “怎么,你要买这大盘?”罗宇泽反问。

    “你带我来的,你要是想要,你先来。”吴夺笑道。

    “别介,我可不干这事儿。”

    吴夺一听,也不啰嗦,直接问猴哥,“猴哥,单拿这个盘子怎么算?”

    猴哥看了看罗宇泽,又看了看吴夺,“兄弟,你是罗总带来掌眼的吧?这盘子最大,价儿可能高点儿。”

    “报一口听听呗。”

    “都这么熟了,给你个实落的。”猴哥比量了一个手势。

    “八百啊?”

    “你就别装糊涂了。”猴哥笑了笑。

    吴夺也笑,“不是,我买了就是看着好玩儿,没准儿装个大盘鸡什么的。”

    “你要是卖了,干什么用我可管不着,你就是摔了听响儿,我也只能由衷说一声‘豪横’。不过,八千,真是最低价儿了。”

    这里不是古玩市场,吴夺也不怕买炸了,“行,猴哥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墨迹了。”

    货款两清。

    猴哥店里的伙计很麻利地给裹上了几层泡沫袋,用胶带封好,又给装进了一个大塑料袋里。

    罗宇泽在一旁打趣道,“是比古玩市场少了点儿意思,人家好歹用个锦盒。”

    “嗐,我这里有啊,不过都是那种简装锦盒。再说这么大个盘子,也不好找配套的啊。”猴哥道,“要是真喜欢,我看最好配个架子,这大盘子,一插一摆,挺漂亮。”

    “你没听他说用来装大盘鸡么?”罗宇泽就此提出告辞,“得,猴哥,总算没辜负你通知我一声,走了。”

    “哎?”猴哥却又道,“我想起来了,我这还有个大盘子,早些时候从倭国来的,要不要看看?”

    罗宇泽看了看猴哥,“我说猴哥,咱哥们儿就别整景儿了,你早些时候来的,现在还没出手,这个嘛······”

    猴哥却一本正经摆了摆手,“这个大盘,你不也没看上么?这不,小吴兄弟一样拿下了。”

    罗宇泽想了想,“你先说什么样的大盘。”

    “和这个差不多大,不过不是粉彩,是五彩,我看说不定能到明呢!”

    “你快拉倒吧,明代五彩,你能整不出去?”

    “我又不是做古玩的,我这里的客户,像你们这样懂行的可不多;我给你们说,我这里,创汇期的东西,比真正的老东西还好卖。”

    吴夺此时接口,“那就看看呗。”

    罗宇泽也就此点了点头。

    这个大盘的尺寸的确和吴夺拿下的差不多,但是胎骨却要厚重多了。

    的确是五彩,盘心的画片是鱼藻纹。

    色彩是大红大绿,鱼是红的,水藻是绿的,颜色冲击力很强,同时呢,又显得很俗气。

    红配绿······

    罗宇泽一看这个大盘,登时就皱起了眉头。

    倒不是因为大红大绿。不说别的,如果是明晚期的五彩,它就是这么个风格。

    罗宇泽皱眉,是因为这盘子的口沿,有很多地方脱釉了,而且脱釉脱得很难看,像虫子咬过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