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133章 向前走
    吴夺累得不想自己做饭,叫外卖还得等,干脆就出门了,在附近找了个馆子吃了晚饭。

    结果,因为太饿,一下子吃得有点儿多,吴夺便也没着急回家,顺带走进了中山公园,在里头溜达了一会儿。

    走到公园里的小广场,广场舞大妈们已经在奔放热烈的音乐中跳了起来。

    这一曲,大妈们放的是《酒干倘卖无》的节选加速版。

    “虽然你不能开口说一句话,却更能明白人世间的黑白与真假······”

    吴夺碰巧听到这一句,竟不由又想起了化肥。

    吴夺忍不住,又回想了一番从偶遇化肥到现在的过程。

    化肥的出现,就像凭空冒出来一般。化肥当时是个小狗崽,现在······其实还是个小狗崽的模样······

    不对······

    化肥和自己,绝对不是偶遇,它好像,好像就是在等着自己!

    如同被压在五行山下的孙猴子等着唐玄奘一样。

    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出现在脑海之后,吴夺也忍不住哑然失笑,但确实就是一种类似的感觉。

    但是,化肥又明确“表示”了,自己并不是它真正的主人。

    那又是为什么?

    为了让自己也能“听”?

    不可能。而且“有毒”红烧肉纯粹是个偶然事件,换一家点餐,甚至在那家不点红烧肉就没事儿。

    或许,自己真能帮它找到主人?

    嗯?

    吴夺倏然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重点。

    随着这个重点的出现,吴夺马上联想到了另一点疑问,似乎也畅通了!

    化肥的主人,怎么可能是卖保险柜的?它冲向保险柜,却对里面的任何一件东西都没有明确示意,那就是说,它的意思不是具体某一件古玩,而是“古玩”这个大方向!

    它真正的主人,有可能是古玩行里的人啊!

    而且,这个人,应该和自己有关系······

    如此一来,一条线好像基本顺畅了。

    这个人显然不是老财主,因为化肥见过老财主。

    难道是那个传说中的镝叔?

    也不对啊,镝叔和自己未曾谋面,而且因为自己是老财主收养的,和镝叔并无血缘关系。

    吴夺随即又不由想到,难不成自己的亲生父母曾是古玩行里的人?

    可是自己都觉太狗血了,旋即便给否了。

    吴夺有时候挺恨自己的亲生父母,可恨过之后,却又不由总是替他们找借口,若非遇上了万难之事甚至他们也活不下去了,怎会舍弃自己的亲生骨肉?

    一声悲凉的叹息之后,吴夺找了个石凳坐下了。

    他点了一支烟,重新开始梳理思路,但是想来想去,却并没有什么“合适”的人。

    不过,现在多想通了一个节点,起码几率是增加了,因为自己已经涉足古玩行,踏上了这条路。

    若真能找到这个人,那么化肥身上的谜团就能全部揭开。

    所以,自己还得向前走!

    而且,自己本来也得向前走!

    想到这里,好似清风一阵,拨云见日。吴夺站起身来,“回家,明天还得去大雅斋报到呢!”

    “勇敢地向前走,黎明的那道光,会越过黑暗,打破一切恐惧我能找到答案······”吴夺哼着歌儿进了家门。

    化肥又跑了出来。

    “肥哥,你也加把劲儿,快点儿长大,说不定你长大了,我就不用费劲了!”吴夺抓起它的两条前腿,让它“站”了起来。

    化肥一扭便挣脱落地,不过,它好似也挺高兴的样子,在客厅溜达了几圈才回书房。

    化肥确实比最开始长了一点儿,但那也仅仅是一点儿,这好像还是搬了新家之后突然长的。

    长了这一点儿,也算瘦了一点儿,但相比正常狗子,还是个小肥狗。

    吴夺看着化肥走进书房,不由又想起了当时的预感,化肥可能终有一天会离开自己······

    第二天上午,吴夺按时到了大雅斋,章成锦和胡允德都在,吴夺参加了周一的例会。

    会上,胡允德将吴夺介绍给了大家,六个鉴定师都在,客户经理大部分都在,店面两个组的组长和组员都在。

    吴夺就算正式入职了。

    上午主要是在开会,吴夺随后又跟着听了听关于上周的盘点和总结。

    会后,胡允德带着他去了财务和人力资源部门,初步办理了相关手续。

    根据之前的商定,吴夺是周二和周六的班。

    鉴定师值班,有专门的办公室,吴夺现在要和其中一个鉴定师搭班。好在鉴定师值班的办公室,本来就有两张相对的办公桌,只不过以前空着一张没人用,也没配电脑。

    这次胡允德给配上了新电脑。而且,胡允德在会上说了,从下周开始,会改变工作方案,每天要安排两个鉴定师值班。

    这个新的工作方案倒不是因为吴夺来了才这样,而是胡允德之前就酝酿了,两个人相互配合能好一些,而且这样就会减轻胡允德在大雅斋的工作量,让他能腾出一些时间。

    下午,吴夺在胡允德的办公室又和他聊了会儿,是吴夺主动找胡允德聊的,主要是他想说说关知鱼的事儿。毕竟,地藏菩萨铜像曾经拿来过。

    “你和他还挺有缘。”胡允德听完之后,笑了笑,“这种事儿,你没必要告诉我的。”

    “我觉得还是该和您说说。就算不因为他曾经要卖给大雅斋,只说私人关系,也该说。”只是,吴夺说的时候,省去了吴大志的因素这一节。

    “关老爷子果然是道行不浅,居然把孙子的事儿给解决了。”胡允德看了看吴夺,“小吴,他这个人,亦正亦邪,以我个人愚见,还是敬而远之为好。”

    “谢谢德叔提醒。”吴夺接口道,“我看章老和他,似乎也是在保持距离。”

    胡允德点点头,“章老早年间主要是在燕京打拼,后来才算是荣归故里。关知鱼老爷子的事儿,他虽说得不多,但我也能感觉到,他是小心提防的。”

    “我有数了。”吴夺掏出烟来,递给胡允德一支,“德叔,明天我正式开始值班,您会来吧?”

    “明天不好说。”胡允德抬腕看了看表,却转而笑道,“不过,现在倒有件事儿,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