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98章 混进一只冒牌货
    这一堂四爱犀角杯的交流,主要就是赏析。

    宁元祺作为组织者,在当天交流会的尾声,拿出来的东西,应该是不可能有问题的。

    尽管吴夺也明白这个道理,还是忍不住上手一一听了听。

    嗯······的确是明代方弘斋之作,而且选材都是亚洲犀角······

    等等!

    怎么混进一只冒牌货?

    非洲犀角?清中期?

    这得捋一捋。

    这四只杯子,有三只是明晚期方弘斋的作品,但是,其中的一只“陶渊明爱菊”却是清中期的作品!

    也就是说,本来好好的一堂四爱犀角杯,应该是这一只“陶渊明爱菊”后来丢失或者损毁了,又补了一只高仿!

    高仿这只“陶渊明爱菊”的清中期匠人是谁,没有听到相关内容。

    不过,很奇怪的是,本来这一套杯子是用亚洲犀的犀角做的,为什么补的这只高仿杯子会用非洲犀做呢?

    在清中期之前的犀角艺术品,基本都是亚洲犀的;清中期之后,用非洲犀才开始多了起来。

    亚洲犀角和非洲犀角还是有些许区别的,一般来说,非洲犀的纹丝要比亚洲犀细一点儿。若从整角来看,非洲犀角也要大一些。

    带着疑惑,吴夺又仔细研究了一下。

    原来如此!

    这位高仿者,功力达不到方弘斋的水平,纹丝细,首先利于他雕刻时发挥。

    同时,雕成之后,本来就还得做色做旧;做色做旧的同时,也改变了纹丝的结构,使之微微变粗。本来两者纹丝粗细的差别也是微量的。

    纹丝变粗后,原先的雕刻内容也会发生细微的“膨胀”,那他原本拘谨收敛的雕刻风格,变得更为自然,也更接近方弘斋的水准。

    煞费苦心啊。

    这位高仿匠人有真品在手,比对着高仿,相对就很容易;同时,这不是高仿一模一样的浮雕图案,“陶渊明爱菊”只要风格和刀法相近即可。

    所以,这一件“陶渊明爱菊”和其他三只犀角杯放在一起,本就很难单独辨识出来。

    更何况,从清中期到现在,又过了两百多年。

    “小吴,喜欢上了?我看你这有点儿爱不释手了!”此时,宁元祺在一旁笑道。

    “喜欢您也不卖啊!”吴夺收回思绪,同时将手里的杯子给放下了。

    宁元祺笑了笑,“不过,过我手,即我有,你刚才就是它们的拥有者嘛。”

    “这倒是。”吴夺也跟着笑了笑,略略思忖,这事儿还是不说了。

    吴夺忽然又想,现场的十几个高手里面,没准儿也有眼力高深的能看出来,也有可能会以后找机会悄悄告诉宁元祺。

    但是在现场,那肯定是不会说的。

    吴夺一边走出赏析犀角杯的圈子,一边将心比心,若是自己的藏品,若是别人真的看准了,而后单独找机会给自己指出来,那心里或许会一时不痛快,但事后肯定会感激这个人的。

    不过他并不了解宁元祺,而且也不算很熟。这事儿先放放吧。

    交流会就此收场了。

    结束的时候,宁元祺介绍了一下明天的安排。上午安排了一些钓鱼打牌之类的小项目,随意参加;同时会议室也会开放,有自发的小范围交流可以明天上午继续。

    明天午饭后,下午还租了翠云山庄附近的高尔夫球场。晚饭后,可以再住一晚,也可以就此回去。交流会两天,主要就是这些安排了。

    当天的晚宴是在副楼的宴会厅,一张大桌,众人围坐。

    宁元祺自然是主陪的位置,两侧分别是章成锦和金声振。

    陈永钧是祺祥典当行的总经理,坐了主陪对面的副陪位置,他的两侧是另外两位比较年长的前辈。

    他们四个年轻人,宁霜在章成锦的下首坐了,葛亮在金声振的下首坐了,罗宇泽则拉着吴夺挑了个位置坐到了一起。

    前半场都是程式化的,后半场则是单独敬酒之类的了。吴夺酒量不济,但还是挨个敬了酒,包括那位刘馆长。

    吴夺和宁霜、罗宇泽、葛亮也都单独喝了一个。宁霜不喝酒,喝的是果汁,吴夺顺带也趁机喝了一杯果汁,正好缓解一下酒意。

    “不能喝就少喝,你看你这个大红脸。”喝完之后,宁霜低声说了一句。

    “很红么?”吴夺不由拿起手机,利用黑色屏幕当镜子看了看。

    此时他俩站在桌边不远处,现场其他人则处于不同方位的“乱战”状态。

    宁霜扑哧一笑,也掏出了手机,给吴夺拍了一张,“喏,你看。”

    “呃。”吴夺看了看,“我平时喝酒没这么红,可能今天啤酒和红酒掺着喝的事儿。不过,我酒量确实也不行,但是今天吧,敬酒的时候也不好一杯酒不干掉。”

    喝了不少酒,吴夺的话也就多了些。

    “嗯,我妹妹说你挺有分寸的。”

    “你妹妹说过我?”吴夺一听宁雪,顿时感觉比多喝了酒更上头,“你们姐妹俩,性格好像,好像不太一样······”

    “她年纪小,有什么做得不对的,你也别太介意。其实她没有坏心思,就是鬼主意特别多。”

    吴夺点点头,却没有就此打住,转了话题问道,“你们平时考古,是不是很辛苦?”

    “其实干哪一行也不轻松,关键是喜欢不喜欢。”

    “你咋会喜欢上这个呢?”

    “我妈以前就是东山省考古所的,或许有影响吧。”说起妈妈,宁霜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暗淡。吴夺结合上次宁雪说他爸去看宁霜,却没提他妈,心下隐隐也明白了几分。

    “你以前是学什么专业,怎么进了古玩行了?”不待吴夺应声,宁霜也转了话题。

    “我其实是学宝石学的,古玩只是爱好,就像你说的,喜欢才能干好······”

    话没说完,罗宇泽过来了,“正好,我再一起敬两位高手一杯······”

    他看起来是真喝高了,也没避讳吴夺,“霜老师,你到底觉得我怎么样,小雪那里,你的话语权很重啊!”

    “这事儿我可管不了。”宁霜微微一笑,“我也不懂。”

    “你不懂,难道他懂?”罗宇泽指了指吴夺,身子晃了晃,“你俩在这儿卿卿我我,一个不管哥们儿,一个不管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