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75章 借题发挥
    吴夺嘟囔一句,就此进了屋。吴大志微微一笑,又在院子里溜达了一会儿。

    下午,吴夺也没提前通知徐有仁,打了个车,和吴大志一起前往棋盘苑小区。

    走之前,吴大志说不能空着手去,买了两盒阿胶,还挺舍得花钱。

    “您这花钱是不少,但这阿胶,不是女人吃的么?”吴夺顺嘴说了一句。

    “谁说的,男女都可以,男人吃了气血充足,更加威猛!”吴大志应道,“你不说他注重养生么?烟酒也没法给啊。”

    “威猛?”吴夺哭笑不得,“得,买了就买了吧。”

    到了诊所,徐有仁果然在,不过正在看病,面前一个小男孩在妈妈怀里哭的涕泗横流。

    徐有仁见到吴夺和吴大志,简单打了个招呼,让他们先坐。

    原来这个小男孩一只胳膊脱臼了。

    只见徐有仁变戏法一般从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放到了桌上,“不打针不吃药不碰你,这块巧克力,咱俩谁抢到是谁的,好不好?”

    小男孩哭声渐止,徐有仁做了个蠢蠢欲动的样子,同时朝小男孩的妈妈使了个眼色,她便将小男孩放下,让他站在了地上,“你和爷爷抢吧。”

    小男孩没脱臼的另一只胳膊刚抬了抬,徐有仁的手就马上快碰到巧克力了,小男孩顿时急了,徐有仁却在转瞬之间抓住了小男孩脱臼的胳膊,麻利的两下子,复位了!

    “真勇敢,好了,胳膊没事儿了,巧克力也归你了。”

    小男孩的妈妈千恩万谢。

    母子俩走后,吴夺啪啪鼓掌,“徐大爷真乃神医也!”

    “少来!”徐有仁看向吴大志,“这位是你爷爷吧?”

    “对。”吴夺接着便相互给介绍了一下。

    “徐老弟,吴夺在这边多亏你照顾啊,他年轻不懂事儿,你还得多包涵!”吴大志笑着握住徐有仁的手说道。

    “老吴大哥说哪里话?小吴是个好孩子,还是你教育得好啊!”

    坐着寒暄几句之后,吴夺便给了钥匙,和徐有仁彻底交接了房子的事儿。

    因为差了那么多日子,徐有仁还有些不好意思,表示得退钱;当然,在吴夺的强力坚持、徐有仁拒绝不力的情况之下,没退成。

    吴大志在这个空儿里,和诊所里的小护士聊上了,进而还帮她看了看手相,要不是突然来了个病号,估计能发展成摸骨。

    当天晚上,吴大志、徐有仁、吴夺一起吃了顿饭。这顿饭徐有仁坚持要请,一是吴大志远道而来,他才是地主;二来吴夺多交了不少房租提前退房,也是他的一个说辞。

    第二天,爷孙两人白天没出门,在家里弄了弄花木,喂狗喂金鱼,看了看电视,溜溜过了一天。

    晚上常松请吃饭,吴大志除了叮嘱这俩年轻人相互帮衬,还问了些文物局的情况。

    第三天早晨起来,吴夺又想吃那家店烙的馅饼了,吴大志却道,“以后别吃太频繁,要是实在馋了,就只吃牛肉芹菜的吧。”

    “啊?我觉得猪肉香葱更香啊!”吴夺挠头,“吃个饼还用得着这样么?”

    “猪肉香葱调馅儿的时候,他们可能加了大烟葫芦泡的水,用作调料,量虽不大,但是经常吃总归是不好的。”吴大志淡淡说道。

    大烟葫芦就是罂粟壳。

    其实罂粟壳的成分在很多止咳药里都有,但在药物监管中,对于剂量是有严格要求的。而若是作为食材添加成分,那就不行了,这是明文禁止的。这东西用来做调料,确实能增加香味儿,可要是经常吃,可想而知不是什么好事儿。

    “您就吃了一次,这都能吃出来?”

    “这有什么吃不出来的?咱们老家镇上的卖熟肉的老王,炖肉的时候也加。”

    “那为什么调牛肉芹菜馅儿的时候不加呢?”

    “这玩意儿能减弱牛肉特有的膻味儿。”

    “减弱膻味儿、增加香味儿不是好事儿么?”吴夺不解。

    “这会让顾客怀疑他们用假牛肉,有人举报被查怎么办?牛肉是没事儿,可万一查出来大烟葫芦呢?”吴大志看了看吴夺,“凡事不要这么着急有疑问,自己先想两分钟再说。”

    “我去,那这是个黑店啊,还开了这么多年。”吴夺皱眉。

    “什么是黑?什么又是白?”吴大志摇了摇头,“走吧,再去吃一次。”

    “呃······”

    “你不是想吃么?吃个一次两次没事儿的,不常吃就行。”吴大志看了看吴夺,“怎么?你还想举报?”

    吴夺愤然说出“黑店”的时候,还真冲出了这个念头,这玩意儿应该也可以查,对一定量的馅料检测化验估计就行。不过看到吴大志的样子,吴夺又想听听他的意见。

    吴大志并没有给意见,只是出了门。

    吴夺跟着吴大志出了家门,走向馅饼店。

    结果······

    馅饼店正在被执法人员查处!

    “现在想举报也没机会了。”吴大志依然云淡风轻,“其实他家的肉都是好肉,比隔壁包子铺的肉强多了。包子铺的肉馅儿,加了很多十三香,但蒸包子时飘出来的味儿就知道肉不行。”

    “您的意思是包子铺······”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虽然包子铺肯定是馅饼店严防死守的对象。”吴大志看了看吴夺,“现在你觉得谁更黑一点儿?”

    吴夺默然。

    “这不过是两家小小的早餐店而已。古玩行里,动辄百万千万的暴利,人心之叵测,嘿嘿!”

    “您到底是想提点我呢?还是在帮我打退堂鼓?”

    “结果只有你自己能决定。”吴大志站在路边点了一支烟,“你现在应该不会再有悄悄捡漏发财、独善其身过小日子的天真想法了,但是这条路有多难走,你还是想象不到。”

    “那就不想了,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吴夺骤然发狠,“路还不都是人走出来的?!”

    “你冲动的样子让我觉得更饿了。”吴大志长长吐出一口烟雾:“既然这儿吃不成了,那就去麦记吃个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