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47章 好马
    “哪有。”吴夺看了看她,礼貌一笑,并不解释。

    懂你的人不必解释,不懂你的人,解释也没用。而面对刚认识的人,解释则要看值不值得。

    显然,吴夺在宁雪面前,秉承了少说话的原则。

    陈永钧刚回来不久,这件甜白釉抱月瓶就开始了拍卖。

    根据胡允德、陈永钧的表情判断,他们和吴夺一样,都不看好。

    拍卖开始后,拍卖师依然用了“永乐甜白釉暗刻龙纹抱月瓶”的说法。

    不过,在今天的拍卖开场的时候,拍卖师已经作了声明,所有的拍品“只代表文古堂的看法,不保证准确有效”。而且,这句话还被印到了请柬上。

    不要说这样的非常规拍卖,即便是大拍行的公开拍卖,“不保真”也很正常。

    而且,这是有明确的法律规定的。

    《拍卖法》第六十一条第二款: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者品质的,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

    说到底,只能靠你自己的眼力。

    东西看完了,又不参拍,那么这个时间就空闲下来。

    胡允德刚要说话,陈永钧却抢了先,他看着吴夺,“小吴,我真没想到,你对瓷器还研究这么深!刚才我反思了一番,你确实是说到点子上了,受教了!”

    吴夺没想到陈永钧能这么快调整情绪,而且还向自己表达了认同甚至是赞赏!

    实际上,陈永钧恃才傲物不假,但什么是恃才傲物?仗着自己的才华,“傲”比不了他的人。陈永钧正是如此,他只对他看不上的人“傲”,不会对比他高明的人“傲”。

    若是对比他还高明的人也“傲”,那就不是恃才傲物了,成了狂妄自大。

    最起码,在那一件“康熙五彩花鸟纹大盘”上,吴夺是比他高明的!

    “陈总言重了。智者千虑,偶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我只是碰巧了而已。”

    宁雪听了吴夺的话,撇了撇嘴,拿着笔在本子上连戳好几下。

    “呵呵。”陈永钧摆摆手,探身压低声音,“你非要这么谦虚,那我不妨就再问问你,这甜白釉抱月瓶,你怎么看?”

    吴夺笑了笑,“既然两位前辈都不感兴趣,那么我的看法估计和两位前辈都是一样的。”

    “如果你真当我是前辈,就请你说说!”

    吴夺听他这么说了,也不好再推脱,看了看周围之后低语:“这是白釉,不是甜白釉;年份上,和永乐差了三百多年!”

    永乐甜白釉,只是一个通俗的说法;严格来说,应该叫甜白瓷更准确。

    因为,这种釉是透明釉,而不是白着色剂釉。这甜白釉的效果,是透明釉和白胎结合形成的。

    永乐甜白瓷器的胎,一般都很薄,很多都能透光。之所以这么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体现胎釉结合的效果。

    永乐甜白的胎土,是非常讲究的,要彻底去掉粗的颗粒和影响净度的杂质,并将含铁量降到最低,然后配合透明度极高的釉水,才能烧出白度很高的效果来。

    听了余耀这句话,陈永钧一边点头一边看向胡允德,“胡总,现在,我信你说的了!”

    胡允德面露大笑之态而不发声。

    陈永钧又低声道,“其实,这一件的胎土处理得已经很好了,结果为了弥补那一丁点儿的白度不足,又在釉水里添加了增白的成分!最大的问题,就是白而不润啊!”

    “对你来说是破绽,对在座的很多人来说,却未必能辨明胎釉之症结啊!”胡允德轻叹。

    陈永钧摆摆手,“不止胎釉的问题,这暗刻龙纹的清晰程度,也过了!”

    胡允德颔首,“要说后世仿永乐甜白仿得最好的,还得属嘉靖。”

    吴夺一听,这方面的资料自己也看过,顺口也接了一句,“不过嘉靖仿永乐甜白,最大的问题是修足不够精细。”

    胡允德和陈永钧都点了点头,胡允德接口,“所以,现在市面上也出现了拿嘉靖二次修足做旧、冒充永乐的东西。”

    吴夺不禁摇头叹息。

    古玩行的水实在太深了!且不说那些个尔虞我诈、波诡云谲,只说技术层面,高仿层出不穷,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防不胜防。

    这时候,这件甜白釉抱月瓶也落槌了。价格相对永乐甜白真品来说,自是不算高;但若对一件乾隆民窑的仿品来说,那肯定算吃药。

    新的拍品马上就会上来,陈永钧忽又看向吴夺,“小吴,我有一个问题,能回答我么?”

    “您问。”

    “你当时,为什么要应聘珠宝玉翠部,而不是瓷器部呢?”

    吴夺想了想,“陈总,即便是现在,我也觉得我在玉石上的眼力,要高于瓷器。”

    这话百分百是真的。

    吴夺在玉石上的眼力,毕竟经过了四年的科班学习和训练,而且他也很有悟性。

    而他今天鉴定瓷器,也没靠“眼力”。

    陈永钧沉吟,“像珠宝玉翠部、奢侈品部这样的部门,其实大家的水平差距不大;而且,业绩要重于眼力。但是瓷器部不同,像你这样的高手,还是不好找啊!”

    “这不是还有您来把关嘛!坐镇瓷器部的,又是潘主任这样的高手。”

    陈永钧笑了笑,“小吴,看来,你是不想再找个单位落脚了啊?”

    此话一出,胡允德也不由看向了吴夺。而且,就连宁雪也起了兴趣。

    “不是啊陈总,我也想找个单位工作,不过和古玩相关的好单位,并不好找哇!”

    “噢?”陈永钧一听,也没有再拿捏,直接问道,“有没有兴趣重回祺祥典当?我一直想在瓷器部设一个副主任,董事长也批了!”

    “说实话陈总,祺祥典当行确实是一个好单位。如果现在有一个和祺祥典当实力相当的单位聘请我,我应该会去的。但是,祺祥典当行,却去不了。”

    陈永钧没有立即接话,眉头微皱,手指轻敲桌面。

    吴夺继续说道,“也没什么复杂的,只是因为······”

    此时第四件拍品已经上了,围观者中突然有人对着拍品高声感叹:“好马!”

    远隔打断了吴夺。

    “好马!”吴夺却重复着站起身来,“好马不吃回头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