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45章 后挂彩,太自信
    胡允德云淡风轻,“我看也是。”

    陈永钧笑了笑,“这第一件拍品,往往都是大开门的东西。若第一件就被质疑,那这场拍卖岂不黄了?”

    显然,胡允德和陈永钧都不准备出手。

    胡允德和陈永钧都还有一句话压住没说:第一件拍品,也往往会定偏高的起拍价,以奠定基础。

    果然。

    “起拍价一百万,请诸位随意加价。不过,加价幅度小于一万,好像有失身份哦!”拍卖师是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言谈之间略显俏皮。

    大瓶确实被拍走了,起拍价落槌,一百万成交。

    这件大瓶,市场行情往高了说,区间应在八十万到一百万。虽说以后的上升空间可以预计,但毕竟是现买现卖。

    “这人瞅着面生。”陈永钧看了看中拍者,又看向胡允德。

    “不是行里人。”胡允德应道,“之前和苏老爷子有过往来的,也有一些其他生意场上的。”

    此时,宁雪反倒安静了,一副认真听讲、认真学习的样子。

    第二件拍品,依然是瓷器。

    大盘。

    拍卖师介绍,康熙五彩花鸟纹大盘。

    五彩花鸟纹盘,是康熙中期官窑的代表作。

    康熙五彩,和明代五彩最大的区别,简单来说就是两个字:层次。

    明代五彩的色料,一般都是平涂。但是康熙五彩,色却分出了浓淡深浅。以常见的寿桃图案来讲,康熙五彩会从桃尖到桃身出现一个从粉红到鲜红的过渡,同时带着晕染,层次感很强。

    已经有点儿类似粉彩的感觉了。

    实际上,即便是只用一种青料的青花瓷,康熙朝也很讲究层次,也正是康熙青花为人津津乐道的“墨分五色”。

    这件大盘的底款,是青花双圈六字楷书:大清康熙年制。

    这一件大盘,几乎所有的人都上去了。

    轮流观摩耗费的时间比较长,吴夺一看,心说等到最后再验证好了。

    就在这个过程中,吴夺惊讶地注意到,陈永钧居然也用了“听”的办******到他上手的时候,他一手拿稳,另一手在大盘上轻敲,而后迅速将耳朵贴近大盘,好似在聆听回声!

    鉴定完毕之后,陈永钧似乎露出了比较满意的表情。

    吴夺是最后一个上手的,他也简单,因为只需要用手,而且一根手指足够。

    吴夺刚回到座位上坐下,拍卖师就宣布了拍卖的开始。

    这一件康熙五彩花鸟纹大盘,若是真品,市场价值远超觯斋款粉彩山水大瓶,但起拍价居然更低。

    只有八十八万。

    起拍价低的东西,不一定价值低。而且,越抢手的东西,越不怕起拍价低。

    看来,他们对康熙五彩花鸟纹大盘,信心十足。

    胡允德露出犹疑不定的表情,随后微微侧首,看了看吴夺。

    吴夺低头咳嗽一声,手在桌下对着胡允德轻轻摆了摆。

    胡允德会意,脸上松弛下来,闲适地端起了茶杯。

    第一口八十八万立即有人应了。

    吴夺没想到的是,第二口叫价的,正是坐在自己对面的陈永钧。而且,直接加到了一百万!

    胡允德一看,立即轻敲桌面,“陈总,慎重!”

    陈永钧看了看胡允德,“点?”

    胡允德确实觉得有些吃不准,但也不能定论不真,因为相信吴夺,算是加了一道砝码,就此放弃;但被陈永钧这么一问,一时还真有些无从谈起。

    吴夺见胡允德主动提醒了,而且陈永钧也算自己半个熟人,不由低声接口,“后挂彩。”

    所谓后挂彩,大抵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瓷器上的彩料脱落破相,重新补彩添彩回窑烧制。二是本来就没有釉上彩的素器,直接上彩入窑烧成彩瓷。

    若是为了蒙人,出窑之后,还是需要做旧的。

    后挂彩的迷惑性太大了。胎、釉、底款都没问题,只有彩有问题,若是上彩和做旧的水平够高,想分辨确是极难。

    “不可能!”陈永钧却满脸自信。

    此时,价格已经叫到了一百一十万,陈永钧又要叫价。

    吴夺又低声补了一句,“康熙官窑带款素盘,清末民初后挂彩。”

    陈永钧却只是稍稍一顿,冲吴夺微微一笑,接着还是抬手,“一百二十万!”

    吴夺一看他这样,那也只好不再多说。已经仁至义尽了。

    胡允德之前对吴夺说过,陈永钧属于少年成名,恃才傲物。

    不过,胡允德也说过,陈永钧最擅长的就是瓷器。

    怎么这一件后挂彩,他反倒走眼了呢?

    实际上,这一件后挂彩,乃是当时一流仿古高手所为,本就足可以假乱真。

    同时,到了今天,已然不是新出窑的东西,过百余年之久,表面都已经生出了真正的蛤蜊光(附注)!

    吴夺靠的是听,听出了真相。

    如若不然,即便是一流的鉴定高手,面对这件后挂彩,也未必不会打眼!

    胡允德见状,同样没再说什么。他看了看吴夺,两人相视之后,各自暗暗摇头。

    这件康熙五彩花鸟纹大盘,竞争非常激烈,最后是三百二十八万落槌。

    不过,中拍者并不是陈永钧。他出到两百六十万就停了。

    因为这件大盘即便是真品,市场价位也就在三百万左右。而他出完之后,有人直接抬到了两百八十八万。

    两百八十八万的价格一出,他略略沉吟,果断放弃;之后抿了一口茶,看向吴夺,压低声音,“小吴,敢问你如何判断的?”

    吴夺笑了笑,“这怎么说呢?”

    这话听着有点儿装,但实际上很容易被理解被接受。

    谁的鉴定秘诀能轻易示人呢?

    陈永钧点点头,“你不说,我来说两句,也算咱们重新认识的一个见面礼吧!”

    胡允德笑了笑,“我这也没地方回避啊?”

    “胡总还能看得上我的雕虫小技么?”陈永钧又露出了招牌式的自信微笑。

    附注:蛤蜊光,通常出现在釉上彩瓷的表面,是一种彩色膜状物。迎光侧视,能看到彩料周围有若隐若现五颜六色的光圈。因为类似蛤蜊壳里的那种彩光而得名。蛤蜊光的形成,有外界的物理和化学因素,也有釉彩本身因素。一般来说,蛤蜊光的出现,至少得经过几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