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43章 意外遭遇
    吴夺接起电话。他知道胡允德应该是说明天文古堂清仓头拍的事儿。

    “德叔晚上好”

    “好,小吴还记着明天的事情吧?”

    “记着呢,谢谢章老和德叔给我机会长长见识。”

    “又客气。需要我明天捎你一程么?”

    “不用了德叔,太绕了。几点呢?”

    “九点开始,上午场到十二点;下午场两点开始,估计五点之前就结束了。这样,你八点五十之前到文古堂,咱俩门口碰头。”

    “好。那明天见德叔。”吴夺也没问太细,因为他不需要任何准备。

    挂了电话,吴夺又看了看墨玉玄武印,想了想,查了一番资料。

    他重点查的是这个“鸱夷子皮”,范蠡怎么会起这么个名字?就算当时要隐姓埋名,改个好听的名字很简单。

    至于鸱夷子皮的本意,“鸱夷”就是酒囊,“子皮”就是皮子,连起来就是酒囊皮子。

    这个名字很俗。

    根据查到的资料,说法不一,毕竟,春秋时期的历史能查证的很少。大多都是附会,牵扯到西施的,牵扯到伍子胥的,等等说法都有。

    吴夺看得有点儿乱,也就不想深究了。除了范蠡本人,说不定其他的说法都是演绎甚至猜测罢了。

    不过,吴夺倒是想到了一些老字号,比如狗不理包子,傻子瓜子,乍一听也都是比较俗的,但是传播度却挺广。范蠡号称“商圣”,这个“鸱夷子皮”,简直就是这种以俗致胜的老字号的鼻祖。

    “鸱夷子皮”产生良好的广告和品牌效应,成为“范氏财团”的代名词,倒也挺有意思。

    这几天过得紧凑忙碌,明天还要去赶拍卖场,吴夺当晚收拾妥当之后,便早早上了床。

    化肥现在就睡在卧室里的电脑桌之下,一人一狗一个房间,酣然入眠。

    吴夺第二天到了府学街文古堂门前,一看时间八点四十。德叔还没到,他便在路边点了一支烟等着。

    文古堂是个大店,上下两层,仿古建筑。

    府学街的两侧,规划了一些机动停车位。吴夺看到,此时文古堂附近已经停满了车,多是稳重型的。

    所以,一辆红色的宝马Z4跑车,就显得尤为扎眼。这车其实比周围那些车要便宜,不说别的,Z4旁边就停着一辆宾利添越呢。只是因为颜色和车型显得扎眼。

    不多会儿,就见胡允德走了过来,“小吴你早来了?附近没地儿停车了,我去旁边的地下停车场停的。”

    “没多久,一支烟还没抽完呢!”吴夺笑着在旁边垃圾桶顶的烟缸里灭了烟。

    胡允德带着吴夺到了门口,门口内侧摆了一张签到桌,桌后坐着一男一女,看着挺有职业素养。

    胡允德拿出请柬,签了字,又告诉他们,吴夺和他是一起的。

    “他们请了拍卖公司的几个人帮着操持······”胡允德侧首低声对吴夺说了一句;话没说完,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就大踏步迎了上来。

    “胡先生,久违了啊!”

    “苏老板气色不错啊!今天这阵仗也够专业的。”

    “祖宗福荫,祖宗福荫。”中年男看了看吴夺,“这位是?”

    “噢,我来介绍一下。”胡允德笑着抬手,“这位是苏禾茂苏老板,这位吴夺是我的朋友,也是资深玩家。”

    “苏老板好。”吴夺就此打了个招呼。

    “你好你好。”苏禾茂轻轻点头,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接着便对胡允德说道,“胡先生你随便坐,这马上就开始了,我先去安排下。”

    “你忙你的。”

    吴夺四下打量了一下,一楼大厅已经没了货架柜台什么的,居中偏后的位置,摆了一张不大不小的圆桌,圆桌上还铺了一层厚厚的毛毯。想必,应该是展示拍品的地方。

    而大厅四周,则错落有致地摆了八张八仙桌,上面摆放着水壶、茶具、干果什么的。

    苏禾茂走后,胡允德对吴夺颇具意味地一笑,“这是苏老爷子的长子,老二和女儿跟古玩圈的人不熟,我猜可能是在后台负责账目,正好可以互相监督。”

    随后,不断有人上前和胡允德打招呼,胡允德一边应承,一边插空对吴夺指了指一张空桌,示意他先去坐下。

    吴夺刚坐下,斜对面就有人跑过来了,“嗨,帅哥!这么巧啊!隔远点儿我还以为看错了呢,没想到真是你啊!”

    吴夺定睛一看,“又是你,小花······”

    说到“痴”字之前,算是生生咬住了。

    这都是什么意外遭遇啊!

    “我叫宁雪,不叫小花,什么记性啊!”宁雪一屁股就坐在了吴夺一侧,“这下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了吧?”

    “这地方有人了,我得替别人占座。”吴夺看了看不远处的胡允德,还站着和一位老先生交流呢。

    “我也替人占座,正好,一张桌子四把椅子,你俩,我俩,包圆了!”

    吴夺面露苦笑,抬头之间,却又见一个认识的人走到了桌前。

    “陈总?”吴夺不由站起身来。

    来人正是祺祥典当行的总经理陈永钧。

    “你是?”陈永钧也依稀觉得吴夺面熟,“你是祺祥典当行的员工?”

    “曾经是。”吴夺刚才站起来,纯属下意识的反应,既然现在打完了招呼,便又泰然坐下了。

    陈永钧也在吴夺对面、宁雪另一侧坐了下来,“怎么称呼?”

    “吴夺。”

    “我知道了,小吴你原来是珠宝玉翠部的。”陈永钧见了吴夺叫不上名字;但一听名字,却不一样了,因为员工试用期之后的去留,都得他签字。

    “原来你叫吴夺啊!”宁雪咯咯笑起来,“陈叔叔我可是托您的福喽!”

    “小雪你认识吴夺?”

    “萍水相逢,也算有缘吧!”宁雪又拿手指戳了戳吴夺的胳膊,“我说你可以啊,工作都没了,还来参加拍卖会!”

    关你屁事啊!

    吴夺心烦暗骂一句,嘴上没说话,只是咳咳两声。

    这时候,胡允德也走了过来,“陈总来了?你怎么把小雪也带过来了?”

    “胡叔叔好!”宁雪恭恭敬敬叫了一声,“我跟着陈叔叔来开开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