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38章 重现金身
    这种气势很复杂很难形容,却震人心魄!

    吴夺猝不及防,一个没蹲稳,差点儿坐倒在地!瞬时之间,一只手不由自主去扶旁边的茶几,却不料,一个扶空,手腕扫到了释迦牟尼坐像之上。

    嘭!

    佛像落地!

    吴夺租的这房子,可不是什么木地板,是那种仿大理石地面,也有的地方叫水磨石,总之和石头的硬度差不多。

    佛像落地,还带着不小的声音,吴夺的心里不由一紧。

    化肥闻声,缓缓转过身来,状态稳健,并没有被惊到。

    吴夺立即上前,看那摔在地上的佛像。

    佛像是背部着地,但是正面却已经出现了裂纹。

    翻过来,背部裂纹更大,而且靠近底部的地方和一侧的肩部,已经掉落了两块漆壳。漆壳比较厚,显然是多层结成了一体。

    而掉落漆壳的地方,金光闪闪!

    吴夺心头一动,试着从脱落漆壳的边缘去抠。结果,沿着裂纹,漆壳被一块块抠了下来!

    最终,一尊鎏金释迦牟尼坐像,完整地出现在眼前。

    重现金身!

    吴夺详细检查,除了个别地方微有磕碰导致的印痕,整体完好无损!

    没想到。

    居然是以这种方式去除了漆衣。

    这可能也和佛像的年份还有保存方式有关系,漆壳已经有点儿酥脆了。

    吴夺重新将鎏金佛像摆上了茶几,又看了看化肥。

    化肥走到了吴夺身边,用脑袋蹭了蹭他的手掌,而后又走了。重新回到卧室的电脑桌下面趴下了。

    “这么快就不喜欢新狗窝了?”吴嘟囔了一句。

    重现金身之后,这尊明代早期的鎏金释迦牟尼坐像的工艺之精湛,就显现出来了。

    面部细节到位,金水档次很高,而且连衣褶都是流畅生动。没有款识,也不是官造,但绝对是民造的一流水准!

    吴夺查了一下拍卖记录,同时根据实际情况估算了一下,这尊佛像,就是体量偏小,但几十万的行情总归是有的。

    不过,佛像既然在吴夺手里重现原本的金身,吴夺并不打算出手;最起码现在不怎么缺钱,短时间内不可能出手。

    而后,吴夺起身,将地面上的残漆碎渣打扫收拾干净,又小心将佛像装回了锦盒,给收好了。

    再度坐回到沙发,吴夺回想化肥的表现,点了一支烟又陷入了深思。

    化肥变了。

    确切地说,它明显在成长,虽然从收养它到现在,还不到十天。

    它本来就有比较淡定的气质,如今,更淡定了,还增添了许多别的气质。

    刚才那一瞬间的猛然回首,就是多重气质的合集。

    而且,它不喜欢又大又软的狗窝了。

    不过,它为什么喜欢在电脑桌下面趴着?吴夺的电脑桌是简约长条形的,类似于以前的老式课桌,下面的空间长度还可以,但是宽度比较小。

    家里还有一个餐桌,下面的空间更大,但是看起来化肥并不喜欢。

    想着想着,吴夺不由呲牙叫了一声,这太入神了,香烟燃尽,被烫了一下。

    吴夺摁灭香烟,摇头苦笑。罢了,化肥的种种神奇之处,一直都是百思不得其解,还是顺其自然吧。

    只是看它这个样子,若是等到成年,怕是不会和自己再待在一起了。

    一般的狗子,一岁多也就成年了,不知道化肥是不是更早······

    午饭之后,吴夺躺到了床上,化肥又趴到了电脑桌下面。

    不知不觉,吴夺迷迷糊糊睡着了,等到醒来,却发现外面的天色有些发暗。

    “这一觉居然睡到了傍晚。”吴夺伸手拿起手机,一看时间······

    不是当天傍晚,而是第二天的清晨!

    而且,还有两个未接来电,都是常松昨晚打来的。

    睡得够沉的,手机铃声都没吵醒!

    这么早,吴夺也没有立即回电话,看了看化肥,依然在电脑桌下。不过,它看到吴夺醒来,也起来了,缓步走向客厅。

    吴夺下床,给化肥上了狗粮和水,然后才去卫生间,洗脸刷牙。

    一时没什么胃口,吴夺也没吃早餐,只是喝了一盒牛奶。

    上午九点多,吴夺给常松回了电话。

    “昨晚是不是耍大宝剑去了?打了两个电话都不接?你不能捡了漏就嘚瑟啊!”听常松的口气,好似昨天的事情已经彻底翻篇儿,重新满血复活一般。

    “靠,别瞎胡扯。昨晚睡着了,真没听到。”

    “告诉你个好消息!”常松兴奋道,“你猜怎么着?还真是一个古玩诈骗团伙!这帮人,分工有序,四处出击,利用钱币做局,通常就是拿真的袁大头或者墨西哥鹰洋之类的几百块的玩意儿当诱饵,然后搭配一枚价值几十万的古泉,古泉都是高仿的,用来骗人。”

    “你去鉴定了?也报案了?”

    “对!你的眼力我现在是真服了,这枚高仿逼真得很,一般人哪能判定啊?”常松也不觉得丢人了,“我说,警方已经盯了他们不短时间了,不过他们的头儿还没浮出水面,所以还没到最后收网的时候!所以咱俩都得严守口风啊!”

    吴夺想了想,“不对啊,既然还没收网,警方会告诉你这么多?”

    “就知道你会这么问!”常松笑道,“哥们儿是干嘛的啊?好歹是文物局办公室副主任科员,我找了文物稽查队的队长一起去报的案!”

    “靠,一个副主任科员被你说的像个副厅级巡视员似的!”

    “我最后说不定比厅级还高呢!趁现在结交我这样的潜力股,那是你有眼光!”常松嘿嘿两声,“中午请吃饭吧!我这就给你打听高汉达教授的选修课。”

    “行,想吃什么你想好。”吴夺被常松带的情绪也明亮起来。

    中午常松真没客气,选了个海鲜酒店,还点了一只澳龙,整顿下来花了吴夺小三千块钱。

    不过吴夺最近捡漏密度有点儿大,这点小钱儿花着倒也不太心疼。

    “我给你问好了啊,高汉达教授的文物鉴赏选修课还有,每周一下午两点开讲,还是两节课连堂,在东大文史楼101大教室。”吃饭的时候,常松告诉吴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