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32章 买房
    “别谦虚,说不定我看上的东西还得靠你掌眼呢!”胡允德接口道,“这场拍卖,他们只邀请了苏老爷子生前有过生意往来的人,你到时候就算和我一起。”

    “明白。”吴夺又问:“对了德叔,章老去么?”

    “章老应该不去。他之前和苏老爷子关系不错,不愿意看着不肖子孙这样折腾。再者,苏老爷子的好东西,章老基本都有数,要保什么,对我也有了交待。”

    “行,那就这么定了德叔。”

    挂了电话,吴夺简单一盘算,即便看上了文物局家属院的这套房子,预留出购房款,还剩不少呢,去这清仓头拍心里也有底。

    快到傍晚的时候,常松来电话了,让吴夺请吃饭,说已经和科技处吴处长说好了,周六看房,正好周六他们要搬家。

    吴夺让常松定地方。常松说:“先小宰你一把,我新发现了一个小馆子,招牌菜“九转大肠”,而且老板娘很不错,颇有风韵。”

    “你怎么就这么浪呢?不怕被人打死啊?”吴夺笑骂一句,也就应了。

    到了地方,吴夺一看,负责收银的老板娘看着似乎面熟,等吃了一半才想起来,有点儿像某个明星,只不过长得肯定是差点儿意思。但现实中不化妆能有这般美貌,着实也惹人眼球。

    还有熟客叫她“大肠西施”,吴夺听着别扭得都快脱臼了。

    这小饭馆没有包间,很多人吃饭也喜欢就着老板娘,不时开上两句玩笑,但都没有太过分的。老板兼当大厨,黑铁塔一般,左手炒勺,右手菜刀,不时掀开帘子瞅上几眼。

    两人点了四菜一汤,常松喜欢喝白的,酒量不错,这一点他比吴夺厉害;吴夺不爱喝酒,要了俩易拉罐冰啤。

    “我说,你到底倒腾了什么瓷器,搞了这么多钱?”常松压低声音问道。

    “元青花高足杯。”

    常松:“······”

    吴夺小声简单解释了一番,说是在云叶寺旁边的小摊子上无意中买了个烛台,又无意中发现了暗藏乾坤。说完又叮嘱常松一定要把住嘴。

    常松听得心潮澎湃,立马说等周六看完房,接着去赤霞山古玩市场碰碰运气。

    常松的表现很典型。在古玩圈里,每当出现一个捡漏的传奇,都会引发热议,大大提高一部分人跑市场的积极性。

    人性使然。

    但,往往是老看着别人中彩票,轮到自己连买多少年也中不了大奖。

    周六上午,常松开着他的低配帕萨特接上了吴夺,去往文物局家属院。其实常松更喜欢越野车,而且家里好歹也趁点儿钱,贵点儿的车也能买。不过,在机关单位混,不能太出格,要显得稳重踏实低调。

    两人到的时候,搬家公司还没到。

    这位吴处长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很稳重的样子;他老婆也在,爽朗热情。

    常松介绍了一下,相互寒暄之后,吴处长便带着吴夺看房。

    虽然是二手房,但是吴夺看了之后,着实很满意。

    户型合理,公摊很小,因为在家属院最南排,楼前只有绿化带和院墙,没有别的楼,所以即便是一楼,采光也很棒。

    整体装修是古香古色的风格,可能和吴处长在文物局工作有关。这装修除了被他儿子画得花里胡哨的墙纸得换,卫生间的马桶等设施不想用别人用过的得换,别的都不用动。

    最满意的还是这个院子。方方正正,打了十字水泥路,四块露土的地儿都围了半米高的小花墙。南侧靠近院墙还砌出两米宽的平台,平台中央搭了凉棚,这底下要加个躺椅,惬意得很。

    “这小花墙里的花盆我是都得运走的。”吴处长提了一句。

    “嗯。”吴夺点点头。这四块土地,他们家都是放了花盆种花,有点儿画蛇添足;应该直接种花,而且再来一棵石榴树或者桂花树什么的才好。

    仔细看了一遍,而后问了问双气三线等等情况,吴夺稍稍考虑,便决定拿下了。

    谈价是吴夺、常松、吴处长夫妇,四个人坐在客厅谈的。

    吴夺首先提了包税的事儿,他不想包税,提出各交各税。本来嘛,羊毛出在羊身上,其实就是个总价问题,主要是吴夺不喜欢在具体程序上乱套。

    吴处长夫妇同意了各交各税,但是在三万六一平的价格上却比较坚持。

    “您痛快地应了各交各税,那我也痛快一回,这样,我也不多讲,三万五一平,行的话,我立马就能付全款过户。”吴夺说道。

    “其实,本来如果你能包税,我们是想降到三万五的,但是现在各交各税······”吴处长的老婆接口。

    “三楼有套房子,报价三万五,各交各税,我只是打电话问了下,人家就说还能降呢!”

    “我知道你说谁家的房子,不就楼上么?他家没院子啊!”

    其实吴夺没打过电话,也不知道三楼那套房子具体在哪栋楼,因为挂出的房源是不会暴露具体房号的。只知道也是东打头,没想到就是楼上。

    “院子这东西,咋说呢。正因为我喜欢院子,所以才报三万五的价儿啊。但喜欢归喜欢,也不能太高。要不然,我不如买三楼算了。”吴夺笑了笑,“吴处长,嫂子,你们报三万六,我也没多讲啊。”

    吴处长看了看常松。

    常松也笑了笑,“我只是介绍人哈,买房这事儿本来就复杂,你们谈成谈不成都很正常。我就不发表任何意见了。”

    “你们稍坐,我接个电话。”吴处长拿着手机走出了房门。

    “我去看看搬家公司来了没有。”吴处长的老婆也出去了。

    吴夺知道,他俩这是要商量一下。

    最后,两口子同意了这个价格。

    “小吴啊,不过这两天可过不了户,我们还得收拾收拾,清点清点。”吴处长的老婆问向吴夺,“周一过户,你看行吗?”

    “行。”吴夺一想,正好和周二的清仓头拍错开了,“那我是不是得先付一笔定金?”

    “对对对,这样对双方都好。定金五万可以吗?”她就是想要定金的意思。

    “好。”吴夺痛快应了,转了五万定金,拿了写明情况的规范收条,搬家公司正好也来了,便就提出了告辞。

    “借着即将到来的乔迁之喜,杀奔赤霞山,捡漏去也!”刚走出去不远,常松就兴奋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