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31章 朋友
    “章老,这山顶风凉,我们还是回了吧?”胡允德在一旁开口。

    “好。”章成锦点点头,走了两步,“对了,下周文古堂的清仓头拍,你找时间告诉吴夺一声吧。他若想去,就带他一起。”

    “我记下了。”

    两人就此下山而去。

    而吴夺回到家之后,和化肥先分了一个苹果吃了。

    吴夺虽然之前没养过狗,但是总觉得化肥的样子,快一周了好像一点儿变化都没有,小狗崽不是都长得呼呼的么?况且它还这么能吃。

    也不知道化肥成年后体型有多大,要是身高体长超标,城市里可是禁养大型犬和烈性犬的。

    比如刚才在马路上碰上的秋田犬,不说品种,只说这个头儿其实就属于禁养之列,只不过这个狗主人无视养犬管理规定。

    吴夺本想给吴大志打个电话,商量商量买房子的事儿,可又一想,他又得问钱是从哪儿来的,没准儿还得数落自己。还是先斩后奏,买了再说。反正买了房之后,基本不会亏。

    上午又在电脑上浏览了一会儿房源,午饭后小憩了一会儿。

    醒了之后喝了一口清爽的无糖纤维加可乐,打了个嗝儿,吴夺一时间有一种十分满足的感觉,想想自己当年的同学们大多还在疲于奔命地上班,看着老板和领导的脸色,自己的小日子简直太滋润了。

    小富即安,其实也蛮不错的。

    正美着,常松来电话了。

    “我问吴处长了,房子是130平多零点几,三室两厅两卫,东打头,有两室和客厅朝阳;除了厨房和卫生间,全实木地板;墙纸被他儿子画得不成样子了,得换。他那个院子不小,有四十多平呢,水泥甬路,还自己搭了个小凉棚。院墙本是一米六的高度,后来他又给加高到两米,而且上面还加了铁艺小栅栏。”

    常松先是细致地介绍了一番。

    “我说,你这在办公室经常写材料,表达越来越有条理了!”吴夺听了,还是比较满意的。

    “少来!”

    “这么说,他是可以卖给我这个‘局’外人了?”

    “听说是我的朋友,他倒是说可以,不过······”

    “不过价钱偏高?”

    “不光是价钱偏高,他要求全款直付。”

    “你先说他要多少钱吧?”

    “房子照130平整数算,三万六一平,你还得包税。光房价就四百六七十万,我寻思着你一把也拿不出来啊······”

    “你不会直接给我否了吧?”

    “我能这么不靠谱么?我提前替你讲了讲价,结果他说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就先别谈价了。”

    吴夺点点头,“人家说的没错儿,总得确定要买了再谈价。这样,你跟他约个时间,问问什么时候能看房,看了再说。”

    “卧槽!你真要买啊?你手里就两百来万,剩下的咋办?我倒是能借给你点儿,可是·····”

    “你甭担心,我有钱。前一阵我还倒腾了一件瓷器。”

    “瓷器?难不成是那个黑痰盂?这茬我当时还忘了问了,不过看着确实不大行啊!”

    “那个你看走眼了,是件老货,不过也值不了多少钱,我是又倒腾了别的。”

    “你真行啊!最近这是用了开塞······开眼露了是怎么着?老是捡大漏儿!回头可得好好给我说说!”

    “也没什么,就是碰巧了。买房图个踏实,你好人做到底,再帮我约约吧,完事儿一起去,必有重谢哈。”

    “你是得重谢!这么着,除了吃大餐,你送我一对金蟾妖塔得了,四棱!”

    金蟾妖塔是铁核桃里的名品,正常两棱的几百块一对;三棱的贵一些,四棱最稀少,配对精品相好的,一对得几千块。

    文玩核桃有华北的麻核桃,有云贵川藏的铁核桃,有东北秋子;常松和吴夺,都喜欢玩铁核桃。

    “行,要是这次买房成了,我送你!不要说金蟾妖塔,云石观音都行。”吴夺说的云石观音,也是铁核桃的高端品种,上品的一对能过万。

    “我就是随口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看来真是发了,哈哈哈哈。”常松大笑,“行,等我信儿吧!”

    挂了电话,吴夺看到化肥在拨拉着磨牙棒,这是当时在宠物店买一堆东西时送的,不过化肥应该还没到换牙的时候,他也不咬,有时会拨拉着玩儿。

    “我说,你到底是哪里来的?你是真的不想回去了么?”吴夺蹲在了它的面前。

    现在他已经坚信,化肥必定能听懂他说的话。

    化肥用一只小爪子将磨牙棒拨拉到一边,又拨拉了回来,然后看向了吴夺。

    “这什么意思?归去来兮?”

    化肥转过身去,又回到狗窝趴下了,屁股冲向吴夺。

    “行,你什么时候想走了,我再送你。”吴夺说完之后,自己也不由一愣。

    化肥,在不知不觉中,仿佛已经成了他的朋友。

    就说那么大个儿的秋田犬,张嘴大叫犬牙差互,他平时肯定是不敢去招惹的,但是为了朋友,却可以挺身而出。

    自我煽情还没到高潮,手机铃声给打断了。

    吴夺拿起一看,是胡允德。

    “德叔。”

    “小吴方便说话么?”

    “方便,在家呢。”

    “是这样,下周二有一场拍卖会,你感兴趣么?”

    “拍卖会?是哪个行的秋拍么?按说一般不会这么早啊。”

    “不是拍卖行的。”胡允德解释,“以前在府学街上有家古玩老店,叫文古堂,不久前关张了。现在呢,要开始处理店里的存货,清仓。第一批头货,他们要走一场拍卖;然后剩下的,是批量打包处理的。”

    “这个店,我好像有点儿印象,门脸是个仿古建筑,挺大的,咋就关了呢?”

    “唉,文古堂的苏文山老爷子去年驾鹤了,两儿一女没有一个争气的。账面亏了钱,他们就开始打歪主意,合计着还是变卖古玩和店铺分钱实惠。”

    这种事儿,倒也不鲜见。古玩这东西,有时候还真是很难传承。

    吴夺也跟着叹了口气,“行,德叔,那我就跟着您去长长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