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28章 提携
    章成锦颔首微笑,并未出声。

    胡允德则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种感觉,不身临其境,很难体会到。两位前辈高手等待聆听见解,吴夺还真有点儿飘了。

    “这幅青绿山水画中的山峦河流、山树林木、亭台飞阁、亭前人物,这四处,风格好像有细微的差别,不似出自一人之手!但是呢,整体上却又没有明显的违和感,说明他们创作的大风格是一致的。再者,我看这题款,应该是文徵明的真迹,这钤印,也不像有假。”

    “难道你的意思是说,加上文徵明在内,这幅画是五个人联手而成?”章老讶异接口。

    “是啊,有这种感觉。”

    胡允德想了想,“构图严谨,境界幽旷,整体清苍沉稳,若是联手,那必定原有的画风就很近似,而且沟通极为充分,相互之间有一定的默契才行啊!这很离奇,因为当时与文徵明齐名的画家,都不可能如此。”

    “若是文徵明和他的弟子们聚会时兴之所至呢?”吴夺微微一笑。

    吴夺说完之后,也不由立即提醒自己,可不能再多说了!要是把具体哪个人再点出来,那就装逼过头,没法解释了!

    章老不由双掌轻击,“对啊!若是文徵明的亲笔,其用笔之精工,宋元画作尤有不及,但是精工往往也就降低了笔墨的生动性。这两者平衡之后的状态,应该是很稳定的。但是这幅画,大风格很统一,各处景物却略有起伏!这的确有可能是多名弟子参与的啊!”

    吴夺暗道,这章老对书画的研究也挺深呐!

    “小吴啊!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了,让我茅塞顿开!”章成锦感叹连连,“佩服!佩服!”

    吴夺连忙说道,“说实话章老,我是真不懂书画。可能就因为我不懂,所以更多的凭借感觉,才误打误撞蒙上了。您可千万别误会我在书画上的眼力。”

    章成锦却轻轻摆手,“什么是懂?什么又是不懂呢?即便你真的不了解书画的笔墨技巧,但至少你的艺术鉴赏力达到了一定高度!有了这个基础,再深入也不难。”

    听了章老这句话,吴夺不由陷入了深思。

    而章成锦和胡允德,两人又对着这幅画参研了一番。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得很快,眼看就傍晚了。吴夺本来还想鉴赏店里的东西呢,这个点儿了,也不方便了。

    不过,现在宾主尽欢,吴夺提出了“预约”:“章老,胡先生,这次来大雅斋,我真是开了眼界!以后有机会,我能不能再来欣赏一下店里的好东西啊?”

    “欢迎!”胡允德拿出一张名片,“随时联系我小吴先生,你把你的联系方式也发给我吧!”

    “胡先生,您年长,直接叫我小吴就行了,别带‘先生’了就。”吴夺接过名片,又照着上面的手机号码用自己的手机发了个短信。

    “你这不是一样叫我胡先生吗?听着也生分。”

    “那我以后叫您德叔,怎么样?”

    “行吧。”胡允德笑了笑。

    “阿德,你把我的私号也发给小吴吧!我就不给小吴名片了,名片上的电话,平时是助理拿着的。”章成锦此时也开了口。

    胡允德微微一怔,旋即应道,“好的。”

    他心想,章老的私用手机号,知道的人可真不多。章老此举,看来是真有心要提携这个年轻人了!

    但是他并不吃惊,因为吴夺的实力,他跟着有目共睹。所谓提携,其实也是为自己助力。

    每个人得到的机会或许不同,但是能把握住机会的,往往都是有实力的人。

    胡允德提出晚上他来做东,请吴夺吃饭。

    “我这中午刚吃了章老的,晚上又吃德叔的,这有点儿过了。要不还是我请吧,好歹刚有了一笔收入。”吴夺笑着应道。

    “不好意思啊,我今晚有定好的家宴,只能失陪了。”章老却说。

    最终,是吴夺和胡允德一起吃的晚饭,也是胡允德请的——他强调,因为是吴夺登门大雅斋,那么出去吃饭,也得他来尽地主之谊。

    吴夺也没有继续推让。对于胡允德来说,一顿饭算得了什么,关键是对方值不值得共坐一桌把酒言欢。

    饭局开始后,胡允德和吴夺先聊了不少古玩上的东西,好在吴夺的理论知识很丰富,加上胡允德对他高看一眼,所以倒也融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胡允德才借个空当问道,“小吴你现在哪里高就啊?”

    这话章老也问过,但是三人见面后,章老和吴夺都没有再提及此事。

    “我之前在祺祥典当行,后来不干了,现在还没找新工作。出给章老的高足杯,也是瓷器部潘主任给拉的纤。”吴夺如实说道。

    “老潘的眼力不弱。”胡允德点点头,“整个祺祥典当,在瓷器上,也就陈永钧和他了。”

    “陈总听说是个多面手,不过我没和他交流过。”

    “陈永钧也算少年成名,涉猎确实比较广,但在其他品类的眼力上,不如瓷器。”胡允德呷了口茶,“不过,你这样的人才,他居然不全力挽留,看人的眼力实在是不咋地。”

    古玩一行,眼力为王。古玩行里的人,不管基础如何,财富多寡,头衔怎样,面对一件古玩之时,眼力最高者才是最受敬重的人。

    “德叔你有所不知,我以前不是在瓷器部,是珠宝玉翠部,主要是鉴定宝玉石工艺品和首饰什么的。因为我上大学时的专业,就是宝石及材料工艺学。”吴夺解释。

    “我明白了!”胡允德干笑两声,“你不想暴露瓷器和古玩的师承!”

    “我哪有什么师承啊,就是自己瞎玩,自己琢磨的!”吴夺解释。

    “不必解释,隐藏师承这个很正常。有些世外高人,不想抛头露面。”胡允德转而问道,“小吴你老家是哪里啊?家里还有什么人么?”

    “我老家是茂岭县的,还有个爷爷在老家。”吴夺说起爷爷,情绪略有起伏,点了一支烟,“出手这件高足杯,我想买套房子,接爷爷过来一起住。而且他在农村是有院子的,我也很想买个带院儿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