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25章 梅瓶无声
    吴夺听章老说“回”大雅斋,而不是“去”大雅斋,便就明白了,大雅斋应该就是章成锦名下的店。

    而且看起来,章成锦估计未必常去,应该是有专人负责的。

    这样的机会,吴夺肯定是不会拒绝的。

    他本来就还想有机会到东山古玩城去进一步验证一番。东山古玩城的好东西,可比赤霞山古玩市场档次高;这大雅斋,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我就怕太叨扰章老。”

    “天下藏友是一家,我也很久没和小吴你这样的年轻人交流了。”章成锦说着,又看了看老潘,“潘主任有兴趣么?”

    老潘是个聪明人,若是章成锦一开始就两人一起邀请,他肯定就应了;但是章成锦却先是对吴夺单独说了,又来问他,这里头,就主要是客气成分了。

    “我也想去啊,但是陈总昨天开会时说,今儿下午还要接着开。要不章老您帮着给请个假?”

    “公事要紧,那你忙你的,有机会咱们再一起喝茶。”章成锦点点头,“永钧确实是个人才,你们董事会聘他当总经理,很有眼光啊!”

    祺祥典当行的总经理,名叫陈永钧,吴夺以前只是个试用期小职员,也没见过几次,不过印象还不错,浓眉大眼一身正气的样子。

    走的时候,吴夺对老潘递了个眼色,“回头再聊潘主任。”

    老潘心领神会,他知道吴夺说的是之前答应的给他百分之三的事儿。只不过吴夺总不能当着章老的面儿给他转账。

    李助理开车,吴夺在他的示意下坐在了副驾驶,章老则坐在了后排座。

    章老的车是一辆黑色的奥迪A8,沉稳庄重,略显低调。

    吴夺之前去过东山古玩城,却没进去过大雅斋。

    这一次,他有章成锦带着,心说可以好好看看一众精品了。

    到了店门口,大雅斋的负责人胡允德已经等在门口了。

    胡允德已是知天命之年;大雅斋是一个店面,更是一个“场地”。实际上,章老名下的与古玩相关的很多业务,都是他负责的,堪称左膀右臂。

    听章老介绍吴夺时显得郑重其事,胡允德略略一怔,旋即笑道,“小吴先生,幸会幸会。”

    吴夺客气了两句,说就是来跟着章老学习的。

    进店之后,章成锦先带着吴夺直奔店里大厅居中贴墙的位置;这里有一个立柱式的玻璃展柜,里面陈列着一件瓷器。

    吴夺定睛一看,这不也是元青花吗?

    元青花云龙纹梅瓶!

    “小吴,你看看,这云龙纹梅瓶和云龙纹高足杯,是不是有成套的感觉啊?”章成锦笑道。

    这个“成套”,自是戏谑之语,不过梅瓶最早的时候,也就是酒瓶。

    宋代开始流行,那时候叫经瓶。因为宋代皇家有所谓的讲经制度,不能干讲啊,完事了得弄个宴席,宴席上的酒瓶造型,就是这种梅瓶。所以就有了经瓶这个名字。

    到了明代,梅瓶的观赏性已经远大于实用性。名字从经瓶到梅瓶,也反应了这一点。

    这两件元青花,一件酒瓶,一件酒杯,是有成套的感觉。

    梅瓶号称华夏第一瓷器造型,基本上有点儿知名度的窑口都烧制过,所以不要说吴夺了,但凡有点儿喜欢瓷器的,就没有不知道梅瓶的。

    同时,元代的梅瓶,器型一般都比较硕大,和后来明清的梅瓶风格,还是很容易区分的。

    “相得益彰啊!”吴夺看着玻璃柜里的梅瓶,心说这一件可比我那件高足杯值钱多了!

    章成锦见吴夺一直盯着看,接口笑问,“怎么?想上手?”

    “这合适么?”

    “既然来了,又有高足杯的缘分,那就好好鉴赏一下。”章成锦对吴夺说完,又冲胡允德点点头,示意他开锁。

    “我先去再洗一遍手。”吴夺连忙说道。

    有人道听途说,认为鉴赏瓷器不能戴手套,容易打滑。实际上呢,现实中有些情况是需要戴的。

    其中最常见的一种情况,就是有人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直接触摸!那还能怎么办?只能戴手套,同时加小心。

    虽然章成锦让吴夺上手了,但吴夺和他毕竟是初识,总得讲点儿礼数;本来吴夺是想要一副手套的,大不了就在展柜里轻拿轻放,肯定摔不了。

    但是,他又想直接用左手中指“鉴定”一番,所以才折中说先去洗洗手。

    章成锦笑了笑,“随你。不过店里也是要定期擦拭的。”

    吴夺上手之后,先是凭自己那点儿微薄的眼力鉴赏了一番。

    胎底的火石红很自然,肥润的釉水微微泛青,青花发色幽蓝亮丽,铁锈斑痕迹明显,龙纹的画工遒劲流畅······处处皆符合元青花的典型特征。

    最后,吴夺才将左手中指贴上了梅瓶。

    嗯?

    没声音?!

    这······

    吴夺深吸一口气,小心将梅瓶在展柜里摆稳,而后再度用左手中指贴上。

    当然,章老就在旁边呢,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身体是有所配合的,看着就像是在认真审视一般。

    但是,贴了足有一分钟,脑子里不停地发动念想,却依然没有声音!

    什么情况啊?!

    若是参照已有的经验,那这东西就是彻头彻尾的一件高仿!而且连老仿都不是,都没有吴夺二十多岁的年纪大!

    吴夺终于撤回了手指。

    “怎么了小吴?”章成锦问道。

    胡允德没说话,只是在一旁静静看着。

    “章老,我冒昧问一句,这件青花云龙纹梅瓶,您是从拍卖会上得的么?”

    “不是。”章成锦看着吴夺,“小吴,有什么想说的,直说好了,不必顾忌。”

    吴夺苦笑,“我这眼力不济,还是不乱说了。”

    “我让你来,不就是为了交流嘛!这古玩,除了鉴赏,交流也能产生莫大的乐趣啊。”

    吴夺想了想,“章老,那我就表达真实的看法了,您可别笑话我!”

    “哈哈哈哈。”章成锦大笑,“那我就先笑笑,你说完了就不笑了!”

    吴夺没想到章成锦应得还有点儿幽默,接着便也就说道:“章老,我觉得这青花云龙纹梅瓶,到不了元!”

    此话一出,章老的脸色微微一变。而胡允德则露出了大吃一惊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