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22章 宽展书院
    现阶段的吴夺,远没有达到可以只进不出的能力,即便是想以藏养藏,他也只属于初级阶段。

    吴夺虽然喜欢古玩,却并不是一个视藏如命的人。而他现在的生活条件,也需要改善,比如住房,特别是满足古玩安全存放条件的住房。

    而且,他也免不了对金钱的渴望。

    至于二选一,这元青花高足杯出手,要比紫砂笔筒容易得多,而且卖价也要高得多!

    也有任性的原因,是吴夺骨子里更喜欢紫砂竹节笔筒,这里头有一种文房雅趣,而且带了名款。

    而吴夺对高足杯这种马背民族创制的器型,却不是很感冒。虽然是牛逼普拉斯的元青花。

    所以,虽然决定做得艰难,但两者相权,对他来说,也只能是这个结果。

    吃过午饭,吴夺理了理思路。

    这东西倒是可以找信誉好的大拍行上拍,不过吴夺依然没有选择这条路。

    或许是吴大志之前对他说过的话起了作用,他不想被方方面面盯上,最起码现在不想。

    拍行说是对货主的信息保密,但元青花毕竟是元青花,上拍之后,传播度就太广了,除了中拍者,说不好哪些人也会打听来路。

    吴夺的选择,还是祺祥典当行的瓷器部主任老潘。

    当然不是送典当行,而是单独找老潘。上次老潘也说过,再有好东西,可以单独碰碰。

    不过,吴夺想卖个高价,他估计以老潘的实力,未必能一口吃得下。

    但是,老潘在齐州瓷器圈,人脉不浅,让他拉纤,当个中间人寻找买主,应该是问题不大的。

    拉纤的中介费,行里的规矩是成三破二,也就是成交之后,买家出百分之三,卖家出百分之二。吴夺心想,大不了他作为卖家这头儿,多出点儿,让老潘多尽尽心。

    羊毛出在羊身上。这样的重器,随便高上几分价格,这点儿钱就出来了。

    琢磨清楚之后,吴夺点了一支烟,准备给老潘打电话。化肥似乎很讨厌吴夺抽烟,每当他抽烟的时候,它就躲得远远的。

    老潘当时没接电话,直到傍晚时分才打了回来。

    “下午一直在单位开会,不好意思啊小吴。”老潘笑道。

    “潘主任现在离开单位了?”吴夺心道,老潘怕是已经想到自己可能有东西要出手。

    “嗯,我刚到小区的停车场,一个人坐车里呢,你说吧。”

    “我有一件元青花,潘主任有兴趣拿下么?”

    “什么?你再说一遍?”

    “元青花,赶珠云龙纹高足杯,麻仓土的胎,苏麻离青的钴料,釉水没毛病,全品。”吴夺一字一顿。

    “小吴,你能拿得准么?”老潘这话说得有点儿急,接着又解释道,“我不是不信你的眼力啊,我是说这种东西实在太少见了!”

    吴夺知道,老潘应该是有所怀疑的,因为他以前在瓷器上什么水平老潘很清楚。更何况,这元青花可不比别的。

    不过,一说元青花,老潘即便不信,至少也得亲眼看了才能踏实。

    “要不您先过一眼?”

    “我看行。要不,明天约个时间?”

    “您明天不用上班么?”

    “明天可以不去,因为这周末接连两天我都得值班。”

    “这东西价高,潘主任,我这······”

    “呵呵,小吴,你是怕我吃不动,反过来骑驴吧?”老潘一听,直接点到。

    骑驴是圈里的行话,就是中间人空手套白狼,想方设法将卖家的东西出给买家,赚取中间差价,但是两头都瞒着。

    “瞧您这话说的,这样的好东西,我第一个想到您,那就是信任您。”

    “冲你这话了,我要是吃不动,必定给你介绍个合适的买主!”

    吴夺笑了笑,“您能一口吃了最好,万一您不想吃,那我这儿,在成三破二规矩的基础上提一提。”

    “这都好说,咱先看东西。”

    “什么地方合适呢?”

    老潘想了想,“明水湖畔的宽展书院你知道吧?”

    “知道,挺有名的。”

    “那咱们就上午十点?我提前定个包间,你到了给我打电话?”

    “行。”

    第二天上午,吴夺如约来到了明水湖畔的宽展书院。明水湖就位于齐州市区,是免费开放的景区,环境优美,景色宜人。

    这名字叫书院,其实是个茶楼,古香古色的三层楼,楼前还带有院落。

    院子的门楼两侧,挂着一副刻在木匾上的对联:

    宽宽展展

    郁郁葱葱

    细品有点儿意思。

    “先生您好!有预约么?”门口迎上一位身着对襟青布小褂的小伙儿。

    “有位潘先生,五十岁来岁,预订过房间么?”

    “噢!您是吴先生对吧?”

    “对!”

    “请跟我来,二楼‘出师表’包间。”

    进了包间,老潘已经点好了一壶观音王和两盘干果,“小吴你来的正是时候。”

    宽展书院的茶点和服务消费都不低,老潘其实早在心里打了一套小九九:若是吴夺带来的真是一件元青花,那就他来买单,这钱花得值;若是吴夺带来的是一件赝品,那么这钱他自是不会出,就当帮吴夺掌眼了,该吴夺去结账。

    服务员退了出去,老潘关好了门,吴夺过去连窗也关了,这才拿出了高足杯。

    老潘还没上手,眼睛就直了。

    对于老潘这种水平的人来说,大开门的真品,是不难鉴定的。

    实际上,只要是个老玩家,市面上的大部分普通仿品,鉴定出来也不算难。

    真正难鉴定的,主要是两种,一种是赝品中的顶级高仿,一种是真品里并不开门的东西。这都得是真正的高手才行。

    “小吴啊,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了啊!”老潘双手搭在桌上,捧着这件高足杯,一边倒吸气,一边开口,“这件,不会也是祖传的吧?”

    “潘主任您说对了!不过这件可没入过土啊!这件是藏在房梁上的!”

    “我说,你们家祖上到底是干嘛的啊?”

    “我听我爷爷说,好像出过一个二品大员,不过是哪朝哪代,他也记不清了!”

    “这东西的氧化层很漂亮,显然是传世的!而且一点儿毛病都没有啊!”老潘赞不绝口。

    吴夺一听这个,便估计和自己之前想的一样,老潘是吃不动的。

    正所谓:喝彩是闲人,褒贬是买家。若他真想买,哪会一个劲儿的夸啊!而且说了好几句,都没到问价这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