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17章 阿料
    不过,这么贵重的东西,放在租的房子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

    现在手头有两百多万,要不要先买个房子?

    但齐州的房价也不便宜,就他住的棋盘苑这种老式小区,临近西郊,也都每平一万多了;市区好位置的封闭式小区,都是三万起步,学区房和高档小区就更不用说了。

    想想这两百多万,听起来不少,用起来还真紧巴。而且不是还想给老财主存一笔钱么?

    吴夺琢磨了一会儿,决定先留意看着房源,这笔筒暂时也不出,小心找个地方先藏起来。

    回神之后,吴夺一扭头,突然发现化肥正坐在不远处,歪头看着自己!

    这冷不伶仃的,还真有点儿惊一下的感觉。

    “你干嘛?”

    化肥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体,接着跑向了放水果盘的餐桌,汪汪叫了两声。

    “你还挺懂事儿,这是等我忙完了再要?”吴夺说着,又拿起一个香梨放到了狗食盆里。

    忙乎大半天,清理笔筒又折腾了一顿,吴夺有些疲累,收拾妥当,便躺到了床上,准备小睡一会儿。

    这不上班了,是挺自由。

    不过,吴夺还是想找个工作,找个和古玩有关的工作,提升眼力,积累经验。

    因为他的鉴宝方式,有些局限,提升自己的眼力作为基础,才能如虎添翼。

    还没躺多会儿,有人敲门了。

    吴夺只好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门口就听到徐有仁在喊,“小吴在家吧?”

    “徐大爷啊。”吴夺开了门。

    “不忙吧小吴?”

    “不忙不忙,您有事儿进来说吧!”吴夺将徐有仁让进门坐下,“正好我刚洗了水果,您吃。”

    “谢谢。小吴,你在典当行是玉器鉴定师对吧?”

    “对啊。”吴夺一听,也没解释已经不干了,“怎么?徐大爷您有东西需要鉴定啊?”

    说话的时候,化肥溜达着过来了,徐有仁顺手将它抱了起来,端详一番,没有立即回答吴夺问题,却笑道,“这狗子确实不赖!我年轻的时候啊,特别喜欢养狗,那时候家里有院子,我养过一条纯种黑背,训练的都能去打酱油!”

    “黑背就是德牧吧?”吴夺一听,“徐大爷别吹了您就,德牧那老大一条狗,还不把人给吓着了!”

    “我跟你吹什么?那时候平房多,小卖部就在胡同口,酱油和醋都是散装的,得打。店主认识我家黑背,嘴上叼个篮子,篮子里放钱和酱油瓶子,回回没问题!”

    “行,我信您了。不过,都是老人爱养狗,您怎么反过来了?年轻时养,现在不养了?”

    “你知道人为什么喜欢养狗么?”

    吴夺听了,不由一愣,“我这是第一次养,也不清楚啊。不过狗能看家、能护主,小时候又挺可爱······对了,您之前不还告诉我说,狗来财嘛!这个我也信!”

    他是得信,收养了化肥,他这进账两百多万了都!

    徐有仁笑了笑,“那都是表面原因和说法;真正深入其中,是养的狗都有奴性。”

    “嗯?”

    “你看看关于狗的词语,什么狗奴才,狗腿子,狗仗人势。狗啊,在主人面前,忠心不二,奴颜婢膝。人的精神需求里头,奴才的仰视和服帖会带来一种享受。”

    “我去,徐大爷您这是研究上哲学了?不过,这和您年轻时候养狗、现在不养狗,有啥关系啊?”

    “因为我最后养的一条狗,颠覆了我的想法。”徐有仁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这事儿不细说了。”

    吴夺一听,多半是这狗“反主”甚至咬了他,也没再问,转而接上断了的话茬,“徐大爷您这说起狗,跑偏了啊,您找我是有东西鉴定么?”

    “对对对。”徐有仁放下了化肥,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扁方锦盒,“这是一个做颈椎推拿的病号送我的,推不掉,他扔下就走了。你给看看值不值钱?要是很贵,我还得给他送回去!”

    “哎呦!徐大爷您这高尚的品德,真是我等年轻后辈的楷模啊!”

    “少贫嘴!”徐有仁打开了锦盒,“你给我鉴定,不收费吧?”

    吴夺忍俊不禁,“您都想着给人退回去了,我哪好意思收费啊!”

    这扁方锦盒,也就七八厘米长、五六厘米宽,里面放的是一块白玉牌子。

    标准的四六牌,浅浮雕菩萨像,吴夺仔细看了看,“徐大爷,这病号知道您是属兔的?”

    “对啊!你也知道?”

    “我本来不知道,不过这玉牌浮雕的是文殊菩萨,这是生肖兔的守护神。”

    “可以啊小吴,各个菩萨像你都能认得?”

    “别的倒不一定认得,但文殊、普贤的坐骑分别是青狮、白象,这我知道啊!您看,这菩萨座下,就是一头狮子嘛!”

    徐有仁皱了皱眉,“这么说,这玉牌不便宜了?是和田玉吧?”

    “和田玉要是这么白,哪怕是俄料,这块牌子也得上万。”吴夺看了看徐有仁,“我可说实话了啊徐大爷?”

    “你说。”

    “这块玉牌,您是不用送回去了,至多也就一百块钱的东西。”

    “啊?”

    “这是阿料,也就是阿富汗白玉,跟和田玉压根儿就不是一回事儿。阿料的主要成分是方解石,和田玉主要成分是透闪石。不过有的阿料呢,也会含有少量透闪石,所以常被用来混充和田玉。”

    “就算是你说的什么阿料,这雕工,一百块也雕不来吧?”

    “嗐!这是电脑机雕。电脑上设置好了版样,机器上一放,咔咔就给整出来了。打磨的时候,就扔震桶里,能批量搞。”

    “这么回事儿啊!”徐大爷这下明白了。

    “这玉牌也不是不能用,当个车挂什么的还不错。”吴夺不由又问道,“他不会没给您诊费吧?那可就有点儿操蛋了!”

    “这倒是给了,要是不给,我能想着送回去么?”

    “这就行。再不值钱,也是人家在应给的之外多给的,好歹也算有心了。”

    “嗯,你这话说得在理。”

    “吃水果啊徐大爷!”吴夺放下玉牌,招呼之后,自己拿起了一个香梨水汪汪来了一口,顺手又扔给化肥一颗荔枝。

    这时候,吴夺却发现化肥不太对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