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14章 小要求
    姚瑶应道:“高端的祖母绿买家,是要做GRS证书的。不过,咱们省地矿的证书其实一般不会有问题,而且我上手也能鉴定,GRS证书不过是给买家一个附加的心理保障。”

    GRS是瑞士的宝石鉴定机构,极具权威,在世界多地也都有实验室。

    “这么说你很感兴趣,但要先上手看看?”吴夺问道。

    “对。”

    “你估计能收几颗?”

    “什么?难道这样的东西你还不止一颗?”

    “我有五颗,都可以出。”

    “噢?这么多!”姚瑶显然有些惊讶,“这样啊,这,好像是手链或者项链上的一套啊!你是只得了祖母绿宝石?”

    毕竟是专业的。

    “嗯。”吴夺并没有过多解释。

    他当时拆下来,主要是为了倒手之时免生麻烦——总比原装出手的隐患小,而且还可以单卖。

    “约个时间明天见面吧!”姚瑶最后说道,“看了再具体商量。”

    第二天上午,吴夺来到了赤霞山古玩市场,玉源居。

    他和姚瑶约的地点就是这里。

    这也没出乎吴夺的预料,既然吴夺挑明了不想送典当行,姚瑶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吴夺来得偏早,姚瑶还没来。姚知源让店里的伙计支应着,将吴夺让进了店里面的小间。

    “来,我这刚弄了上好的安吉白茶。”姚知源热情招呼,“名字叫白茶,其实属于绿茶,清香回味甘,不错的。”

    吴夺平时不爱喝茶,而是很不健康地酷爱可乐,“姚叔,甭客气了。”

    “尝尝。”

    “要不您先看看东西?”

    “玉石翡翠我也算行家,但这祖母绿,还真是一窍不通。等姚瑶来了看就行,我只管出钱。”姚知源呵呵笑道,“小吴,你不在典当行干了,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暂时还没找着工作,也不急于一时。”

    “那是,你能倒腾这样的高货,怕是也不缺钱。”

    两人就这么闲聊着,姚瑶还没来,他俩倒聊开了。

    “姚叔,我姐是华夏地质大学的硕士,业务水平又这么高,您让她回来,这是想先在典当行干几年,然后接您的班啊?”

    “怎么成了我让她回来的?我当年千方百计想让她留燕京呢!不瞒你小吴,我在燕京还有几个有实力的朋友呢。”

    “啊?”

    “都是为了她老公。我女婿啊,先定了齐州这边的工作,这不是为了他才回来的嘛!”

    “这也挺好姚叔,过两年您再抱个外孙子,尽享天伦之乐。”

    ······

    姚瑶迟到了得半个多点儿,“不好意思吴夺,本来我今天轮休,出门也挺早,但是路上碰上了个追尾的,让他走快速理赔程序死活不走,非要等交警来。”

    “没事,我和姚叔聊得意犹未尽,受益匪浅。”

    “是啊,我和小吴挺对脾气!可惜我就一个女儿。”

    “爸!不兴开这样的玩笑!”

    吴夺咳嗽两声,“姚瑶姐,还是先看东西吧!”

    姚瑶点点头,打开了随身带来的工具箱,不过,她并没有拿出太多的工具,只是拿了一个柯尔7329放大镜。

    这种放大镜吴夺在典当行见过,不过一般是用来鉴定书画而非宝石;放大倍数能到15倍,还附带全封闭高亮度LED灯。

    “姐你居然用这种放大镜······”

    “工具是死的,人是活的。”姚瑶开始鉴定。

    姚瑶进入专业状态,动作灵活而精准。

    鉴定完毕之后,姚瑶没有立即说话,又拿出了高精度台秤称重。重量没什么悬念,和地矿证书上是一致的。

    随后姚瑶又点开手机,仿佛在对照什么。

    “吴夺,这五颗确实是祖母绿宝石,哥伦比亚老矿种,难得的高净度。色调虽然有点儿特别,但很悦目,鲜艳程度也OK。”放下手机,姚瑶冲吴夺点了点头。

    “听你这意思,确实打算一并收了?”

    “确切地说,是我爸收。”姚瑶微微一笑,“你的心理价位能到多少?”

    “五万左右。”吴夺说的是一克拉的价格,对于姚瑶这样的专业人士,就没必要解释。

    “这几颗让我评估,价格区间也会比较大。每克拉的价格应该在四万到六万,具体能到多少那就看交易因素了。你报的不算高,但也不是能交易的最低价格。”

    “姚瑶姐,你就说多少能收吧?要是一枪打,我可以让一点儿。”

    姚瑶沉吟。

    姚知源开口道,“小吴,这五颗呢,全收的话本儿这么大,我们要想赚钱,也得费一番周折,甚至再做配合加工。我听姚瑶说,这东西最好出什么GRS证书,得送到港岛的实验室,光一个证书就得好几百美元,还不算其他成本。”

    “复杂了姚叔,这些我都明白。我是个痛快人,我报了一口,你们再回一口就是了。”

    姚瑶轻敲桌面,“四万六,能接受么?”

    看得出,姚瑶这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实际上,吴夺的底线还要低一点,是四万五。东西肯定是卖得越贵越好,但交易之时,每个人总会有个底线。

    不过,姚瑶还没有如此心思能够揣摩到吴夺的底线,她只是针对品质和利润空间进行了科学的计算。

    “容我考虑一下。”吴夺开口。

    姚瑶点点头,“这是我能出的最高价,算是给老同事一步到位了。要是从四万开始抬,就太磨叽了。”

    “嗯。我针对这个价儿,只考虑能不能出就是了。”吴夺应道。

    “来来来,喝茶喝茶。”姚知源招呼。

    吴夺喝了几口茶,也在心里迅速又盘算了一下,四万六,48克拉,二百二十万零八千。

    斟酌一番,打定主意,吴夺开了口,“姚瑶姐,照你的价儿,整数是二百二十个,我还得饶上八千的零头,是吧?”

    “一码归一码,零头可以带着。”

    “零头好说,我也更看中交情。”吴夺笑着看了看姚知源,“不过姚叔,我还有个附带小要求,您看行么?”

    “小吴你说。”

    “交易完了,您这店里的好东西,让我欣赏一下,可以吧?”

    “嗐!小吴你这说的哪里话?就是交易不成,你想欣赏,我也不能不让啊!”

    “您店里的好东西多,除了玉器,我看零散也有别的。主要是这保险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