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9章 买卖之间
    化肥过来了,在吴夺面前坐定,仰头发出长音:

    “欧——”

    和当时面对耀州窑黑釉渣斗一个德性。

    “看你这意思,好像是在邀功而不是认错,难不成我点的红烧肉真有问题?”

    “汪汪!”

    “你是不是真能听懂我说的话?”

    化肥打了个哈欠。

    吴夺无奈摁了摁他的脑袋,“算了,大人不记小狗过,原谅你了。”

    随后吴夺打开电脑,将自己的求职主页添加了祺祥典当行的工作经历,完事儿之后又浏览了一会儿招聘信息。

    下午常松来电话了,约吴夺明天去玉石城选购翡翠镯子。

    吴夺应了。

    其实常松一开始想在网上买,反正很多平台现在都是包真包退包证书。

    但是让吴夺给劝阻了。

    翡翠这东西,水太深,不是说只要包真就能不吃亏的。

    就算是保证A货,单单是最基本的种水,也容易被坑。

    比如商家说是冰种,你看着也很透,觉得没问题;但实际上看懂种水并不容易。种是种,水是水;如果种到不了冰,只是个糯化,但水头好,也就是透明度高,外行就区分不出来。

    种差一分,价差十倍。你的亏就这么吃了。

    更何况还有底和色的问题,底子干净不干净,绿到什么程度,细微的差别,都是坑钱的手段。

    还有一点最重要的,现在网店的很多的视频和图片,都是经过灯光和背景映衬,甚至很多是处理过、美化过的——到手一看,不是那么回事儿!

    确实包退,但是人家都会提前说明,因为什么显示器之类的问题,可能会有色差,这不属于真假和质量问题。

    没有质量问题,无理由退换货,是要承担邮费的。

    最后,你折腾半天,东西没买成,还得搭上邮费。邮费事小,关键闹心。

    当然,还是有靠谱的网店的,但是前提你得碰上,还得具有甄别的能力。

    所以,吴夺建议,干脆去玉石城买。

    玉石类的东西,能现场直接上手鉴定,那是最好的。这和古玩差不多,不过古玩比玉石更难鉴定,不见实物出手风险更大。

    第二天上午,吴夺安顿好化肥,出了门。

    玉石城全名“齐州玉石翡翠批发商城”,是一栋五层的大楼。一楼主要是玉石原料,比如和田籽料、俄料青海料、翡翠原石、南红绿松矿料、玛瑙原石、蜜蜡原矿,等等。

    二楼主要是和田玉成品,三楼主要是翡翠成品,四楼是其他玉石类成品,五楼则是以玉石加工的工作室为主。

    吴夺和常松见面后,直接上了三楼。楼上有店铺区,也有摊位区,一般来说,店铺区的东西相对高档一些。

    常松买镯子。而镯子,是翡翠里最贵的形制,同样的品质,价钱要超过什么牌子、把件、吊坠之类的。

    按照常松的要求,想买个种能到糯冰的,飘绿花的。

    “一万左右能拿下吧?”常松问吴夺。

    “不可能!”吴夺摆手。

    翡翠的种,简单来说就是颗粒的细腻度融合度,大致可以分为豆、糯、冰、玻。

    豆种基本近似于没种,颗粒粗大勉强成熟;糯种则可细分为普糯、细糯、糯化,冰种则可分为糯冰、正冰、高冰;再往上,就是玻璃种了。

    高冰和玻璃种的东西,其实一般市场基本见不到;而且商家往往也不会摆出来卖,都是私给熟客和有实力的买家。

    “啊?我最近手头紧,你可别唬我。”

    “你就说你女朋友对翡翠有什么要求吧,懂不懂货?”

    “你看!”常松点开一张图片,“这是我女朋友闺蜜发的朋友圈,这镯子我女朋友很喜欢,所以跟我念叨过两回,说其实比纯绿的还要雅致。”

    常松换女朋友似乎有点儿勤,现任女友刚好了一个来月,吴夺没见过,也没问是干嘛的。

    吴夺看了看图片,大致判断,这不过是个细糯种的料子,但是水头好,加上星星点点的飘花,显得很漂亮。但是飘花的绿色,不过是档次不高的豆绿而已。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此言果真不虚。

    “我明白了。照着她闺蜜这种特色买,又能高出一个档次对吧?”

    “嗯,就这意思。”

    “你这预算吧,糯冰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在玉石城想捡漏,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买一个秒杀她闺蜜的,还是好办的。”

    “牛逼,听你安排!”

    逛了半个来点儿,他俩在一家名为梦石翡翠的店内,选定了一只镯子。

    一番讨价还价,八千成交。

    常松去店里的收款台交钱开票。吴夺在柜台边守着镯子等着。

    这时候,店铺里进来一个中年妇女,身材略有些胖,穿着倒是很得体。

    “老板,你们这里收翡翠么?”中年妇女走到柜台前,直接问道。

    柜台后是这家店的老板娘,三十来岁,长得有些妖娆,腮边还有颗美人痣,很会说话,“您是有东西要割爱?开门做生意,有来有往,您带好东西来,肯定收啊。”

    “那您先看看?”

    “好啊。”老板娘说着还看了看吴夺,“这位帅哥也很懂货呢!我刚才可被他砍晕了。”

    吴夺笑了笑,轻轻摆了摆手,算是回应。

    老板娘这是一语双关,表面夸吴夺,真正意思是你正好在,看就看吧,但是可别说什么不该说的。

    中年妇女也冲吴夺点点头,随后便从挎包里拿出了一个玫红色的丝绒盒。

    这丝绒盒很是陈旧,看着有些年头了。

    打开,里面是一条镶嵌的手链。这条手链的基底是银质的,看着也很老了,手链上间隔一定距离镶嵌了五颗长方形的料子,一大四小,中间一颗最大,长度两厘米多、宽度略小,其他四颗则整体小一丢丢。

    这五颗镶嵌的料子,满绿满色,而且通透明亮。

    “这镶嵌的是?”老板娘拿起了手链,仿若明知故问。

    “这是我母亲留下的。之前听她说,这是镶嵌的老翡翠,正冰阳绿。”

    老板娘露出一个不太好形容的奇怪表情。

    如果是天然翡翠,正冰满阳绿,就算这小小的几颗,价值也不菲,怎么会用廉价的银链子做底镶嵌呢?

    虽然这五颗料子看着还到不了正宗的阳绿,但也算鲜艳,十几万总能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