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5章 渣斗
    “行。”

    吴夺对常松的装逼已经习以为常,也没说别的,拍了几张照片给常松发了过去。

    结局和吴夺预料的一样。

    常松根本没看懂。

    不过,看不懂也不影响他下结论,说这就是八十年代的瓷器工艺品小痰盂。

    更要命的是,黑釉还激发了他的表达欲,从这件瓷器又扯到了“黑定”上

    “黑定”是定窑中的黑釉品种。当然,这一件不是“黑定”,他俩还是能看出来的。

    这厮在文物局待久了,理论知识比吴夺还丰富。

    古玩圈里,多得是这类人士,你让他侃侃而谈,面对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说不定都不怵场;可你要是把他扔到市场里,一个铲地皮的文盲就能把他给忽悠了。

    吴夺配合他扯了会儿,最后说买镯子的事儿让常松再定时间,挂了电话。

    早饭吃得太饱,到了中午吴夺也不怎么饿,煮了碗挂面,就着那盒开了的牛肉罐头吃了。小白狗又跟着吸溜了两根面条。

    下午一点多,吴夺换了身衣服出门了,临走前没忘给小白狗倒了一碗水,“我出去办点事儿,你可别拆家啊!”

    小白狗哼唧了一声,算是答复。

    祺祥典当行位于齐州市中心偏东的位置,而吴夺住的地方临近西郊,好在有一趟东西贯通的地铁线,还算比较方便。

    吴夺去年毕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是先去了一家珠宝公司,春节后才赶上祺祥典当行招聘,过了笔试面试进入试用期。因为房子早就租了,住的也挺舒服,所以就没再就近重新租房。

    吴夺准时进了祺祥典当行所在的金融大厦。

    祺祥典当行是东山省最大的典当行,实力雄厚,名声响,效益好,颇具规模,不是一般的小典当行能比的。

    核心部门,自是鉴定评估中心,下辖十几个部,除了吴夺之前所在的珠宝玉翠部,还有瓷器部,书画部、古玩杂项部,奢侈品部,汽车部,房产部,等等。

    瓷器部的主任老潘,是个年近五十的中年男子,之前还在拍卖行干过,眼力不弱,经验丰富。

    他和吴夺单独在鉴定室见了面。东西一摆上桌,他的眼睛就不由一亮,“这渣斗有一眼啊。”

    渣斗?

    吴夺不由暗骂自己一句,对啊,这明明是个渣斗啊!自己是知道这种器型的,怎么见了实物,愣是没反应过来呢?

    渣斗和痰盂,还是有区别的。

    这东西大概起源于晋代,主要是喝茶或者吃饭时摆在桌边,喝茶时用来盛放茶渣,吃饭时用来放个肉骨头鱼刺啥的。

    老潘详细看完,面色有些狐疑地看着吴夺,“祖传的?我感觉好像刚出土不久啊,还能闻到土气呢!”

    吴夺心里咯噔了一下子,不过他反应倒是挺快,“嗐,就是刚挖出来的!我听我爷爷说,破四旧那会儿,不是怕被砸了么?就在地里埋了几十年,这不是前些日子才又挖出来嘛!”

    “噢!”

    没想到,老潘居然连连点头,“这渣斗能到宋。但从釉面来看,在土里应该不会超过百年。”

    吴夺不由大喜,但依然全力绷住,“潘主任,您肯定能到宋?”

    宋代的东西,不一定宋代就入土了,之后任何一个时期入土都有可能。吴夺从老潘的结论来判断,这玩意儿看来顶多也就是民国时期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埋了。

    听了吴夺的话,老潘只是笑了笑,有点儿好话不说二遍、不要挑战我的专业的意思。

    吴夺又道,“潘主任,不过这窑口我还是有点儿二乎,这肯定不是‘黑定’,但是这黑釉的东西······”

    “这是耀州窑的黑釉渣斗,你看这种釉面类似金属的光泽······”

    吴夺一听耀州窑,理论知识立即纷至沓来。

    宋代有五大名窑,汝官哥钧定,这也都是曾经被纳入官窑雏形的窑口。同时呢,还有八大著名的民窑系,正好北方四个,南方四个。

    耀州窑,就是北方的一个著名窑口。

    “这耀州窑,好像主要是青釉,而且刻花独特,所谓的‘刀刀见泥’嘛!”别看吴夺之前面对这件耀州窑渣斗抓了瞎,但这要说起窑口特点,立即就能来上几句。

    还是那句话,古玩这行当,理论是理论,眼力是眼力。

    “嗯,黑釉的确不多见。但在耀州窑里,黑釉即便不多见,也不是最贵的。就像你说的,最贵的还是青釉带刻花。”

    吴夺嘿嘿笑道,“潘主任,你这好像是在压价啊!”

    老潘没接他这茬,而是直接问道,“死当活当?”

    顾名思义,死当就是一次性典当掉东西,放弃赎回,相当于卖了。而活当则是保留赎回的的权利,定期缴纳利息。

    死当拿到的钱自然会更多,活当不仅要缴纳利息,能拿到的钱相对也少。

    现在的典当协议里,一般不会出现死当活当这样的字眼,老潘主要是为了表述方便,吴夺以前在这里干过,肯定明白。

    “现在缺钱,一次性搞定。”吴夺应道。

    老潘想了想,“二十万。”

    吴夺一听,不由心花怒放,这可是生平第一次捡这么大的漏儿!

    二十块,二十万,一万倍!

    而且一开始还以为是骗局,差点儿错过!看来那个老干部“喝彩是闲人”,又或者不懂装懂。

    老话说的真是太对了,是你的,跑不了!

    不过,兴奋归兴奋,吴夺还是不能一口答应,因为他还没查拍卖记录呢。

    “潘主任,容我考虑一会儿。”

    “行啊!”老潘起身,“走,去吸烟室,请你抽一支好烟。”

    其实老潘也有点儿出乎意料,他没想到吴夺拿来的,竟然真是一件好东西。

    吴夺一边抽烟,一边迅速用手机以会员身份登陆某权威资料平台,查了宋代耀州窑渣斗的拍卖记录。

    最贵的的确是青釉刻花的,一百多万。便宜的也有几万的,不过主要是因为品相不佳。黑釉的,只查到十年前的一次记录,不过那一件有几道冲,没法类比。

    综合了这些数据,吴夺运用半年来学到的评估方法,感觉自己的这件,市场价值应该在二十万到四十万。

    老潘说的二十万,是个下限。

    但即便是这样,老潘也算是照顾自己了。

    因为典当和上拍是两码事儿,价儿会压得极低,特别是古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