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正文 第3章 真有可能是老瓷器
    “徐大爷您还懂狗啊?您以前不会是兽医吧?”

    徐大爷全名徐有仁,就在小区里开了家诊所,里头还挂了不少“妙手回春”“杏林圣手”之类的锦旗,也不知道是不是“自给自足”。

    吴夺顿了顿,“再说了,这狗一身白,哪来的黄耳?”

    “你这孩子,眼神咋还不好了,它耳朵里有一圈淡淡的黄毛!”

    “好像还真是······”

    “狗来财!你小子要发财了,养着吧,这种土狗好养活,你吃啥它吃啥就行。”徐大爷说着,便进门了。

    “最后一句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吴夺还是有些犹豫的,他这刚失业,还得找工作,而且从没养过狗,好像不太适合养狗。

    但,也不能就这么扔出去。

    “这样,我先收留你,有机会再给你找个人家,够意思了吧?”

    “嚏!”小白狗却从鼻子里发出了一种声音。

    吴夺觉得有鄙视的成分。

    这都到家门口了,先回去吧。

    进了家门,吴夺刚放下小白狗,这货居然晃晃悠悠就进了卫生间,一通嗅来嗅去。到了马桶边上,想上上不去,随即跑到了下水道地漏处,抬起了一条后腿。

    “你阔以啊!”吴夺有些吃惊。

    撒完尿之后,小白狗冲着悬挂的淋浴喷头“汪汪”叫了两声,又舔了舔自己的小短腿,最后看了看吴夺。

    “要洗澡?”吴夺更吃惊了。

    不过,这刚从外面回来,洗洗也好。

    吴夺这房子的卫生间没有浴池,就是个淋浴区,地上围了一圈矮瓷砖。吴夺就把他放在淋浴区,开了热水器,手持喷头给它洗了起来,还用了除菌沐浴露。洗的时候,小白狗很是配合;吴夺这才特别注意到,这是一条小公狗。

    洗完擦干,整个儿香喷喷。

    吴夺又找了个小碗,先给它倒了一碗水。小白狗喝完水之后,便跑到沙发边上,扑棱着想跳上去,但沙发的高度就凭它的小短腿,显然有点儿痴心妄想。吴夺只好又把它给抱了上去。

    上了沙发之后,小白狗打了一个悠长的哈欠,随即便很放松地闭上了眼睛。

    “你特么挺会享受啊!”

    折腾了一顿,吴夺还真有点儿累,坐下点了一支烟缓了缓,抽完之后,才拿起了那个塑料袋。

    再次回到卫生间,吴夺开始刷洗那件“黑痰盂”。

    洗干净之后,有点儿不一样了······

    还是黑釉,但是口沿和一些凸起的地方,釉比较薄,呈现一种酱色,形成了挺好看的黑釉酱线纹。

    还是那种类似金属的光泽,但越看越觉得有一种老气的感觉。

    好像不是贼光啊。

    还有,圈足底部,露出黄胎的部分,中间因为轮旋痕迹形成了一个“脐”;修胎工艺有些不够精细,但很明显是纯手工修的。

    在瓷器方面,吴夺虽然只是个入门级选手,但流水工和纯手工,还是能分得出来的。

    一般的低仿,哪会如此修胎?

    还真有可能是一件老瓷器······

    这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官窑,不过,要真有一定的年份,即便是民窑,那也能值点儿钱。

    可吴夺的水平实在有限,不要说断代,就连具体是哪个窑口也定不了。

    二十块钱,一顿早餐都不够,现在来看估计最起码是亏不了。

    吴夺想了想,自己干琢磨肯定不行,干脆拿到祺祥典当行让瓷器部的鉴定师看看。

    对了,瓷器部主任老潘的水平不低,因为经常和自己在吸烟室吞云吐雾,还算个熟人呢!

    打定主意,吴夺翻了翻通讯录,直接给老潘打了个电话。

    当然,直接让人家帮忙鉴定是不合适的。吴夺说,自己现在因为失业了,所以准备出手一件祖传的东西,问能不能送到典当行看看。

    曾经的同事,如今的客户,老潘也没说别的,痛快应了。这要是普通客户,老潘起码得让他先发几张图片看看,以免浪费时间。

    正好老潘下午会在单位,也没什么大事儿;两人就这么约好了,下午两点,吴夺带着东西过去。

    这刚挂了电话,微信又来了个视频通话请求。

    吴夺一看:老财主。

    老财主是吴夺的爷爷,名叫吴大志,今年七十冒头。

    吴大志并不是吴夺的亲爷爷。

    根据吴大志的说法,二十多年前,他在茂岭山脚下的路边捡到了一个被人丢弃的襁褓。因为他及时出现,捡起一根粗大的树枝,拼力赶跑了一只骨瘦如柴的半大灰狼。

    这孩子的命,算是他夺回来的。

    所以取名吴夺。

    茂岭山也在东山省,距离省会齐州不远不近,有个三百六十五里路;所在的县,就叫茂岭县。

    吴大志如今住在茂岭县坡子镇的白杨村。

    吴大志之前的经历,并没有对吴夺详说过,只说自己曾经走南闯北,积攒了一些钱,本想回到老家安享晚年,孑然一身清净终老,结果回乡的那天,捡了吴夺。

    吴大志好像从来没有为钱犯过愁,所以吴夺有时开玩笑叫他老财主。但他却对吴夺叫苦说:把你养大还供着上完了大学,棺材本儿都给搭进去了!

    吴大志平时喜欢研究个命理风水,四里八乡有个红白喜丧、娃娃取名、死人定坟,都愿意找他张罗。

    他还特别喜欢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比如村里的寡妇。

    别看吴大志年纪大了,手机却玩得很溜,还装了吴夺听都没听说过的交友APP,昵称“东山吴颜足”。

    “臭小子,这个点儿怎么在家里?”

    “我这刚要出门呢!我们这工作,不用卡点儿。”吴夺没告诉吴大志没能转正的事儿。

    “你桌子上摆着什么玩意儿啊?乌黑麻漆的。”

    吴夺顺手摸了摸,“瓷器啊!刚买的。”

    “我给你说多少次了,不要在古玩上使劲,你怎么就不听呢?现如今哪有几件真东西?古玩行里水深着呢,处处是坑,处处有局!”

    “我也没使劲啊,就是偶得,偶得。”

    “不光是这方面,很多古玩,邪性着呢,小心惹祸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