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振翅.妮雅.绝望的倒计时(中)
    11点33分

    灯光下妮雅看到的是一张兴奋至极的脸颊,因为大笑而引发的身体疼痛而微微扭曲起来的面部,在不断的抽搐着。

    “怎么样!我不会交给你们的,你们可以现在就杀了我,或者随便你们怎么样都可以,哈哈哈!”

    林庆还在发笑着,妮雅始终没有说一句话,这个孩子还在言语上不断的嘲弄着,很快妮雅就挠了挠头。

    “很抱歉,我不是行事科的人,如果我是行事科的人,现在你已经被逮捕了。”

    一时间林庆脸上的笑容渐消,他变回了之前木那的神情,妮雅挪着凳子凑了过去。

    “把东西交给我,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如果你怀念过去的孤儿院的话,我就给你建一所,再把你那些朋友招回来,如果你想要钱的话,我可以送你到好的学校去,然后给你一笔钱。”

    林庆笑了起来,马上点头答应道。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先给我钱,我要1000万,你拿得出来吗,哈哈哈..........”

    “1000万是吧,小意思!”

    妮雅笑着拿出了手机来,一时间林庆震惊的看着妮雅,妮雅调出了一个账户,里面有数个亿的资金。

    “只要你把东西给我,我马上就给你1000万,甚至1亿都可以。”

    林庆不断的吞咽着,但在看到了账户的名字后,林庆狞笑了起来。

    “安格斯家,贪婪的吸血鬼,滚........滚出去!”

    林庆激动了起来,一时间因为腿部的疼痛而马上闭上了眼睛,痛苦的仰着头,几名护工听到了争吵声跑了进来,妮雅不打算和林庆多话,她直接站起身来说道。

    “你有一天的考虑时间,只需要你把信号发射器毁掉,在明晚10点以前,我可以给你一个亿。”

    妮雅说着转身离开了,随后看到养护院的院长后,直接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好好照顾这个孩子,带这个孩子去医院好好治疗,便直接离开了养护院。

    “混蛋家伙,快点告诉老娘下一个人在哪里!”

    妮雅愤怒的按下了显示屏上的按钮,一阵后显示频里传出了一阵笑声。

    “你这个阴险的人渣,你究竟对他们做了什么,你这个..........”

    “不对吧妮雅小姐,不是我对他们做了什么,而是这座城市对他们做了什么,而是公正严明的行事科对他们做了什么,善良的市民对他们做了什么,请不要把这些过错强加到我的身上!”

    妮雅没有回答,她清楚的知道,这个家伙所说的是事实,林庆的父母以前是安格斯建设的工人,在安格斯建设停工后,失去了工作,又在城市的几次变故中,最后无奈之下掺和到了犯罪中,只能无奈的把儿子林庆遗弃在了孤儿院门口。

    而现如今没有林庆父母的下落,林庆过去经常会跑到行事科去问有没有父母的下落,但基本得到的回答都是没有,护工们都说,他的父母应该是犯了罪,逃到了壁垒区,根本不知道死活。

    在两年前,林庆赖以生存的孤儿院最终被关停了,原因是当地的孤儿院里遭受到了不少商人们的抗议,因为他们私下在没有任何资质的情况下,兜售一些商品,这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商人们的正常商品销售,因为很多商品都是仿冒品,品质和正品几乎没有差别,虽然有点瑕疵,但却是能用的。

    商人们联合起诉这家孤儿院,不但包括商品侵害,以及包括孤儿院根本就不符合任何的资质,最后孤儿院被封停,里面的儿童年纪小于10岁的被送到了其他孤儿院,年纪大一点的则给与了一笔社会救济款,帮他们安排工作。

    一些指定的店铺虽然接手了这些孤儿,让他们工作,但好景不长,很多孤儿根本没办法适应工作,短短的几个月里就被开除了,最后他们很大一部分沦为了犯罪者,林庆就是其中之一。

    现在林庆伤好了以后,需要进入监狱服刑5年,他只有15岁不到的年纪,却参与了超过20起的抢劫偷盗,但律法厅念在他成长环境特殊的情况下,只判了他5年,并且会让他在监狱里进行专业的学习,等出狱后安排工作。

    “怎么了?想到什么了吗?”

    冷不丁的妮雅从思绪中回到了现实,她四下看了一眼,但并没有太过于明显,现在妮雅确定了,有人在一路跟着自己,而且对方看得到自己,妮雅打算先把这个人揪出来。

    “快点说下一个人在哪?”

    “第三个人叫卡丽,她是个不幸的女人,第一任丈夫死于中毒,过去那件由希尔曼家族炮制的有害金属粒子的中毒事件里,她的第一任丈夫和她双双中毒,那时候她才刚刚结婚三年,第二任丈夫死于中层的工人暴乱,而第三任丈夫死于变异人的暴乱,她的一生都是不幸的,她现在开了一家小吃铺,现在应该还在营业!”

    妮雅没有多想马上快步的奔走了起来,在区域内热闹的一条街道上,果然很快就问道了卡丽的店铺。

    眼前是一个看起来身材已经走样,面容憔悴,满脸油污的女人,她还在奋力的烤制着食物,店铺里的客人人声鼎沸,她看起来脸有没有任何的笑容,只是机械忙碌着,店铺里有几个员工,都在忙着招呼客人,卡丽看起来丝毫不关心周围的一切。

    “动作快点啊卡丽,是不是昨晚太累了啊,哈哈哈!”

    酒馆里一个男人突然间高声呼喊了起来,卡丽没有回答,只是斜眼看了过去,随后把烤制好的食物放到了一旁,一名女性员工过来似乎在劝老板休息,但卡丽只是让她快点干活。

    妮雅直接走了过去,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卡丽愣起头,有着黑眼圈的眸子看起来充满了愤怒,她直接粗暴的指了指一旁烤制食物的价目表。

    “东西我全要了。”

    妮雅一开口,卡丽有些讶异,但还是点点头,随后妮雅直接坐在了烤架的旁边,随后从冰桶里拿了一瓶冰啤酒。

    “你有信号发射器吧,怎么样才可以给我!”

    一时间卡丽停止了手里的动作,滋滋声作响,烤架上的食物冒起了黑烟,卡丽才回过神来,急忙继续翻烤了起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小姐!”

    妮雅掏出了一根烟,点燃后递了一根过去,卡丽接了过来,对于妮雅是变异人有些意外。

    “你们一个个都这么说,混蛋家伙们!”

    妮雅苦涩的笑了起来,随后举着手指,卡丽放入嘴里的烟被点燃了。

    “我不知道你失去了什么,在憎恨着什么,为什么要答应帮那群疯子,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一旦你内心里的愤怒释放出来的话,什么都不会剩下的!”

    妮雅怔怔的凝视着烤架上窜升起来的火焰,脑海中满是姐姐阿尔法的影子。

    这才第三人,妮雅大概清楚他们究竟为什么会帮那些疯子,常年来的愤怒不甘和屈辱,已经把这些人身上的最后一丝气力都榨干了,活着对于他们来说或许是一种折磨,但在死之前他们想要把一切都释放出来,这样的人还有21个,而且在这个区域里,这是妮雅从未去考虑过的问题。

    一开始妮雅觉得是因为姐姐的时代结束了,导致公平开始失衡,但在见到卡丽后,妮雅不这么认为了,城市的问题远比自己所想的要深重得多,妮雅也有些明白姐姐究竟想要做什么,行走在正确的位置上,避免城市出现这次事件这样的疯子们出来。

    “你们都疯了吗?只是因为自己的悲惨,却要把所有人都牵扯进来。”

    妮雅嘀咕了一句,卡丽把一份吃的放在了妮雅的面前,在几个打算进店的人过来后,卡丽马上告诉他们东西已经卖光了。

    “或许吧!”

    卡丽回答了一句,妮雅笑了起来。

    “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

    卡丽嗯了一声,妮雅拿起了一些烤肉放入了嘴里,而后呵呵的笑了起来。

    “没有什么会发生的!”

    在卡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妮雅注意到了她眼神中的犹豫,但手上的动作在短暂的停歇后又开始动了起来,看着卡丽这双有些变形的手,以及很多地方看起来都有着老茧,妮雅大概知道她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曾经妮雅也有过这样的岁月,只能让自己每天沉浸在疲惫中,然后倒头睡觉,便可以活得轻松一些,过去在姐姐的光辉下,自己只能够遭受外界的冷眼,那段日子里妮雅每天除了锻炼外,几乎无事可做,每晚睡不着就会到学校后面去搬砖。

    “我没有什么多余的要求,卡丽!请你在明晚10点以前,毁掉信号发射器,拜托你了!”

    妮雅站起身来,深深的鞠了一躬,卡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双手扶着妮雅的臂膀,把她拉了起来,而后摇了摇头。

    “什么都不会发生的!我.......现在过得很好。”

    卡丽侧着脸颊,妮雅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1点11分了。

    “抱歉了卡丽,我帮不了你,虽然我很想要帮你!”

    妮雅说着起身,熄灭了嘴边的烟蒂后,直接付给了卡丽1000块后,转身便快步的离开了,随后她再次朝着卡丽挥了挥手。

    这样的普通人很多,在城市的种种动乱中,很多普通人承受着城市的苦痛,有人能够坚持的继续走下去,而有人因此沉沦,妮雅很清楚自己是后者,这几年过来,始终还是一如既往,基本上找不到任何能够让自己血液沸腾的东西,一直以来平静的度过了这四年的光阴。

    很快妮雅就从会议中清醒了过来,她按下了显示频的按钮。

    “那么快吗?妮雅小姐。”

    “不行吗?”

    妮雅凝视着屏幕,她想要从视频里找到一丝能够辨认的地方,同时妮雅的眼神则在确认着四周围的情况,随后妮雅故意的移开了显示频,表现出了烦躁不安的样子。

    “你好像很烦躁妮雅小姐,究竟是怎么了呢?”

    “你这个疯子。”

    显示频里的男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世上也有很多东西是金钱买不到的,不是吗?和你一开始的自信截然不同了呢!”

    一瞬间妮雅马上确定了,的确是有人一路跟着自己,但自己必须得找出来才行,妮雅的眼神在四周围不断的确认着,她此时在区域最热闹的街道最高的建筑物上,这是为了能够快速确定方位,快速的找到这个家伙说的持有信号发射器的人。

    妮雅逐渐的明白这项计划的可怕性,现如今只有自己知道,如果行事科接手的话,城市一定会混乱的,不会那么简单的就结束的。

    “第四个人叫金泽,在区域里的一所养老院里,你直接过去就知道了。”

    妮雅没有多想,马上打开了区域地图,很快就找到了一家养老院,就在城市挨近东侧的地方,妮雅快速的在屋顶上跳跃穿梭着,目光始终定格在附近的地方。

    “好了妮雅小姐,我的观察到此为止了,我先休息一会,你想要找到第五个人的话,可以直接叫我就行。”

    妮雅瞬间停下来,眸子两侧飘洒着红色的粒子,她环顾四周围,此时注意到了离着自己不远处的地方,一栋建筑物的边缘出现了石块掉落的现象,可以肯定是一名变异人悄无声息的跟着自己,妮雅想要追过去。

    “省省力气吧妮雅小姐,已经凌晨1点31分了,你的时间不多了。”

    妮雅咬牙切齿的转身继续跳跃了起来,在1点37分的时候,妮雅敲开了养老院的大门。

    “小姐,已经过了探视的时间.........”

    妮雅直接从兜里拿出了一些钞票塞了过去,马上保安便笑了起来,接过来后马上就回答了妮雅的所有问题。

    “什么!”

    妮雅怔怔的看着保安,他笑了起来。

    “小姐,这就是我所了解的,金泽老伯的事,他被送进来的时候,已经完全痴呆了,基本上是不可能说话的,也没有什么认知。”

    “带我上去。”

    一阵后保安带着妮雅来到了三楼的一个房间,打开门后,妮雅进去便翻找了起来,保安在外面看着,但找来找去,什么都没有找到,一个老头躺在床上,睁大眼睛,一言不发的看着妮雅。

    “老伯,是不是有人把信号发射器交给了你,东西究竟被你藏哪了?”

    老头嘴巴张着,喉咙在动着,完全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妮雅让保安先下去,不会闹出什么异动,随后保安便离开了,妮雅关上了门。

    “你这是诈欺,这老头已经痴呆了,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记得了。”

    妮雅说着,几秒后,屏幕里传来了一阵笑声。

    “他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你真的确定吗?他为什么还活着?因为还记得,那些让他不得不活下去,亲眼看到的事物!”

    妮雅疑惑的看着老头。

    “老伯,你能听得到我说话吗?”

    妮雅把显示频关闭了,不想要再听这个男人唠叨什么,老头只是看着妮雅,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渐渐的老头举着一只手,妮雅把他扶了起来,随后弄了恶一些水给他。

    “告诉我老伯,信号发送器究竟在哪里!”

    几分钟后妮雅几乎放弃了,因为这个老头虽然盯着自己,但和保安说的一样,他已经痴呆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说,你究竟知道什么!”

    妮雅再次打开了显示频,屏幕里的男人笑了起来。

    “他是一年多以前被送进来的,过去他曾经是一家公司的财务,辛苦的工作了几十年,最后却因为公司被调查,身体突然间抱恙,最后不得不被送到了这里来,只不过他进来之前可不是这样的,对吧金泽先生!”

    一时间妮雅注意到了老头的眼珠子看向了显示频,而后嘴角处微微的想要扬起,但似乎却无法动弹。

    “他进来后就被人开始灌入微量的不足以致命,但会引发身体机能散失的金属毒物,从一开始的不会说话,到后来的失明,以及在我和他接触前的时候,再也无法站起身来,他现在唯一能做到的只有听得到声音而已,他并没有痴呆,而是被迫痴呆了,到死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妮雅怔怔看着椅子上的老头,原来他不是在看自己,而是眼睛根本看不到了,妮雅紧握着拳头。

    “你也很愤怒吧,这种事在整个城市里不是一次两次,我随便就可以罗列出几十上百起,为利益集团承当下一切,最后默默无闻的死去。”

    妮雅再度关闭了显示频,而后认真的蹲在了金泽的面前。

    “金泽老伯,告诉我,究竟在哪里,信号发射器,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妮雅说话间,老头闭上了眼睛,妮雅只能默默的等待着,已经凌晨2点整了,第五个人的时间已经开始了,妮雅非常清楚,如果不让这个老头告诉自己信号发射器在哪里的话,即使其他23人毁掉了信号发射器,最后炸弹也会爆炸。

    妮雅不知道这个疯子究竟策划了多久,但涉及到如此众多人数的爆炸,不可能简简单单的只是小打小闹,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目的。

    滴滴滴

    电话响起,妮雅急忙接了起来。

    “你人在哪里?”

    奥莉薇娅的声音传来,妮雅笑着说道。

    “正准备喝酒,然后睡觉。”

    “真的只是喝酒吗?你母亲刚刚来过电话,你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支出了3万多块,你究竟是去干什么了,大小姐!”

    妮雅神色凝重了起来。

    “真是的,老娘干什么需要通过谁的允许吗?”

    奥莉薇娅笑了起来。

    “的确不需要通过谁的允许,但你的母亲说过,你的金钱支出记录,我很奇怪你给那些不相干的人钱做什么?是让他们帮忙调查什么吗?去烧烤店吃东西我还想的明白,毕竟你平日里就是这种性格,一高兴就会多给一些钱。”

    妮雅笑了起来。

    “好了就这么了,什么都不要问,什么也不要说了,我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的。”

    妮雅刚打算挂断电话,又被奥莉薇娅叫住了。

    “你现在在东兴区养老院吧!”

    妮雅嗯了一声。

    “去做什么!”

    “只是调查一些事,多余的你就.........”

    奥莉薇娅叹了口气。

    “你会这么说的话,我有些不放心妮雅,最近是不是因为我们要撤出爆炸案的调查,你生气了?”

    “你想多了,我没生气,我自己慢慢调查就行,就这样!”

    妮雅挂掉了电话,随后看着房间里的一切,思考着那个疯子究竟是怎么把信号发送器交给金泽的,金额又会把东西藏在哪里。

    一开始妮雅确实想要先找到一个家伙手里持有的信号发送器,然后只要拿到区域里懂这个东西的公司或者个人的手里,总能想到什么办法的,但现在妮雅发现,想要找到一个信号发射器都如此的困难。

    只要知道这种信号发射器的距离,以及波段波长,以及是通过什么频率传输的,只要知道这些东西的话,就有办法了,这些知识妮雅多少还记得一点点,只能够在一路过来的过程中,拼命的去回忆。

    特别是以前莱奥娜给自己补课的时候,重复的强调过这些知识点,妮雅当时是靠着死记硬背才记下来的,但现在回想起来却慢慢的变得顺畅了一些,脑袋里的认知也稍微清楚了。

    “老伯!”

    妮雅又喊了一声,然后老头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妮雅不打算继续等待下去了,只能到下一个人的地方去。

    “老伯,我明天中午会过来的,我现在先让人送你到医院检查,我会帮你的,明天中午我希望你可以告诉我信号发送器究竟在哪。”

    妮雅说着直接出门了,来到了保安室,问清楚了保安一些情况后,妮雅嘱咐保安,直接叫来隔壁区的救护车,把金泽送到医院里去,给了保镖几万块,并且嘱托他,让他看好金泽,情况不对劲直接报案。

    凌晨2点19分

    “第五个人在哪?”

    又是那阵阴郁而挑衅意味十足的笑声,妮雅火大的盯着显示频。

    “很好,第五个人就在........”

    “怎么了?说啊。”

    “参与人数变多了,给我1小时的时间,我会更改游戏规则的。”

    妮雅火大的用指头敲击这显示频。

    “你什么意思?”

    通讯中断了,就在妮雅忐忑不安的时候,她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拨通了奥莉薇娅的号码。

    “你们过来了吗?”

    “你人在哪里,给我们发个信息定位。”

    妮雅犹豫之间,只能够按下了信息定位,随后找了一栋房屋,直接跳到了高层的天台上,不一会奥莉薇娅,埃里克和陈安三人已经跳了上来。

    “说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奥莉薇娅问了一句,妮雅倔强的拧着头,她面色严肃,另外两人也注意到了妮雅表情上的凝重。

    “说话啊,哑巴了?”

    “我那老妈真的很过分啊,给了我一个账户,说让我自由支配,结果还不是监管着。”

    奥莉薇娅叹了口气。

    “毕竟现在安格斯家就你一..........”

    陈安和埃里克都拉住了奥莉薇娅,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一阵后妮雅大致的把事情告诉了三人,马上奥莉薇娅就拿出了电话,瞬间向闪电骷髅的全员发送了紧急求救信号。

    “他们不管在哪里,都会在很短的时间里赶到的,陈安,你去盯着那对母子,好好问问那个叫张茜的女人,手里有没有信号发送器,有的话想办法让她交出来,埃里克,你去盯着送到医院去的那个叫金泽的老头。”

    奥莉薇娅说完后,两人马上行动了起来,她拿过了妮雅手里的显示频,随后打算拆开看看里面的情况,虽然奥莉薇娅不是很懂,但公会里有人在这方面还是知道的。

    “闪电骷髅的副会长,奥莉薇娅小姐,晚上好!”

    就在奥莉薇娅打算拆开显示屏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你想要怎么玩,快点说。”

    “既然你们的人都过来了,那么我想要加一些限制,任何破解信号发送器功能的行为都会视为失败,我会马上引爆炸弹,只能够由你们从24个人的手里得到后毁掉,不要耍花样,一旦区域内的网络出现剧烈的波动的话,我也会直接引爆炸弹,毕竟干扰设备可以让信号发送器失灵,我现在会到现场去,如果你们觉得拖延到明天10点的时候,再启动大型的信号干扰设备阻止爆炸的话,我一样会引爆炸弹的,每八个小时,至少毁掉一半的信号发送器,也就是4个,否则在底16个小时我就会引爆炸弹,毕竟你们公会有50多人!”

    妮雅瞪大了眼睛,看着奥莉薇娅。

    “你这个白痴,要把大家牵扯进来做什么?”

    妮雅注意到自己的手机上,大量的定位请求的信息发送了过来,她知道公会里的人都过来了。

    “把其他20人的情况告诉我们,这才能开始游戏吧,已经过去了4小时多了,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是绝对的不利!”

    “呵呵!就算是绝对的不利,但你们人数上占据了优势,我一瞬间想要了很多种能够解除掉炸弹的可能性,所以才会给游戏增加限制的。”

    奥莉薇娅眼神狐疑的盯着显示频,此时已经有闪电骷髅公会的人朝着这边过来了。

    连一些新人都已经过来了,只不过大部分新人都已经待了快半年了,也和老人们相处的非常愉快。

    “没时间等你们这些白痴过来了,把电话都打开,你们边听内容边听我布置。”

    显示频里已经出现了一份滚频的资料,包括一个显示频的信号接入码,很快奥莉薇娅就把资料从显示频里传输到了自己的光影手机里,开始分发给所有人。

    所有人都开始快速的浏览起资料来了,奥莉薇娅直接开始说了起来,现在的情况严苛到何种的程度,现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疯子太过分了吧。”

    茜茜说着,众人都点点头,只是现在大家都只能够争分夺秒的记录下资料来,奥莉薇娅已经边看资料边分配起了人员来,刚好能够一个人分配两人过去。

    “你们听好了,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从这些人的手里得到信号发送器。”

    “巴尔,你对这方面应该相当的熟悉才对。”

    奥莉薇娅看向了一个大胡子,他嗯了一声。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24个信号发送器,会无时无刻的给信号终端发送信号,一旦无法确认到信号的话,对方马上就会知道,而一旦使用信号干扰设备的话,第一个出现问题的就是网络,对方也会马上知道的,现在只能按照对方的条件了,只要找到一个信号发送器,我大概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随后奥莉薇娅马上指定了一些人作为信息记录整理联络,其他人则两人一组到名单上对应的人那边去。

    “那老娘呢?”

    奥莉薇娅看向了妮雅。

    “你和我去找这个叫李成的家伙。”

    妮雅瞬间感觉到记忆中,某个点似乎突然间苏醒了过来。

    “我记得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时间来不及了,先过去再说。”

    奥莉薇娅说着便拽着妮雅,两人跳跃了起来,现在已经3点03分了,也就是说在太阳亮起的时候,他们必须得摧毁掉四个信号发送器,否则的话炸弹就会爆炸。

    传过来的资料只有简单的介绍,这个叫李成的男人以前坐过牢,现在在一家装卸公司工作,才刚刚40岁,而且刚刚结婚。

    在听过妮雅说的那四人的事后,奥莉薇娅有些疑惑,这个事业虽然算不上太好,但好歹稳定,也有家庭的男人为什么会参与这个爆炸案。

    很快奥莉薇娅便找到了李成的住所,就在60区的北面,挨近上层一条街道的地方,是一个高层的住宅小区,两人在和保安们确认过后,在11栋的楼下停了下来。

    “两位不知道这么晚了,是不是.........”

    “钱你拿好了,其余的便不用问。”

    保安虽然有些不放心,但这两人确实是闪电骷髅的人,也进行过实名的检测,所以他也不再问什么,直接用权限打开了11栋的大门。

    “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只能够来硬的了,毕竟一旦爆炸的话,这个地区会遭受到重创的。”

    妮雅疑惑的看着奥莉薇娅。

    “让我来告诉你吧,他们为什么会选择在60区动手,而且拉扯进来了那么多人。”

    两人乘着电梯,一直来到了16楼的地方,在1609号的房间门口,妮雅深深的吸了口气,奥莉薇娅按下了门铃。

    “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

    奥莉薇娅点点头。

    “等会说,先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个叫李成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