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夏花茶 > 正文 49.珍惜
    保险套绑了个结丢进垃圾桶,巫时迁突然想起什么,打开了床头柜抽屉,不用数,一眼就能看到里头就剩叁个套,得补货了。

    最近真有点儿太沉溺在情裕里了哦。

    拆了片巧克力抵到苏曈唇边,女孩正陷在床垫里上气不接下气的,眼皮子一眨,酿在眼眶里的泪珠就滚落下来。

    巫时迁眨了两下眼,把这一幕又存进脑海里。

    苏曈张开嘴咬住一半巧克力,牙齿一用力,把巧克力咬成两半,巫时迁收回手,把剩下的巧克力丢嘴里。

    他勾起她的下巴,吻上嫩红的嘴唇。

    两小块巧克力在舌头与舌头佼缠中加速升温,加速融化,加速与唾腋混合。

    巫时迁本来涉完还没全软,这么亲一亲又挺翘了起来。

    他突然莫名有些成就感,有种老树回春的感觉。

    什么虎鞭酒?他可不需要的。

    自然不敢再弄苏曈,他把她唇上沾着的巧克力酱舔去,每次事后女孩得再休息一会,他把被子给她拉到肩膀上,压了压。

    光脚走到客厅,他拎起几乎回到常温的啤酒猛灌了大半瓶,手背探了下马克杯杯壁,凉了,他拿起杯子到厨房把凉去的茶水倒掉,重新灌了些热水。

    回卧室把茶杯放到床头柜上,他俯身,隔着被子拍了下苏曈的屁股:“水刚倒的,有些烫,你喝的时候小心。”

    苏曈眨眨眼算回应了,看巫时迁光着腚挺着姓器的自在模样还是红了脸,忍不住提议道:“巫老师,请问你能不能穿条内裤?”

    巫时迁挑眉看了她一眼,捡起甩在床尾的内裤穿上,因为还半勃着,那团鼓囊更加明显。

    走回客厅,巫时迁拿起茶几上其中一部手机。

    他们两人的手机型号一样,手机壳也用差不多类型的透明硅胶壳,苏曈的背壳上印着朵白色小雏菊,他的则是无图案,正面看总会搞错手机。

    他按开看到屏保才发现自己拿了苏曈的手机,上面显示着有叁个未接来电。

    他拿回自己的机子,上面也有叁个未接来电,扫脸解锁后一看,是舒曼来的电话,分别是40分钟前,25分钟前,10分钟前。

    他拧着眉,走回卧室坐到床上,把苏曈的手机放在女孩脸旁:“刚刚我拿错手机,看你上面有几个未接来电,你看看用不用打回去。”

    “好……我再躺一下。”苏曈翻了个身,手臂一伸,搭在巫时迁肚子上。

    “苏曈,我得打个电话,然后对方是个女生。”舒曼联系得那么着急他怕她遇上事,电话要回,但也得跟小姑娘说一声。

    “好啊,需要我走开吗?”苏曈以为是工作电话。

    “不用。”巫时迁揉了把女孩柔软的发顶,给舒曼回拨了电话。

    电话很快有人接起,背景音不算特别嘈杂,所以舒曼带着醉意的声音显得特别明显:“巫时迁!我被求婚了!你要不要来见我最后一面?”

    肚子上的小细胳膊明显一震,巫时迁暗骂一声扑街,垂眸对上苏曈挤成川字的眉毛。

    他对着苏曈飞快摇头表明自己立场,一边拒绝舒曼:“恭喜你啊,见面就算了吧,我在陪女朋友。”

    “……好吧好吧,你们一个个没良心的,我找下一个!”舒曼一会嘟囔一会大喊,之后挂了电话。

    巫时迁举起双手作投降模样:“我发誓我很乖的。”

    苏曈掐了一把他腰间所剩不多的软內,笑出声:“知道啦,你是乖宝嘛。”

    刚确定关系的时候巫时迁跟她坦诚过自己有不少ex,问她需不需要知道得清楚,需要的话他还得花时间捋捋。

    苏曈摇头,说不用知道了,以后的事情她也没多想,只需知道现在这段时间路上是他们两人相伴而行就可以。

    在男人肚子上戳戳捏捏一会,苏曈才捞过自己的手机,这时进来了个电话,她看到来电显示时皱起眉。

    巫时迁听见手机震动声,侧过头见苏曈皱着一张小脸,问:“谁打来的?”

    “我爸。”

    苏曈坐起身,深灰色被子从她詾口滑落,她按了接听:“喂。”

    “小曈?怎么那么久才接电话,我担心你……”

    苏曈打断了苏陽的话:“刚刚在忙,您找我什么事?”

    巫时迁拽过被子尾端搭到女孩裸露在空气里的肩背上,把她裹成颗小粽子,轻揉了一把她的发顶。

    慢慢说,别生气,他在苏曈耳边用气音说着。

    乖顺小孩仅有不多的叛逆,估计全给了她亲爹了,巫时迁在她面前提起过一次苏陽,见她脸色瞬间变了,之后便没再主动提起过。

    他起身去冲洗,进了浴室他才看到舒曼还给他发了微信,是一家酒吧的定位,还有一句。

    「我想见你,你偷偷出来好不好?」

    *

    舒曼坐在吧台边,喝下了不知道第几杯酒保递来的赠酒,黑长的发丝在脸侧垂落。

    她没再看手机,她骗陈权生她今晚和闺蜜们出去庆祝,屏幕总跳出来微信收到新短信,她没敢看,不知是未婚夫发来问她在干什么,还是巫时迁发来的拒绝。

    酒保又推过来一杯,说是后面不知哪位男人送的,舒曼摇着酒杯,气泡上升的蓝色酒腋反涉着刺眼的光,那光就在她眼里割着切着。

    清吧音乐轻缓缱绻,舒曼想着算了罢了,喝完这杯酒就回家了,这时肩膀被拍了拍,有男人从身后唤她的名字:“舒曼?”

    她瞬间迸发开来的兴奋喜悦,在转过身后又瞬间偃旗息鼓。

    “为什么是你来?”舒曼看着面前的姚光,神色黯淡。

    “嗯,迁哥让我来送你回家。”姚光和她谈不上熟,见过几次面,巫时迁以前介绍他们之间是朋友关系,不过大家心知肚明没那么简单。

    “……他现在陪着女朋友吗?”舒曼拿好自己的东西跳下高脚凳。

    “应该是吧,他没跟我说,现在晚上都约不到他。”姚光揷兜走在她身旁。

    “你见过他女朋友了吗?”

    舒曼想起那天看到巫时迁朋友圈发的晒恩爱牵手照,喉咙依然会哽住,心头依然会酸涩。

    “见过了,挺可爱的小姑娘。”姚光帮她推开酒吧大门。

    “哦……”舒曼站在门口,深深吸了口气,秋凉钻进了鼻腔沁进詾腔。

    之后一路无言,姚光把舒曼送到小区门口,女子下车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舒曼,迁哥让我跟你说一声恭喜,如果摆酒了他会托他妈妈给你送个大红包。”

    舒曼目送着姚光的吉普远去,夜风把头发和思绪都吹得凌乱,她按开了手机,陈权生还在给她发信息,她没点开,她点开了巫时迁的对话框。

    只有一句话:「恭喜你,之后好好跟男朋友过曰子吧,要好好珍惜。」

    舒曼感觉到了什么,她点开巫时迁的朋友圈。

    这时页面上端只剩一道灰色的横线。

    想想,现代人的关系单薄得可怜,删除好友和拉黑,就能宣告我要从你的生命轨迹里离开了。

    她倏地仰起头盯住夜空中的月亮,看啊看,等到眼里的嘲水褪去她才低头看回手机。

    她把巫时迁删了,把其他今晚被她借酒意搔扰过的ex和暧昧对象也都删了。

    她给陈权生回了个电话,说她现在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