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夏花茶 > 正文 35.男女朋友(3100+)
    巫柏轩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发现苏曈不在人群里了,烧烤的时候他没坐在苏曈那一桌,他左右张望了一下没见苏曈在附近,最后决定走过去问人。

    “苏曈?她刚刚才走的,有人来接她。”一个女生回答。

    巫柏轩皱眉,有人来接她?谁?

    他接着问:“她刚刚往什么方向走啊?”

    “应该是停车场那边吧。”

    从沙滩往上爬几层楼楼梯,再走过一条小径便能到停车场,小径被树影笼盖,巫柏轩按开手机电筒照明道路,白色亮光像幽灵一样在黑影里游荡。

    他走到了停车场,环顾了四周。

    没人,只有附近食肆养的几只走地吉踩在砂石上喀嚓作响。

    有重机的声浪渐渐消失在远方不知何处,周围只剩下海浪声和树叶婆娑声,巫柏轩压下心头极淡的酸意,转身往回走。

    苏曈趴在巫时迁背上,蒙在白色头盔里的小脑袋还嗡嗡作响。

    如果不是心脏在詾口依然剧烈跳动着,她会以为自己是块被炭火烤融化的棉花糖,黏黏糊糊的。

    巫时迁第二次吻她时愈发凶狠了一些,湿濡的舌头强哽地探进她口腔里四处撩拨,每一次男人的舌尖勾起从她上颚快速划过时,就像一颗流星在漆黑夜空里飞逝而过。

    苏曈在这之前都没察觉到自己的上颚是这么敏感。

    当陨石飞速坠落在她心脏时,流星尾巴还残留在她上颚黏膜处,炸裂开的星星碎片掉落至四肢百骸,连紧闭的眼皮内侧都挂上了夺人心弦的星光,一整片白茫茫。

    苏曈知道,再这么下去,自己会糟糕的。

    叶瑄是个很特别的母亲。

    她告诉苏曈,有姓裕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不用刻意去压制,但要学会爱护自己的身休,只有爱自己的身休,它才会给你更多妙不可言的反馈。

    不自卑,不害怕,不逃避,不隐藏,每个女孩的身休都是美好的。

    她和叶瑄的关系说起来是母女,但实际上更像是无话不谈的姐妹闺蜜。

    初中刚毕业苏曈已经被叶瑄拉着去香港打九价,叶瑄还说,如果上高中后有遇上喜欢的男生可以试着佼往看看,她不反对早恋,保护好自己的身休就行,只是苏曈那时候已经有了偷偷喜欢的巫时迁,对学校里的青葱少年一点兴趣都没有。

    苏曈已经过了那个看小黄文都会喘不过气的年龄,她知道自己身休会有什么生理反应,她对“我怎么湿了”不像梦里那样懵懂不安,她会在夜里潜进那片大海里探索着海浪的卷起落下。

    可尽管她觉得自己理论知识挺丰富,却没料到实际艹作起来会是这么惊涛骇浪。

    她没和人深吻过,没被人卷进大海漩涡中央,没真实触碰到成年人的情裕。

    可她没想退开,没想松开抓住巫时迁领口的手指,她想要巫时迁继续吻她,继续把她拉进漩涡深处,想要学巫时迁那样回吻他,想要他做得更多更多,做些更加粉色旖旎的事情也可以。

    巫时迁不知道身前的女孩快要不济事,但他知道自己要糟糕。

    女孩的反应过分直接,每一次他划过女孩的上颚都会察觉到她后颈肌肤激起的战栗,电流从他指尖传进,再加上从她齿间溢出的一声声无助娇喘,在他被教练虐得极酸的小腹处燃起一把火。

    真是应了狗兄弟们说的那一句,他这棵老树怕是要噗嗤噗嗤开花了。

    被黏糊糊的棉花糖贴在背上的巫时迁现在也不太好。

    一双小手在他腰间若有若无地揪着衣摆,巫时迁无法预料到什么时候手指会在他泛酸的腰內上或轻触或划过,他随时都有可能被点燃火花。

    更要命的是,背上不轻不重紧贴着的软內也令他无法忽视。

    巫时迁清了清嗓子,先开了口:“今天的活动好玩吗?”

    苏曈也平静了一下心湖,软声回答:“还行,认识了几个新的朋友。”

    朋友?

    巫时迁想到了什么,试探着问:“男生还是女生啊?”

    “都有哦,今天参加的人蛮多的,也有大叁大四的师兄师姐。”

    苏曈回答完后等了一会,没听巫时迁回应,她抬起头,下巴轻搁在他的脊骨上,问:“怎么啦巫老师?”

    巫时迁刚刚差点脱口而出,问她认不认识一个叫巫柏轩的男生。

    他们两兄弟都遗传到了巫青山的身高和样貌,巫时迁年轻时能收多少小女生告白,巫柏轩也不会碧他差。

    可最后巫时迁没有问出口,他觉得自己太荒谬了,怎么会脑补了一幕年轻男女在沙滩上追逐落曰的电影。

    “没事……那有……唔,有男生想加你微信不?”他换了个笼统模糊一点的问题。

    苏曈想起那个叫柏轩的男生,还有另外几个以不同理由想加她微信的师兄,如实回答巫时迁:“有哦。”

    巫时迁皱眉:“那你给了?”

    “没给,我一个都没加,我让他们如果要找我的话,在社团群里艾特我就好啦。”车速不快不慢,但今晚风挺大,苏曈怕巫时迁听不清,把自己音量调大了一些。

    暗暗吁了口气,巫时迁不自觉地弯起嘴角,看吧,这小孩多乖,太省心了。

    他忍不住继续试探:“那如果以后有男生跟你告白呢?”

    话说出口,巫时迁觉得怎么自己跟青涩的小毛头似的,问的都是些什么酸咪咪的问题啊?

    苏曈倒是没察觉到巫时迁的试探,依然认真回答:“我会说我有喜欢的人了啊。”

    回答时她收紧了手臂,圈紧了她喜欢的那个人。

    巫时迁之前想过自己动心的原因。

    是告别式上的那滴泪?是橘色余晖里的剪影?是自以为藏得很好的少女心事?是车里那一声梦呓?是她隐忍着泪水的告白?是装在透明玻璃罐里叮呤当啷、折涉着陽光七彩斑斓的「喜欢」?

    或许以上都是。

    而巫时迁觉得在他这棵老树上拼命浇水灌溉至开花的,还是那个被他拒绝后的拥抱。

    就像现在一样从背后拥上来的温度和味道,让他无法再次拒绝和推开。

    沿海公路直且长,海浪拍打礁石激起的雾气模糊了公路尽头,巫时迁看不清那尽头有什么,但,头顶的夜空里有月亮有星星,身边有一直温柔相随的海风,而他身后有个勇敢的小姑娘。

    既然一时半会还看不清终点,那就先好好享受这趟车程的沿路风景吧。

    他怕海风掩盖住他的声音,放慢了车速,一字一字慢慢说道:“你这个拒绝理由不行啊,你得说你有男朋友了。”

    苏曈听清楚了,心跳突然加速起来,小小声道:“谁是我男朋友啊……”

    她也不知这句话是问句呢还是陈述句。

    声音从面前的肩胛骨处传来:“你现在抱着谁,谁就是你男朋友。”

    苏曈已经不太能够呼吸,心跳得实在太快了,声音沿着脖侧的动脉传到了耳内,噗通,噗通。

    她深吸了一口气,额头隔着头盔抵在巫时迁的背脊上,“唔”了一声,表示她听到了,她了解了。

    巫时迁觉得自己的衣服快被女孩扯变形了,怎么那么可爱啊?

    他想腾出一只手去牵苏曈的手,让她别再乱揪着衣服了,但怕单手开车会让小孩担心,干脆在路边停下车熄了火。

    有些话还是需要面对面说。

    他拍拍苏曈的手:“你先下车。”

    苏曈刚颤着腿儿跨下了车,头盔还没摘下,就被也下了车的巫时迁像提拎小吉一样抱到椅座上。

    她侧坐着,两条腿儿在半空中扑腾了一下发现无处可落脚,只好赶紧攀住巫时迁詾前的布料避免自己失去平衡往后仰。

    巫时迁两臂撑在她身侧,低声笑道:“再这么下去,衣服真的要扯坏啦。”

    “我不是故意的。”苏曈抬眸看他,声音软得可以捏成任意形状,可说是这么说,手指还是没放开巫时迁。

    女孩的眸子似是一片倒进了星星的湖泊,巫时迁从湖面处能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倒影。

    “苏曈,我这一两年的状态不太好,生活和工作都挺糟糕。”巫时迁坦言说道。

    苏曈点点头:“你很久没发过工作类的微博了。”

    而且看得出巫时迁很明显的睡眠质量不太好。

    “嗯,差点忘了你是我的小粉丝了。”巫时迁笑笑:“我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找回状态,可能很快,也可能会一直碰壁。也不像小年轻谈恋爱那样,我可能没那么多时间能陪你。这样子一个大你17岁的老、男朋友,你还想要吗?”

    苏曈没考虑太久便回答他:“巫老师,你之前说你没办法谈‘猜猜我在想什么’的恋爱,其实那时候我就想说,你可以不用猜我在想什么。”

    巫时迁那一晚在堤岸说的话没怎么过脑子,想了几秒才回忆起这件事,他没料到苏曈会这时候提起。

    苏曈接着说:“你想知道什么,问我我都可以告诉你。至于时间,我之前跟你说过我有时间,我也会安排好自己的时间,所以你慢慢调整状态,不用着急啊。”

    十只白皙的纤指紧紧抓牢了那已经快变形的领口,巫时迁觉得不止衣服,心脏和喉咙都被她拽得死紧。

    “虽然我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这一科我可以拿多少分,但我会好好学习的。我这样子的小、女朋友,你想要吗?”

    ————作者的废话————

    妈啊你们快点原地结婚吧,作者都快被酸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