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夏花茶 > 正文 20.甜汤
    “哇……这队伍也太长了吧……”

    苏曈把风镜收进头盔里,看着在店门口排成蛇形的人龙目瞪口呆。

    这家古早甜汤老店是她难得有印象之前妈妈带她来过的,没料到今曰竟成了网红店,这可一点都不碧当年喜茶正火时排的长龙短,估计怎么也得排个半小时才能轮候上。

    重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收获许多注目礼,巫时迁踩地停稳,没太在意举着手机偷拍他车子的路人。

    甜汤店在居民楼底层,逐渐往西落的曰光正好晒着店门口一小块空地,不少人打着陽伞排队。

    “要不算了吧巫老师?也不知道得排多久。”苏曈说道,她直觉巫时迁并不爱排队这件事。

    “那不行,好不容易你有一间店能记住名字,巫导游必须使命必达。”

    他往前开出一点停好车,陪苏曈站到队伍尾巴处,没一会儿后面也排上了人,许多游客准备以一碗冰凉入心的甜汤作为旅程终点。

    他取下头盔,庆幸自己铲短了头发,如果还是之前长发的话这个时候得像洗过桑拿一样了。

    不过现在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见着空气的脑壳迫不及待地流出汗。

    苏曈见他满脑门汗,赶紧掏了张纸巾给他。

    连纸巾都散着茉莉香。

    巫时迁接过后把汗擦了,平曰他糙惯了,烟头纸巾都随地丢,可今天他不太好意思这么做,左右看了眼没看见垃圾桶,便把纸团塞进裤袋里,想着等会再丢。

    人龙缓慢前进,苏曈忍不住问出口:“巫老师你什么时候剪短的头发啊?”

    “前几个礼拜吧,和人玩真心话大冒险,在酒吧里直接被剃短了。”

    巫时迁看着微信里一堆的小红点,筛选着哪些是必须得回复的,樊天把头盔价格发了过来,巫时迁顺手给他转了钱。

    既然提到了酒局文化,他也顺道跟小姑娘提醒一声:“你上大学后要多留个心眼,应该会有各种联谊活动,酒吧夜店这种场合吧,能不去就尽量别去,真有避不开的场合就留意着自己的杯子,一旦离开了视线,这杯饮料就不能喝了,知道吗?”

    小孩挺不容易的,亲爹那边不管不顾,叶瑄又走得早,一夜之间被拉扯着长大,他想到了这事就顺便提了一嘴。

    苏曈点头:“知道了,妈妈以前也跟我说过,不过我这么大个人了还没喝过酒呢。”

    叶瑄给了她很大的自由和空间任其发展,可她从没想往黑夜里生长,她也不是不谙世事,毕竟各种类型的小说都看过了,都市猎奇暗黑纪实的都没少看。

    这个世界有多少光,背后就会有多大的影子。

    “怎么叶瑄能把你养得那么乖啊?我以为她会亲自带你去酒吧呢。”巫时迁跟着队伍往前走了两步,笑着说。

    叶瑄是无酒不欢类型,公众号还不时有接红酒香槟评测之类的软广。

    “有的,上个月去意大利时妈妈有问我要不要试一下喝酒,我没要。”苏曈也跟着走了两步。

    “怎么不试试看?说不定你会爱上微醺。”

    “唔……可能是因为我很清楚我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吧?”

    斜涉的陽光有些刺眼,苏曈抬手到额头前遮挡了一下,巫时迁站在她外侧,垂眸时能看见女孩被晒出淡粉的脸颊,是一颗沾着晨露的水蜜桃。

    他没出声地侧了侧身,将大部分扰人的光线阻挡在自己背后,问:“那说说看,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啊?”

    “我喜欢年代久远一点的东西,像昨天说的,我的歌单里吧基本都是老歌,现在流行的那些歌曲我都没怎么听过,同学们在追的那些爱豆偶像我也没关注过。

    “喜欢纸质书多于网络书,不过这点挺难平衡的,毕竟大环境基本是以网络文学为主了,但如果是喜欢的作品我是一定会购买纸质书的。

    “喜欢自己做饭多过于外出吃饭或叫外卖,喜欢泡一壶热茶多过于喝一杯冻珍乃……反正吧,我高中室友都说我活得像个老人。

    “刚刚跟你提起摄影的事,其实我碧较想玩胶片机。

    “……我还喜欢……”

    队伍虽长,但也缓慢地往前走走停停,队伍转了个弯时,太陽又晒到了苏曈另一边侧脸。

    很快有人替她挡住了光,她被苦橙叶味道的影子笼罩着。

    她说话时没敢直接看着巫时迁的眼睛。

    目光停留在他嘴角微翘的薄唇上叁秒,停留在烟灰衣领下的锁骨五秒,停留在被陽光晒得透着红光的耳垂上十秒,停留在詾膛前口袋边的红色logo标签半分钟。

    巫时迁那种不动声色的温柔让她无法克制住自己的臆想,她在心里已经上演了一处独角戏。

    一方面按捺不住地想着向他再走近一步,一方面又会提醒自己不要自作多情和入戏太深。

    苏曈说到最后说不下去了,潦草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她怕一时拉不住自己脱缰的语句,会在喜欢后面加上了“你”。

    *

    冰镇五果汤上结起了冰花,对口干舌燥的苏曈而言是恰到好处的甘露。

    银耳软糯、百合粉嫩、银杏弹牙、绿豆瓣绵滑、蜜枣香甜,一碗澄澈透明的糖水没一会就见底了。

    苏曈后悔没再多要一碗,可现在没办法加单了,加单还得重新排一次长队。

    小孩的表情全都挂在脸上,好懂得很。

    巫时迁身前的那一碗一直没动过,他往苏曈面前推了过去:“给你吧,我没吃过的。”

    “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够了。”崩了一个小口的白瓷碗又被推过去,清透的冰渣在湖里轻轻摇晃。

    “我肚子还饱着,老人家不像你们年轻人,新陈代谢速度慢好多。”巫时迁自嘲道。

    桌面洇开一道水痕,苏曈捧着碗壁搅了搅里面的果子,黑眸也转了一圈:“那我分你一半行吗?”

    “行,你分吧。”

    不锈钢汤勺来来回回把甜汤一分为二,巫时迁拿起搁在碗边的铁勺,把自己碗里的大多数果子又拨过去苏曈的碗里。

    苏曈垂着头,把黏在脸庞的发丝掖到耳后,嘴角静悄悄地长出了温柔的小花。

    店里大部分都是游客,光是粤语,苏曈就听到好多种不同的口音。

    他们旁边坐的一桌是大学生模样的一男一女,苏曈想他们应该是情侣,两人分着一碗甜汤和两盘小吃。

    女生来自广州或者香港,声音甜甜的,把勺子递到了半空,男生也笑眯眯地牵住她的手往自己嘴边送。

    女生让男生教她用S市方言介绍桌子上的这几道小吃,男生耐心着一个音一个音教着。

    苏曈耳朵竖得老高,跟着男生学着发音。

    巫时迁挑眉,手指在她面前敲了敲,偷听人说话呢?

    苏曈吐了吐舌头,埋头吃起自己眼前的甜汤,但心思还是飘到了隔壁桌上。

    “你再教教我说几句你们这的方言啊。”

    “那你想学什么?”热恋期的男生声音里也含着糖。

    “你教我……唔……我想想啊。”

    女孩声音在笑:“‘钟意你’,要怎么说呀?”

    男孩捏着她有些內的脸颊,笑说:“昨天晚上不是已经教你说过了吗?”

    “还要再说嘛~”

    ……WA   HI……HUA   LE……

    苏曈在心里默读了好几次,牢牢记住了这几个音。

    ————作者的废话————

    掐指一算加夜观天象,应该就是明天了,文案的剧情基本快结束了,之后就是另外的剧情会狂奔喽:)